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第五十二章百八魔禁,大衍算盘

    最终,恒山派将太常山脉翻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星魔踪迹。

    只是这几日恒山派强行封禁太常山脉,贾昱一行人难以离开,便老老实实在恒山派附近找地方打坐练气。

    夜深人静,章华正在一处山洞养神。忽然他睁开眼,顺着月光看向自己的影子。

    “师兄怎么来了?”

    “在玄门这段日子如何?”

    “一般。”章华面带冷色:“这是恒山派,师兄无事不要乱跑,万一被人察觉,岂非坏了我们圣教大计?”

    “乱跑?我跟你小子任务不同,我是为星魔来的。只可惜,还是没能搭上话。”

    “那家伙不杀生,虽然被玄门蔑视为魔头,但跟我们不是一路人。要去找他,不如跟星宿魔宫那边联络。”

    “就是那边的意思,觉得星魔有些古怪,跟他们的星宿法门似乎还有些不一样,就托我来查一查。”

    章华的影子中渐渐浮出一个男子的上半身:“不过到头来,也没查出什么。恐怕又要去下一处地界等星魔,以作试探。”

    “哎……像我这种四处奔波的主,真羡慕师弟潜入玄门的安稳生活。”他不怀好意打量章华,眼中带着几分诡秘。

    章华呵呵冷笑,心中把这家伙骂得半死。

    潜伏玄门是什么好工作?盗取玄门功法,被发现后可不是挫骨扬灰那么简单,哪怕魂魄都无法回归九幽吧?

    同是天魔一脉,大家谁不了解谁?当年这差事找了好几个人选,可到头来一个个推让,才落到他头上。

    但突然,章华想起一件事,开口问:“师兄游历神州,知天下事。不知可否晓得,西方那位大仙是不是来中土了?”

    “长生观那位?那老牛鼻子正在观里侍奉他的灵根,哪有空来东土?”魔修嘿嘿笑道:“圣君们说了,只要那位大仙不来中土,咱们也别去招惹人家。目前的对手,还是玄门三清。”

    “不是他?”章华心下狐疑,难道正如自己猜测那样,前番所见的那位仙人不对劲?

    前次之所以不敢要坐骑,便是猜出对方要用灵契之法,担心坐骑暴露自己魔门奸细的身份。

    至于那位仙人,章华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对了,有件事师弟多多留心。”影子中的魔修道:“你在太常山脉多多注意。据说当年一位圣主被镇压在此。”

    “师兄也在,为何师兄不自己探查?”

    传闻千年前的十八路圣主被玄门镇压,在人间遗留一百零八座封印地。其中虚虚实实,有些封印地只封存玄门杀招,而无半个人影,专门问针对前去救人的圣教门人。

    章华又不蠢,他哪清楚这太常山脉的封印是真是假?他这师兄嘱咐他去探查,无非是打算让自己探路踩陷阱罢了。

    “师弟,圣主们虽出自十地,但跟我圣教息息相关。我道大兴,便落在这些圣主身上。”魔修颇有几分苦口婆心:“九阴绝日时,若不能早早将圣主们救出,恐怕届时秩序混乱,又是一场大争。”

    “……”章华沉默不语。

    作为天魔正宗出来的弟子,关于这一点秘辛还是清楚的。

    十八圣主出自十地尽头,皆是大道阴浊本源所成的天生魔神,应逢九阴绝日而生。原本就算被玄门斩杀,十地尽头也会再度孕育。

    可千年前,那几位玄门大能以封禁之法将十八圣主困住,至今未死。因此十地尽头无法孕育新的圣主,唯有等待九阴绝日时解封。

    可那样一来,千年前的圣主们跟他们这些千年后的圣教门徒之间以谁为主,可就不好说道了。

    说到底,圣教多为人族修士,而十八圣主来自地魔一脉,本来就不是一家。

    “这件事我会考虑。不过咱们圣教自己的圣君封印地,就烦请师兄去找。”

    千年前,魔门有上百位魔君。可到头来仅仅存活十八人,其他魔君死的死,封印的封印。据魔教自己的考究,处于封印状态的魔君有四十九位。

    被章华将了一军,魔修面皮抽搐,心中痛骂:“这小子是逼我去死啊!”

    那四十九位魔君,除却一人被玄都宫镇压在咸池外,十二位被关在东海一座伏魔殿,由碧游宫看守。剩下三十六位魔君锁入三十六座魔窟,合着十八位圣主一起归入神州一百零八道伏魔封禁。而这三十六魔窟所在,纵然玄门自己都不清楚,唯有昆仑派知晓。据说还把相关信息演化成一卷“伏魔真形图”,藏在某件仙器里。

    玄都宫、碧游宫、昆仑派……跑去这三处打探消息,这小子摆明让我去找死啊。

    魔修和章华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儿自行离去:“师弟好自为之。”

    挤兑走魔修,章华望着外面月色,又是长长一叹。

    “一日入魔,终生为魔。加入魔教后,是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回想前几天跟贾昱等人去麟山抓坐骑,那四人一腔赤诚,着实让他内心酸涩不已。

    “章华,你在吗!”突然,外头传来贾昱的喊声:“汤岚老弟要设宴,你来不来?”

    “来!”章华打起精神,心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先肆意逍遥了这段时日再说。

    ……

    任鸿返还莲花山,立刻把陆压道人的模样撤下。

    寒潭底,老魔心下冷笑,静观他二人行动。

    “你们就折腾吧,可劲折腾!总有一日,我那些徒弟徒孙会来解封,到时候有你们好看。”

    但随后,他看到仙灵拉着任鸿一起在寒潭平台上进行天机推演,顿时他神情不对了:“这小子连天衍算术都会了?”

    仙灵幻化人形,和任鸿同坐在仙岩上。

    仙灵:“任鸿,你既然学会天衍算术,接下来一段时间跟我联手,咱们尝试将老爷推演的算盘激发,观看玄门千年以来的命数运转。”

    “千年命数?”任鸿将手贴在座基,不明所以:“我刚刚研究易算之术没多久,就能算千年前后之事?”

    “自然不是靠你,而是当年老爷在此伏魔后静坐七七四十九日。暗中将未来天道千年演化一一算清。如今玄门各派行动,大抵都逃不出老爷的演算。而对这一演算结果,称之为‘大衍算盘’。”

    这是昆仑派天机演算的说法。

    每一局易算推演的结果,称之为一盘。小到明天天气,大到千年命数,都称之为“算盘”。

    大衍,又代指天道。

    大衍算盘是昆仑推演的最高一级。

    “千年前,老爷推演千年命数。如今你我二人联手,尝试将老爷当年推演的结果找出来,日后在人间行走,不知省却多少气力。”

    二人联手施展易算之术,天衍算经的白光从二人身上同时升起,将二人连同仙岩基石一并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