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第六百二十六章 旷了一周课了

    清早。

    槐序甩着手在客厅来回踱步,有一身踏雪无痕的本事,却踩得地板嗒嗒作响,看表情是无聊极了。

    周离终是被他吵醒。

    昨晚榆王沉睡后,他哄骗着团子和他一起睡,失败,也独自睡去,按照他的习惯,中途醒了一次,睡眠过程就会大大延长,因此这会儿他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只睁开眼睛盯着槐序。

    “你干嘛?”

    “唔……”

    终于醒了嗷!

    槐序装出很不在意的表情,继续踱着步子,一边踱步一边看他:“你已经一个星期没去上课了,你的学业已经彻底完蛋了。”

    周离扯过被子盖住头。

    片刻后将被子拿开,他坐起身,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两口,清醒了许多。

    “不去上课也是你说的,学业荒废也是你说的。”

    “我说的是事实,你这个学期去上的课还没有我多。”

    “……”周离稍作沉默,“你昨晚又去哪了?”

    “这个季节桃子熟了,我到山上摘桃子去了。”槐序对着茶几上扬了扬下巴,又补了一句,“我以前晚上也经常不在家里,只是以前你半夜不会醒过来,不知道罢了……”

    “明白的。”

    周离示意他不用解释。

    他这才看见茶几上放着两篮桃子,一篮油桃一篮水蜜桃,油桃卖相不太好,表面多有皲裂,水蜜桃卖相好,但表面一层浅毛……这个老妖怪放客厅里的水果也不知道洗一洗。

    收回目光,他随口问道:“李子这段时间也该熟了吧?”

    “你咋知道?”槐序问。

    “前天晚上抠小龙虾,昨天晚上摘桃子,今天晚上摘李子,明天晚上又搞什么?”周离关切的问道。

    “……”槐序面无表情,“关你屁事!”

    “哦。”

    周离掀开薄毯,起床了。

    哦不对,起沙发。

    正巧楠哥也推门出来,睡眼惺忪,一只手抓着小猫,另一只手挠着头发,头顶呆毛随着步子摇摇晃晃。

    她给周离和槐序打了声招呼:

    “早啊。”

    “早。”周离回答道,然后关切的问,“怎么起这么早,不多睡会儿?”

    “傻逼快递小哥打电话把我吵醒的。”楠哥放下挠头发的手,也将团子当一个布偶般扔向他,便往外走,“我出去拿快递去了。”

    “小心点!”

    周离胆战心惊的将团子接住:“以后不要这样了,会把团子大人摔着的。”

    团子在他怀里揉揉眼睛,反倒毫不在意的安慰他:

    “没事的喔……”

    楠哥已开门出去了。

    关门又咣当一声,真是的,一点不知轻重。

    几分钟后。

    楠哥梦游般的拿着两个包裹回来,随手扔在地上,便去洗漱。

    等她洗漱完回来,乐于助人的老妖怪已经帮她把包裹拆开了,正和周离一起,拿着几样东西低头认真而迷惑的看着。

    小学生在读某样东西时喜欢喃喃的念出来:

    “超薄,隐薄空气……

    “螺纹……

    “经典延时……

    “滋阴养颜,调节……”

    槐序和周离面面相觑。

    察觉到楠哥走近,两人顿生危机感。

    槐序选择了作出迷糊的表情,抬头问楠哥,试图萌混过关:

    “楠哥这是什么呀?”

    周离则第一时间扔下东西,两手空空的对楠哥说:

    “都是槐序拆的!”

    槐序刷的一下扭头盯着他。

    周离自然是看不见的。

    身旁的团子还在努力爬上他的大腿,高高昂起头张望着,轻轻细细的念道:“你们在看什么,给团子大人也看看……”

    楠哥脚步未停,很自然的走过来,倒是面色如常,似乎毫不在意:“都是绵绵和千千买的,这不一个星期没去上课了嘛,她们可能以为咱们在五一旅游期间发生了什么……加上你那个小表妹一肚子坏水!”

    “噢”

    周离懂了。

    “噢”

    槐序也跟着照做。

    楠哥拿起一盒雨伞瞅了瞅,神情依旧自然,嘴上还念叨着:“让我看看保质期有多久,哦呀,五年,这么长?”

    这么长啊……

    没来由的,周离也一阵遗憾。

    只见楠哥将之扔给他:“拿去,收着,留着以后用。”

    周离慌忙将之接过,像烫手般。

    表情也窘迫起来。

    到头了他也没想通,明明是楠哥的呀,为什么她一点不在意,而且稀里糊涂的、尴尬的那个人居然变成了自己?

    而团子还在不断扒拉着他的衣服,脆生生问他那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时楠哥再次发声了,是面朝槐序:

    “大魔王。”

    “啊、啊?”

    槐序看了看周离,莫名有些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的,渐渐地,他在周离面前自称大魔王居然会给他带来一丢丢不适感了。

    他好端端的一个大魔王,杀妖无数、杀人如麻,万里之外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一样容易,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

    “帮我打探一下妖国动向,四个妖国都要,榆国最近的动向要更详细。”楠哥说完补充了句,“是她要。”

    “哼,既然是楠哥你找我帮忙,那我就卖你个面子。”槐序一副并不愿意告诉榆王的表情,“如果是她被封印以后的动向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大概告知给你,至于近期的,我也听到了一些传闻,但有待证实。”

    “你就说你知道的就行了。”

    “好!”

    槐序砸吧了下嘴,兴冲冲的坐下,开始向楠哥述说起来。

    一上午过去。

    槐序端起茶喝了一口,对于一只话多的老妖怪来讲,今天无疑格外过瘾:

    “至于最近嘛……

    “因为她的封印地被发现,整个榆国乃至其它三个妖国其实默认于她已经死了,至少也是消失了,所以听说最近其它三位妖王殿下都在向榆国目前的妖王职权代理者红染施压,想要榆国快点推行新的选举程序,选出新的妖王来与他们对话。

    “但好像红染一直没有答应,一直在拖,当然了,这属于小道传闻,没人可以证实的。

    “不过新的大选确实一直没有展开。

    “就这些了。”

    “没了?”

    “没了。”

    “哦,也行。”

    说实话楠哥也听得津津有味。

    然后她看了看表:“都中午了呀,出去吃个午饭吧。”

    周离点了点头。

    团子又开始嚷嚷着要吃鱼汤泡饭,但无人理她。

    楠哥继续说道:“我觉得明天可以开始回学校上课了,都在这里呆了七天了,尾巴都要耍掉了。只是去了学校,我可能也不会保证每天都去上课,周离你不要催我。”

    “知道了。”

    最近几天她和榆王的聊天记录周离都没有看,但从现在看来,她和榆王已经初步达成了共识。

    并且似乎还沟通得挺好?

    因为刚一走出房门,楠哥就开始自言自语的给榆王做起了讲解:

    “这是门牌号

    “这是电梯,这两个按钮代表上下,进去之后要按楼层。

    “这是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

    “这是汽车。

    “这是斑马线,红绿灯。过马路要从斑马线过,不能横穿马路。而且有红绿灯的路口,只能在绿灯亮的时候通行,不能闯红灯。如果闯红灯的话很容易引发交通事故,把别人的车撞烂了要赔的。

    “……”

    她讲解得格外起劲,也不知道为什么。

    面对周离和槐序的疑问,她则解释道:“我给她讲清楚,免得她出去用我的身体乱来,被别人拍到,损害我的风评。”

    合情合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