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第四百零七章九日劫难,妖族生死由‘天’注

    八宝沉香辇乘云御空,很快看到前方七灵谷。

    突然,任鸿心血来潮,以《天衍算经》算了一卦。

    俊脸阴沉,他对二人道:“有人布局用天机秘术算计我三人,前方七灵谷有妖怪阻路。”

    “妖怪?”董朱站起来,遥遥眺望七灵谷方向。

    前方云雾弥漫,隐隐透出金光冲霄而起。

    “放心,我来对付!”董朱跳出飞辇,在空中摇身一变,幻化金乌神鸟扑向七灵谷。

    齐瑶也忙站起来:“我来掠阵。”她手一招,虚空霞光弥漫,一列列瑶池神将护在辇车附近,然后跨云赶向七灵谷。

    山谷上空,缠绕大日金焱的三足乌正和一只金翅鹏鸟厮杀。

    到底董朱施展变化之术,并非正统神禽妖鸟。打了一会儿,发现自己不适合肉搏,索性跳到云空变回人相。

    复又祭起自己的祝融玄火珠、三昧神火珠、南明离火珠、大日真火珠、地肺毒火珠、纯阳天火珠。

    六颗宝珠运转真火、神火,霎时间天空布下火海,将大鹏鸟烧成灰灰,只留下一团妖禽内丹。

    董朱召回六颗宝珠,笑嘻嘻道:“齐瑶,你来帮我掠阵?不用,我有这些火珠,只要不招惹真人道君之辈,旁人伤不得我。”

    这些年过去,当初一十三颗纯阳火丹已祭炼为纯阳珠,加上董朱通过自身祝融火、三昧火祭炼的两颗宝珠,从大日光明宫搜集火精祭炼大日真火珠,如今已将九大宝珠凑齐六颗。

    只差星宿劫火、寂灭天火以及碧落天火。

    碧落火有乾元峰一脉,按照他们的规划,未来请青玄大道君出手即可。唯独寂灭、星宿两种火焰难寻。

    董朱再把内丹收起,递给齐瑶:“这玩意,你要吗?”

    齐瑶自瞧不上这颗内丹:“不过金丹妖鸟的内丹,你留着吧。”

    二人返还辇车,看到任鸿取出昆仑镜,弹指对镜面一敲。宝镜震动三下,一片流光震荡虚空,颠倒天机。

    远方少年只见面前图卷被灰蒙蒙仙气包裹,再也无法书写。

    “看来,那三位已有所察觉?不愧是昆仑高徒”

    想了想,少年收起图卷,亲自赶来。

    ……

    任鸿蒙蔽天机后,面色冷峻。

    “董朱、齐瑶,上车,我们赶时间!”

    等二人上车,齐瑶散去瑶池神将,他亲自驾驭飞辇冲向灵鹫寺方向。

    仙辇风驰电挚,转瞬便是三百里。

    少年携天机图乘云,忽然一道电光从身边飞过,连忙反应过来,紧追上去:“道友请留步!”

    任鸿一开始不打算理会,可架不住董朱和齐瑶的好奇心,只好在五百里开外停下。

    见辇车驻留,少年赶紧上去:“三位仙友,还请慈悲为怀,给妖族留下一线生机。”

    辇车被华盖垂落的霞光遮掩,少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里面三人,能看到他。

    竟然是他?

    任鸿神情古怪:他这人妖混血,跑来给妖族求情吗?

    “妖族?生机?这家伙在说什么?”董朱摸不着头脑,正要询问,突然任鸿敲击如意,辇车缓缓飞升。

    少年看着辇车飞行,一句话遥遥从天上传下。

    “我三人道行浅薄,不知天数。更不敢妄称天道,给旁人留所谓生机。”

    “再者……‘慈悲为怀’?白泽现身,你不如去问问佛宗吧。”

    没错,这少年便是当初七大宗师之一。也是唯一修炼神策的白泽少年。

    任鸿驾驭辇车离去,没有急着赶路,继续让辇车自动航行,而他则演算天机,推算天地棋局。

    齐瑶、董朱坐在两侧,观看昆仑镜中的棋盘。他俩虽各有天机秘术,但对东昆仑的《天衍算经》并不熟悉,看得模模糊糊,并不真切。

    可齐瑶毕竟有前世境界在,加上对天道秘术的了解,渐渐有点眉目。

    “我们这是卷入佛宗、妖族之争了?”

    “不错。”任鸿幽幽一叹:“我们三人被人开赌局了。”

    他这次细致观察天地棋局,加上白泽少年的话,总算明白徐阴阳让自己三人来西荒的目的之一。

    “灵鹫寺定光道人要入驻极地妖洲,再开佛土。这一举动打压妖族,削减妖族气数。妖族当然不肯罢休。”

    “不知他们双方如何商议,竟拿我三人作赌。”

    任鸿指着昆仑镜显化的棋局:“我等行进灵鹫寺,限时九日。每延长一日,妖族保留一份气运。”

    如果第一日赶到灵鹫山,那么妖族被削掉九成气运。诸多大妖劫数难逃。

    如果第二日赶到,则削去八成。第三日赶到,削去七成。而第九日到,则削去妖族一成气运,仅伤及皮毛。

    任鸿给二人解释后,齐瑶和董朱同时震怒。

    “他们佛宗跟妖族斗法,把我们牵扯进来算什么事情?”

    董朱少年心性,暴怒道:“拿我们当赌注?他们以为他们是谁啊!”

    齐瑶面如寒霜:“这么说,这一路还有诸多劫数等着我们?这妖族断然不肯让我们早日赶到灵鹫寺了?”

    如果自己三人这一行程涉及妖族命数,人家能不拼命阻拦吗?

    齐瑶:“他们要算计,咱们要不直接回去,掀了他们的棋盘?”

    董朱:“回去?他们算计我们,当然要报复回来。不仅要把这群妖孽打死,更要把灵鹫寺烧了!算计小爷?他们也配?”

    对董朱的气话,任鸿不以为意。

    他拂过天地棋局,观察命数。

    “妖族与我道不同。打压极地妖洲不仅是佛宗,更是昆仑乃至仙道的谋划。”

    这一计划,避免极地妖洲趁机作乱,破坏玄门的地府计划。而在这一点上,玄门帮衬佛宗也是为了地府计划的利益交换。

    任鸿隐约猜出幕后大佬们的打算。

    玄门帮佛宗再开一方佛国,而在幽世佛宗相助玄门。这是合则两利之事。

    所以,他们三人必须走这一遭。

    但让任鸿难受的是,他们三人入局,相当于从超然在外的隐藏身份,正式成为这九天十地大棋局上的一员。日后,再也无法通过信息差算计道君们。

    “以往我们三人有老师们的庇护,天机遮掩。纵然道君一时不察,也会忽略我们三人,让我们跳出筹谋布局。”

    “但现在,徐师兄飞升拉我们入局,真正让我们进入道君视野。日后我们三人行事,少不了跟道君们扯皮谋划。”

    但这也是应有之意。

    任鸿多次以真身露面,在定海宫闹了一场,又在华山派一顿折腾。道君们日后谋算,再把这个“变数”忽略。

    真以为道君们是瞎子吗?

    而这次,徐阴阳亲自牵头,让三人以定妖族气运的方式参与进来。虽然把他们推到风尖浪口,但也是一个展露头角锋芒的好机会。

    “师兄啊师兄,你折腾这一出,真不知是该骂你,还是谢你。”

    任鸿掂量袖子里的“番天印”,明白自己欠下徐阴阳不小的人情。

    这要是日后执掌昆仑道统,自然要帮衬庇护九仙峰一脉。

    毕竟,这都是人情债啊。

    思虑妥当,任鸿对二人说:“咱们三人另开昆仑,也少不了去跟昆仑前辈找个面。而且被妖族吓跑,岂非被同道嗤笑?”

    “既然要定妖族气运,那就我们来安排。”任鸿伸手一抓,虚空天机凝成三枚白子,扔到棋盘之上:“不过,妖灵也是天地一脉,不可断绝。”

    董朱一琢磨,笑了:“因为佛宗真正占据极地妖洲,不符合仙道利益。他们在极地妖洲狗咬狗?才是最好的?”

    任鸿白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齐瑶笑吟吟说:“董朱,咱们道行浅薄,哪晓得这幕后算计?咱们是瞧这一路西荒生灵疾苦,帮他们堵住几处通道,耽搁时间罢了。”

    第一天去灵鹫寺,把妖族削得太惨。日后佛宗占据极地妖洲,不也会设法传道中土?

    最好就是双方旗鼓相当,在极地妖洲内斗。

    任鸿道:“我等三五日内赶往灵鹫寺,不碍正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