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明尊 辰一十一

第二百六十四章盘瓠遗族秘葬洞

    此刻,横绝当空,犹如幕墙的石岭面前,各大道统残存的高手默默看向那一口三丈高,两丈宽的青石古洞。

    石洞深处,青铜人面钺依旧被供奉在祭台之上,流淌血色的神曦,神异不绝。

    但战场的诸多元神,再无一人有觊觎之心。

    方才那尊玄蛇凶兽,实在是可怕至极,最靠近石洞直面此凶的玉京山,龙族,只是被玄蛇一扫尾波及,便有近半的修士被打成血雨。

    若非元神真仙及时出手,牵制住玄蛇,给了剩下的人逃离的机会。

    只怕两大道统元神之下都要全军覆没于此!

    这般可怕的凶兽,在妖族已经被打压下去数万年的地仙界,着实凶残的不可思议。

    驾驱那一尊恐怖生物头骨的北疆妖部,全程都在一旁看热闹。

    看到玄蛇凶兽现身之时,倒也有几个晚辈比较激动,但很快就被族中老成之辈阻止。

    这些眼力阴毒的老怪物,早就看出玄蛇灵智沉沦大半,嗜血残暴,本性更接近于兽,只怕不会认什么妖族同道。

    如今见到人族龙族两大道统吃瘪,倒也不吝于嘲笑。

    “荣水玄蛇前辈乃是我族真正的上古大妖陨落之后,道果之中诞生的绝世凶妖。若非被大能镇压在此地,凶威十不存一,只怕你们龙族这些泼泥鳅,就不是现在这个结果了!”

    一尊老穷奇盯着驾驱古城的龙族冷笑道。

    几尊阳神老龙怒目而视。

    瞎眼老龙敖瞽犹如苍老了十岁,整个人的精神都垮了大半,拄着鸠杖颤颤巍巍的对龙王敖古道:“陛下,都是老奴有眼无珠,竟未能窥破此洞之中玄蛇的气机,害得我族损失惨重……”

    “瞽老言重了!”

    敖古叹息道:“黑水玄蛇这等凶物,自上古便再无踪迹,莫说是瞽老,便是我也没想到会被镇封于此地……”

    龙王叹息一声,倒是不曾推诿于人,显出几分皇者气度来。

    北疆妖部那青丘狐娘,凝视着方才显出过神异的五色石壁,突然秀眉微颦,凝重道:“五色石,还有太古荣水之中的玄蛇凶兽……”

    “根据我族记载,这尊玄蛇凶兽,似乎是昔年我妖族一尊道君陨落的道果之中诞生的凶物!”

    穷奇部的老妖目中精芒一闪,道:“涂山雘,你所说的莫不是那猰貐大圣,昔年我妖族十圣之一!”

    狐娘微微点头道:“正是……”

    老穷奇目中显出一丝凶光:“昔年我妖族十圣,皆是道君之尊,曾在五色神庭倒行逆施之下,庇佑我妖族万灵。可恨猰貐、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等六位大圣,被帝尧请下娲皇至尊的符诏,命神将大羿所杀。”

    “相柳、无支祁这剩余的两位大圣,也在乱古之后,被人族大禹所弑!令我妖族痛失一臂……”

    狐娘涂山雘迟疑道:“若是如此,只怕此地真和娲皇道统有关……昔年我族记载,藏匿在南荒之中的几个古洞,我都在此地看到了几个极像的存在。”

    “若是如此,这万神窟……只怕不是人族胡吹大气!昔年娲皇至尊万族共尊,为神道天帝,此地如真是娲皇遗迹,号称万神并不为过!”

    穷奇脸色微凝,低声道:“这么说,惊动玄蛇并非是意外?”

    涂山雘微微点头:“万窟之中,必有不逊于,乃至更胜于玄蛇的恐怖存在!”

    …………

    “若此地真如楼观道钱道友所说,乃是娲皇道统留下的境地,我等自不可小觑……”

    玉长生扫视过自家门下死伤惨重的一众弟子,铁青着脸沉声道:“若是大家还这么袖手旁观,只怕后面几洞,麻烦更大。”

    “除非我等同心,祭出各家灵宝,一个个轰开这些洞穴!就算再有一二玄蛇之凶,也可翻手镇压!”

    “哈哈哈……”

    九幽道的天魔坦率笑道:“如此自是最好!”

    “只可惜大家虽然联手闯入归墟,却都是同床异梦之辈,若是联起手来,只怕不用凶兽动手,我魔道便会第一个被尔等联手镇压!”

    “若论起来,我还是更相信北疆妖部一些,毕竟都是邪魔外道一流,有你们正道在,倒是不虞我等内部起火!”

    说罢便裹起来黑风阴气,与北疆妖部站在了一处。

    血海道的魔头也是一卷血河,天魔幡、血河、头骨汇聚一处,俨然有联手自保之意。

    钱晨见状也微微点头,对身旁丹沉子和少清老道说:“我道门共尊三位道祖,同气连枝,自然要站在一处!”

    孙恩闻言也微微点头,当即楼观、兜率、少清、正一占据一方。

    灵珠、丹炉、木舟、黄庭各据一方,联手升起一片清光笼罩的天境,护住道门各派门下的弟子。

    其他稍小一些的道派,也驾驱自家灵宝,托庇于其下。

    南晋谢玄祭起的《氏族志》见此,也随之托庇到了道门之下。

    而另一边佛门的金钵宝塔也各自占据一方,犹如双树,联手升起一片净土,庇佑其他零零散散的佛门道统。北魏的冰井台原本在道佛两边还有一些犹豫,看到南晋已经托庇道门,便不再犹豫,将冰井台落入了佛门净土之中!

    广寒宫和北极大光明宫似乎早有默契,此时也汇聚一处……

    龙族向来高傲,便是吃了如此一个大亏,也没想着与人联手。

    倒是玉长生似乎听那可能是徐福的神秘人说了几句,竟然率领玉京山弟子与蓬莱的星舰并肩而立!

    如此倒是引得钱晨多看了几眼……

    丹沉子和孙恩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才开口问钱晨道:“道友对着万神窟了解甚深,不知这些洞窟,究竟是什么跟脚,竟然藏有食麈玄蛇这等凶物!”

    钱晨取出那副众人已经注意很久的《万神祭图谱》,仔细看了看,感叹道:“其实我楼观先辈对此地也颇有语焉不详之处,论起对此地的了解,未必有很多!”

    拿着造化鼎给的详细地图和攻略,钱晨感慨道:“就比如,方才那玄蛇洞,在地图上也不过有一个兵主洞的名字罢了!”

    “只记载了此洞乃是南荒先民祭祀蚩尤兵主的祭祀洞,岂料其中居然有玄蛇潜藏……”

    丹沉子笑盈盈道:“钱道友,同为太上道统,你我两派向来是守望相助,我兜率宫一贯鼎力支持道友重立楼观道统……嘿嘿!若是接下来还有什么凶险亦或是好处,道友可要及时提醒啊!不会少了道友那份的……”

    此刻钱晨掠过那栽着黄金树的古洞,目光停留在一个低矮,宛若狗洞的黄泥洞上。

    “此洞乃是南荒先民开凿的陪葬洞,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收获也当不错,只是……”

    “陪葬洞?”

    看着那低矮的狗洞,丹沉子不禁摇头道:“南荒先民葬法竟如此古怪,常听闻南荒有崖棺洞葬,但这墓洞如此低矮,岂不是要人趴着把尸体送进去?”

    钱晨点头道:“没错,此洞为南荒盘瓠部的葬洞,此族以盘瓠为祖,故而尚犬,死后以白犬负其尸,着五色衣而去。”

    “而白犬负尸便会自行在十万大山之中寻找此洞,背尸而入,同葬穴中,为盘瓠部的秘葬之法!”

    “这石洞乃是盘瓠一族的秘洞,唯有神犬才能找到,故而此族葬地一直不为人所知!”

    “还真是狗洞!”

    一位少清弟子失声笑道:“以犬负尸为葬,这不是送肉给狗吃吗?”

    少清老道却严肃道:“竟是盘瓠氏之后!帝有畜狗,其毛五采,名曰盘瓠。此神虽为犬身,实则血脉高贵,得高辛氏帝女为妻,亦是昔年五色神庭一尊名震诸天的大将!”

    “盘瓠神将对人族忠心耿耿,其氏族虽流散蛮夷,却亦是人族正统之一……”

    “此神声名太过古老,尔等如今不知,但有一事,便可让此族留名万古。”

    “昔年五色神庭为了统治万族,曾于万族之中,拔耀十二尊有功于五色神庭的族类,以十二元辰赐之,便是那十二生肖。其中戌狗,便是盘瓠之功而得赐!”

    “如此说来,此族跟脚却是不凡!”

    孙恩闻言,也只是负手淡淡道:“不类于一般被毛戴角的畜生!”

    “盘瓠亦如大羿一般,都是出自娲皇道统的大神。五色神庭破灭后,其后人必遭大祸,不然也不会沦落为蛮夷,能得娲皇道统庇佑,在南荒繁衍生息,倒也在情理之中!”钱晨感慨起了五色神庭破灭后,那一众遗族的命运。

    而丹沉子已经在旁边激动的搓起了手……

    “如此传承久远,就算是破落户,也当有三分家底才是!”

    “这陪葬洞中只怕藏有不少宝物,都掏出来!钱道友你有前人传下的秘图在手,又望气观形,为我们选定此洞。这洞中的东西,便由你先选一半,另一半咱们按出力大小,另行瓜分!”

    燕殊哭笑不得:“丹沉子前辈,盘瓠氏流落南荒,最后沦落到于蛮人无异,还能有什么宝物?而且犬负而葬,只着五色之衣,只怕也不会有多少陪葬品。盗人坟茔,终不是我等道门中人……“

    “这倒不一定!”

    钱晨摇头道:“盘瓠氏织绩木皮,染以草实,为五色衣!此衣便是一桩宝物,乃是盘瓠氏采桑青之木,染以五色灵草编制而成,桑青神木如今以极度罕见,我记得唯有空桑山还有几株,此树喂养灵蚕所得的天蚕吐丝,乃是最极品的法衣织物。”

    “而这些窖藏数万年的树皮,若是拿去喂养灵蚕,只怕能养出真正的天蚕来!”

    “就算不去喂养灵蚕,这些五色衣,如今也是地仙界极为少见的宝材……”

    丹沉子猛然一锤掌心,赞叹道:“还是钱道友见多识广,这五色衣竟然是以桑青树皮制成,那就了不得了!五色灵草,应该也不是凡物,凡五色多通五行。五色草,似乎也是上古丹方之中几味珍贵材料之一……”

    “五色草织绩桑青神木,此衣非但是宝材,似乎还可以入药!”

    钱晨闻言点头称是:“还可以炼丹哦!”

    “而且,既然是十二元辰神兽戌狗之后,其驯养的白犬也应该不凡,当是一种灵兽!但凡灵兽遗骨,大多也可以……”

    “也可以炼丹哦!”

    钱晨在旁附和!

    “再想想,盘瓠氏亦是上古遗族,血脉不凡……”

    “可以炼丹哦!”

    两大太上道真仙说着说着,眼中冒光……

    钱晨已经开始推算君臣辅佐,衍化丹方了。

    丹沉子兴奋的也直拍身下的丹炉,和钱晨两人一唱一和,颇有些狼狈为奸的味道。

    倒是让旁边的正一天师孙恩和少清的元神真仙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出声提醒道:“两位道友,我等毕竟是道门嫡传,发掘一二前人用不上的遗物尚可,如此盗掘人遗骨,不是正道所为啊!”

    “唉!”

    丹沉子和钱晨异口同声,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

    倒不是真贪那两根骨头,主要是生为太上门下,看到什么都想往丹炉里扔扔试试的恶习,实在是改不掉的。

    “等等,论起挖坟掘……哦!考古探墓,我这里倒有几个专业人士!”

    这时候,钱晨才仿佛想起什么,抬手招呼小鱼三人道:“尔等过来!我等有一桩好处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