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众神世界 永恒之火

第1229章 众生于我有何益?

    “我翻阅过你的过去,在传奇前,你一直小心翼翼,哪怕天赋过人,也一直隐藏自己的力量,我不明白,是什么让那个满身秘密的胆小鬼,走到我的面前。”宙斯道。

    远方的众神轻叹,苏业哪怕隐藏得再深,在封神前,神王也能凭借无上伟力,像翻书看画册一样,翻阅他的人生经历。

    苏业道:“我的确很惜命,的确很胆小,哪怕我经常做出大胆疯狂的举动,本质上,只是在自救。因为我清楚,我要活下去,一直活下去。”

    “为了攀登奥林波斯山,与我为敌?”宙斯微笑道。

    苏业摇头道:“不,我们魔法师有且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追寻魔法的终极原理。所以,我们魔法师没有敌人,如果非要说为敌,我们也不是与你为敌,而是与整个旧世界为敌。准确说,你们在与新世界为敌。”

    宙斯双目雷霆激荡,微笑点头道:“你吹的牛一直与众不同。”

    “不过,我要首先感谢。谢谢你,无上的宙斯,让我积累到足够的力量,走到这里。”苏业道。

    宙斯笑了笑,道:“不用谢,我散播无数种子,你只是最幸运的一个而已。”

    “嗯?”苏业继续沿着奥林波斯神山前行,露出询问之意。

    “从黄金时代,到白银时代,到青铜时代,再到英雄时代,我间接毁灭黄金时代,亲手毁灭另外三个时代,每个时代,我都散播万座位面,每一个位面,总能出现非常优秀的人,他们总能想象出各种方式,改变时代,改变世界。就像这些年的泰勒斯、苏格拉底或柏拉图。”

    苏业继续攀登,宙斯这是以位面为棋盘,以众生为棋子,与天地对弈。

    宙斯继续道:“那些时代,那些位面,风云激荡,英雄辈出,不断挑战我。他们之中,有的受环境所限,如苏格拉底与柏拉图,但更多的,是太蠢了。他们总是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用力量,用知识,用方法,用努力,用经验……但,那一切只对神王之下有效,永远不可能危及神王。只有你,最清楚什么才能颠覆我。”

    苏业继续攀登。

    “我一开始认为,你只是运气好,但我很快意识到,一个人可以一次两次运气好,如果次次运气好,最终拥有大成就,那说明这个人身上存在必然的能力。我翻阅了很久,思考了很久,终于明白你有什么能力。”

    “说说看。”苏业道。

    “相信本质,追寻本质,看透本质,掌握本质,从而,走到我面前。”

    苏业登上废墟般的山顶。

    “然后呢?”

    苏业说着,身后浮现一百万个神级魔法化神。

    为此,苏业卖空了家底。

    一百万个彬彬有礼的小苏业,密密麻麻分布天空。

    众神目瞪口呆。

    宙斯淡然一笑,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多的数量,也不值一提。就好比,不算魔法学徒,无限位面各处分布着大概九千六百亿左右魔法师,这个数字有多大呢?一秒数一个,需要三万年才能数完。但是,我只需要挥动一下雷霆之矛,就能杀光。”

    “我知道你打一个响指就能做到。”苏业道。

    “所以,我们做一个小游戏,我不杀他们,哪怕以后我永恒至高,甚至超越至高,也不会屠戮魔法师,甚至愿意接纳魔法师,但代价是,你代替他们死,怎么样?”

    “有趣的游戏。我怎么放心你说到做到呢?毕竟宙斯什么事都做得出。”苏业道。

    “我向无限位面意志发誓,向自己发誓,向众生众灵发誓,如果你代替他们死一次,就算一次,哪怕你失败,我也永远放弃杀魔法师。”宙斯道。

    苏业点点头,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图,看来,神王就是神王,早就知道我的力量。我可以用一次生命换取所有魔法师的性命,不过,我有一个附加条件,我要先向你释放一道神术序列,你不能抵抗,当然,这个神术序列绝对杀不死你。毕竟,你是神王,我只是近神王。”

    众神轻轻点头,宙斯拿魔法师要挟苏业,苏业立刻反制,宙斯同意就会被攻击,如果不同意苏业可以打击宙斯的信心,在宙斯的心神找到突破口,无论如何,都好过什么都不做。

    “我喜欢和魔法师玩游戏。”宙斯微笑道。

    苏业伸手指向宙斯。

    “第四十一神术序列:俱焚。”

    苏业说完,身形一晃,身体所有的魔力,无论是魔法树还是魔力星辰,甚至是魔法神星与天赋储存的力量,瞬间清空。

    与此同时,宙斯同样身形一晃,周身散逸的神力迅速消失,皮肤宛如烧裂的瓷器一样,神力干涸。

    众神骇然,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力量,竟然能瞬间重创神王,太可怕了。

    苏业微笑道:“我以一命换众生。”

    苏业说完,张开双臂,身体瞬间化为黑色火焰,消失殆尽。

    宙斯眼中神光爆射,伸手拍向苏业死亡的地方。

    恐怖的力量从宙斯的体内爆发,瞬间治愈开裂的全身,身后浮现一柄金黄的君王权杖,一颗煌煌雷霆之眼,一把雷霆长矛,一面战争大旗……

    一瞬间,宙斯外放所有神权。

    一颗硕大的雷霆黑星吸收神权的力量,自天而降,包裹苏业死亡的地方。

    众神看到这一幕,心脏猛地一跳。

    宙斯一出手就是所有神权力量齐出,致苏业于死地。

    “神权共毁!”

    雷霆黑星之中,传来一声激越的声音。

    宙斯所有的神权不由自主飞向雷霆黑星,而雷霆黑星中同样飞出十七种神权。

    十七种神权两两相撞。

    苏业的十七种神权全面崩溃,化为彩色的光粉散逸在天地间。

    宙斯的神权无一崩溃。

    一半残缺,另一半只是开裂,而雷霆与天空神权,只裂开一道缝隙。

    宙斯身形重重一晃。

    高位神灵清晰看到,宙斯喉咙滚动,咽下什么。

    “这种力量,奈何不了我。”

    雷霆黑星突然炸裂,爆向天空。

    在漫天光华之中,苏业走出。

    苏业周身毫无变化,只是防护魔法少了许多层,但他身后的神级魔法化身不断施法,继续加持防护法术。

    “时空钟楼果然在你那里,地狱黑凰果然赐予你一次新生。”宙斯道。

    “不愧是神王,我真没想到,经历俱焚与共毁,你竟然完全不受影响,神力竟然全面恢复。不过……你能用几次呢?”苏业微笑着问。

    “无限位面众生众神,无人能一招重创我,你做到了。那么,我也就不保留了。天赋,剥夺!”

    宙斯的雷霆星辰眼化作漩涡,急速转动。

    众多神灵大呼不好。

    苏业知道宙斯的天赋,早就坦然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的压箱底力量,已经不再是天赋,哪怕被剥夺第二魔源,损失也不大。

    苏业正准备趁宙斯出手的时候进攻,突然愣住,脸上浮现极为怪异的表情。

    有点小惊喜,有点哭笑不得,还有点小怜悯,同时有点幸灾乐祸。

    宙斯也愣住了。

    众神看到两神愣住,不知所措。

    宙斯咬着牙,嘴角溢出丝丝雷霆状神血,眯着眼,死死盯着苏业。

    众神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幕,苏业又玩了什么阴谋诡计把宙斯玩吐血了?

    苏业一摊手,道:“这真不能怪我,我甚至已经做好天赋被夺走的准备。可是,谁叫你倒霉……不,是谁叫我倒霉,不小心得到过贪暴邪灵,而你更倒霉,天赋剥夺被贪暴邪灵吃了不说,连你最强大的天赋也被贪暴邪灵吞噬。现在贪暴邪灵归你了,我想要都要不回来,毕竟,我不能剥夺别人的天赋。”

    苏业又补充道:“对了,贪暴邪灵本来很弱,奈何不了你。不过,你还记得,柏拉图之战前,你们要在巨兽泰坦的神星杀死我,动用了邪神诅咒吗?嗯,邪神的诅咒,被贪暴邪灵吞掉了,导致贪暴邪灵实力暴涨。然后,有了今天。”

    苏业万万没想到,连续两次倒霉之后,竟然时来运转。

    众神听完苏业的话,轻轻摇头,这应该就是作茧自缚吧。

    如果宙斯早有准备,完全可以提前解决,问题是,给宙斯十个脑袋也想不到苏业身体里住着邪灵!

    无限位面没这么心大的神灵。

    神王都不敢。

    宙斯周身的气息大降。

    “我们再比试一轮?”苏业微笑着问。

    现在自己的大量力量用来推演和构建宙斯的虚拟形象,战斗时间越久,对宙斯越了解。

    宙斯叹了口气,道:“我没想到你的准备如此充足,那么……”

    说完,一颗灰色的岩石眼球徐徐飞出,高悬宙斯头顶。

    混沌之眼。

    无数白光小天使凭空升腾,围绕着宙斯与岩石眼球唱诵。

    冥冥中,无尽的力量自远方而来,倾注于混沌之眼,落在宙斯身上。

    众神纷纷轻叹,宙斯和拥有创世神器的宙斯,不是同一个神。

    苏业也叹了口气,问:“是克洛诺斯送给你的,还是你抢夺的?”

    宙斯目光柔和,道:“他毕竟是我的父亲,为了弥补我,将混沌之眼送给我,我也承诺,不再囚禁关押他的兄弟与子嗣。我们,和解了。”

    苏业露出欣慰的笑容,道:“这就是我把混沌之眼还给克洛诺斯的第一个目的。”

    宙斯冷笑道:“你当时真要夺走混沌之眼,第二天,我就会不惜一切突袭魔狱城,甚至毁灭人类世界。你交出混沌之眼,是在保护自己,拖延时间。”

    “没错,这是我的第二个目的。”

    “怎么,你还有第三个目的?”

    苏业用充满遗憾的目光望向宙斯,道:“难道你没有发现,在你手中,混沌之眼的威力大大降低?”

    “我很清楚,因为我杀了盖娅,而我又让克洛诺斯活下来分担神王力量,短时间混沌之眼的威能有所削弱,但,它依旧是完整的创世神器,依旧是属于希腊的创世神器,在我手中,威能远远胜过太阳船和命运泥板。”

    苏业点头道:“这就是我第三个目的,只要你能得到混沌之眼,你自然会放弃收集其他创世神器,把精力用在增强混沌之眼上。”

    “就算你有再多的目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有意义。混沌之眼威力在你手上大大减弱,除了你说的原因,还因为,你背弃了希腊,希腊人厌恶你。”苏业道。

    宙斯讥笑道:“众生于我有何益?”

    苏业道:“以前我也以为,大多数人只是普通人,庸庸碌碌,一生毫无用处。但在我的分神进入创世之地,亲自观察了千年的人类后才明白,众生的力量,远超想象。一个两个人或许很一般,但一亿两亿人,便会从量变到质变,拥有难以想象的潜力。每一个人,都有无限的可能,每一个连接到群体的人,都能帮助整个群体不断进化。创世之地的记忆你看过,你可以说众生对你无益,但你敢说,众生对我撑过创世之地千年无益吗?”

    宙斯眼帘低垂,一言不发。

    众神急忙回想创世之地的经历,很快纷纷暗骂自己愚蠢,这才发现,这些记忆中,最珍贵的不是自己在创世之地做过什么,不是那些强大的魔法,不是众神的关系,不是苏业的恩赐,而是苏业与众神交流的知识,简直可以编出一本《现代信民学》。

    苏业微笑道:“我第四个目的就是,切断你与众生的联系,让你深切感受一下,众生于你有何益!于我又有何益!”

    苏业说完,奇异的号角声响彻黄昏战场,传遍无限位面。

    苏业身后黄昏之光冲霄直上,十二个黄昏天使齐齐吹奏悲伤的曲调,仿佛在祭奠去世的亲人。

    十二黄昏天使一边吹奏,身体一边溃散为黄昏光点,慢慢地,在黄昏大日的上方,悬浮着一只黄昏号角,不断吹奏哀乐挽歌。

    “这是……”宙斯的面色,出现了第一次细微的变化。

    众神愣了一下,眨了一下眼,世界突然就变了。

    为什么宙斯死了?可宙斯还活着?

    为什么宙斯活生生在自己面前,可自己断定宙斯死了?

    宙斯是死了还是活着?

    众神满脑子浆糊。

    很快,少数古老的神灵恍然大悟。

    “这是传说中的告死号角,正在向无限位面宣告宙斯死亡。这意味着……”

    众神纷纷外放神念,高悬人类世界上空。

    诡异的一幕在各地显现。

    宙斯明明没有陨落,但所有的宙斯雕像徐徐开裂,崩溃。

    雅典城外的宙斯巨神像轰隆隆倒塌,掀起漫天烟尘。

    无数宙斯的信民身体一瘫,扑倒在地,嚎啕大哭,死去活来。

    苏业宣战的事人尽皆知。

    所有人类都以为,苏业战胜了宙斯,宙斯,陨落了。

    温泉关外的战斗戛然而止,罗马大军与舰队疯狂逃窜。

    希腊联军高声欢呼。

    希腊沸腾。

    艾伯特坐在马车上,难以置信望着天空不断流下的神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服气了……”

    不止希腊,宙斯势力遍及的所有位面,都在上演相同的事情。

    神像崩溃,神殿震动,祭司纷纷自裁。

    告死号角仿佛无形的大剑,斩断宙斯与众生的一切联系。

    一些非宙斯的信民,甚至有点疑惑,宙斯是谁?

    哦,好像是一个古老的陨落旧神。

    “噗……”

    宙斯吐出一口浓烈的黄金色神血,倒退一步,难以置信地望着苏业。

    “你蔑视众生,众生无法反击,但,你的无知与愚昧,终将作用于你身。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告死号角甚至不能直接让你流一滴血,但,当你背弃众生的时候,众生自会背弃你。你,还不明白吗?”

    苏业的眼中没有任何盛气凌人,只是充满淡淡的遗憾。

    以宙斯的才智与力量,本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等我杀死你,等告死号角的力量消失,如蚁众生,自会奉我为神!”宙斯擦干嘴角的血迹。

    “你还是不明白啊,看看你的创世神器吧。”

    宙斯和众神急忙看向混沌之眼。

    混沌之眼的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跌落至主神器的层次。

    “原来,这才是你把混沌之眼给克洛诺斯的原因……”宙斯手握混沌之眼,轻声叹息。

    宙斯最大的依仗之一,没了。

    “希腊新的创世神器,在我这里。”苏业指向自己的左胸前,放开力量。

    璀璨如小太阳的魔源徽章,照耀天地。

    神灵望之,辉煌刺目。

    “魔源徽章怎么会蕴含如此伟力?这至少是数百亿无形法袍叠加才行,他哪里来的……创世之地!”

    众神纷纷醒悟。

    魔源徽章表面神华流动,在苏业的皮肤外形成一层薄薄的水膜。

    苏业身边,浮起一柄灰色的岩石镰刀,刀刃上诡异的黑血流动。

    卷起长风,遍布黄昏战场。

    宙斯的气息骤然下降,多种血脉能力突然消失。

    众神望着苏业与宙斯。

    攻守之势逆转。

    众神纷纷叹息,这才是魔法师真正的战斗方式吗?至今为止,苏业没有动用任何直接攻击性力量,却仿佛天之主宰,翻手把宙斯打落云端。

    俱焚耗尽一次宙斯力量。

    共毁损伤宙斯神权。

    告死号角压制创世直言。

    灰金镰刀驱散宙斯血脉力量。

    贪暴邪灵吞噬宙斯最强天赋。

    众神望向苏业的目光中,多了许多期待。

    “你的准备,比我想象中更充分。”宙斯叹息道。

    “我们就不要比来比去的,直接动手吧。他们,已经按捺不住!”

    苏业说着,身形一闪,退到后方。

    一个被黑雾包裹的神魂自虚空迈出,熟悉的面庞展现在众神的面前。

    “海格力斯……”

    众神恍然大悟,当年宙斯汇聚神魂长廊所有力量,制造出神魂阿克德斯,但苏业亲手杀了他,用自己的神魂长廊吸收了他的神魂。

    阿克德斯向宙斯微微低头,道:“父亲。”

    宙斯面无表情。

    阿克德斯缓缓道:“我之前一直以为,你在保护我,只有神后赫拉在害我,直到沦为神魂,我才明白,神后赫拉只是你的磨刀石,用来磨砺我们这些你眼中的兵器而已。赫拉,不过是你的傀儡。我所有的苦难,皆源自你。”

    “很好。”宙斯微笑点头,充满赞许之色。

    “以我之魂,送父亲上路。”

    阿克德斯的身体骤然膨胀,后背化作一个巨大的漆黑漩涡,吸空无尽力量,一步迈出,黑雾缭绕的漆黑之臂,击向宙斯。

    一如当年的赫拉,宙斯一动不动,身前自然而然浮现密密麻麻的波纹墙壁。

    砰……

    海格力斯一拳落在墙壁之上,笑了笑,身体消散,无数魂光宛如萤火虫群,散落无限位面。

    “还有我们。”

    巨人国度的大门张开,一尊尊曾经被苏业在血色庆功宴上杀死的泰坦,以全新的巨人样貌冲了出来。

    在踏入外界的一瞬间,他们的气息暴涨,恢复为巅峰力量。

    “恭送陛下!”

    一个又一个泰坦燃烧所有的力量,面带愉悦的笑容,在熊熊金色烈焰的包围中,跟随群星泰坦,杀向宙斯。

    “太弱了。”

    宙斯一挥手,过半的泰坦崩溃,但泰坦王们身后,突然浮现无限星空,黑暗之中,无数星辰勾勒出一尊又一尊的巨型泰坦。

    前所未有的泰坦星空覆压黄昏战场,无论陨落还是活着的泰坦,力量凝聚于此。

    无限位面所有星辰停止转动,浩瀚的泰坦伟力仿佛要压塌天地。

    神王大奇景:泰坦终章。

    “不要忘记,我也是泰坦,泰坦不……”宙斯突然望向苏业身侧的灰金镰刀。

    泰坦之祖,一为一代神王乌拉诺斯,二为大地母神盖娅。

    宙斯杀了盖娅,又被乌拉诺斯的神血压制。

    “你们……”

    万星燃烧,轰然下落。

    所有的泰坦、所有的星空,全部融入群星泰坦王的身体之中。

    他重重挥出一拳,撕裂宙斯无数防护。

    噗……

    金焰之臂,洞穿宙斯胸腹,余力前冲,炸裂虚空,一条长长的金光延伸神界尽头,所过之处,星系两分。

    群星泰坦转过头,无数面孔闪烁,微微一笑,身体燃烧殆尽,湮灭虚无。

    倒飞出去的宙斯低头看了看胸腹之间的大洞,看着上面燃烧的金色火焰,抬起头,望向苏业。

    “还是这么弱。”

    巨大的伤口急速收缩,仿佛无数蛆虫在蠕动,但每当痊愈的时候,伤口就突然炸开,导致伤口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