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明尊 辰一十一

第二百一十二章北斗七星飘摇落,我有灵宝镇气运

    “朕大发慈悲,放你一条生路你不走,你却非要自取死路!”

    司马炎显露鬼仙之躯,魂体缭绕的纯阳之气突地膨胀,将他周身笼罩在道道紫霞当中,虽然还是魂体,但其面目徐徐如生,却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形象。

    他身披黄袍,头戴玉冠,周身有九道纯阳龙气绕延,看上去浑然不像是鬼物,而宛若天降神灵,威严神圣。

    幽冥鬼物乃是天生玄阴,故而极难突破纯阳,成就阳神。司马炎生前便是距离元神只差一线的大修士,突破元神未成身死后,神魂堕落纯阳境界,竟然又能突破鬼物天生的界限,归复纯阳。

    只以修为来说,此人绝对是元神之下当今世上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钱晨唏嘘道:“可怜,可怜……”

    “朕觉得,你应该可怜一下你自己才是!”司马炎冷笑道:“朕没有闭死关,冲击元神,尔等的一切图谋便成了笑话!”

    “尔等应该想不到,此次五位阳神之中,却是以朕为尊吧!朕一人在此,便足以匹敌两位阳神……”

    “没错,我是没有想到!”钱晨没有提起自己以楼观道望气之术查看祭神台的时候,司马炎的气运就像黑夜里的一把火一样显眼。

    他只是感慨道:“原本按照我的估计,你冲击元神未成,又有嵇康《广陵止息》留下的旧伤,本不应该阳神圆满,成就纯阳才是!鬼物要过纯阳一关分外艰难,一般都是冲击元神之时,一同成就!所以我才推断你要闭死关,借助祭神台之能,先赦封为神,纯阳圆满的同时借助众生愿力冲击元神……”

    “我说可怜?

    是觉得南晋如今的天子确实可怜!”

    “他登基以来?

    不说英明神武,却也是兢兢业业?

    南晋的国力本不应至如此地步。没想到?

    是被你这蠹虫夺取了国运……”

    钱晨指着司马炎的鼻子骂道:“人间有修长生者,不走正道?

    贪图子孙气运福报,盗取后代的阳寿?

    损耗阴德?

    自称修子孙。没想到堂堂南晋武帝,却也是如此邪徒。”

    “龙气纯阳,你本是南晋开国之祖,借助宗庙谥号?

    若是不择手段竭泽而渔?

    可以夺取两到三条龙气。”

    “金陵龙脉又被前代诸葛武侯封印于此地,借助七星灯阵,又能夺取三条龙气……这还不够,你如今九龙圆满,身系九条龙脉?

    以鬼物之躯突破纯阳,几可比拟尸解仙。”

    “是因为你把如今的皇帝?

    也当成了人桩,借助他来夺取南晋的国运龙气!”

    “难怪当今的天子体弱多病?

    纵然励精图治,也只落得众叛亲离?

    世家背离的下场……因为诸多世家已经察觉到了自身族运的流失?

    并怀疑到了是与其同气连枝?

    缠绕甚深的南晋国运出了问题!”

    “九条龙气……”钱晨冷笑:“助你突破元神是够了!但如此榨取之下,你施展的禁法一旦崩溃,一旦龙气反噬,戳破表面的平静,天灾人祸连绵不绝,整个中土南方要死多少人!”

    钱晨说着,一边以望气之术,观望了一下被七星灯映照的金陵龙脉。

    只见一条紫气三千丈的龙脉之气,盘踞于众生愿力气运之上,却尽显疲态,龙首低垂,全无昂扬之气,本是盛年的国运,竟衰微至此。

    他倒吸一口凉气,寒声道:“只剩下三百年国运!”

    “司马炎,你够狠!”

    此时司马炎才缓缓开口道:“原来是正道中人!”

    他眼中精光一闪,冷笑道:“那一手天魔化血神刀,大毁灭魔道,谁敢相信是你正道?”

    钱晨不置可否,司马炎目光深邃,头上的玉带冠珠帘微微颤抖,负手道:“大晋是朕的国家,若我司马家再无元神,难道朕要坐视大晋落入尔等世家手中?王导、谢安,用心不轨,已成心腹之患……”

    “借大晋国运助朕突破元神,往后自然有弥补之法,届时有朕支撑,纵然天灾人祸有一时之患,却是大兴前兆!”

    “至于皇帝……”司马炎神色微微动容,言语之间也并不直呼皇帝的姓名,视如后辈,而是尊重以皇帝敬之,他微微叹息道:“他为我司马家而牺牲,待我突破元神之际,天机揭露,他也必然油尽灯枯而死,如此朕当照拂于他的后裔。”

    “未来的天子,还会从他那一脉产生,届时九泉之下,他也可笑见列祖列宗,名列宗庙之上!”

    司马炎感慨过后,却是冷笑着看着钱晨道:“而尔等口口声声,为苍生天下,还不是包藏祸心,欲以汉代晋!”

    钱晨抬头看向头顶的七颗星斗,叹息道:“诸葛武侯堂堂正正布置的七星灯祭,以自身性命为祭,汇聚残余的仙汉余气,借助金陵龙脉,欲延续仙汉一世气运。其人无愧苍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而你这等倒行逆施,以一国之运,窃众生之机,不惜牺牲南晋国运只为你一家一姓的延续,只为一人成道的小人。有何面目与仙汉丞相相比?”

    司马炎狞笑道:“诸葛武侯又如何?机关算尽,还不是为我等做嫁衣!”

    “他选中的人无非是那刘裕,我司马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勾结魔道,便是为了魔化这七星灯祭!只要将刘裕血祭,便可借助魔法,夺取他身上的仙汉气运,延续我大晋的国运。届时就算我不能成就元神,也可弥补损耗,甚至助我大晋更进一步……”

    司马炎说话之间,张开右掌,七颗璀璨的星辰,从他的掌心上蓦然浮起。

    星辰之间排斥、吸引,相互追逐,最终移形换位,凝出了一个犹如斗杓的形状。

    北斗七星,禳星延命!

    “司生司杀,养物济人之都会也。凡诸有情之人,既禀天地之气,阴阳之令,为男为女,可寿可夭,皆出其北斗之星命也。”《太上玄灵北斗本命长生妙经》

    那七颗星辰,斗柄直指钱晨。

    头顶的星光颤动,七座石台之上的烛火颤抖,一股冥冥之间从九天降下的浩然气息,只往与钱晨性命相连的那颗命星而去。

    北斗垂落的气息,犹如一柄神剑,直削钱晨的命数寿元。

    司马炎拖延许久,终于完成了这道逆天的法术,一旦星光落下,就算是阳神之尊也要命数败亡,寿元、气运、福禄皆要被这七点星光夺取,转移到其中一盏油灯之中。

    如此灯灭人亡,灯不灭,则为祭品!

    司马炎仰天大笑道:“我在等七星灯阵的法术发动,而你又在等什么?”

    …………

    洞天之外,中土建康城中,皇帝在书房里连连咳嗽,旁边的太监连忙迎上去道:“陛下,早些歇着吧!千万保重龙体!”

    皇帝微微抬头,脸色苍白中带着一丝病态的殷红,微微摇头道:“朕时日不多了!”

    “只念及先祖那边……咳咳!不知是否成事!这毕竟是逆天之举啊!”

    皇帝微微苦笑:“如此倒行逆施……朕不配美谥!”

    老太监带着哭腔道:“陛下,此非陛下之过。若非武帝苦苦逼迫,所行所为非陛下本心……”皇帝抬抬手,止住了他后面的话。

    他在书房之中微微抬头,凝视着外面的夜空,这时,星空之中的无量星力,豁然汇聚于北斗七星上。七现二隐,星光连成直线,勾连起北斗七星,最后星斗动摇之间,一道光芒如剑一般,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那道神光,带着削落气运的伟力,往冥冥之处落去,没入钟山之中。

    皇帝注视着这一幕,微微张口,颤声道:“只因先主丁宁后,星落秋风五丈原!诸葛武侯削落吴魏国运,重聚仙汉余气,尚且要以身为祭,身陨五丈原。先祖动用七星灯祭,削落别人气运,夺取仙汉余气,对大晋是福是祸,又有谁能说清?”

    皇帝沉默许久,对身旁的太监道:“发朕旨意,将玉泉山及建康城周围数郡的皇庄,择其丰美者,赐予十六公主!”

    “咳咳咳!”皇帝刚刚下旨,便剧烈的咳嗽数声,他摊开掩着嘴的袖子,上面一滩鲜血触目惊心,皇帝立足不稳,几欲瘫倒,周围的侍从皆慌乱了起来。

    老太监慌忙上前搀扶,叫道:“唤太医!唤太医来!”

    皇帝冷静抬手道:“不用了!此乃天数,朕获罪于天……天数有易,神器反噬,只求我大晋、司马家皆平安能度过此劫!”

    …………

    星光悠远而苍凉,一点神光,往冥冥之中的命数落去。

    钱晨的望气之术,看到那一点星光,犹如天地法则所铸的利剑一般,直往自己头顶的气运灵云之上削来。一旦削落,莫说气运会跌落谷地,就连头顶肩头,福禄寿元的三把火,也要被石台之上的一盏青灯夺取。

    届时,生杀皆操之人手,只怕连反抗之力都无。

    面对如此危急,钱晨嘴角却勾勒一道神秘的弧度,他依旧站立在那里,任由星光落在自己头顶,气运灵云被一剑削去,赫然动摇!

    此时,北斗摇落的星光,直直撞上了钱晨神魂之中的道尘珠!

    站在开阳石台之上的司马炎,看到自己身前的青灯骤然飘摇起来,犹如风中残烛,只有一线之光。他眼前一黑,感觉自己撞上了一座大山一般,自身炽烈沸腾得气运陡然散去了三分,身周环绕的纯阳龙气都溃散了两道!

    “我在等你自己撞上来!”钱晨伸手一指,稳住了头顶的气运灵云。

    司马炎面色惨变,哀嚎道:“你有灵宝镇压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