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千之心 滚开

164 探索 2

    清音咒的乐声源源不断涌出。

    声音虽然对男子有所压制,但并不像之前小男孩那样那么大。

    他艰难的再度爬起身,咆哮着继续冲向王一洋。

    “正好拿你试试我融合完成的新技艺。”

    王一洋身体微弓,古筝一转,放到身侧。

    脚下一踏。

    嘭!

    他骤然前冲出去,狠狠撞向对方男子。

    古筝旋转抛起,琴弦被他五指拉扯,嗞的一下离开琴盒,变长数倍。

    “弦一。”

    他陡然松开手指,身体与男子相错而过。

    铮铮铮铮!!

    刹那间,属于清音咒的音符乐曲,在一瞬间急速弹奏而出。

    一根根琴弦宛如黑色的高速鞭子,不断弹射在男子身上。

    刺耳的琴声,弹射的琴弦,以及高速旋转的古筝。

    王一洋手臂一揽,轻轻将古筝重新抱入怀中。

    所有琴弦无声回弹,恢复原状。

    他回转身,看向那个怪异男子。

    对方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全身僵硬。

    哗啦。

    陡然一下,男子全身如同瓷器一样,纷纷碎裂,冒出黑烟,然后迅速蒸发。

    不过片刻,便消失在原处。

    “落升集团的研究成果,效果还不错只要找准这种怪物的最大破坏频率,再用清音咒急速攻击,瞬间就能解决对手。”

    王一洋目视着男子所化的黑烟,渐渐飞腾飘散,消失在空气里。

    他转身开始在这栋别墅里搜索起来。

    按照他现实中的资料,这里这栋别墅,是一个才搬来的年轻男孩居住,没有什么老人在内。

    只是之前王一洋便研究过这个世界的规律。

    这里和现实,虽然看似无关,但还是有很深的联系在内。

    “这里的别墅,上一个主人,我记得是个爱财如命的糟老头子,之前就已经去世火花了。

    难不成刚刚那个怪人就是已经死掉的别墅原主人?”

    王一洋有所猜测。

    他在别墅里转悠了一圈,各种抽屉保险柜都拉开翻找,除了找到一堆用不出去的财物钱币黄金外,其余什么也没有。

    走出别墅,他抬手看了眼手表。

    “今天就这样吧,时间差不多了。”

    探索了这么久,他就杀了两个怪物。一个是之前的小男孩,另一个就是刚刚的钱币老头。

    “按照之前的规律,我杀掉钱币老头,应该也能得到感知增长。”

    回到自己别墅,确定了没有其他问题。

    王一洋坐回自己二楼的躺椅,将古筝放在椅子边竖立,轻轻取出衣服内侧口袋里的收音机灰耳朵。

    将灰耳朵调频了一阵,很快他便找到了现实刻印空间的频率。

    闭上眼,王一洋集中感知,全部收缩,瞄准手中的收音机。

    然后轰然一下,全部感知宛如爆炸般散开,疯狂冲进收音机内。

    他脑海里天旋地转,传来一阵阵眩晕。

    数秒后。王一洋再度睁眼,他正身处在自己卧室的正中间。

    这里是他的刻印空间。

    “散。”

    他轻声念道。

    周围一切场景骤然如油画染料般,扭曲旋转,无数色彩搅拌到一起,然后迅速变成黑色,化为黑暗。

    王一洋再度睁开眼。这一次才是真的回来了。

    他耳边重新传来外面汽车喇叭的鸣笛声,房间里悠扬婉转的钢琴曲,还有门外鸟雀叽叽喳喳的鸣叫。

    “这次收获不错,验证了刚刚完成的融合技艺威力。这种战斗方式,面对怪物要稍微麻烦点,但如果是普通人,就不需要非要弹奏清音咒了。”

    对普通人,现在他只是随便弹动琴弦,就能轻而易举将其催眠控制。

    格斗术,古筝,催眠术,三者结合,在王一洋越来越强悍的感知操控下,威力正变得越来越强。

    “弦一这招,完全是针对神秘世界的怪物,我还需要完善面对热武器时的应对。”

    王一洋从躺椅上站起身,忽然感觉脑袋一阵胀痛。

    “果然感知又提高了。而且比上次还要幅度大一些。”

    他捂住额头,忍耐了一阵后,大脑稍微适应了下感知的提升。

    等确定不影响行动了,他才走到书桌前,从桌面上翻出用来测试的工具图。

    按照工具图的仔细测算。他很快得出了自己新提升的感知数值‘46’。

    “从36提升到46杀一个怪人,居然就让我提升了10点的感知”

    王一洋心头震动,难怪他感觉头疼,瞬间提升了这么多的感知,换谁来都会头疼。

    “只是不知道这种大幅度的提升,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王一洋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白吃的午餐,平白无故的大幅度提升,本身就很可疑。

    “好在感知净化的方法技巧,在催眠术的典籍里也有提到。沉湎之心的体系,对感知有全方位的知识积累。”

    王一洋想了想,迅速在书架上翻动起来,很快找出一本薄薄的黄色小册子。

    翻开小册子,里面是一本抒情的散文诗歌选集,作者是佚名。

    当然,在其他人眼里,这是诗歌选集,但在王一洋眼里,上边的字样,利用沉湎之心专用的内部密码,编译后,则是另外一篇故事文稿。

    不断阅读这个故事,让精神跟随故事里的剧情不断游历,转动,漂浮。

    足足二十分钟后,王一洋才慢慢合上册子。

    他感觉到自己脑子有些昏昏沉沉。

    “全身心的集中精神阅读故事,如果精神感觉昏沉,就代表感知杂质过多,可能影响精神状态。

    看来这种暴增式的感知提升,确实有很强的后遗症。”

    王一洋心中了然。

    能发现问题就好,他怕的是连问题也发觉不了,那就麻烦了。

    “感知杂质过多,解决方法有很多,但大多都需要长时间的专注磨练,不方便我现在的情况。

    那么,选择最简单的办法。利用生死危机感,爆发所有感知,然后在绝境中,利用生死一线的巨大压力来提纯。”

    感知杂质多,就意味着感知可能出现不够集中。

    而作为催眠师,一旦感知不够集中,就代表着催眠术和心理暗示的成功率下降。

    这是致命的弱点。

    所以必须弥补。

    当然,生死一线的压力和危机,对于其他人而言,很容易找到。

    但对如今的王一洋而言,他的身份地位,实力势力,都决定了他很难遇到生死一线的状态。

    不过作为拥有诸多身份记忆的特殊个例,作为沉湎之心的催眠师,他自然有自己的方法。

    “等感知突破到五十,就开始一次感知净化。”

    将小册子重新放回书架。

    王一洋走到浴室,脱掉全身衣服,冲了个澡。

    微烫的热水顺着他的头发打湿全身。

    随着水渍的流淌,他身上皮肤开始浮现一道道血红色的怪异花纹。

    密密麻麻的花纹,像蛇又像虫,更像是某种祭祀的古代符号。

    这是他重新纹在身上的催眠符号。

    包括脸上也有。

    为的便是防备一切远程暗杀。

    这些符号看似诡异,但效果极强。

    以他如今的造诣,这些符号可以让远距离狙杀他的狙击手,在射击的一瞬间,准星偏离。

    就算是近距离的暗杀,也会因为花纹而出现视觉落差,造成失手。

    这类的预先准备,他准备长期固化在身上。

    “50以上感知,就是红衣阶段。我已经46了,进度太快了。一方面是洛伊和催眠师费恩的经验记忆帮助,一方面是那个神秘世界里的收获。”

    王一洋还在思考那个神秘世界的存在原理。

    布谷布谷。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伸手拿过镜子前的手机,按下接通。

    “你回影星了?”苏小小的嗓音从话筒里传出。

    “嗯,才回来,正准备找你去。”王一洋脸上露出不自觉的微笑。

    “那今天下午有空么?我们一起去漫展!”苏小小似乎完全没受之前贵溪镇的事件影响,情绪相当正常。

    “可以,什么地方的漫展?”

    “新天地国际商贸城举办的。听说要来好几个知名的oser呢。还有我最喜欢的乔雪!”苏小小有些兴奋。

    “可以,正好新天地附近有不少地道小吃,逛完我们可以一起去尝尝,看有没有什么新店。”王一洋补充道。

    和苏小小相处让他感觉很放松,同时他也打算测试一下,看能不能填补希瑟的四大空洞。

    魔灵找不到。但生活还要继续。他已经给三灵宫那边的两个灵官发了讯息。交代了魔灵脱困的事。

    那边已经答应派人来处理。

    一般来说,脱困的魔灵只要不大面积搞破坏,三灵宫都懒得理会。

    这次派人来,很明显是看在和王一洋交好的两个二代面上,例行检查一趟。

    挂断电话,王一洋和苏小小约好了,下午两点,在新天地门口准时碰面。

    末了,苏小小还发了一张她新拍的osplay照片过来。

    一间鹅黄色光线的房间里,她一身柔黄学生裙,双腿裹着厚厚的黑裤袜,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

    坐在椅子上,她裙子短得只能看看遮住一小截大腿,嘴里还咬着一张白色纸条。

    纸条上写着:飞讯主播号1447298。爱我的亲们赶紧关注一下。

    “”王一洋无言以对,这家伙在家里宅得不行,居然还玩上主播了。

    他认得这个角色,好像是一个校园动漫里的美少女,叫什么名字他忘了。毕竟自从得到身份系统后,他就一直处于忙碌状态。

    生活充实无比。

    “裙子太短了。”他迅速回了一句短信。

    那边秒回。

    “嘿嘿嘿,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骗你的啦,我才不会把这种照片发到网上给人家看。”

    “你下午穿这身出来?”王一洋继续问。

    “怎么可能!?放心,我包得很严实的!不过,如果你想要我这么穿,也不是不可以”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苏小小羞涩的心情。

    这种美好的心情仿佛能感染一样,让王一洋也不自觉得嘴角弯了起来。

    他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四个空洞,有两个,正在缓慢的被填补。

    这两个空洞分别是冰冷和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