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明尊 辰一十一

第一百八十五章羽化天人,无头黑甲

    笼罩在羽化仙人身上的淡淡迷雾散去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呆呆的看着那涉入凡尘的赤足仙子,司马玮呆呆的看着诡异阴森的魔窟之内,突然出现的天人,感觉喉咙有些发干。

    阴森的魔窟与羽化天人相依相呈,有一种自悠远的岁月之中走出来的感觉,让人似感受到朦胧时光退转,远古的岁月突然重现的感觉。

    骑着龙马的一行人,所有人都难掩惊异之色。

    司马玮更显得凝重,喧哗魔界出现什么妖魔都不奇怪,但此地却出现了身披羽翼,不染纤尘的天人,羽化升仙,身披羽翼的天人是近仙的存在,亦是天界之中天生数千年寿元的一个族群。这种存在半仙半神,远古之时,元神境界还未开辟,羽化升仙曾是道门极为古老的时候追求的一个境界。

    如今的道门,只有在最古老的道经之中,还描绘有这样的形象。

    今日见到羽化天人从远古的历史中走出,出现在他们面前,给司马家众人的震撼比那些狰狞恐怖的蛊王还要深刻。

    羽化天人缓缓回头,绝美的难以分辨的性别的面孔终于正面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一刻,司马玮挽着龙马缰绳的双手赫然颤抖,如果说天人的左侧是近仙的存在,那么她的右侧便是魔。枯萎的半张面孔犹如死尸,半张犹如仙人一般完美的侧脸,拼接上半张狰狞恐怖的尸体,垂下的右翼,羽毛凌乱,血迹斑斑。不死的羽化仙人已经是一具残尸,让人恐惧和窒息。

    司马玮不敢再上前,他调转马头,发现另一边的骑着尸马的骸骨骑士已经越发接近众人,他哒哒的马蹄声都快要闯入司马玮的耳中。

    “这个地方太邪异了!”司马玮寒声道:“不要靠近那羽化天人,这种存在一旦死去尸变,便是大凶!”

    司马亮驾着四条恶蛟拉得战车,也赶了上来,他看到去路被那两尊存在所拦截,也有些凝重,道:“怎么回事?家中不是说,此地种种凶险已经探明,预备了手段吗?”

    “葬魔石台神秘莫测,我早就说过不可小看!”司马颙也一卷阵图,来到前面。

    “不过是几只阴灵而已,把你们吓成那样!”

    司马伦不屑嗤笑道,他扫了一眼那羽化天人,并无惧色,大步向那身负双翼的天人走去,他祭起一面五色麾盖,垂落条条赤气护住自己,显然是有十足的信心。司马伦乃是司马家少有武道双修的宗子,因为其降生之际,右眼之中便天生长了一个血色肉瘤,非常妖异,因此早年被宗族不喜,连修行筑基的机会都没有。

    后来他修习武道筑基后才发现,自身血气涌入肉瘤之中,能在眼中在长出一只肉眼,一眼便可以看破别人的骨肉脏腑。

    偷学武艺,寻找破绽无所不利。

    别人都到司马伦这只肉瘤乃是妖眼,只有他自己坚称此为古之圣贤的异象重瞳,以霸王自比。依仗这只妖眼,他的武道修为却是司马八位宗子之中最为强横的,只是因为天生妖异之象,受人排斥,故而没有争夺太子之位的机会。

    今日,别人不敢冒犯天人,他却敢。

    因为那只妖眼已经看穿羽化天人血气枯竭,纵然还剩下一具强横的躯壳,也难以作妖。要知道但凡尸变之物,体内的血气虽然浊恶阴沉,属于尸气,却也冲天贯地极是惊人。没有这等尸气,纵然是僵尸旱魃之身,也不可能力大无穷,肉身难摧。

    因此在司马伦眼中,这羽化天人只是花架子而已。

    他右眼直接爆发出强烈的血光,轮起手中的盘龙戟,狞笑道:“左边身子,还有些味道,右半边实在太丑,我来给你修修!”

    铁戟震动,其上的盘龙突然化形而出。两边月牙形锋刃化作龙爪,金龙散发出无比沉重的气息,在半空中探爪,朝着羽化天人抓去,金龙盘旋之中,司马伦上挑铁戟,呈现夹攻之势,要将羽化的天人高高挑起,然后法武合一,金龙与铁戟合体将其劈成两半。

    咣!

    那金龙之下,柔弱瘦小的天人微微抬手。

    用那纤细娇柔,犹如玉葱一般的素手微微一捏,便生生将半空中的金龙捉了下来……

    司马伦并未看错,羽化天人并非尸变成魔,所以血气枯竭,犹如死尸。但她却是在钱晨一曲魔音之中重生,仿佛昔日重现,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魔性,不似尸变却比尸变还要可怕,这是大劫余烬之中走出的残灰,亦是九幽黑暗的化身。

    半张脸绝美的天人,用已经化为枯骨的右手,抓住了司马伦刺来的戟锋。

    司马伦脸色剧变,他只感觉自己手中的盘龙戟像是生了根一样,在那妖尸手中纹丝不动……天人背后的羽翼张开、落下。

    司马伦人头飞起,澎湃的血气将他的头颅冲起三丈高,然后那滚滚血气犹如潮汐一般没入羽化天人干涸的体内,这一刻,司马伦还未落下的头颅那肉瘤妖眼赫然看到,一丝阴沉的血气自天人干涸的躯体之中泛起。

    他这时候,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司马越要害我!”

    染血的天人越发邪异,她微微抬头,死寂的眼中泛起了一点灵光。

    这让不远处的司马亮、司马玮、司马颖,脑海中猛然炸开。

    司马伦虽然冲动易怒,脑子不行,但其武道修为极其强横,又有肉瘤妖眼这等天生的邪异神通,所有人都有没想到,他竟然在那羽化天人尸体面前,走不过一个回合。

    “逃!”司马颖一卷阵图,化为一道灵光朝着身后遁去。

    司马玮一拍坐下龙马,早已经瑟瑟发抖,不安到了极致的通灵龙马瞬间转头,马不停蹄的朝着后面逃去,司马亮迟疑了一瞬,便看到几个忠心耿耿为主人拖延断后的骑士,上去阻拦那天人尸身,被那染血的骨翼一斩,瞬间一队人整整齐齐,连人带马都被腰斩,有人临死前燃烧气魄,打出绝命的一击,却连天人背后的一枚羽毛都没有打落下来。

    天人抬头看向了逃走的众人,枯寂的眼神泛起一丝思考的灵光,似怀念,又似疑惑,这一眼犹如跨越了万年的距离,看了过来。

    司马亮汗毛炸起,急催身下的蛟龙战车!

    他还未冲到路口,便看见司马玮被后方的黑甲骑士从龙马之上挑起,黑色的长枪贯穿了他的胸膛,黑甲骑士反手拔刀,却是一截残刃,刀身从三分之二出截断,虽然伤痕累累,却犹然残留了惊人的锋锐,轻易的斩去了司马玮的头颅。

    它解开盔甲,放下头盔,露出头盔之下空空荡荡,没有首级的脖颈。

    黑甲骑士提起司马玮的脑袋,往自己的脖子上对了一下,随即便弃之如履,扔在了马下。

    “尔敢!”后方传来了震怒的吼声。

    狠狠东宫禁殿撞破了石壁而来,其上立着司马家的那位阴神老者。他含怒出手,铜锏之上节节符书大放光明,每一节之上,都隽录有一枚神箓,乃是司马家供奉在宗庙之中的利器,老者生为宗正,才能得以佩戴,铜锏打下,犹如三十二位正赦神祇加持其上。

    无头黑甲骑士坐下的骨马跃起,手中的长枪化为一道玄光刺出,将铜锏格住。

    他反手拔出之前的断刃,跃马一斩。

    面对石壁的钱晨真身此时琴声激烈昂扬,犹如一曲战歌,那忌惮的琴声回响在石窟内,透过无数孔窍传扬出去,在这一刻,九幽黑暗记录的大劫一幕幕也来到了高潮……

    “杀!”每一个孔窍之中都传来喊杀之声,山呼海啸汇聚成浪潮。

    黑甲骑士空荡荡的头盔之下,赫然也传出一声:“杀!”

    它手中的残刃抹过,一点惨烈之气无声回荡,残刀上撩,将抵在东宫铜殿之上的长枪斩断,截断的枪尾顺势刺出,连同断刀一并斩向老者,断刀破开老者护体的法器,残枪顺势刺穿了老者的身躯,这时候,老者身躯骤然从伤口处裂开,左右分成两道血光,蹿入禁殿之中又融合为一。

    重新显化出来的老者面色微微惨白。

    而远处奏响琴音的钱晨,却露出了然的笑容。

    “神魔不死之躯!果然是魔道……”

    无首的天人也已经来到了东宫禁殿之前,不远处司马颖所乘的天行舸已经是一滩残骸,一枚染血的白羽从中斩断了巨大的飞舟,镶嵌在司马颖的眉心,几乎将他的脑袋劈成了两半。

    司马越呆了呆,低头看着不远处三人的尸体,又转头看向已经不敢出去应敌,龟缩在东宫禁殿之中修复魔躯的老者,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喃喃道:“不对,我司马家不是已经探过此地?这些死尸是从何而来?莫非是魔道的阴谋,他们想要将我们一并除去……这羽化天人,这黑甲神将!为什么?为什么会找上我们?”

    他的声音充满了悲愤!

    老者站在铜殿之中,目光露出一丝狠厉,他伸手一指,已经遁逃到了远处的司马颙被身旁的阵图卷了回来,身不由己的迎上那两具死尸,混元一气阵中,一众主持阵法的我修士瞬间被榨干,血祭阵图,发出了浩浩荡荡,震动整个洞窟的一击,甚至连旁边坚硬的石壁都被余波摧毁,尽数化作嵛粉,不复存在。

    这阵图的一击阻拦住了羽化天人尸身和黑甲无头骑士。

    东宫禁殿趁机缩小为栲栳大小,钻入了旁边一处细小的孔窍之中,朝着远方遁去。

    此时谢安等一众世家修士,发现嗜血凶狂的蛊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气息,迅速褪去凶性,回身钻入了诸多隧道之中,遁逃离去。死伤惨重的众人还未来得及歇一口气,便看到司马家的残余供奉仓惶逃来。

    诸位真人如何能想到,各有护卫,身家法器尤其不菲的司马诸位宗子,究竟在前面遇到了什么,才能让身边的人吓得如此魂不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