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小阁老 三戒大师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李时珍之问

    海瑞闻言,不由苦笑连连。

    “你这三板斧,可不是一般的难啊。”

    “这可是救亡图存、逆天改命,怎么可能不难?”赵昊笑道:“第一件事,中丞不用操心。我组建江南农学院,就是干这个的。相信有个五到十年,就能完成选种、育苗、灾害研究等推广前的准备工作。”

    “是吗?”海瑞不禁大喜道:“就是之前你说的那个什么,玉米和甘薯?”

    “还有马铃薯。”赵昊笑着点点头道:“之前农学院只有玉米,年前去日本,又从佛郎机人的船上弄到了土豆。至于甘薯吗,我已经安排人去南洋寻访了,最多几年定能找到。”

    “好,等种出来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老夫。”海瑞拍了拍赵昊的肩膀道:“要是这几样能跟你说的那么神,那你可功德无量,怎么折腾都不怕了!”

    “没那么夸张。”赵昊却没那么乐观,摇头淡淡道:“这些粗粮只能让百姓勉强饿不死,而且前提是朝廷对他们的盘剥不要太重。不然他们一样没活路……地瓜玉米可没法交税。所以关键还得扬汤止沸!”

    “你是说向南移民?”海瑞沉声问道。

    “嗯。”赵昊点点头道:“但正如中丞担心的那样,非但江南能承载的人口有限,往海外移民更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大量艰苦的前期工作。在排除所有阻力的最理想的状态下,三十年内能移出去五百万人口就是极限了。”

    “五百万那也够夸张了……”海瑞倒吸口冷气道:“折进一年里也有个十几万人了,这么大的人口流失,官府不可能不在意的。”

    “哼,他们还有脸了!老百姓不是实在活不下去,谁会背井离乡?”李时珍忍不住愤懑道:“如今在苏松的流民加起来,已经过百万了,也没见哪儿的官府吆喝着,要把人给抓回去!”

    “土地都被宗室兼并的七七八八了,把他们抓回去给藩王种地吗?”赵昊笑道。

    “但凡事是有个度的。毋庸讳言,官府其实乐见,少量逃亡一些过不下去的百姓,这样会减轻官府的负担,也能稍稍缓和下矛盾。”海瑞沉声道:

    “毕竟解决不了矛盾,让矛盾的一方消失也是个办法。但逃亡的人口多了,谁来种地养活那些宗室?那些吸血水蛭一样的宗室们,是要闹事的!到时候,官府就会不得不阻止流民外逃,甚至要施压江南遣返流民了。”

    “什么藩王宗亲,猪一样的东西!”李时珍啐一口,恨恨道:“还特别能生孩子!”

    站在大明百姓的立场上,就没有不憎恨宗室藩王的。也难怪李时珍如此激愤:

    “他们就因为有老朱家的血统,便可以一代代享受朝廷的奉养,还仗着皇室宗亲的身份大肆圈占土地,掠夺人民。现在他们差不多二十年人数就能翻一番,再过几十年,这大明朝不亡国才怪!”

    说着李时珍忍不住质问道:“这是老百姓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朝廷就是看不到呢?”

    “朝廷怎么看不到?老夫的前任林中丞,在嘉靖四十一年的奏章里,就说得很清楚了。天下供应京城和九边的粮食每年四百万石,但供应各王府的粮食,每年却有八百万石。每年朝廷开支的最大头,就是供养这些宗室。具体到地方上,山西每年存留税粮一百九十万石,但当地王府消耗的粮食,却有三百多万石。河南省存粮九十四万石,当地藩王消耗粮食,却有一百九十多万……”

    “也就是说,如今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四省,全部税赋税用来养活宗室,也是远远不够。哪还有钱去兴水利、救民生?到时候稍有天灾,就是大祸临头啊。”海瑞喟叹一声道:

    “这么明显的事情,就像屋子里闯进来一头大象,满朝诸公能看不到吗?他们也看到了也着急,嘉靖四十四年颁布的《宗藩条例》,就是林中丞等诸公不懈努力的结果。该条例共六十七条,核心有两点,一是严格限制藩王的妻妾人数,哪怕纳妾也必须吏部批准,所有非妻妾所出子女,均不予赐爵。二是减少藩王的俸禄,削减王府开支。”

    “此次改革力度不可谓不大,也确实减轻各省的压力,但百姓的负担并没有减少,反而加剧了。”说到这儿,海瑞那张总是斗志满满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挫败的神情。

    “为何?”李时珍不解问道。

    “被朝廷削减了俸禄开支,藩王们心怀不满,便自己从老百姓身上找补。他们利用自己皇室宗亲的身份,用各种手段侵占民田、接受地主投献,无法无天、大肆兼并,这才逼得百姓纷纷流亡啊。”

    海瑞郁闷道:“而且这次,朝廷和地方都不愿再趟这浑水了,反正最后受苦的是老百姓。”

    “不错,藩王之祸并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赵昊颔首道:“不解决他们,这场危机根本无解。”

    “你有什么好办法?”海瑞瞥一眼赵昊。

    “我真没有。”赵昊两手一摊道:“这种事,放眼天下,也只有海公能解决了。我小孩子家家的,也就只配给您老摇旗呐喊。”

    屋里头,忽然响起老太太的咳嗽声,显然是不愿意她儿子趟这浑水。

    “奶奶您放心,我们就是说闲话的。”赵昊忙笑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海中丞辖区内又没有藩王,他就是想管也管不着啊。”

    “呵呵,好孩子,别嫌奶奶多嘴。”谢氏不好意思的笑了,对赵昊道:“奶奶跟你说,老一辈有句话,叫外人别掺合家务事。老婆子想宗室姓朱,跟皇帝一家,远近亲疏摆在那儿,你也好汝贤也好,终究是外人,掺合不出个好来的。”

    “哎,奶奶,我记住了。”赵昊忙笑着点点头道:“咱不管了。”

    他今天是来看喜,不是来添堵的。横竖现在海瑞也管不着宗藩的事情,只是起个话题,以后有机会再聊吧。

    三人便略过这个让人不安的话题,李时珍问赵昊,自己能为即将到来的小冰河做点什么。

    “能做的太多了,不比孟河先生少。”赵昊笑笑,沉声道:“大灾之后有大疫,未来的瘟疫不会少,江南医学院研究的那些项目,每取得一项成功,将来就能多挽救几十上百万人。”

    “说到这个,你回头一定要去一趟江南医院,我们有好些东西想听听你的评价。”李时珍再次强调道。

    “一定一定。”赵昊笑道:“接二连三的邀请我,看来是有了不得的新发现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李时珍却卖起了关子。

    在海瑞家吃过饭,又聊到过午,赵昊便和李时珍拎着红皮喜蛋告辞了。

    虽然海瑞还想就小冰河的问题,展开深入探讨,但他明年就回苏州继续督工了,赵昊当然不能让海家的女人们记恨,得把海瑞还给她们。

    送李时珍回魏国公府的路上,赵昊忽然问道:“听你方才的话,魏国公快不行了?”

    “就这几天了。”李时珍淡淡道:“全靠名贵药材吊着命,府上人不想让他在正月里走,晦气。”

    “……”赵昊愕然半晌,方点头苦笑道:“也是,以后都没法过年了。那我就在金陵多住一阵子吧,省得刚回去又得回来。”

    “那样最好,到时候咱们一块回去。”李时珍是不放过任何跟赵昊探讨医学科学的机会的。

    把老李送回去,赵昊又特意让高武开车,去钟鼓楼、蔡家巷,这些自己曾战斗过的地方转了转,磨蹭到天快黑才回到小仓山。

    马车一进留云山居的院子,就见五朵金花穿着很单薄的衣裙,在寒风中等他回来。

    “你们这是干啥?快进去,进去说话。”可把赵昊心疼坏了。“学廉颇呢?也不像啊。”人家都是光着膀子,背着皮鞭的。

    他好说歹说,把五个女孩儿劝进了温暖的别墅内。看着她们一个个冻得小脸通红,缩在沙发上跟犯了错要被打屁股得小孩子似的。赵公子再大的意见也没了火气,何况他也没多大意见。

    “好啦好啦,别哭丧着脸了,赶紧喝点姜茶,别感冒了。”赵昊让小云儿两个,给她们倒上茶。

    “大哥,你真生气了?”李明月肿着眼泡道。

    “我们开公司就是为了好玩,没想到惹你生这么大气。”江雪迎抹泪道。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小竹子捧着心,难过。

    “我们错了……”马秘书和巧巧更是诚恳认错。她们跟三位姑娘的身份还不一样,已经是赵昊的人了。

    “唉……”女孩子一哭男人就心软,何况还是五个一起哭,赵昊无奈叹气道:“我没生气,这是好事儿啊。”

    这是好事儿啊,首先,说明五个媳妇跑不了了。再者,能娶五个媳妇还不够美的啊?他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媳妇再多受得了吗?

    保持眼下的状态,日后好歹还能歇个大礼拜,要是再多,就得全年无休了,那谁遭得住啊?

    老赵家的良好心态,让他总是可以积极的看待问题……

    ps.回来了,今天就两更吧。明天争取多写点儿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