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第四百九十二章两千年的承诺

    诸仙热火朝天讨论下一个百年计划时,宿钧溜溜达达在昆仑山转悠。

    他第一站,是龙首岩。

    “这里就是任鸿当年住的地方吧?”

    他跑去任鸿当年的住所瞧了瞧,然后转道去封妖洞。

    封妖洞内有什么,宿钧可是一清二楚。前世颛臾时,他带焦顼来里头留下了一块石碑。

    不过来到最深处,他发现里面的石碑被青玄大道君取走,扑了一个空。

    第二站,他跑去十二峰。

    当年颛臾一世横行霸道,也没敢在十二峰随便走动。因为那时候,玉虚上人的石像就在玉虚峰顶守着昆仑墟,他哪干乱来。

    略略看了看风景,宿钧来到最后的目的地七星坪。

    “如今昆仑七子倒是快全了。”

    辟邪金阆剑朱天琅;巨阙玄光盾樊玉成;七宝沉香辇苏月;千羽万霞扇方红蝶;浮黎鸿元镜李昀。

    “虽然不知道那面大衍盘落在昆仑金庭峰哪位弟子手里,但应该也有主了。”

    七星坪的七颗石球,目前只有最后一颗石球内封存仙器。

    宿钧略略看了看,在七星坪寻找太一教遗物。

    可转了一圈,毫无发现。

    思量后,宿钧在七星坪留下一道星魔帖。

    “传闻贵派乃三清正统,星辰法器无数。鄙人仰慕已久,特来拜赏。”

    留下星魔帖,他没有离开,而是躲在一侧。亲眼看着昆仑弟子接到星魔帖,回去禀报。

    九仙峰一脉因为顾忌任鸿,参与紫极宴的人很少。樊玉成受胞妹所累,这次也无缘赴宴。

    正好,师长们命他打理庶务,负责这次外场。

    惊闻星魔帖,他亲自赶来七星坪。

    “星魔竟敢来我昆仑?”

    昆仑可不是一般地界,当今中土玄门要论山门防御,没有一个门派能比得上昆仑。

    因为,这里是三清宗的祖庭。

    “传令下去,让同门小心排查。无须惊动宾客,咱们自行解决。”

    ……

    昆仑山脚,一阵狂风吹来,黑漆铜壶顺着风刮到山脚下,被一位仙家捡起。

    “这是……”

    铜壶上面刻着一个青面怪兽。当修士举起铜壶,兽面双目蓦然亮起赤光。

    “啊”

    一瞬间,修士被铜壶吃掉。

    潺潺黑水从铜壶涌出,一点点蔓向昆仑山。

    ……

    樊玉成传令戒备,和几个九仙峰弟子一起留守在七星坪。

    宿钧隐身盘坐在石球上,托腮打量这几个九仙峰弟子。

    几个弟子聊着聊着,开始抱怨起来。

    “如今乾元峰势大,咱们九仙峰受到欺辱。还有那位到来,更逼得师兄你不能赴宴。”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分裂昆仑,咱们去开辟崆峒派呢。”

    樊玉成打量四周,寻找星魔踪迹:“行了,别乱说。分裂昆仑这等胡话,切莫让旁人听到。”

    “怕什么,这就是咱们九仙峰自家人。这次去玉虚宫的人,只有咱们九仙峰和普陀峰最少。不就是因为当年任鸿出走那件事?要不是顾忌他的感受,咱们凭什么忍气吞声?”

    听着九仙峰弟子的抱怨,宿钧脸色笑意散去,冷冷注视着这几个昆仑弟子。

    他和任鸿的关系就是一笔烂账,根本算不清。

    但提及当年任鸿被撵下山,宿钧不免升起怒气,有了同仇敌忾的念头。

    “我折腾他也就罢了,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人在背后碎嘴?”

    对昆仑派,宿钧难免升起几分抵触。

    打量四周,他忽然一笑:“本来只打算拿回太一道统的东西,但既然你们这么排斥他……我就让你们日后再去求他一次。”

    蝴蝶飘飘飞落,在第七石球上一点,然后遁入虚空消失。

    ……

    自七星坪离开,宿钧哼着歌,手中把玩一枚琉璃色宝珠。

    “这玩意就是玉虚道人亲手祭炼的仙宝?不过如此,比我的泰一珠差远了。”

    宿钧不以为意,随手收起宝珠,幻化一蜡黄脸男子,跑去云海大市闲逛。

    “颛臾,你慢点!”

    宿钧身躯一震,豁然回首,看到一个白衣少年笑嘻嘻从最近身边穿过。

    而他的容貌……

    宿钧瞳孔收缩,恍惚以为自己身处幻境。

    之后,一位黑衣剑士匆匆追来。

    “哈哈……焦离,你跑快点,咱们快去天琴会场占地方!”白衣少年拉扯同伴,疾步前行。

    “这怎么可能!”

    宿钧脸色难看不已,紧追二人而去。他大脑飞快转动:焦离,莫非是焦家人?

    二小在前行走,白衣少年悄悄传音同伴:“我说,咱们俩在昆仑逛完,再去东海玩玩?”

    “不行。我授命要去一趟无涯宫。倒是你,你偷跑出来,老祖宗肯定担心。逛完昆仑紫极会,就赶紧回去吧。”

    白衣少年噘嘴,满脸嫌弃:“整天在焦家待着,人都快生蘑菇了!不行,这次我要好好在外头转一转。”

    “是吗?既然如此,不妨跟哥哥去转转?”

    宿钧横插一脚,身边蝴蝶飞舞,化作一方虚空世界把两个少年装走。

    “谁?”

    察觉有人动手,焦离下意识抓向背后的玄铁剑,幽蓝剑芒闪耀而起。

    白衣少年袖子里飞出一条金色小蛇,化作寸许长的断刃。

    “定海传承的剑道吗?”宿钧出现在焦离身后,轻轻一点,把玄铁剑收走。

    然后袖袍一扫,白衣少年手中的断刃也被他装走。

    焦离心中骇然,明白此人神通莫测,连忙把少年护在身后,朗声道:“前辈为何戏弄我二人?可是跟我焦家有什么渊源?”

    自家隐世潜修两千年,按理说和外界牵扯不多啊。

    “倒是有点渊源。”宿钧现身,仍是幻化出来的姿态,仔细打量白衣少年。

    这个少年拥有和自己、任鸿一模一样的脸。

    “你说……你叫颛臾?”

    少年躲在焦离身后,小脸苍白。听到宿钧询问,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不,不对……他跟自己二人无关,他不是三代转世,也不是颛臾后裔返祖。

    但为什么,他拥有跟自己二人一模一样的面孔?

    宿钧心中疑惑,又问焦离:“你是焦家人?你刚才提及无涯宫,是要去送这个铁盒子?”

    他晃了晃手中的铁盒,焦离又是一惊,下意识去摸自己腰间乾坤袋。

    不知何时,自己乾坤袋中的宝物被这位前辈摸走。

    他暗暗叫苦,只能老实承认:“正是,奉我家老祖之命,去无涯宫送宝。”

    “你们家还遵循这条祖训?难得,真是难得……”宿钧把玩铁盒子,伸手触摸上面的花纹。

    “前辈……万机玄变盒蕴含仙术机关,除非用专属密匙,不然外人暴力开启,会引发里面的自毁机”

    焦离说不下去了。

    他看到前辈神态自若,轻松开启铁盒,拿出里面的一卷锦帛。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打开这个盒子?

    要知道,焦家保存二十个玄铁盒,曾经找仙术机关大师研究过。哪怕道君亲临,都不可能暴力拆开盒子。

    他……他到底是谁?

    宿钧看着锦帛以及里面一只巴掌大小的白玉辇车,露出怀念之色。

    “这东西还在啊。”

    打开锦帛,上面是自己的笔迹。

    “颛臾赠友人焦顼百岁诞辰礼,白玉飞龙辇一辆。”

    后面跟着一段话:“第十九份礼物,算一算百年一份,如今已经过去一千九百年了吧?或许你早就飞升?不过当年既然说好,每百年帮你过一次诞辰,这礼物自是要早早备下。希望这家人能信守诺言,帮我送满二十份贺礼。”

    当年颛臾萌生死志,知晓自己必然活不下去,早早准备身后事。

    其中有一件事,是颛臾准备二十个铁盒交给一户人家,让他们每百年向无涯宫送一份铁盒。

    无涯宫,昔年焦顼练剑之地。任鸿准备的这些铁盒子,就是为好友准备的诞辰礼。

    百年一送,风雨无阻,坚持两千年。

    这是颛臾当年曾经许诺过的为好友庆贺生辰。

    同时也是颛臾为安慰好友,所做出的一份承诺:

    两千年后,我转世归来。

    当然,那时颛臾自己根本没有万全把握。那么做只是为了宽慰好友,让他尽快飞升,跳出天皇布局。

    历经近两千年岁月,三代转世归来。

    可宿钧万万没想到,这次来昆仑山能碰见焦家人。

    抚摸锦帛,宿钧脸上带着伤感。

    即便是他也没想到,那家伙短短千年就飞升了。后面这些礼物,恐怕根本没人收吧?

    重新封好铁盒,宿钧扔给焦离:“说来,你从哪里学到定海剑道?而且听上去,你们似乎认识定海大圣?”

    这焦家人和焦顼可没关系。是当年自己为了方便,给一户无名氏取了“焦姓”。

    焦离低声解释:“千年前,定海大圣来我家拜访,留下一部剑谱。”

    那家伙找到了?

    先是惊讶,但转念一想,宿钧再度释然。

    十次送礼,焦顼再笨也能找到正主啊。

    “他既然登门,没有对你们去无涯宫送礼,说些什么?”

    焦离一脸茫然:“我们去无涯宫,和定海大圣有关吗?”

    也对,无涯宫当年就不怎么用。后来他又在帝女墓上建立定海仙府,无涯宫留得就更少了。

    恐怕外人根本不清楚,无涯宫是定海大圣的故居吧?

    但焦顼找到送礼的人,竟还是默许他们百年一次的送礼?

    宿钧沉默了。

    继承颛臾记忆和情感的他,能揣度好友的心意。他默默望着天空,心中苦笑:我如今一分为二,能不能去天上找你,实在不好说啊。

    压下心中的复杂情绪,宿钧又把矛头对准白衣少年。

    “这小子又是什么来历?”

    白衣少年看到宿钧,哪怕是幻化出来的模样,也感受到血脉深处的恐惧,躲在焦离身后不敢开口。

    焦离:“他是我们前些年收留的孤儿。而他身上有一块篆刻‘颛臾’二字的金牌,所以就用了这个名字。”

    “颛臾金牌?”

    宿钧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上前提起白衣少年衣领,将他抓到自己跟前。

    “你……你这怪大叔干什么!”少年张牙舞爪,奈何抗拒不得宿钧的神力。

    “别乱动,不然受伤了我可不负责。”宿钧捏着少年的下巴,固定他的脸颊,仔细观察他的瞳孔。

    果然!

    少年瞳孔边缘有一圈漂亮的金环,但这道金环非常细微,等闲仙家根本察觉不到。

    而将这圈金环放大,能看到一组八卦图案。

    和宿钧、任鸿的先天八卦图不同,少年瞳孔中的金色是一组编号。

    乾离震巽艮坤坎兑。

    通过改变八卦序列,进行排组编号,这串数字曾经颛臾也有。

    他是颛臾墓的实验体之一。

    宿钧心下释然,将少年放开。

    少年一溜烟跑回焦离身后。

    宿钧看着二人,忽然一笑。屈指探出一道劲气,打昏少年。

    “焦离,给你提个醒,他活不久。”

    少年昏迷,焦离赶紧抱住他。这时,听到宿钧的话。

    “什么意思?”

    小颛臾修行速度极快,短短二十年便修成金丹,可谓修行界的后起之秀。

    “因为他的出身来历非比寻常,寿命只有一百年。如果你们家前些年找到他,那么他应该还留有几十年的寿命吧?”

    “这不可能!他可是金丹大修士!”

    “金丹又如何?谁规定铸丹后必须增加几百年寿命?”宿钧露出冷笑:“要知道,他这一百年寿命都是偷来的!”

    看到金牌和瞳孔中的数字,宿钧已经知道这个小颛臾的来历。

    三代末年,潜心研究造人之术,以自身血脉制造“天道容器”,以供天皇老爹降临。

    奈何,这些制造出来的血肉之身太弱,无法承载天皇意志。

    后来这个计划无疾而终,彻底封存起来。

    八代天皇阁主不知从哪里得知这个计划,依循三代的天墓图纸重新打造一处天墓,取名“颛臾墓”。并且在墓内重启三代的“造人计划”,创造伏羲道体。

    然而直到八代死亡,颛臾墓内也没一具实验体真正成功。

    时光流转,几千年后三代意识在颛臾墓其中一具实验体身上复苏,根据这座天墓取名“颛臾”。

    而颛臾苏醒时,身边的一尊尊玉棺,就是其他的实验体。这些实验体有一个弊端,他们只有百年寿命。

    离开颛臾墓的特殊环境后,他们的气血会比常人十倍乃至百倍的衰败,肉体很快就会腐朽毁灭。

    甚至宿钧前世自己都被迫重返颛臾墓几次,替换了几次肉身。直到他得到一处机缘,才解决了这个毛病。

    再后来,那些实验体被天星道人灭杀。宿钧万万没想到,颛臾墓内竟然还留存了一个幸存者。

    不,不对,不是幸存者,而是天皇老爹刻意遗留的!

    宿钧眯着眼,明悟天皇计划的一鳞半爪。

    “老爹保存这个实验体,原本是作为我的转世身吧?”

    天皇当年弄死颛臾,送其意识轮回。准备的肉身就是如今这白衣少年的身体。

    而焦家,也在天皇布局中。找个机会弄死焦顼,让焦顼转世到这户人家,作为颛臾的守护者。好让颛臾重新成长,作为天皇容器。

    怎奈颛臾转世,神魂一分为二,在轮回中进行撕裂。

    这是天皇事先都不曾预料的变故。但这一举动也迎合他的心思,于是他放弃原本的“转世计划”。

    “天皇”推动双魂分裂,成就如今的鸿钧二人。

    双子之劫,必然有一人死亡,其肉身可供自己降临。这可比原本的转世计划成功率高多了。

    而作为放弃的计划核心,小颛臾不再被天皇关注。前些年从颛臾墓走出,和昔年三代一般,他也根据墓地使用了“颛臾”这个名字。

    至于焦家,这就更巧了。

    谁能想到,焦家因为千年之前的一道使命,这些年来一直搜寻一座传说中的古墓。

    结果在颛臾墓附近,找到昏迷的白衣少年,然后将他带回焦家抚养。

    宿钧听完解释,笑了:“千年前的使命?定海大圣授意你们的?”

    “是。”

    “他怎么对颛臾墓感兴趣了?”宿钧哑然失笑,难不成他还打算去里面瞧一瞧?

    焦离一怔,然后摇头:“不,定海大圣当年吩咐我们的,并非寻找颛臾墓,而是寻找一位古神的帝墓。”

    “古神?”宿钧不屑一笑:“那厮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感兴趣?什么古神?总不能是泰山府君金虹氏吧?”

    要说找颛臾墓,还能说是为了自己,找其他古神的帝墓,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不,不是度朔泰山墓,而是古老相传的‘泰皇墓’。”

    “泰皇?”宿钧瞳孔收缩,冥冥间触动灵机,体内紫气法力澎湃涌动。

    他的意识被一股奇异力量拉扯到神秘空间,眼前看到一座宏伟辽阔的神墓。

    金灿灿的神墓空间高有万丈,一座座华美的宫殿伫立于这片神墓群。

    而在神墓最中央,有一片天道紫气。

    “泰皇!太一教之首,这正是我要找的!”

    宿钧万万想不到,自己寻找的线索不在昆仑派,竟然是焦家人提供。不,是定海大圣为自己留下的线索。

    “快,快告诉我!”宿钧抓着焦离的肩膀,激动道:“你们这些年的成果如何了?”

    如果能得知泰皇墓的线索,就能解决自己和任鸿的问题,也能正面击败天皇老爹。

    “前……前辈……”焦离抱着少年,咬牙道:“您先告诉我,如何救他。”

    “救他?”宿钧冷静下来:“很简单,骊山”

    这时,昆仑山脚下涌起的黑潮终于引发仙家们注意。

    “大家小心,有魔头来了!”

    云海大市人仰马翻,各路仙家纷纷戒备起来。

    宿钧定眼观望,迷糊道:“这黑潮通天魔潮?等等,魔壶被人开启了?”

    ……

    玉虚宫,诸仙热火朝天的踊跃投票。

    任鸿忖度:青玄师兄和徐师兄做派果然不同。徐师兄静虚淡泊,断不会用投票之举挑动人心。而青玄师兄借助投票,让诸仙心甘情愿参与仙道大行动,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加团结的仙道玄门。唔,难怪当年老师有意让他和金灵圣母搭档,执掌玄门男女仙籍。

    青玄擅统筹,金灵擅刑律。他二人若能联手,真能在玄门打造一个仙庭出来。

    思罢,他也将手中青莲枝投入极地冰域的花篮。菡萏见了,和云嘉一起投出青莲。

    吕清媛考虑后,倒是选择了炼化千年古魔清理万魔封印。

    李昀、白寿看看四周,选择和任魁一起,将莲花投入地府扩张的花篮。

    经过一段时间的投票,最终有三盏花篮中的青莲超过千朵。

    大道君:“既然大家有心,便从这三盏花篮挑选吧。”

    排名第三,是开垦极北冰域。

    极北冰域,便是北荒大洲。这个大洲疆域面积不亚于中土,因常年被冰雪覆盖,人迹罕至。只有一些特殊道法的修士在此隐居。

    有人揣测,极北冰域亦有道君开辟法界。只是诸仙以大神通搜罗虚空,并未察觉虚空中的隐藏法界。

    青玄提着花篮,数了数里面上千支青莲:“极北之地受寒潮影响,早年有大圣以玄冥真水灭杀一洲生灵,故生灵罕见。不过我的青玄大道君乃造化之本,且兼具纯阳之妙。可化冰为水,转东为春。”

    他略略沉思,演化几门黄符法咒,分别为“化冰咒”、“回春咒”、“甘霖咒”、“长春咒”、“青木咒”。

    “这些咒术能借青玄上帝之力,开垦寒地有奇效。明年,各派挑选人手来昆仑,我派再传授一些秘法,便派遣第一批仙家去开垦冰域。”

    “不求整个冰域化为春原。能在北地开垦些许良田暖地,总是好的。”

    诸仙点头称是,又看向排在第二位的花篮。这个花篮中的青莲数量更多,是镇压海龙族和妖族。

    青玄皱眉道:“极地妖洲有佛门处置,我等只需敲边鼓,何必亲力亲为?但若有同道打算去,也可在明年来昆仑报名,跟燃灯老师一起赶赴妖洲,行教化之理。至于龙族……”

    他看向金灵圣母,圣母道:“龙族势衰,然其得天命,不当灭。”

    可以削弱,但不能灭族。毕竟龙族也有大佬,逼迫人家投靠天皇,反而不美。

    青玄点头:“有心去对付龙族的仙家,明年去碧游宫报名。”

    最后,排在第一位的花篮上写着“净化九地”。

    看到这花篮,青玄颇有些头痛。

    他再心动也清楚,净化九地非一朝一夕之功,一百年根本做不到。

    提着花篮,大道君沉吟不语。

    伊道人开口:“师兄,九地凶险万分,且九地大魔君一个比一个神通诡异。我辈动手需慎之又慎。这一百年,不如先行试探?”

    金灵圣母:“九地不同幽世。幽世有我等数百年扎根的地府鬼庭,才能一举功成。但九地……”

    那地方浊气浓厚,仙家进入修为衰退,不好对付啊。

    青玄:“有意去九地的,明年去玄都宫报名。先从九州下头的通道着手,一点点来。这一百年,先解决第一地。”

    第一地?

    那也不好弄。

    任鸿暗暗摇头。

    大地之下,九地第一重,乃太岁大魔君所在。这头太岁盘踞地壳,它的身躯等同整个神州浩土。

    净化第一地,摧毁太岁魔域。无异于动荡神州地壳,稍有不慎便是整个赤县神州坠落九地的大浩劫。

    “关于太岁大魔君……”金灵圣母正要开口,突然心有所感,豁然起身。

    青玄皱着眉,也察觉昆仑山外弥漫的黑云。

    “真是晦气!”

    自己刚刚任职昆仑掌教,怎么就冒出一尊惊天大邪魔?

    他忙道:“外界有魔头作乱,侵我昆仑。诸位道友如有意,可随我一起前往。”

    大道君起身开门,诸仙连忙跟上。

    众人站在昆仑第一峰顶,遥望远方压盖诸天的漆黑云层。

    任鸿、金虹氏、姬辰眼皮跳动,立刻感知云层中弥漫的那股邪气。

    熟悉,太熟悉了。

    这不就是二代的通天魔壶吗?

    姬辰立刻跟诸仙告知:“诸位小心,这是天皇阁十大灭世凶器之中的通天魔壶。据说……据说……”

    看了看金灵圣母,姬辰说不下去了。

    通天魔壶,其中孕养邪魔。相传是二代天皇阁主亵渎上清教主,所显化的魔影。

    金灵圣母望着魔雾之中的那尊千丈巨魔,震怒道:“昊英氏不当人子!竟敢亵渎我师尊,制造灭世大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