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第八十九章怪异

    傅书宝一句话,把燕离、朴春等人问倒。

    是啊,凡人吃帝流浆会怎么样?以往听前辈们说,帝流浆关乎妖族成长。但却没人提及,凡人吃帝流浆会怎么样。

    “应……应该没问题吧?”朴春迟疑道:“依稀记得,凡间有味中药就叫‘帝流浆’?虽然指的不是月华流浆,可……可是应该能吃?”

    任鸿也在私底下问了仙灵。

    仙灵回应:“能,当然能。帝流浆化万物为妖,本质是因为帝流浆作为月华凝聚,有开启灵智的效果。日精固精,月华养魂。任何器物触碰帝流浆,都会受月华点灵,开启灵智。不过人类本就为万物之灵,帝流浆入体,也就略略增进一些魄灵,使人神清气爽,并无太大作用。当然,如果吃多了,可能会在身上修出一些异气。”

    这所谓的“异气”就是月华阴气,放在妖物身上即为妖气。但凡人无法化解修炼阴气,只能借日光慢慢化去。

    “在帝流浆出没后的那段时间,要是碰到凡人精神振奋且阴气浓厚,兴许就是夜间出行时不小心沾到帝流浆。”

    任鸿听罢解释,转而把仙灵的话告知众修。

    众人听后,纷纷恍然。

    是这个理儿,不然帝流浆若对凡人有危害,前辈们为何没有提及?

    “说来,长青道友今天第一次外出,可有收获?”

    “夜里抓了两只女鬼,得到两卷美人图。”

    任鸿将紫棠图留给观主,自己收起木樨图。众人发问,他索性把木樨图亮出,又再度询问嫏嬛阁。

    嫏嬛阁?

    不用瞧,雷凌子和傅书宝跟任鸿差不离,神情一脸茫然,根本不清楚这处地界。

    傅书宝暗中以《天衍算经》的易数演算,但天机朦胧,有关嫏嬛阁的天机根本算不出一个所以然。

    其他散修们听后,也大多不言语。倒是有一二老修士开口:“嫏嬛阁?依稀有所耳闻,说是一处藏书宝地,有玄门各派典藏。”

    “但仔细想想,若真玄门各派功法俱全,三清上真岂肯罢休?”

    几人讨论一番,最后不了了之,反而闲聊说起东峣城的见闻。

    “虽说东峣城内低阶精怪众多,但大多无害。唯独一只‘噬心红衣’有些麻烦。它出没数月,但我们毫无进展。”

    “噬心红衣?”傅书宝掐指一算,立刻有了眉目:“原来是一只怪异?”

    怪异成妖,是天地间最为特殊的一类。

    妖有多种,其最大两类即为“精”与“怪”。有生命的物体化妖,为“精”;无生命物体成妖,为“怪”。

    石头、扫帚、茶壶这类物体成妖,都属于“怪”这一类。只是寻常说法上,有扫帚精、茶壶精之类的口语,大家并不讲究。

    妖怪这个词合用,妖为生命,怪为死物。

    妖精这个词合用,妖为生命,精为死物。

    精怪这个词合用,精为生命,怪为死物。

    总之,修士对妖类划分极为混乱,一字多意。但有一类存在,必然被归入“怪”,这就是怪异。

    从市井流言、蜚语怪诞中孕育的妖怪。与其说是妖类,更偏向于鬼怪之属。

    傅书宝:“诸位道友,你们谈论的这只‘噬心红衣’,是怪异?”

    “正是。”燕离:“本来我们以为是哪里来的野妖怪,还专门搜寻了好久。但后来才得知,噬心红衣出没规律,只在初一十五的夜晚活动,且每次活动必然杀人。”

    “这种规则行动,正是怪异最常见特征之一。”

    “相较咱们平日捕捉的小精小怪,噬心红衣才是玄都观头痛的对象。许观主上次亲自出手将其斩杀,但死后立刻在东峣城另一处地点重新凝聚形体,将附近一位男子挖心。”

    任鸿听燕离解释,眉宇间也多出一抹凝重。

    怪异这种东西,他跟雷凌子师兄弟一般,都只在昆仑山的书籍上看过,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但昆仑山典籍后面告诫一句:“怪异日久,可炼凶神,必杀之。”

    这所谓的凶神,等同玄门金丹、佛宗舍利。是借助流言蜚语凝聚念力,形成类似于神灵的存在。

    傅书宝:“我依稀记得,这类怪异因为流言所化。若不能消弭流言,便可不断重生,杀无可杀。”

    “府衙早就出面安抚,但根本没用。流言传播开来,想压下去可不容易。”

    任鸿忽然抬头:“燕兄弟,这流言最初的根源来自哪?怪异诞生必有根源,只要找到根源,便可轻易破之。”

    “最初,是一个青年尸体从河里捞出来。因为尸体被人挖心,惹得附近居民一阵惶恐。但还没等府衙查出凶手,紧接着又有第二起案子发生。然后流言蜚语传播开来,那些茶馆说得有模有样,再也控制不住。”

    “那最初的尸体,应该就是源头。怪异存在方式形似神灵,念力应该聚集在最初那个凶手?凶手可找到?”

    “没有。不止凶手找不到,连谁在背后推波助澜,点化怪异都没查出来。”

    怪异诞生,需要积年累月的流言力量。短短一年内诞生怪异,必是人为造就!

    “玄都观怎么说?”

    “查,除了查还能怎么办?我们也只能跟府衙联合追查这件事。”

    这件事说是严重,但每月只死两个人,接近一年下来才只有二十多人。其中有不少乞丐、游民的事情被府衙遮掩。外头百姓知道的,也不过五六人。甚至连初一十五的规律都不清楚。

    所以李璠在雅室内才敢跟玉樨闲聊打趣。

    “如今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初一十五的夜晚,尽可能清理街道,避免行人外出。为此,府衙连更夫都放假了。”

    “但几个月下来根本白费功夫。甚至有些人私底下说,何不直接从牢里弄些死囚出来作引,直接把它血祭成神算了。”

    血祭成神?

    任鸿眼睛一眯,雷凌子和傅书宝脸上也有些不对。

    封神之言岂能乱说?

    神灵来源有三,一是玄门紫极神图,受三清敕命而列入九品业位。得天地大道加持,成就神位。二是人间王朝册封,得人道龙气供奉,受王朝万民香火。三是百姓自发祭祀的野神,不为正祀,受朝廷打压。

    噬心红衣这个怪异诞生的女鬼,连第三类都算不上。帮她封神?她有那么大脸面讨来三清敕命,还是能得人间天子的御旨?

    雷凌子忽然道:“或许,那幕后之人的用意,就是为了让她成就凶神?”

    凶神啊,等同玄门金丹的神灵。在某些玄门门派中就有专门炼化凶神为护法神的手段。而魔教之中,也有八千凶神恶煞的修行法门。

    “想要灭掉这个怪异,或许我有办法。”任鸿摸着下巴:“斩除怪异,无非消灭流言和毁灭依凭。,流言依凭的凶手找不到,但是我们从流言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