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剑符文

第一百零一章:可没有那么简单

    十个系列里,这个姑且被称为才气的系列,沈默觉得是最不适合猿飞日斩的系列之一。

    但他偏偏就抽到了这个。

    只能说,都是命运弄人。

    沈默本着看戏,不,服务到位的原则,给猿飞日斩大致解释了一下这种才气力量的神奇。

    不过看他似懂非懂,其余人也都有些茫然的样子,沈默知道,对于这种完全不同的力量,就这样解释,很难让他们理解。

    这种时候,就得来一些宣传的画面。

    “你亲眼看看,就能明白了。”

    他干脆抬手一挥,一幅幅影像出现。

    皆是波澜壮阔的大场面。

    其中一位一身白衣,长须飘荡的老者,脚踏青云,手捧书本,横眉冷视,一道道难以理解,却带着滔天杀伐之意的话语,化作无数细小的金光从口中飞出,犹如烈阳,所过之处,无数敌军士兵捂住耳朵厉声哀嚎,七窍流血,身躯爆裂。

    更是有一人,立于干枯大地,仰天落泪,提笔疾书,一篇诗词完毕,神光大盛,直冲云霄,片刻后就有大雨伴随着整个天地的吟唱落下,草木逢春,麦田滋生,原本满是裂纹的干枯大地,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化作了一片麦海,满目金黄。

    除此之外,有人以言语治病,有人以笔墨镇妖,有人日夜诵读后一朝顿悟,重返青春

    种种不可思议的画面,无不在表明这份力量的神奇。

    别说是日向日足他们,就连猿飞日斩,也瞪圆眼睛。

    一副惊叹且眼界大开的样子。

    言语,竟然也能够这样强大?

    异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不但神奇,还十分的恐怖。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吧。”沈默收起了影像,看着众人说道,“在无尽的世界,有无尽的力量,也就只有我们商会,才能让这些力量,在不同的世界绽放光彩。”

    他的语气虽然平静。

    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份平静之下难以言表的超然。

    他们实在难以想象。

    这个商会,究竟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势力。

    也无法想象。

    在异世界,究竟还有着怎样强大的存在。

    猿飞日斩想起刚刚的影像中,有一老者手中的书卷,化为三千里遮天巨幕,席卷江河的画面,心中生惧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向往。

    因为在那个世界。

    越老越强。

    学识是不断储备,不断积累的。

    不像忍者。

    随着年纪的增加大,越来越力不从心,空有理论技术,却根本无法发挥出来,无论是查克拉还是身躯的力量,都只能够不断的衰减。

    “沈默阁下。”

    猿飞日斩看着手中的这张纸,看着沈默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些期待。

    “不知道这张纸”

    “你手中的这张纸之中,蕴含才气。”沈默伸手一招,一支毛笔就出现在手中,然后递过去,“在上面写出你认为最好的字,最好是带有情感的书写。”

    一级罐子里面的物品,自然不会有多么的珍贵。

    但是用来展示效果,却已经足够了。

    所有人都盯着猿飞日斩手中的纸看。

    在见识过那样的画面后。

    怀有期盼的,不单单只有猿飞日斩。

    人一旦跳出了自己原本的世界观,就会对一切都抱有想要迫切了解的冲动,更不用说,刚刚的那些画面中,这份力量是如此的强大。

    猿飞日斩想了一会儿。

    拿起毛笔,极其仔细而认真的,写下了一个字。

    火。

    在这个世界平时的书写,也基本都是使用毛笔。

    猿飞日斩身为火影,还是练得一手不错的字体,尤其是这个火字,更像是在书写着自身一样,此刻,最后一笔落下之后,似乎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精神和这个字联系了起来。

    不需要沈默多说什么。

    他已经知道怎么使用。

    不过是抬手一挥,这张写了火字的纸张,就猛的燃烧起来,化作了一团火球,疾飞出去。

    嘭的一声。

    撞在了一颗碗口粗的树干上面,留下了一小团燃烧的火焰。

    “这威力”猿飞阿斯玛似乎有些失望,“比起豪火球术差远了。”

    “毕竟只是一级的罐子。”

    猿飞日斩却没有太失望,他是知道的,一级罐子不过是用来体验的等级。

    关键在于。

    他刚刚没有用上查克拉,也没有结印。

    仅仅是写了一个字,就能够释放火球。

    看上去,似乎还行。

    “这份力量,可没有那么简单。”沈默却在这时开口了,看着那可在燃烧着的树木,语气中似乎也有些意外,“属性,你的这个字,居然带上了属性。”

    “属性?”

    猿飞日斩有些不解的看着沈默。

    沈默索性抬手一点。

    一道水流凭空出现,将这团火焰完全熄灭。

    但是,在水流过后。

    即便是被打湿的树木,那团火焰,竟然又一点点的燃烧起来,并且逐步的扩大,恢复了最初的程度。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讶起来。

    “这不符合常理。”夕日红似乎走过去,似乎想要看个究竟,她直接伸手盖灭火,然而,在她拿开手后,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

    这火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那边微笑着的沈默,又看着面前的火焰,每个人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受。

    仅仅只是一小团火焰。

    也要打破他们的常识?

    “请让我来试试。”

    日向日足走了上来,抬起手掌,一掌劈下去。

    咔嚓一声。

    这团火焰燃烧的地方,直接断裂,整颗树木都倒了下来。

    但是

    原本已经被彻底熄灭的火焰,竟然在断口的地方,又从火苗开始,一点点的燃烧了起来。

    无法熄灭?

    “才气所具现的力量,与书写人的意志有着很深的关联。”沈默动也没动,那一小团的火焰,就连着一小块的树木被无形的力量一同挖下,悬浮在半空之中,“生生不息,看来,这就是你对于火的理解,只要还有可以燃烧的树木,无论被摧毁多少次,它都会重新燃起,直到烧掉了所有的燃料。”

    随着话语的落下。

    那一小块的树木,被完全燃烧成为灰烬。

    而那团火焰,也渐渐的缩小。

    伴随最后的灰烬,随风飘散。

    猿飞日斩看着它。

    内心似乎有某一处被触动了。

    “的确”他的目光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的意志,就会不断的燃烧下去,生生不息,这,就是我对火的理解。”

    “”

    沈默望着猿飞日斩那莫名感动的样子,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被烧的又不是树叶。

    这是一棵还在茁壮成长的树苗,结果就被你烧了,还是不烧干净就不放过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