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明尊 辰一十一

第一百八十三章翼蛇奇虫,三百蛊王

    一位睡眼惺忪,满脸漫不经心之色的浪荡青年,站在一处血色石窟面前,身边跟着几位九幽道的弟子。

    正是九幽道的真传弟子姬眕。

    他瞥了一眼手上的秘图,将其收入怀中,道:“就是这里了!”

    “当日老祖发现这处蛊道圣地,便于此地营造三百处蛊王巢,这是成功几率最大的几处之一。此地石窟石壁通红,犹如染血,老祖认为洞窟之内曾经浸透了魔血,因此被老祖称为浴血王巢,可以养出最为阴毒的血龙蛊……”

    “姬师兄!”

    身旁一位面色黝黑,有蛮人血统的九幽道弟子满脸的惊恐之色,有些迟疑的喊了一声姬眕。

    “放心,我可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用你们去祭蛊!”

    姬眕微微一笑,从法宝囊中掏出了一只五彩鳞甲的大蛇。

    “虽然蛊王出世之时,要尝过血食的滋味,却又不能满足,才会达到最凶的状态。但血食而已,我早有准备!”

    四周的九幽道弟子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人人都知道,只有以修士为血食,才能增加其他修士血肉对蛊王的吸引力,用妖兽的效果会下降许多。但没有人会愚蠢到,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启封蛊巢!”

    姬眕站在石门之前,割开了大蟒的七寸位置的鳞甲,鲜红的蟒血流淌到玉刀之上。

    姬眕抬手以玉刀在石门刻画了几个符文,其他几位九幽道弟子则是一副面色如土的样子,极为畏惧的望着那处石门,如同看着一只沉睡的恶魔。鲜血迅速的渗入石门中,门后依旧安静静谧,透着一丝让人不安的气息。

    砰!

    一声低沉有力的心跳声从门后突然传出……

    砰砰!……砰砰!

    随着这心跳声愈发急促,有力!

    伴随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让人窒息的恐怖气息,跟着姬眕而来的九幽道弟子,有的已经双腿发软,为这股气息所慑。

    姬眕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九幽道中,一日不成真传,一日便是蝼蚁。

    真传弟子可以随意用普通弟子炼制魔头,修炼法术,任意取用。

    当然也不可过度,否则更上层的老魔看见你资源消耗过大,与产出不成正比,也会考虑将真传弟子炼制成魔道法器来止损。

    除了宗门分派给他们的外门弟子和奴仆,真传还可以接受其他内门弟子的投靠,这些内门弟子,也可以合理损耗,甚至可以偷偷取用投靠其他真传的内门弟子。但一旦被发现,等若偷了其他真传弟子的资源,必然引起两位真传的争斗。

    所以在九幽魔道之中,只有强者能获得更多资源。

    资源也会向真传弟子之中最强的几位集中。

    虽然姬眕并未想要用他们做祭品,但若是这些人太不争气,姬眕也不会多事的去救他们。

    “轰”

    随着一声巨响,血色的石门被瞬间砸碎,一股残暴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被姬眕禁锢的五彩大蟒居然在这瞬间挣脱了一小部分禁制,开始死命的挣扎起来。一道血影从打破的石门之中冲了出来,只是流光掠影的须弥之间,血影在地上一弹,便纵入那五彩大蟒的体内。

    坚硬的妖兽颅骨被轻易钻破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五彩大蟒挣扎的庞大躯体瞬间僵硬。

    很快妖兽庞大身躯中的血肉,便被吞噬一空。

    一只背生双翅的异蛇从妖兽颅骨的窟窿中怕了出来,它羽翼收束之时犹如两只折叠的利刃,展开之际,犹如两只血翅,在锋利的羽毛末端垂落血芒,分外邪异。

    “化血翼蛇!”

    姬眕的脸色微变,浴血王巢这一次蕴养的血龙蛊果然不凡,居然是化血翼蛇这样的魔种。

    此蛇突袭之下,阴神尊者若是防备不及,都有沦为血食之危,这只王蛊的两翼非但锐利如神兵利器一般,垂落的血芒更是犹如天魔化血神刀气,乃是一种可以将生灵血肉瞬间化去的阴毒神通。

    化血翼蛇竖立的瞳孔,盯着在场的众人,它将洞窟内所有蛊虫吞噬一空,化为蛊王后,又因为石窟的禁制,沉封了三百年。

    刚刚的这点血食,只是润润肚肠,远不能满足它。

    被它顶上的一众九幽道弟子,在那目光的威压之下,几乎瘫软,却依旧拼命向着姬眕身后躲去。

    姬眕手中出现了一串铃铛,他摇晃铃铛,发出刺耳的魔音,化血翼蛇一时退缩,对那魔音有些抗拒,但它却并没有像姬眕所想那般逃走,而是将身躯一盘,双翼张开在蛇首之上闭拢。

    血翼如伞一般遮在它的头顶,血芒垂落,护住它全身。

    魔音透过血芒,已经微弱,而化血翼蛇却在逐渐适应魔音……

    姬眕心道不妙,这些九幽道弟子,有一大半都是为化血翼蛇准备的血食,原本将这些人喂给血龙蛊王,剩下的数人有驯蛊的魔铃庇佑,蛊王会遵循本能遁逃。

    姬眕自持修为,寻常血龙蛊以他的修为神通,不难逼退,因此才违逆了门中的意思,想要护住这些跟随自己的内门弟子,但岂料这一次炼成的血龙蛊却是化血翼蛇这样的魔种,嗜血的本能克服了魔铃的驱赶……

    姬眕双眼一闭,再次睁开之时,眼球已经蒙上了一层白色的琉璃薄膜。

    琉璃薄膜之下,却是灵动的竖瞳!

    一股无形的威压横扫而过,化血翼蛇冷漠残忍的瞳孔里,竟然也流露出一丝忌惮之色,它盘身摇晃了两下,还是放弃了这些血食,转身遁逃……

    “谢过姬师兄大恩!”

    蛮人血统的九幽道弟子在姬眕身后不住叩首道,在他的带领下,一种内门弟子都附身下拜。

    姬眕一挥衣袖,淡淡道:“你们对我还有点用,既然知道好赖,那便听我号令行事!”

    他信手一挥,谁也没注意到一只无相神魔,悄悄随着化血翼蛇遁走的血光而去……

    五色土丘之外,率领一众世家子弟紧跟在司马越的铜殿之后,准备进入土丘顶部无底深渊的谢安,一挥衣袖,笼住了一只无形无相的魔头。

    谢安神念一扫,那魔头便显化出化血翼蛇出世的种种。

    内有姬眕传音道:“魔道那边已经放出了近百只蛊王,就是为了对付你们!如今无底深渊的上层喧哗魔界之内非常凶险,如化血翼蛇一般的蛊王便有三只。突袭之下,恐怕你们会损失惨重,甚至逼得你不得不出手。”

    “蛊王的凶厉,只在解封前的三天。三天之后,它们捕获足够的血食,便不会那么凶厉……你们是否退一退?”

    谢安断然道:“不行,如此一来魔道一定会怀疑到你。”

    “上一次王龙象出手,那边便有所警惕,司马越竟然直接出手,不顾天下之大不韪释放恶蛟,引发大江水患逼退龙象,若非闯出来一个李太白,差一点功亏一篑。”

    姬眕道:“但也正是因为李太白出手杀了那人,所以魔道这边暂时还摸不清李太白的来路,这件事情,我可以撇清关系。”

    “这般,再出手一回,我也有把握蒙混过关!”

    “李太白是陶天师派来的人……必要之时,你可以向他坦诚身份。”谢安道:“其他人,就算是我孙灵运和王家的王龙象也应该伤不到你,但唯有李太白……此人若是全力出手,可能会杀了你。你一定要及时呈情!”

    “李太白吗?”

    那边轻笑一声,低沉道:“我知道了!”

    …………

    钱晨如今一副魔道少年的打扮,负手行于那无数纠缠在一起的洞窟之中。

    他腰间挎着祝融血刃,身旁是无尽魔音呼啸,却似闲庭信步一般,行走其间。所过之处,那些魔窟之内的异种、蛊虫尽数退下,趴俯在地上犹如恭迎它们的王。钱晨空着的左手手腕上,缠着一个血色的镯子,仔细一看才能看出这是一只浑身血色,背生双翼的小蛇。

    钱晨来到一处魔音最为密集的洞窟大厅,洞窟之内的石壁上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分布着无数的洞口。

    这里魔音汇聚成一曲葬魂曲,最为凶厉的蛊虫,也只敢趴在那些洞口,钱晨抚摸着小蛇光滑的背脊,将它炸起来的鳞片顺着安抚下去。

    看着面露痛苦之色,几欲翻滚起来的化血翼蛇。

    钱晨只能将它放回了祝融血刃之上,小蛇用尾巴卷在刀柄上,祝融血刃透出一丝天魔化血神刀的刀气,才让化血翼蛇游走于刀气之中,斩破魔音,越发从容。

    化血翼蛇借助钱晨天魔化血神刀上的魔意,抵御魔音。

    在这葬魂曲中洗练双翼垂落的血芒,蜕变神魂。

    而钱晨却侧耳倾听这无数洞窟之中,传出的各色魔音,神魂沉浸其中,却又借着道尘珠超拔其上,欣赏这天地造化奏响的葬歌。

    司马越探头看向那深不见底的深渊,深渊的那边石壁之上,密密麻麻都是无数洞口,他捡起旁边的一块赤色石头,扔入深渊之中,石头毫无阻碍的穿过深渊,却久久都没有传来坠落到底的声音。

    “看起来并无没有凶险!”司马越面上从容道。

    实则,他心中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