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逐梦时代 坤华

第82章他们一起睡过

    郑白躺在床上,一脸难受又难过的样子,泪眼叭嚓地说,“我不想活了,她不要我了,她抛弃我了,呜……我失恋了,我的心好痛啊……”。

    郑白是真醉得不轻,那一刻脑袋也不好使儿,以为他没叫回江东西,就是江东西不要他了。

    许梓涵就觉得这个时候男人肯定是最脆弱的,最适合趁虚而入,于是,她深吸一口气,大胆地走过去,直接趴到郑白的身上抱住了他,温柔地安慰他。

    “郑白哥,你别难过了,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的,她本来跟我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离开就离开了,以后我会对你加倍的好,来弥补你内心受到的伤害,你不要难过了,接受我好吗?”

    “呜……”。

    郑白还哼哼唧唧地难过又难受,许梓涵低头想用吻来安慰他,同时也想借机,快速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打开了,江东西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许梓涵和郑白抱在一起,并且还一起躺在床上。

    许梓涵没想到,郑白早就告诉江东西他房间的密码了。

    “郑白!”一项温柔的江东西怒吼了一声。

    郑白被吼得一激灵坐了起来,在看到江东西后,立刻笑得跟个憨子似的,“呵呵呵,宝贝儿,你没走呀?你没抛弃我呀?”

    郑白说着晃晃悠悠站起身,就要朝着江东西去,许梓涵见他要摔倒,立刻去扶他。

    江东西看着他们,许梓涵用对峙的冷厉目光看江东西。

    江东西对郑白说,“是不是我走了,你就要跟许梓涵睡一起了?”

    “嗯?”郑白死劲儿眨眼,又死劲儿摇了摇头,还是没明白江东西说的什么意思。

    许梓涵却挑衅地对江东西说,“睡一起又怎么了?又不是没一起睡过,以前经常在一起睡的”。

    这话说得简直太刺激了,果然江东西脸色一下就黑了,许梓涵内心就有点得意,最好刺得她立刻滚,远离郑白哥才好。

    下一秒,江东西还真的转身走了,许梓涵高兴坏了,正想去把郑白拉回床上,却没想,若没经过江东西的允许,她江东西从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能被欺负和搞定的女孩子。

    许梓涵没高兴上两分钟,转身拉郑白的功夫,只觉得一盆凉水兜头从她和郑白的身上浇下。

    大冬天的,杭州连个暖气都没有,许梓涵被冻得浑身发抖,郑白也绝对、完全瞬间清醒了。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屋内的动静也惊动了屋外的三个人,他们都站在门口观看。

    许梓涵愤怒地看着江东西,“你发什么疯?你这样我和郑白哥都会感冒的”。

    江东西一脸淡定地说,“你都说你跟郑白一起睡过了,我还有什么可顾及的?”

    许梓涵没想到江东西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样说出来了,一时间,她有点心虚地瞄了郑白一眼。

    郑白是真清醒了,浑身打着哆嗦说,“什么一起睡了?”

    江东西看着他说,“许梓涵说你以前跟她睡过,还不只睡过一次,我需要你在清醒的状态下,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许梓涵睡过?一共睡过几次”?

    “啥玩意?”直到这时,郑白才完全明白江东西说得是什么。

    他深蹙眉头,扭头看向许梓涵,愤怒地质问,“你说得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梓涵,你还能不能有点尊严了”?

    许梓涵一脸尴尬之色,看到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似乎流露出了鄙夷,当她看到门口的吕浩也流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之后,她以为她很是坚强的心,还是痛了一下,但她是个天生不认输的人。

    “我也没说错什么啊!我跟郑白哥就是一起睡过”。

    江东西脸上的温度降至冰点。

    郑白急了,“你胡说什么呢?什么我们一起睡过,疯啦?有病?脑子被门挤啦?我想打人了知道吗?”

    他多么害怕失去江东西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玩命一样的珍惜着江东西,可许梓涵的存在简直是玩命跟他对着干,污蔑、造谣、拆他的台。

    这时,站在门口的吕浩插嘴了,“梓涵跟郑白确实一起睡过”。

    所有人愣住,江东西脸上的血色都凝固了。

    “我靠,这么劲爆的吗?”王岳一脸震惊,连酒都醒了。

    杨依璇也一脸震惊,“江东西,如果真的是那样,你立刻跟郑白分手,他就是渣男,并不是不能跟别的女孩交往,但是交往过的女孩一直在自己身边,还骗你说跟她没关系,这种就绝对不能接受了,这是在身边养个备胎啊”?

    “说什么呢?不要乱说,我还养备胎呢?头胎我都没养明白呢。”

    可江东西已经受刺激了,不相信郑白的话,下一秒,她转身就走。

    郑白知道,她真生气了,这一次要是让她走了,他有预感,绝对没那么容易再哄回来。

    他猛得磕磕绊绊追江东西到客厅大门口,在江东西抓住门把手,要打开房门的最后一刻,他一把搂住了江东西的后腰。

    “别走,听我解释,没有的事。”郑白脸色都有点发白了,他是真的又急又怕。

    “吕浩都说有了,还没有?”江东西脸色黑沉,一脸愤怒。

    “吕浩,你快解释清楚呀,你特么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跟许梓涵一起睡过了?特么你跟她睡过,我都不会跟她睡过”。

    郑白急了,口不择言了。

    吕浩一直看着许梓涵,“我希望你来跟大家解释清楚”。

    许梓涵看着吕浩咄咄逼人的目光,她知道吕浩是在给她最后一个台阶下,可是她不喜欢这样,因为她希望这件事不清不楚,希望江东西误会。

    但是,她也知道有吕浩在,她的计谋成功不了了,可她还是什么都不想说,她就是不吭声。

    江东西受不了了,一把推开郑白拼了力气要走,可是郑白却又抱她抱得死紧,就是不让她走,急得大叫,“浩子,浩子,你要是知道什么真相,就特么地赶紧说出来,我从来不知道,我跟许梓涵什么时候一起睡过了”。

    见许梓涵实在不想说,并且她还一直用着祈求的目光看着他,似乎是希望他别说,浩子失望地转开视线,终于还是由他说出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