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第五百一十九章天皇背后的人

    五莲仙府。

    幽月抱着昏迷不醒的齐瑶,匆忙来到莲花山。

    几位花仙正在山脚采集花露,看到客人到访,连忙上前盘问。

    “去,告诉你家主人。齐瑶仙子中毒,需要救治。”

    齐瑶是五莲仙府的贵客,在这里还有独属于自己的镜台。花仙们一听,连忙回到仙府禀报。

    很快,菡萏亲自出来迎二人入内。

    看到面如白纸、昏迷不醒的齐瑶,菡萏疑道:“怎么回事?她怎么中毒了?”

    “我也不知,我二人一路同行,忽然天空变化,毒雾涌动,然后她就昏迷不醒。”

    关于颛臾墓,幽月不欲提及,刻意遮掩。

    菡萏握住齐瑶的手,输入一道三光神水。然而神水入体,毫无半点作用,齐瑶仍不醒来。

    她扭头对花仙道:“请公子和青囊来。”

    菡萏将齐瑶安置在镜台,不多时任鸿走来。

    看了一眼幽月,他心下狐疑:她俩怎么搅和到一起?

    为齐瑶号脉检查,任鸿眉头皱起。

    菡萏轻声问:“公子,很麻烦?”

    任鸿没吭声,他试着催动玉清仙光,演化清微天帮她驱毒。然而清微妙气如泥牛入海,转眼消失。

    “我对毒道了解不多,等青囊过来再说。不过能让齐瑶中招,这毒也算高明了。”

    任鸿将她的手腕重新放好,检查她的伤口。然而齐瑶中毒突然,身上根本无伤。

    齐瑶是农皇公主的转世,家传医术。而此生又有瑶池重宝护体,能绕开聚仙旗和瑶池对她下毒,那人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而且,你我的清微之力、三光神水皆有净化玄妙,可同样无果,说明这种仙毒十分厉害。”

    二人说话,任鸿刻意没有去看幽月。他坐在床边,掏出如意,口中念念有词,为齐瑶施加一道道祈福密咒。

    菡萏心下无奈,走到幽月身边跟她说话闲聊。

    等了一会儿,姚青囊提着药箱进来。

    她一番检查后,面色凝重,给齐瑶服用一枚朱红丹丸后,马上对任鸿道:“公子,可以让白寿回来看看。再不然,带去昆仑吧。”

    “怎么,你也看不出究竟?”

    姚青囊摇头:“这是一种名叫‘寐雪’的奇毒。此毒状似飞雪,洁白无瑕。我两百年……”

    她话语一顿,方才继续:“我曾见过这种仙毒。寐雪之毒,十日而亡。中毒后如眠似梦,肌肤寒如冰雪。随着体温一日复一日下降,最终化为冰雕,生机俱灭。”

    幽月冷笑连连,但任鸿面色不改,问道:“寒毒?既是寒毒,以火丹解除不就得了?”

    “一般寒毒,三昧真火即可化解。但寐雪仙毒融合大道之力,是一种十分奇特的仙毒。”

    这种毒,由先天极寒之气和先天幽蒙之力融合,属于道君级别的仙毒。

    姚青囊:“我方才给齐瑶服用丹丸,可以暂时缓解毒素,让她体质不至于太快冻结。但能否活过这十日,我没把握。”

    幽月:“你这几百年来研究毒道,难道你都救不了吗?莫不是故意看她送死?”

    说着,她看向任鸿。

    “幽月!”菡萏面色一冷,扯了她衣袖:“胡说什么!青囊怎么会故意不救人,别在公子面前乱说!”

    万一让任鸿疑心青囊不出力,日后青囊在仙府还能有好吗?

    幽月讥讽看着三人,不再言语。

    而任鸿权当没听到她们的话,而是出手施展乾坤大仙术,把勾陈神庭中的白寿直接拉过来。

    白寿正在勾陈神庭处理公务,手中还握着一根朱笔。

    看到镜台和任鸿,他连忙行礼:“孩儿拜见义父。”

    “寿儿,你来看看齐瑶。她中毒后,寿元还有几何?”

    白寿效仿昔年灵寿子,在人间化身“寿老”。他走上前,检查齐瑶身体,面色一惊:“义父,齐师叔怎么只有十日寿命?”

    任鸿拿如意在她额头轻点,画出一道符箓:“现在呢?”

    白寿再看:“还是十日。”

    任鸿划破手指,将一滴血滴在眉心,又书画一道北斗密文:“如何?”

    “仍是十日。”

    不仅如此,白寿自己出手用南斗延寿之术,可同样齐瑶寿命衰减为十日,无法续命。

    “道毒,从大道法则定下齐瑶的十日余命。下毒之人,怕是某位道君吧?”

    任鸿闭目思索了一会儿,招出昆仑镜呼唤董朱。

    董朱此刻正在炎谷探望凰公主。

    凰公主明彻本源,好不容易重塑真身,又把离火之体化为人形。得知董朱到来,拖着病体迎接董朱。

    可得知齐瑶出事,他俩坐不住了。凰公主不便行动,只得让董朱带着炎谷一些天材地宝、解毒仙丹前往五莲仙府。

    董朱检查过齐瑶的情况,将九大神火和各种解毒仙丹试了一个遍,同样无果。

    彼时,纪清媛受任鸿之托赶来,也用太元秘术试了,无果。

    她起身对任鸿道:“师兄,此乃道毒,以我之见,请道君出手吧。”

    白寿也道:“义父。我记得昆仑元阳峰一脉擅长炼丹,或许能请玉阳师叔出面。”

    玉阳道君和灵寿子关系极佳,白寿在昆仑时对他颇为照顾,还指点他不少丹术。

    “也好,我去昆仑走一遭。”任鸿招来八宝沉香辇,抱起齐瑶直接离去。

    “你们也别闲着,留在这里好好研究寐雪仙毒,或许能研制解药。对了,师妹,你去勾陈神庭调查,我倒要瞧瞧,是哪位道君暗中下的手。”

    ……

    八宝沉香辇乃天下第一飞辇,任鸿速度飞快,风驰于天际,不过眨眼功夫便来到大昆仑山。

    守山弟子看到八宝沉香辇,立刻知晓是任鸿归来,连忙请他进门。

    说明来意后,弟子们直接领他往元阳峰去。

    乘云飞行时,任鸿看了看玉虚宫方向:“怪了,师兄怎么没露面?他人呢?”

    “禀师叔,掌教师伯前番和金灵师叔一同行动。回来后把玉虚宫关闭,仅将燃灯道人找去,似乎相谈要事。”

    任鸿眉头一动。

    他原本还打算请青玄、燃灯一起帮忙,但二人有事,也只好寄希望于玉阳道君。

    元阳峰一系和其他仙峰不同。

    元阳峰的弟子,没有什么男女、仙根、道心、体质等等要求。拜入元阳峰的门人,只有一个身份。前世乃玉阳道君血裔。

    玉阳道君昔年发下宏愿,要把自己十三子、五十六孙全部度入仙道。他今生的徒弟,前世都是他的孩子。徒孙都是前世的孙儿孙女。

    来到元阳峰的度云台,好些弟子出来对任鸿行礼,口称“师叔师叔祖”。

    任鸿点头应下,抱着齐瑶走出飞辇。

    “师兄呢,我找他解毒。”

    “父亲在玉阳宫讲法,我带您去。”

    一位红袍道人走出,请任鸿登九九元阳金桥,来到玉阳宫。此时,玉阳道君已知晓任鸿来意,遣散孩儿,专门等候任鸿。

    看到玉阳宫中的一张五色莲座,任鸿将齐瑶放上去。

    “师兄,齐瑶中了‘寐雪之毒’,请师兄出手。”

    玉阳道君本来打算出手检查,可听到任鸿的话,动作停滞。

    他暗中调动神念,仔细检查齐瑶的身体。

    “果然是寐雪仙毒。”

    他从怀中掏出一枚丹丸,给齐瑶服下:“师弟,你带她去玄都宫,看看那边的师兄们,能不能解毒。”

    “什么意思?师兄你也没办法?”

    “寐雪乃道毒,蕴含三种复合大道法则。要解毒,需要炼制一枚‘九阳元煞丹’化去寒毒。但”

    玉阳道君无奈道:“炼制此药需百年苦功。可寐雪仙毒十日即毙,哪有这时间?”

    解药可以炼制,但炼制百年解药的功夫,齐瑶早死了。

    所以,姚青囊也没辙,只能让任鸿送到元阳峰。

    任鸿听到这话,仍冷静问:“既然师兄知道此毒凶狠,难道事先没有准备解读之物?”

    “我修先天元阳大道,专克寒毒。此毒伤不得我,何须专门准备解药?”玉阳道君:“让师弟去玄都宫,也不指望那些师兄们出手。只是看看,玄都宫是否提前备着九阳元煞丹。”

    不过玉阳道君不抱多少希望。因为九阳元煞丹属于另一种纯阳系丹毒。鲜少有丹师专门备着这种丹毒,专门防备寐雪仙毒。

    “我姑且去试试吧。”

    任鸿抱起齐瑶,再度赶往玄都宫。

    玉虚宫中,燃灯道人看到任鸿的飞辇遁光,暗暗皱眉:这小子来此作甚?

    掐指一算,得知齐瑶中毒后他倍感意外。

    瑶公主中毒?谁敢在老农皇头上撒野?等等……莫非这幕后凶手的意图,是针对老农皇?

    青玄坐在云床上,此时缓缓开口。

    “燃灯老师,昔年万神战中您道行高深,存留到最后。那么,您可记得是谁害死女娲娘娘?”

    燃灯神情瞬间古怪起来。

    顾不得齐瑶这件事,整个人背后一愣,颤声道:“娲皇怎么死的?你为何这么问?”

    众所周知,女娲娘娘是天皇杀死的。

    “昨日我和金灵前往九地。太岁大魔君告诉我们,女娲氏并非死在天皇之手。”

    太岁大魔君乃九地化身之一,有部分女娲传承,他的话自然假不了。

    “荒谬!”燃灯怒斥道:“掌教,这等话岂能乱言!娲皇死在天皇之手,这是定论,改无可改,此言万万不能再问旁人!”

    然而,燃灯这般作态,让青玄面上狐疑更加浓厚,他不言语,只是静静看着燃灯。

    燃灯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失态,重新坐下,一言不发。

    ……

    碧游宫,金灵圣母高坐玉座,身边有其他七位道君同门。

    看着金灵圣母一脸冷峻,灵牙子忐忑不安,他略略活动了一下。突然拉扯到身上的道伤,不由“啊”出声。

    金灵圣母看向他,他尴尬道:“师姐,您回来一天了,一直让我们陪您在这坐着……”

    龟灵踢了他一脚,不让他继续说。

    金灵目光从灵牙子身上转移到龟灵,龟灵元君立刻严肃表情,站在那里充当塑像。

    接着,赵朗、玄云……

    看了这些同门和他们身上的伤,金灵圣母叹了口气。

    “罢了,你们都下去吧。搜查星魔的事交给龟灵,不过你万万小心,不要再受伤了风黎你留下。”

    众仙面面相觑,除却风黎仙子外,其他人默默退出碧游宫。

    等其他人离开,金灵圣母出手封印整座大殿,幽幽看着风黎。

    “此间之事,只有你知我知,天地不知,六耳不闻。所以,姐姐希望妹妹说实话。”

    风黎心中惶然,暗道:难道师姐察觉任鸿身份,也知道我故意放走他,刻意留下我问罪?

    她大脑飞转,思考如何帮任鸿求情。

    金灵:“这次我和青玄护送太岁大魔君转世,从他口中得知一件事。”

    太岁大魔君?

    风黎心中一定,那么……跟那混账无关了。

    她微微一笑:“所以,这一日一夜,师姐在为太岁之事烦忧?有什么事,师姐大可告诉妹妹,妹妹帮你分忧。”

    金灵圣母轻语:“师妹,你前世出自骊山,太昊帝纪时又是古圣皇骊连氏,得娲皇真传。那么,你到底知不知道,是谁杀死娘娘的?”

    “自然是天皇。他当年驱逐万神,囚禁圣母,然后一剑刺死”

    风黎脸上笑意渐渐散去,先是疑惑,然后惊讶,最后恐惧。

    “等等……”

    风黎闭目回忆,但是天皇一剑刺死女娲的画面,她搜尽记忆也找不到。

    甚至那一段战争在她记忆中十分模糊。

    她只记得一个大概。

    天皇降世,不允太昊帝纪毁灭,一力镇压劫数惹怒诸神。后来女娲氏走出圣宫,联合万神与天皇大战。

    风黎只记得,自己当年得女娲氏传召,下界和天皇对战。但具体战斗过程,她记忆十分模糊,被一股神力封锁,无法回忆起来。

    “我记不得了。”风黎阴沉着脸,难道天皇害死圣母的消息有差?

    “师姐,您的意思。娘娘不是天皇害死的?”

    “我不知道。太岁告诉我,女娲传承中表明,当初杀死女娲的另有其人。此外,我也记不得那场大战的具体经过了。”

    二女大眼瞪小眼,风黎小心翼翼问:“师姐认为,太岁的话可信?”

    “这种事,祂说假做什么?”金灵圣母苦笑:“祂说,当年娲皇与天道对峙。不论是天皇的神兵也好、天轮也罢,都无法击败娲皇。真正致命的一击,来自娲皇身后的偷袭。”

    风黎花容失色:“这不可能!”

    轰隆

    宫殿外,一声惊雷莫名炸响。

    风黎露出和金灵圣母初闻这个消息时类似的神情。

    那场大战的最后,大能没剩几位,而能在背后偷袭娲皇的,那就只有……

    风黎默默看向碧游宫供奉的三尊祖师牌位。

    ……

    任鸿赶来玄都宫,伊道人亲自出来接待。不仅如此,更屏退其他人,单独和他谈。

    “你不来找我,我也要来找你。有些话,我想问问你。”

    伊道人,昔年太上道人身边的道童伊光,和颛臾稔熟。

    任鸿抱着齐瑶:“先别说那些,齐瑶中了寐雪仙毒,需要解药,你这边有没有?”

    “好说,好说。”

    伊道人笑道:“九阳元煞丹?正巧我们库房有一枚仙丹,只是价格……”

    当年有一位仙人中了寐雪仙毒,但玄都宫炼出解毒仙丹之前,那人便已经身死。那枚仙丹炼成后,便一直留在玄都宫。

    任鸿反手拍出一枚令牌:“这令牌够了吧?”

    看到这枚令牌,伊道人一怔,随后失笑:“这令牌是当年风道友的?”

    紫极大会的七擂争斗胜利者,可以得到一枚请玄都宫炼丹的令牌,也能用来兑换仙丹。

    “对,他本来要炼制一副辅助证道的仙丹。但我讨要过来,请玄都宫诸位师兄炼制解毒仙丹,帮齐瑶救命。”

    伊道人找来两位弟子,让他们带齐瑶下去疗伤。

    “齐瑶宫主的事好解决。那枚仙丹足以化解寐雪仙毒,颛臾,咱们该谈一谈正事了。”

    伊道人提及“颛臾”,任鸿面色一拉:“我是任鸿,伊宫主莫要认错。”

    “宫主?你若不承认自己是颛臾,不应该叫我一声师兄吗?”

    呵呵……

    虽然任鸿不承认颛臾那一世,但他在记忆中可是看到颛臾整天欺负伊光为乐。他对伊光,可没啥敬重之情。

    不过伊光显然也没打算跟任鸿纠结这个。

    他正色道:“我有一事询问。你前世出自天皇阁,又曾经去过天渊,到底知不知道当年的万神之战?”

    “略知一二。”

    “那么,你可知道娲皇是怎么死的?”

    任鸿一脸茫然:“娲皇?女娲氏?她怎么陨落,我哪知道?想必,是天皇老爹干的?”

    伊道人仔细观察任鸿表情,暗骂自己愚蠢。任鸿前世再如何惊才绝艳,也非当年的亲历者。他哪知道当年的秘辛,怎么可能知道女娲娘娘到底怎么死的?

    “算了,不问你了。”伊道人无奈:“论一论你的未来吧。太上老师飞升前,给你留了一件东西。玉传观的小楼飞仙图,你回头拿走,那是留给你的东西。”

    “小楼飞仙图?”

    任鸿回忆画上的仙人,恍然:“是他吗?那图,是他留下来的?”

    “是老师画的,但的确有定海大圣的力量。据说对你证道有帮助。”

    伊道人说完,直接打坐养神。

    但关于娲皇之死,他有着和青玄、金灵同样的恐慌。因为那个时候,站在娲皇身后的人,实在太明显了。

    ……

    玉虚宫,面对青玄赤裸裸的眼神,燃灯挺不住了。

    他谨慎道:“娘娘是自杀的。当年我辈坠落轮回,失了本我真性。加之天皇合道,即将把持宇宙,娘娘主动舍身镇压宇宙中心,锁住最后一道造化权柄。并开辟此界,供我等恢复,重归宇宙征战天皇。”

    “那么,娘娘为何选择自尽?”青玄马上追问:“娘娘有娲皇宫,只要用娲皇宫镇压宇宙原点,然后开辟一界也就是了。难道,那时候娘娘已经重伤?以她造化无穷的玄妙,难道治愈不了自己?”

    “还有,仔细想想。当年天皇降世,击败女娲和万神联合,并囚禁女娲氏。随后,三位老师解救娲皇,共战天皇。这件事也有问题。娘娘再如何,也是教主级的大能,又有万神相助对战天皇,怎么可能反被囚禁?”

    再不济,也能占个平手吧?

    不是青玄小看当年那位天皇。

    天皇刚刚降生之初,也就相当于一个伏羲陛下。他是一点点吃掉万神,夺取万神权柄才壮大起来。纵然女娲娘娘手下留情,面对初始天皇也不可能被瞬杀吧?

    只要拖延下去,三清肯定下手帮忙,怎么会是女娲先被困,然后万神被杀,最后是天皇战女娲加三清的四对一局面。

    “当年的事不能深思,越是想来,越是觉得不对劲。老师,你可否教我?”

    青玄步步紧逼,燃灯不禁苦笑。

    “几千年前,农皇陛下也问过这个问题。你们死得早,没有看到最后的场景,但我看到了。”

    “不过,我把那部分记忆斩掉了。”燃灯坦然道:“我自己下的手。因为那时候的大能只有娲皇、三清教主等寥寥几人。”

    燃灯说的委婉,但青玄听出话中含义,陷入沉默。

    天皇对峙几位大能,女娲娘娘和三清教主站在一起。如果能有人偷袭她得逞,只可能是从身后。

    而她身后,只有三位教主。

    或许可以说,是三清教主中的某一位和天皇联手,造成如今这个局。

    那么问题来了。女娲重开一界,乃至三清被迫转世,是在那位意料之中,还是那位和天皇联手后直接翻车?

    要是翻车了,岂非很尴尬?

    要是没翻车,那么眼下这女娲界和虚空天道的对峙,是不是仍在那位的算计中?那么天皇在这其中扮演的角色,可就有待磋商了。

    ……

    玄都宫,任鸿平心静气,和伊道人一起打坐。

    齐瑶中毒,或许董朱、凰公主很慌张,或许菡萏、幽月等人会担忧。

    可任鸿十分冷静,他理智衡量一切,从容淡定地带齐瑶求药。在他心中,一丁点都感受不到情绪的慌张、担忧……

    “我的情感丢得未免太干净了。”任鸿心道:“或许,应该把那混蛋叫回来,恢复一下我的感情?”

    如果把情根看作一座信号塔,那么任鸿和宿钧就是共用一座信号塔,且目前距离信号塔太远,导致自己信号堵塞,无法感受到情绪波动。

    “不好了,不好了!”道童慌张进来:“老师,大事不妙。齐瑶仙子出事了?”

    “什么?”伊道人睁开眼,他莫名感受到身边乍现的恐怖波动。

    那几乎威胁自己生命的气势,差点让伊道人忍不住对任鸿动手。

    扭头看向任鸿,任鸿笑眯眯站起来,云淡风轻,从容平和,似乎并不为这个消息所动。

    只是在他身下,他刚才坐着的石板已经被某种力量碾碎,玄都宫地板直接空了一块。

    伊道人顾不得心疼自家地板被毁,赶紧带任鸿去见齐瑶。

    此刻齐瑶已经苏醒,但她不断咳血,脸色时而青白,时而红润,三昧真火和玄霜冻气在她身边同时冲突。

    幸亏桑道君及时出手,镇压齐瑶体内的火毒和寒毒。

    伊道人:“师兄,怎么回事?寐雪仙毒怎么没解开?”

    桑道君分身无暇,旁边帮忙诊治的两位炼丹师急忙解释:“宫主,我们上当了。瑶池宫主身上除却寐雪仙毒外,还有另一种更加隐秘奇特的仙毒。不,这根本不是毒药,而是补药。这种药对人体无害,但如果触及阴阳二气,就会变作剧毒。”

    任鸿走上前,握住齐瑶的手:“所以,当我们按照常规解法,用九阳元煞丹解毒时,寐雪和元煞的寒毒火毒相交,正好形成一道阴阳之气,成为那种怪异仙毒的药引?”

    “正是。”炼丹师:“下毒之人显然是故意用寐雪仙毒为饵,引诱我们以毒攻毒,然后制造另一种难解的剧毒。”

    伊道人走到另一边,为齐瑶压制体内仙毒。任鸿有样学样,也在一侧出手。

    一个时辰后,众人勉强压下齐瑶体内的阴阳仙毒。

    齐瑶缓缓舒了口气:“多谢诸位相助,我感觉自己好些了。”

    “宫主不必客气,是我们的失误,才导致您体内仙毒变化。不过您放心,我们会想办法的。”伊道人示意任鸿跟他一起出来,讨论毒症。

    “怎么,你们玄都宫号称天下第一丹道圣地,也没辙?”

    “我们能解。下毒之人无非是利用两种仙毒为引,增强毒性。只要给我们十年时间研究仙毒,便可化解此毒。”

    “十年?齐瑶能等十年?”任鸿不悦道:“我对医术不甚精通,但我也能看出来,齐瑶眼下只有七日。你们非但没有解决仙毒,反而害她寿命更短了。”

    “但好歹,她现在已经醒来了。”伊道人也很尴尬:“我待会儿去太极宗借来先天太极图给她镇压仙毒,应该能延续几天。”

    “然后呢?”

    “然后……”伊道人:“我们用另一种丹药将她的时光暂时停滞,直到我们研究出解药。”

    “没有其他办法?”

    “有。”桑道君走来:“所谓‘术业有专攻’,这件事不如让专门的解毒高人出面。”

    玄都宫擅炼仙丹,但他们炼丹目的是长生修道。真正以解毒救人为主业的,是神农氏一脉。

    任鸿听出桑道君话中之意,皱眉道:“怎么,师兄的意思是去寻找农皇?”

    “不错,农皇隐居西荒,若是他出手,此毒定然可解。”

    但是我抱着齐瑶去找农皇,怕不是直接被他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