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众神世界 永恒之火

第476章 极限压榨

    众神世界古希腊的美食家第476章极限压榨赛场上。

    十个评委鼓掌格外用力,尤其以奥德里奇为代表的几个人,脸上的笑容整齐划一。

    手都要拍肿了。

    但不能停。

    观众席。

    欧肯诺想继续坐着,因为身体仿佛大病一场,毫无力气。

    但为了看清场下发生了什么,不得不和其他人一样站起来。

    他没有鼓掌,没有看苏业,没有看安德列,没有看那卷注定名扬后世的乐谱。

    他盯着花镇的地契。

    他的父亲欧律透斯之所以买下花镇并放在他的名下,是因为他已经成年,到了婚嫁的时候。

    欧律透斯愿意拿花镇当聘礼让欧肯诺迎娶帕洛丝,但被族长吕托斯拒绝。

    花镇,占欧肯诺财富总值的九成多。

    这一刻,欧肯诺甚至想跳下观众席,直接给苏业跪下,请苏业忘记两个人的恩怨,只求把花镇地契还给自己。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

    欧肯诺痛苦地捂着脸,身体轻轻颤抖。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场赛和自己原本的预料差距那么大,不仅一个冠军没得到,还搭上了自己的人生。

    输掉花镇之后,如果回到亚格斯,等待自己必然是父亲惨无人道的毒打和折磨,然后被扔进深狱。

    欧肯诺的右手缓缓下落,落在自己的左胸前。

    原来,锥心刺骨的疼痛是真的。

    但是,很快,欧肯诺望向苏业,眼中闪烁着轻蔑的目光。

    “你以为花镇是这么好拿的?烫烂你贱民的爪子!再过几天,我会亲自登门拜访,赏你一件传奇魔法器,收回地契。如果你不知死活,那么,就尝尝半神家族的底蕴与怒火吧!”

    欧肯诺低下头,仔细思考如何威胁苏业。

    苏业身边。

    主持人阿拉莫摘下胡子,嘴唇轻动,声音传进苏业的耳朵。

    “你还想让安德列下跪吗?”

    苏业愣了一下,余光掠过低着头的安德列,轻轻点头。

    “我怀疑,我们神殿有祭司被买通,间接让其他人向我提议,请你当嘉宾。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是,你应该能看出来,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帮助你。如果你之前拒绝安德列的挑战,我也会压下这件事,不至于让你太过难堪。”

    苏业又点了一下头。

    “我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我没有偏帮安德列的意思。你可以羞辱安德列,你可以获得荣耀,但是,你不能让安德列下跪。在这种场合让他下跪,就等于让所有贵族下跪。安德列如果真的跪下,你将承受无休止的暗杀。”

    苏业神色一动,又点了一下头,自己当时真没想到这一点。

    的确,如果在私下逼安德列下跪,没人在意,但如果在这种场合逼安德列下跪,那不是挑衅贵族,而是向全希腊的贵族宣战。

    “你可以换个角度考虑,安德列这次送给你的不仅是花镇,不仅是竖琴冠军,还有一个总冠军王。”

    苏业愣了一下,心想还真是,自己差点忘记总冠军王这件事。

    总冠军王需要三个冠军王外加另外两个大项目各一个冠军,自己是四个冠军王外加一个竖琴冠军,比海格力斯还厉害!

    原来,自己已经是总冠军王了!

    人类历史上第二个总冠军王。

    苏业强忍笑意。

    要淡定,要优雅,不能太嚣张。

    真要笑出声,那就尴尬了。

    “如果你不满意,可以让安德列私下再进行赔偿。甚至于,逼他在神殿立誓,以后绝对不做害你的事。你现在不能动用魔力,但可以暗中传音,我的圣域之力会帮助你。”阿拉莫道。

    苏业点点头,立刻感应到自己置身于奇特的力量环境中,好像可以控制声音的传递,于是试探着暗中传音问:“神殿和祭司还能这么用?”

    “当然,只不过很少,毕竟这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

    “可是,我已经把话说出去了。”

    “那就让他在神殿里跪下!”阿拉莫仿佛完全不在乎安德列。

    苏业没有回答。

    “你再考虑考虑。”阿拉莫叹了口气。

    安德列茫然地站在原地,低着头,满面赤红,却身体冰凉。

    花镇地契不是自己的,不心疼。

    但是,接下来,自己要不要向苏业下跪?

    如果自己真的向苏业下跪了,父亲怎么看?家族怎么看?其他贵族怎么看?

    自己能承受其他贵族轻蔑的目光吗?

    一个贵族,在几百万人的面前向一个平民下跪,还能活下去吗?

    除了自杀,怕是没有第二条路。

    自己要怎么做才能阻止苏业逼自己下跪,哀求吗?

    难道要说让他看在竖琴冠军的面子上,不,是总冠军王的面子上,放过自己?

    安德列眼前一亮,对啊,苏业这次得到总冠军王,自己帮了他那么大的忙,如果暗中哀求,似乎可以不需要下跪。

    但是,刹那之后,强烈的屈辱感和羞耻感涌向全身,让安德列的面色由赤红变得红紫。

    不,现在不是羞愧的时候!

    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要思考,要深度思考,一定有办法……

    对了!

    安德列心中突然冒出一个他无比痛恨的词语。

    苏式道歉!

    他内心突然升起希望。

    他没想到,这四个字竟然成为自己的救命稻草。

    随后,安德列眉头紧锁。

    “这一次的苏式道歉,不好办啊。如果我出的少,苏业不会满意。能让他满意的代价,我可能出不起。至少一件传奇魔法器起步,我根本没有,我只是英雄家族的贵族,又不是半神贵族。”

    “我要思考,要思考,一定可以解决,一定有他喜欢的苏式道歉。他最需要什么?他要成为传奇,那么,我怎么帮助他成为传奇?传奇,传奇……有了!可是……”

    安德列脸上浮现痛苦之色,还有浓浓的不舍。

    最终,他在心里长长一叹。

    “神星而已,我有那么强大的天赋,一旦晋升传奇,成为贵族派的传奇法师,战神山一定愿意给我一个前往神星的名额。所以,我发现的星环之门就给他吧!反正是我偶然发现的,而且我没查到通往什么神星,一定是很差很破的神星!对,一定很破的那种!一定很差……”

    安德列在心里反反复复念叨了几十遍,眼泪差点流出来,这可是晋升圣域后要探索的地方,是自己快速晋升传奇的最大依靠。

    但是,自己有多重冥想,有魔能吸收,晋升传奇只是时间的问题,慢点就慢点吧。

    “可我还是想哭,那可是星环之门,是进入神星的钥匙与道路,万一那是强大的神星……不,一定是很差的!一定很差……”

    再次默念了几十遍,安德列突然意识到一个可能。

    “便宜别人也不能便宜苏业!我要直接卖掉星环之门!星环之门的价值不会低于两百万金雄鹰,这个星环之门未被验证,起码也价值100万金雄鹰。卖出之后,再花二三十万金雄鹰买一件不错的传奇魔法器。但问题是……苏业会给我时间吗?”

    安德列再次愁眉苦脸。

    “更大的问题是,如果苏业连星环之门都不满意怎么办?他一向贪得无厌,有了那么多冠军王甚至总冠军王,有了花镇,他恐怕不会被一件传奇魔法器诱惑。所以,我先用传奇魔法器试探,如果不行,就用星环之门。如果还不行,那就……他那么喜欢帕洛丝,我只能把诅咒转移的秘法告诉他了。唉……”

    安德列正想着,耳旁传来主持人阿拉莫的声音。

    “你想下跪还是当众下跪?你现在可以在我的领域中暗中传音。”

    安德列全身毛发炸起。

    刹那之后,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如果错过现在,自己将失去最后的机会。

    仅仅思考了半秒,安德列猛地点头。

    点完头之后,安德列的肩膀塌下,整个人的精气神泄了大半。

    “但苏业需要补偿。”阿拉莫道。

    “我已经帮助他获得总冠军,这个荣誉和实际收获,价值不会低于花镇。”安德列道。

    “如果你再说这种话,我们不要谈了。”阿拉莫的声音无比冷漠。

    “等等,我道歉。我愿意出一件传奇魔法器!”安德列道。

    “马上给?”阿拉莫道。

    “可能需要三天……不,五天的时间筹款购买。”安德列道。

    “那我问问苏业。”

    过了一会儿,阿拉莫道:“苏业没有回答。”

    安德列脸上浮现一抹羞恼之色,冷笑道:“不愧是苏业,这种苏式道歉已经满足不了他了吗?你告诉他,我有一枚未验证的星环之门!只要避免当众下跪,星环之门就是他的!”

    就在两个人暗中对话的时候,苏业默默思考。

    “一件传奇魔法器?安德列还真舍得。照我现在的成长速度,可能再过几年就要晋升圣域,到时候我要一身传奇魔法器才能维持闪亮系魔法师的地位,现在就应该积攒传奇魔法器。那么,答应他吧……不,不能这么轻松答应他。著名的手风琴大师***经常玩极限压榨,虽然遇到强大的对手会自食恶果,但特别适用于较弱势的对手。安德列现在是较弱势的对手,那么我就进行一次极限压榨。先沉默,他如果沉住气,我就主动提高条件,如果他沉不住气,主动增加筹码,我要继续试探。”

    苏业正准备用极限压榨进行试探,耳边传来阿拉莫惊叹的传音。

    “苏业,我真是羡慕你的好运气,你一定不知道安德列被你吓成什么样子,以至于愿意提供什么样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