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第五百一十七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昔年玉宸飞升时,将诛仙四剑分由四位圣母元君执掌。

    金灵圣母掌诛仙剑,龟灵元君掌戮仙剑,玄云圣母掌陷仙剑。而执掌绝仙剑的,是风黎仙子。

    绝仙剑意一出,电光石火间,任鸿便知屋内人身份。

    食中二指轻巧探出,夹住玄色仙剑。

    “黎姐姐这么喜欢我?竟把藏在金鳌岛下的绝仙剑本体都取来了?”

    任鸿暗中催动“五炁玄都”,先天五行之气调动一缕清微天道韵注入两根手指。

    隐隐约约,一座玄都仙庭在指尖升起,生生夹住绝仙剑。

    但那冻彻魂魄的寒意从剑身散开,若非任鸿有“六合不灭体”加成,怕是两根手指当场废掉。

    “刚才盗宝的人,是你吧?”

    借着绝仙剑的寒光,任鸿看到屋内面无表情的女仙。

    他轻轻放下剑,合上门,走到风黎跟前。

    “黎姐姐这是太喜欢我,所以看谁都像我?刚才我一直在天泉”

    “少给我装。那件天道神兵,当年只有你用过。还有易天定命,除了天皇阁主还有谁?我早该猜到,你就是星魔。所以”

    风黎顿了顿,正色道:“别废话,东西还来!”

    她窥见星魔是任鸿假扮,最终默认任鸿逃走。这话,可不能直言。

    “我不是星魔啊。”任鸿双手一摊,露出无辜的表情:“黎姐姐不信,大可搜屋。你要是在这找到星宿图,我当场认罪。”

    “哼,想必早转给其他人了。”

    任鸿眨巴眼,忽然笑了:“清媛、董朱、菡萏她们,你也可以去搜。”

    “我不傻,你肯定还有暗里的同伴。当初华山上能同时出现你和星魔两个人,肯定有别人假扮你。”

    那时候,齐瑶、菡萏诸女一个不少。

    “昆仑派之所以盗宝,而后来一气珠在你手里,根本不是你从星魔手中得到,而是你当初顺手取得不对,也可能是青玄主动给你。你们这对师兄弟,没一个好人。”

    风黎自顾自说着自己的猜测,任鸿越听越不对味。

    什么叫我们师兄弟没一个好人?

    师兄有点腹黑,有点阴险,我承认。

    但我是这种人吗?

    我这种正直善良的人,纵观天皇阁历代阁主转世,我应该是最干净的。

    任鸿浮想联翩时,风黎下了定论:

    “太羲,你就是星魔”

    结论对了,太羲的确成了星魔。但跟我无关啊。

    要找,你去找宿钧。

    任鸿拖出椅子,顺带也帮风黎拉了一把,示意二人坐下来说。

    见他这淡定模样,风黎一肚子火发不出来,气乐了:“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要知道,师姐快回来了。”

    今天任鸿狠狠打脸碧游宫,在她看来还是因为灵牙子那番话。至于星宿图的情况,风黎反而不担心。

    难不成,任鸿真敢把镇压碧游宫气运的星宿图毁了不成?按照星魔一贯作风,几个月就还回来。

    风黎真正担心的,是金灵师姐追究此事,最终查到任鸿身上……

    不,我更担心,因为这件事引发上清和玉清两脉内斗。让你金灵师姐和青玄师兄大打出手。

    风黎心中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二人坐下,任鸿手托着腮,自顾自打量美人。

    “东西不在我这,我又不是星魔,金灵师姐再怒,也扯不到我。黎姐姐,你还有其他事?如果仅仅这件事,我是不会认的。”

    “不如,咱们一起喝喝茶,下下棋?”

    风黎眉头一皱,仔细打量任鸿。

    她隐约觉得,眼前的任鸿跟不久之前和自己交手的那混蛋,似乎又有点不同。

    从刚才那人眼中,她能看到一点情意。

    但现在,又是那副虚伪的模样。

    压下疑惑,风黎垂下眼帘:“我说过,前世恩怨已断,现在叫‘师姐’。”

    任鸿眼神一顿,转而笑了,自顾自给她斟茶:“那么,师姐好。”

    “刚才师姐说,金灵师姐要回来了?她在九地的事解决了?”

    “你消息倒是灵通。解决了,太岁大魔君决意转世。”

    金灵圣母和妙玉仙姑共赴九地,和太岁大魔君协商,最终大魔君决意转世,让出第一地给玄门。

    “转世?”任鸿愕然:“那位大魔君这么好说话?”

    “真身禁锢于九地,永世不能证道。而转世后,有三清道统联手照拂,助他证天人道果。换你,你怎么选?”

    “但目前,那位镇压天道,大魔君能突破?”

    任鸿嗤笑:“金灵师姐做得好买卖。”

    “九地大魔君,是九地本源所化,亦是地母一系魔神。论来,跟你前世类似,难道你没办法证道?”风黎:“大魔君转世‘太岁道人’,怕是三百年就能飞升了。”

    而到时候,太岁飞升三清境,还能翻起什么大浪?

    要不是其他大魔君有所保留,暂做观望,金灵圣母都打算把他们统统飞升了。

    任鸿低头,感应腾蛇化身那边的状况。

    的确,九地之中发生异变。第一地的魔头开始向下层魔域潜行。因为太岁大魔君将魔躯舍给玄门,作为玄门征伐九地的桥头堡。

    “如此一来,未来百年的大势也算定了。”

    未来百年,玄门主要精力必然在九地。一重重魔域地壳的净化,最终夺取这方天地的全部控制权。

    而任鸿也窥见机遇,能趁机将腾蛇化身进一步演化。

    “天皇老爹对我关注太多。唯二破局的希望,就是黄龙位的两个化身了。”

    只有腾蛇、勾陈证道,然后在九天十地布局,借六合天象珠暂时屏蔽天皇,他才能趁机证道,逃脱天皇暗算。

    “看来,我要好好经营腾蛇那处魔国了。”

    这时,一道金光蓦然从远方回归碧游宫,落到风黎手中。

    她皱眉看完消息,对任鸿道:“今天碧游宫很乱,你直接带清媛她们走。师姐马上就要归来了。”

    金灵圣母得知碧游宫消息,要风黎马上封海,检查所有宾客。

    若等她归来,怕是任鸿想走也走不了了。

    “也成,反正我来碧游宫没什么事。这偌大碧游对我而言,只有师姐你可算是珍宝。若我是星魔,首先盗走的就是师姐”

    叮

    绝仙剑亮起,任鸿马上闭嘴。

    “好了,我带他们离开。”

    任鸿起身,推门去找纪清媛等人。

    “等等”

    身后女仙又叫住他。

    “你什么时候去天外仙天?”

    “啊?”任鸿扭头:“去玄都宫?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要去那里?”

    “当然要去。昆仑、碧游被你盗宝,你怎么能把玄都宫独立在外?”

    “再度重申,我不是星魔。”

    “好,就算不是你。但星魔偷了玉清和上清两家,只有玄都宫一脉高高在上,怕是有人要将他们视作玄门第一派。所以,我希望你把玄都宫一并偷了。”

    三清都被盗,那样一来就无法分出高低。

    任鸿拧着眉,上下打量风黎:“风师姐,你睡醒了吗?”

    这梦话,是不是早了点?

    玄都宫那地方,可比碧游宫难进多了。

    “而且,去玄都宫盗什么东西?”

    “我闻星魔寻找星辰法宝。玄都宫有当年星宿宫的一把九皇元宸星杖,相信星魔会感兴趣。此物对玄都宫无用,无非是丢一个面子,没有利益损失。但我要的,就是这个面子。”

    碧游宫一家的面子肯定拿不回来。总不能把星魔抓住,将任鸿挂在天边吊打吧?

    所以,风黎的盘算很简单。

    让星魔名头更火一把,把玄门各派都盗一遍。这样一来,就看不出哪个门派弱。

    “……”任鸿默默摇头,显然对风黎的奇葩想法很不赞同。

    “我可打不过玄都宫的那些道君”

    “你敢跟我们碧游宫打,却不敢跟玄都宫较量?怎么,你瞧不起我们碧游宫?要不,等师姐回来,你来领教真正的诛仙剑阵?”

    这次也是赶巧,金灵圣母离开,碧游宫没有布下诛仙剑阵。不然,宿钧、任鸿加起来都难受。

    任鸿干笑:“玄都宫的天外仙天好进不好出,加上三位天仙驻守,我能怎么办?”

    风黎随手扔出一块玉简。

    任鸿接住一看,神色古怪:“师姐,你这玩的……”

    风黎:“这是玄都宫的布局图,以及天外仙天的阵法仙禁。有这东西,你出入天外仙天不成问题。必要时,我还可以当你的搭档,帮你一起盗宝。”

    堂堂碧游道君,要帮星魔盗宝?

    你对他,是真爱吧?

    玄都宫摊上你这位上清师妹,真是他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任鸿默默吐槽,要是那小子知道,还不乐死?

    他揉着笑得僵硬的脸:“这事,我不是星魔,不好说。回头我可以想办法帮你联络。或者回头,星魔归还星宿图,你再跟他谈。”

    什么意思?

    三个月后,你再假扮星魔来一趟,到时候我再跟你谈?

    风黎一脸迷糊,暗暗揣测任鸿这是抹不开脸面,不愿用这个身份表态。遂点头:“也罢,那就三个月后,我找‘星魔’谈。事不宜迟,你们速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