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小阁老 三戒大师

第十七章 科学预测,百发百中!

    三月的香山,花开的满山贵气。高大的玉兰树盛开着纯白的鸽子花,迎春连翘黄金条,如黄色的锦缎铺满山谷,还有那夭夭桃花、浅粉海棠,将香山妆点成了花的海洋。

    若换成别处,早就挤满了踏春的游人,然而香山是皇家园林,才能保持一份难得的宁静。

    只有整点时,那白砖黑墙顶着个黄橙橙地球仪的塔楼上,才会响起悠扬的钟声,提醒着香山书院的学生们,距离殿试又近了一个小时。

    此时,科学门下九十八名中式举人,正在钟楼对面的争鸣阁中,进行他们期待已久的究极特训!

    他们万分憧憬的赵老师,此次依然信守承诺,亲自担任究极特训的主讲人!

    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能聆听老师亲自授课了,很多学生感觉比中进士还有成就感。

    其实上一届时,赵老师年前就开始特训了。

    没办法啊,导师的事业越做越大,带学生的时间自然要不断缩水……

    时长不够,那就得多来花样……呸呸,是提高质量啦!

    争鸣阁的究极特训,绝对对得起学生们的期待!

    首先,参加香山论坛的嘉宾阵容又升级了。除了申时行、王锡爵、余有丁这些常驻嘉宾外,赵昊还邀请了

    吏部尚书张瀚、左都御史葛守礼、礼部尚书万士和,户部尚书王国光、刑部尚书王之诰,工部尚书朱衡、兵部尚书谭纶,以及通政使王好问、大理寺卿李幼孜,分别来就相应的议题,做主讲嘉宾。

    大九卿一位不少,上一次这么齐全,还是徐阁老在灵济宫讲学的时候。

    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啊。

    十天的论坛,都由赵昊亲自主持。依旧是每天给出一个议题,并请嘉宾就此畅所欲言,他来掌控研讨的方向,以免偏题。

    待下午嘉宾离开后,他再做总结,告诉弟子们谁是在狗放屁,谁是在放狗屁……当然,是站在他岳父的立场上。

    然后晚上弟子们就此写出策论,由担任过殿试阅卷官的赵锦、万士和等几位老前辈批阅。

    万士和接班陆树声担任了礼部尚书,他是宜兴人,江南帮如今的三大佬之一,有义务也很喜欢指点后辈。

    另外两位一个是吏部尚书张瀚,一个南京户部尚书殷正茂。不过老殷官声不好,所以一般都不提他,而以赵锦代之。

    但其实殷正茂是张相公麾下头号爱将,赵锦还真比不了。

    自然,赵昊又将万历二年的殿试策论题目,揉进了这十个议题中。

    因为策试是以皇帝的口吻,向中式举子们垂询治国之策,所以今年的殿试题并不难猜。

    之前京里各种文会上,前辈大佬们都猜测说,要符合皇帝十二岁的年龄,策论的问题自然不能太过高深,也不会太具体,难免流于泛泛而谈。

    所以策论时把调门拔高,朝着敬天法祖、勤政爱民、选贤用能的方向写就没错的……

    至于最后的名次,就看谁的字写得好,文章做得顺眼了。

    大预言术告诉赵昊,他们只猜对了开头,后面却大错特错了。

    出题的可是他的偶像岳父,怎么可能走寻常路呢?

    张相公这样高格调的男子,追求的一定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玩死你还得让你心服口服。

    要是赵昊没有大预言术,一定也会猜错的……

    今年的殿试题,主旨的确是‘典学勤政’四个字。

    ‘典学’者,皇子或帝王致力于学也。勤政就不用说了。

    看似没脱离大家的预测范畴,但一审题,绝对一脑门子汗

    通俗来说,今年的策论就是皇帝问贡士们,我接班以来,一天都没中断读书,学习不可谓不认真。但为什么天下反而都是在马上打下的,却没有靠读诗书缔造帝王之业的?

    而且我现在也天天旰食宵衣,勤于理政。但为什么像汉文帝那样无为而治,也能缔造治世呢?

    我还小,有些道理还没搞懂,大事小情只能依靠我敬爱的张师傅来拿主意。但我也得好好学习,争取早日亲政。但听说帝王之学,跟平民之学不同,不在文章诗词中。要是不学这些,我又该学什么?

    又有人说,当政者只要抓好纲要,则所有的事情都会处置的十分妥当。所谓‘纲要’者,真的存在吗?

    听说研究过去臣子为君王的谋划,对现在也有好处。比如董仲舒的‘贤良三策’,汉宣帝时的‘变俗’之说,汉元帝时的‘审尚’之说,以及‘治性六戒’、‘劝学四仪’,还有‘初元节俭’、‘建初荡涤烦苛’、‘元祐十事’、‘治平三劄’、‘熙宁稽古正学’。

    能不能挨个讲讲,这些都是怎么回事儿?其中有没有现在还能用的?

    你们都是学先圣之术,明当世之务的专业人士,能不能替我综合一下这些策论,找出它们的中心思想?说一说‘典学’应该以哪个为要?‘立政’又当以哪个为要?

    当然也有人说,现在和前代不一样了,创业和守业也不是一码事儿。你们都可以畅所欲言,以符合我‘慎始笃初’之意……

    以上就是赵公子靠大预言术回忆《明实录》,想起的万历二年殿试题。

    通观全题一共十问,前四个问题个个刁钻深刻,处处挑战圣贤之言,一个答不好就翻车。

    这可是政治性极强的殿试啊,考生要是没有心理准备,吓都吓尿了。

    倘若没有接受专门指导,他们都不敢回答这些埋雷的问题。

    要是前四个问题没尿,接下来还是会尿的。该死的出题人,居然让考生将题干中提到的,十个古代有名的策论,一一介绍一遍!而且还得深入分析,言之有物!

    这简直是坑爹啊!

    为了通过乡试和会试,大明的读书人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四书五经上,谁会在策论上下苦功夫?

    恐怕连知道‘永光’、‘初元’其实是一个皇帝的两个年号的贡士,都不会有太多!更别说这些策论都是什么跟什么了……

    张相公懒得看他们不着边际的夸夸其谈,就考他们基础知识。把策论这种主观题,愣是给搞成客观题。

    这样到时候排名倒简单了,谁知识点掌握的多,谁阅读理解做得好,谁就排名靠前!

    你还别不服,难道来参加策试,不应该把前代有名的策论都研究一遍吗?

    什么,没研究?那对不起,同进士伺候……

    对客观题来说,有没有准备到知识点,成绩天差地别!

    赵公子当然不会直接给弟子划考点,但他已经将这些知识点,不着痕迹的糅杂在了十天的讲座,和每日的课后练习中。

    因为本届论坛就是围绕着治国之策展开的。读书人最喜欢的又是引经据典,所以带出这十个典故一点都突兀。至于那四个刁钻的问题,也在向诸位大佬请教时,很自然的带了出来……

    总之,只要课上认真听讲,课后及时针对没听懂的查漏补缺,进了考场就一定不会抓瞎。

    至于能抓个什么回来,就全靠个人造化了。赵老师也只能帮忙帮到这里了。

    十天的论坛很快结束,弟子们又上了名为《如何写出状元卷》专题课程。

    课程分上中下三讲,由申时行、范应期和于慎思主讲。

    申时行是嘉靖四十一年的状元;范应期是四十四年的状元;于慎思是隆庆五年的状元。

    三位状元现身说法,教你如何成为状元,就问你好不好好听吧!

    其实本来范应期的位置应该是赵二爷的,但是赵二爷自己怂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状元是捡来的,不愿意误人子弟。

    他能跟这群学霸讲什么呢?讲咱考状元全靠儿子谋划,祖宗显灵,相好的在上头是劲儿?

    那不丢死人了?所以还是把这露脸的机会,让给真状元吧。

    好在赵公子手里状元多,也不差他一个。

    于是赵二爷那几天忽然偶感风寒,只好请了范状元救场。

    范应期是湖州府乌程县人,潘季驯的同乡老弟,两家还是姻亲。所以跟申时行一样,都是最可靠的自己人!

    因为十四日要到礼部报名,并听取殿试相关须知。所以三月十三日,九十八名应试弟子拜别了师父和诸位老师、师兄,信心满满的下山应考去了。

    十五日当天,万历新朝的第一次殿试,在皇极殿前隆重举行,满朝重臣悉数出席。

    待群臣和贡士们拜过金台帷幄上的小皇帝后,殿试便开始了。

    当科学门的弟子们看到那道策论题后,都不由涌起一股安心的感觉。

    虽然这题目是他们从未猜想过的,但上头的问题他们却一点不陌生,甚至感觉很亲切。

    还有什么好说的,撸起袖子干就完了!

    对于知识点掌握到位的考生,这种题答起来实在太简单了。要不是师兄们嘱咐,最好不要提前交卷,他们上午就能交上卷子,中午便可以去八大胡同放松了……

    呃,不对!八大胡同已经被查封了,听说还是太后的懿旨,所以怕是休想再开了。

    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ps.太晚了,下一章明天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