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明尊 辰一十一

第七十八章天地烘炉,纯阳真火

    “铮!”

    刀光一声清鸣……

    黑衣魔修所修的天魔化血神刀,原本是元气所化,无形无质的一道凌厉刀光。

    但他从钱晨的身上,见到自己这辈子都无法达到的至高境界后,便明白……

    以他在魔道之上的资质,纵然再苦修千百年,也无法达到钱晨那随手一刀的层次。

    因为这已经不是苦修的弥补的资质差异了!

    所以他从钱晨手中得到《太阴斩情刀经》之后,也不去看那经文之中太阴冰心、天道无情的至高心法。只把其中冰魄神刀的部分摘出来,又请教了身旁新认识的正道好友百里奚,才炼成了这一门化雪神刀。

    以冰心化镜,灵识和内心都冷静无比,神识倒映着周围的一切元气变化,纤毫毕现,代替天魔化血神刀之中,那诡异无比、不可思议的变化。

    以元气化刀,一身修为尽在一刀之中,浑身真气化为冰魄,每一丝,每一毫都有着极端锋锐的凌厉……

    这般化魔为正的变化,除了与他交好的那位道袍青年的指点,更有钱晨以天魔化血神刀的法门,将冰魄神光化为长刀,斩杀自身魔性的那一刀的影子。

    “刀法不错!”

    刘骆谷面对这一丈清泓,刀光犹如北地大如席的飞雪,片片落下,刀刀削向要害,每一刀都削去了元气的变化,刀光落下,元气整齐的分割开来,刀浪叠加,一刀接一刀的向刘骆谷狠斩而去。

    “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刘骆谷双手依旧背负在身后,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叮叮叮的暴响声,在他身前三尺处爆发。一道寒光不断与冰魄刀光碰撞,这道银光起自刘骆谷身后的阴影处,握在一位沉默的文士手中。

    连绵不绝的刀光,将那文士手中的剑光不断压下去,却始终撕不破这一道剑幕。

    让黑衣魔修这一刀始终无法靠近刘骆谷身前最后一尺。

    “这门刀法应该是新创的!”刘骆谷淡淡道:“你最开始的几刀,虽然凌厉,但犹然有几处破绽。不然你应该可以斩入我身边一尺之内。后来虽然在交手之时,弥补了那几处破绽,但独孤家的剑法,韧性极强。你第一刀威胁不到我,那就永远不可能靠近我一尺之内!”

    刘骆谷背负着双手,气势隐隐对持着黑暗中的其他人。

    那站在刘骆谷身后的中年文士,前朝鲜卑独孤家的剑手叹息道:“在下,独孤问俗!”

    黑衣魔修冷哼道:“席暮!”

    “你若有一把好的武器,刀法当不限于此!”独孤问俗感叹道。

    这般刀剑的硬拼,最依靠刀剑的本质和锋锐,两人刀剑相交的时候,独孤问俗就发现黑衣魔修席暮的刀法变化绝妙,刀光也十分凌厉,但本质却终究只是元气凝结成的冰魄。

    寒冰可以锋锐,但终究极为脆弱。

    与他手中本质上佳的剑器交击,便要留着几分力,以刀法变化卸去锋锐。

    如天魔化血神刀,那一道血光乃是血海真水,血海魔道的根基所化,本质最是奇异不过,锋锐不下于世间任何一物。而且天魔化血神刀也不是只依靠锋锐如刀的本质,还有其不可思议的天魔变化,化血魔道的奇诡和吞噬生命本质,包容一切的魔性。

    如钱晨的冰魄神刀,以神通冰魄神光为根基,二品外丹为载体,非但本质锋锐,坚韧至极,坚硬也不下于飞剑法宝的本体,更有一股冻彻天地的寒气加持。

    而席暮的刀,化去了血海真水之后,终究只是一股冰魄元气。

    但这时候,席暮的刀光一转,反倒将独孤问俗圈住。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心中怅然道:“天魔化血神刀和冰魄神刀,我都在主上手中见过啊!他尚且还要炼制神兵,弥补元气神兵的不足。我又如何不知道这门刀法的破绽呢?”

    “所以……我为了弥补这点破绽,特意向百里道友请教了阵法之道!”

    席暮手中的刀光绝然,化作冰魄,长刀斩出,刀光如镜……

    镜光颠倒。

    刹那间,他与刀光中的独孤问俗已经同时消失在了刘骆谷的面前,他们一同坠入了刀光反射的镜面之中。

    刘骆谷面前,只见刀光不见人。

    “原来是想拖住独孤问俗!”

    刘骆谷察觉到独孤问俗和那刺客一起,坠入了刀光阵法之中,心中了然。

    他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道袍青年百里奚挥袖洒落点点纯阳真火,环绕他化为一个似法坛,似宝座,似城池的阵法。

    大阵的中央,隐隐约约坐着一尊道君的身影。

    却是浑身沐浴纯阳真火,骑着火鸦的一位道君。

    “天地烘炉大阵,我修炼的还不到火候,只能修成纯阳真火,结出一口纯阳神炉。”

    百里奚周身的纯阳真火所化的阵法中猛然飞出一口三足神炉,神炉轰然震鸣,纯阳真火烈焰滚滚而来,把周围的火属元气,乃至夕阳洒落的光辉,都如巨鲸吞水一般狂卷吸入。

    纯阳神炉凑上前去,只是一瞬间,就将刘骆谷封入其中。

    刘骆谷凝视着几人,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独孤问俗,并非在此保护我……”

    “因为我远比他更强!”

    纯阳神炉的滚滚烈焰,无尽炽红之中,一只眼睛赫然张开,它是无尽赤红火焰中的一抹深邃的黑暗,眼睛的眼白还是一片暗红,但瞳孔却是最深邃的黑暗。纯阳神炉之中破魔焚魔的纯阳真火,不断被吸入这深邃如同黑洞的瞳孔中,却始终填不满其中的深邃。

    嗡!

    在这只竖眼的下方,又有两只眼睛睁开了!却是刘骆谷的眼睛,这三只眼的眼瞳在微微收缩,徐徐移动,落在了百里奚的身上。

    “本命神魔的雏形!”

    百里奚心中暗叹一声,便知道自己还是小瞧了此人……

    此人赫然已经修成了本命神魔的雏形,只差以这三只魔眼为根基,炼成本命神魔法相,便能炼成相当于修道人阴神层次的本命神魔之身。

    那只竖眼瞳孔之中,射出一道雷光,黑暗的雷光瞬息之间便冲破了纯阳真火所化的神炉,将天地烘炉大阵的这一部分阵图,生生震破。雷光印在百里奚身前,被他以烟云化为的八卦云光挡住。

    黑暗雷光三个闪烁之间,云光炸裂。

    百里奚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也要炸开了一般,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还未离体,便被那雷火交织的力量,焚烧殆尽。看上去,就像他口吐一股灰烬一般。

    刘骆谷跨过纯阳神炉阵法裂开的那一道裂隙,来到百里奚身前。

    面对让他动弹不得,刘骆谷额头上的那只深邃犹如在脑袋上开了一个黑洞的竖眼,百里奚只能猛地咬紧牙关,强行催动体内真气,凝结一层淡淡的云光。

    这时候,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里我们来,你去救人!”

    冷着脸的尼姑和微笑着的清秀和尚挡在了他身前。

    尼姑手中,无尽雷光化为无色光华,犹如长索一般,朝着那空中的竖眼劈去,雷光撕裂了竖眼发出的黑暗。

    如女人一样清秀的和尚,掌心发出一道光芒微弱,却坚定不灭的卍字……

    “室利踞蹉洛刹那”

    卍字符咒涌现千百色云光,朝着魔眼竖瞳落下,伴随着真言手印,顿生无尽光明……

    无色雷光和光明交织在一起,与那片深邃的黑暗对持,刹时间,将这片虚幻无定的世界,切染成黑白分明的两种颜色。

    百里奚扑入屋子里,他已经晚来了一步,但好在还没有到无可挽回的程度,那阴暗的屋子里,女妓鹦儿表情惊恐万分,脸上剧烈痛苦让她面色抽搐扭曲,她回头时,百里奚看见女子明媚的眼眸处,只剩下了两个血窟窿……

    一只手更是从手腕处翻折,露出白森森的骨茬来!

    百里奚面色凝重,蓦地,一股寒意由背后迅速凉遍整个身体,女子的脖颈被一只苍白,犹如铁箍一般的手死死拉着,像是小鸡儿一般被提了起来,那只手的主人冷笑道:“果然是迂腐的正道啊!”

    “同样是正道,你们可比昨夜那几人,要稚嫩多了!”

    说着这话,那只手的主人,毫不留情的用自己的另一只手,突然折断了女妓鹦儿的一只手腕,将其生生的撕扯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无辜的女妓惨叫出声……

    愤怒让百里奚不顾体内不稳的真气,强自提气出手,但随着一道血光,他的手腕也同时翻折,只留下一丝皮肉连接着手掌,无力的垂落下来。

    辅趚琳冷冷笑道:“想救人?先救得了你自己再说吧!”

    “可惜这女人我已经用过了两残,又是一个女子,无法让你完整的享受那一套八残之苦。”

    说罢,抓着鹦儿的大手一催真气,两道血箭冲破耳膜,从她的耳中飞溅出来,女子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在辅趚琳的手中,却越发无力。

    她口中发出浑然不似人声的惨叫。

    百里奚耳中也流出两道淤血,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了,只留下剧烈的疼痛,从他耳中传来。这八残之法,极为邪门,百里奚并非活人之身,乃是阴魔所化,居然也会中招。

    他咬着牙让自己清醒。

    黑暗中,一道紫色的雷火剑光,喷涌而出。

    仿佛半醉半醒的酒徒出现在辅趚琳身侧,张口吐出一道天雷真火,化为长剑。雷光迅疾,辅趚琳只能侧身回气,浑身的黑色魔气犹如千万条毒蛇一样,交缠着涌上去,将天雷真火泯灭。

    但此时,百里奚已经将丝丝云烟,缠在了辅趚琳手中的女人身上。

    阵法一个变化,便将她化真为幻,藏入了阵法之中。

    辅趚琳准备捏碎女人脖颈的手,只来得及抓上了一把雾气。面对自己猝不及防的失手,他露出一个阴毒的笑容:“哈哈……好!极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