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明尊 辰一十一

第二百六十二章血祭沉潭,黑水凶神

    众人议定,由龙族派出一尊阳神老龙,同玉京山一位结丹真传弟子一并进入这青石洞中。

    虽然众人都觉得,那水潭边的祭台上,只怕有不少好东西,但这仅是第一个洞窟,还不值得这些元神真仙争抢起来。

    洞口的几尊神像或是半掩埋在地上,或是斜斜依靠在青石壁前,就这样安静陈列了数万年。

    龙族的那尊老龙手持着一盏琉璃宫灯,灯中有青色的膏油,燃烧的火焰灵动无比,自有一种神秘的灵韵。

    在那灯光映照下,黑暗飞快的退去,灯光笼罩之处没有丝毫的阴影,映在那些石像之上。

    斑驳的石像体表流溢着一层金光,一尊石像手中的明珠光芒大放,犹如火焰流溢,散发出丝毫不逊于老龙手中宫灯的光芒。

    老龙急忙回头看去,只见那手持明珠的石像豁然生动起来,石质的粗糙面孔在明亮如红霞的光芒中退去斑驳,为它镀上的绚丽色彩显得有些粘稠。

    琉璃宫灯映照着那数尊石像,它们的拙朴斑驳都尽数退去,隐藏其中的灵性显露出来。

    一尊尊石像手中的法器复苏宛若神兵,它们的面目也威严神圣起来,仿佛不再是一尊尊石像,而是一尊尊神……

    “没想到这些石像沉寂了数万年,其中依然有‘神’!”

    龙族的元神龙王对石像的复苏并不以为异,他口中的神,非但是先民祭祀神像,愿力念力寄托于石中形成了‘小神’,更是开凿这些石像之时,那些祭祀将自己心中的感悟、道理、神圣、庄严也一并刻了进去的精神。

    因此才能在数万年后,依然有神性不散。

    如今中土庙宇中的泥胎木塑,其中固然蕴含不浅的愿力,但若是沉寂起来,没有香火供奉,了不起数千年就灵性消散了。

    哪会像这石洞中的石像一般,将神性保留到现在!

    “雕刻这些石像的祭祀,法力不凡,只怕不乏我辈中人!”

    丹沉子也微微感慨道,神道祭祀不证元神,只求与神合一,外感神祇,证道元神比仙道更容易一些。

    但能有这般境界,也极为不凡了!

    “这些石像内蕴神性,对于妖灵精怪之流,乃是极好的寄托之物。若是用来炼制傀儡,也是极妙!可惜,轻动不得……”

    带着金面具的徐福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一副很是遗憾的样子。

    他占据的这具躯壳如今双臂空空荡荡,却不知是被恶来砍下了两条胳膊,还是主动牺牲了肢体遁逃。

    钱晨自己布置的白骨长桥自然知道,十二尊青铜神像自成一体,来自阴河九幽的存在,纵然能登上长桥,越往前走过的神像越多,承受的压力和排斥越大。

    纵然是恶来之流,只怕也走不到第六组神像处!

    因此早就知道,徐福迟早能摆脱恶来跟上来。

    但没想到这么早,这倒是让钱晨颇为注意,显然徐福还有后手。

    这些石像内蕴神性,而且自雕琢起,便立于此地,早与这玄蛇洞融为一体了。若是轻动,只怕会直接震动这神秘的古洞本身。

    这个道理,非但知道其中手尾的钱晨晓得,其他元神真仙也俱都清楚。

    相比石像,钱晨更在意的是那阳神老龙手中的琉璃宫灯。

    他低声喃喃道:“鲛人油……”

    身旁的丹沉子也长叹道:“是啊!非但是鲛人油,还是血脉极为高贵,修为也极为不凡的鲛人王族炼成的油膏!”

    “此物生气极重,对灵机更是非常敏感,便是一丝最微小的元气变化,都会引起烛火的颤动。”

    “便是石像神性这般隐晦,都被灯光照彻,可见其不凡!”

    “昔年司马炎发东海郡猎鲛之赏,也只是猎普通鲛人取油,只怕唯有龙族这般的四海之主,才能用鲛人王族来炼油了吧!”

    谢玄闻言感叹道:“以人炼油,龙族此举只怕也是造孽不浅,应有后报啊!”

    丹沉子更是惋惜:“鲛人王族血脉不凡,食之长生,若是把这灯中的膏油交给我,只怕能炼成一炉延寿丹……”

    两人根本说不到一处去。

    众人看着那一人一龙继续往前,鲛人灯下笼罩一丈,照亮了周围大半的石壁,此刻原本自晦的种种灵应,在鲛人油燃烧的灯光下尽数显露!

    两旁的石壁上,一些被人凿刻的巫文流动灵光,散发的光芒一波一波向外迸发,将黑暗照耀得如烟般不断消散!

    “山下常有白马羣行,,悲鸣则河决,驰走则山崩”

    晦涩难解的巫文奇异而强大,仿佛铭刻着一种全然陌生的法度……

    “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

    这些巫纹,震慑得老龙持着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面对这两旁石壁开始复苏的巫文,它的压力也隐然不小,不得不加快脚步,朝着祭台走去,而那玉京山的真传更是不堪,已经几近在仓惶奔走了。

    直到他们深入了洞窟,才发现那无边黑暗的根源。

    与石壁上刻画的巫文抗衡的黑暗,似乎就源自于他们面前的那一口深潭,深潭宛若墨色漆黑,深不见底,阴沉沉的仿佛煞气凝聚其中。

    “这是玄冥真煞融入而成的真水!”

    玩水乃是龙族的看家本事了,饶是如此,老龙凝视这一潭水的目光也是极为凝重。

    罡煞之气,乃是如今天地间最为暴烈的元气,纵然是最薄弱的煞气,比起由人吞吐的灵气来,也是暴烈无比。

    一些煞气深厚,罡气流溢的地方,甚至难以修行入门。

    这一潭真水中蕴含的煞气,泼洒出去足以让中土一郡之地化为穷恶之土,玄冥煞极寒而剧毒,便是真龙之属,也没几个敢沉进去的。

    老龙只是看了这深潭两眼,便把目光转移到了那水潭边的祭台上来。

    祭台之上,十数件青铜器物古朴斑驳,沉寂已久,看上去就如同凡物一般,不见半点灵应。

    老龙依照瞽老所言,将鲛人灯恭敬的放到了祭台上。

    幽幽的灯光供奉在台上,光明笼罩了祭台,此时,才出现了一丝异动……

    锈蚀严重的青铜器,那犹如粉末的青色铜锈下,似乎有丝丝的神光在流淌,一卣尊的青铜兽面纹,铜锈渐渐退去,通体碧绿如玉,却又流淌着铜的金黄之光。

    尖顶方柱的抓钮仿佛一个漩涡一般,将鲛人灯散发的光明吸入其中,龙首龙身提梁上纹饰渐渐活了过来。

    龙纹缠绕,云雷纹和几何纹为地,蛇纹和蛙纹辅以窃曲纹和双肩钺纹神秘无比。

    这些器物源自太古巫道,纹路如现在的禁制一般,乃是巫纹在器物上的具现,拥有着神秘的力量。

    云雷纹卷动间,卣尊腹中传出滚滚,犹如雷音的轻鸣……

    伴随一声雷鸣,电芒流淌入龙纹提梁,一道龙纹流转而下,祭台上十数件青铜礼器绽放神辉。

    但没有人注意到,十数件神辉流溢的礼器之中,一柄并不起眼,反而因为斧柄上青铜人面狰狞而显得有些野蛮,不够庄重的青铜神面钺!

    此时洞外的众人看着祭台上,十数件器物流光溢彩的这一幕,不禁惊呼:“龙族这是赌对了啊!”

    “那祭台上的礼器果然不凡,依我所见,便有数件是祭炼成法宝的胚子……”

    元神真仙之下,那些不过结丹,亦或成就阴神、元婴的修士瞠目结舌,几个轮回者更是心中翻涌不休归墟之中,果然有无穷宝物。

    若是说前番那些道统石碑,那白骨长桥两侧的青铜神人,虽然具是重宝,但也因此太重了!

    没有几个人能抬得动……

    那现在这洞窟之中,随便一个祭台上显露的宝物,便有法宝之姿,就令人骇然了!

    法宝是何等珍贵?昔年钱晨第一次设局的时候,地窍雷海之中,广陵陶家堂堂一郡望世家,镇族之宝也不过只是一件法宝而已。

    若是正经说起来,法宝乃是诸天万界元神真仙这个级数的正常法器。

    反倒是地仙界这种元神真仙各个都能拎出一件灵宝来,显得有些不正常。

    一时间,有不少人贪婪的望着那祭台上的十数件器物……

    但碍于元神真仙的约定,倒也无人敢动手。

    龙族那尊阳神老龙,上前叩拜,恭敬的取了那柄青铜神面钺在手,然后便侧立一旁对身后的那位玉京山真传道:“依照我两家的约定,咱们一人一件,请!”

    那玉京山弟子咽了一口口水,死死盯着余下的器物之中,那最为不凡的青铜卣尊。

    他上前一步,模仿着老龙的样子三跪九叩,老龙持着青铜神面钺笑盈盈的在旁边静观,直到他叩拜完了,想要起身的时候,才突然挥钺。

    只是一闪而过的瞬间,便砍下了那玉京山真传的头颅!

    正欲起身的玉京山真传,只觉得自己的头颅突然一轻,然后视线便不断的拔高,直到视线翻转一圈后,才看到一个喷着血的无头身躯轰然倒下。

    “这是,我的身子!”

    只剩下这最后一个念头。

    玉京山真传突然发现沾着自己鲜血的那柄青铜钺上,狰狞的青铜人面越来越大。

    直到充斥他整个视野,化为一个天门一般的利齿大口,一尊牛头人身,狰狞恐怖的凶神将他吞下。

    此刻,他的魂魄彻底被青铜神面钺吞下,被血染红的青铜神面,散发出一丝如有实质的神威,鲜血渗入了青铜神面之中,人脸浮雕上的眼睛染上了血色。

    这柄平平无奇的铜钺之中,似乎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正在复苏,令老龙也震怖,甚至无法握紧铜钺。

    但接下来的事情,容不得他迟疑。

    老龙飞快的上前一步,用手中的青铜钺轻轻一挥,斩在了面前的那尊卣尊之上,以抓钮为中心的器盖,四面各施一镂空扉棱,其中二蛇卷曲相向,间以蜥、蛙、龟、蛇、鸟纹。

    此时这些纹路被青铜钺所慑,扭动转开,卣尊器盖豁然打开,露出其中一汪漆黑如油的酒液。

    封存在卣尊之中的秬鬯一旦被打开,伴随着酒香流溢,一种仿佛神魂之上的滋养,让老龙差一点呻吟出声来。

    但他牢记着瞽老的吩咐,迅速倾倒了一些秬鬯祭酒在手心,朝着旁边无头的尸首涂抹而去。

    老龙迅速褪下那无辜惨死的玉京山弟子的衣裳,犹如给肉涂油一般,将祭酒涂满他的全身!

    原本伴随着血气流失而逐渐僵化,泛起死白的尸体,随着祭酒的涂抹居然重新恢复了生气,甚至生前更加的鲜活。

    本就有神性的老龙,面对这散发异香,血气越发纯粹的血食,辟谷数千年的龙口中,赫然也分泌出浓稠的龙涎。

    此刻,他才知道,这秬鬯祭酒涂抹人牲,是何等的上等血食。

    一具不过结丹的尸身,给它的感觉比阳神真人还要可口……

    老龙忍者诱惑,将这具尸体抛到了旁边的水潭之中,水潭中无比浓烈的黑水竟然如同潮水一般涌出,滚滚的暗潮托着那具尸体。

    无首的尸体,一寸一寸的沉入坛中,仿佛被一尊无法言述的存在吞噬。

    此刻,老龙也仿佛被一种极为可怕的存在盯住了,那种感觉,犹如冰冷的鳞片一寸一寸的滑过脖颈咽喉,让他无法动弹。

    若非手中的青铜神面钺散发出的那一丝神威,它几乎就要僵硬在原地……

    瞽老看着它一动不动,并没有按照自己的吩咐,拿了卣尊祭酒,借助青铜神面钺迅速退出来。

    便暗道一声:“不好!”

    身旁的玉长生猛然出声,冷声道:“敖古、敖瞽,我与你们结盟,将弟子托负于尔等,尔等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悍然袭杀,背叛前盟,欲意何为?”

    元神龙王敖古猛然回首,目中怒火隐隐,先前他们商讨之际,虽然没有直言要那弟子的命,但也模糊隐约约定好了。

    如今发难,不过是玉长生看到了一丝不对,意识到某些东西超出了龙族的把握,趁机发难,争取更大的好处,甚至取而代之,独吞其中之物而已。

    如此,真是无耻至极……

    潭中涌动的黑水,犹如一张薄膜被被下方之物撑了起来,黑水包裹之中,显露出两盏闪著幽绿光芒的巨大明灯,但这两盏明灯显得碧绿幽暗诡异,并非普通的圆形,而是自上而下的瘦长形状,尤其是中间处,更是血红的两道细细缝隙,透著冷冷凶意!

    这一刻,老龙终于被那滔天的凶煞笼罩,浑身僵硬,再也动弹不得。

    他认出了那犹如碧火明灯的两道光束……

    “蛇……蛇瞳!“

    “不……不可能,何等凶蛇,能叫我真龙战栗?”

    洞窟之外,龙王敖古和瞽老也看清了那水潭之中浮起的东西。

    那是一只无比巨大的黑色巨蛇,它下半身沉在水潭中,挺立在半空的上半身和蛇头,竟也已离地数十丈之高!

    散发著幽幽绿芒的蛇眼,此刻正从上方望下,看著这对它来说如蚂蚁一般的老龙。

    此蛇的真身,赫然不逊于龙族,从头到脚,莫约数百丈长。

    碧绿的蛇目凝视之下,直叫人浑身冰凉,如同灵魂要被黑暗吸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