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剑符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这点钱根本不够

    “一道令咒吗?”阿尔托莉雅低语了一句。

    原本令咒对于御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但能够命令英灵,其本身就是庞大魔力的结晶,具备种种神奇的能力。

    但事到如今。

    就连英灵的力量都显得微不足道,令咒的力量就更是不值一提了。

    虽说如此,阿尔托莉雅还是同意了下来,并且决定回去之后尽量的说服卫宫切嗣,能否实现另说,总归要努力。

    “多余的事情我不想插手。”神裂火织却表示自己不会轻易帮忙。

    她的内心虽然没有那么冷酷,但是作为魔术师,尤其是在必要之恶教会中战斗了许久的圣人,也不会过于心软。

    现在正是要隐藏自己的时刻,贸然的参与战斗,很容易让自己陷入其余组合的包围之中。

    贞德也不能强迫。

    三个偶然间碰面的人,就此别过。

    阿尔托莉雅抬头看了眼月光,没有坚持再去远坂家探查,而是打道回府。

    神裂火织依旧是一边收集情报,一边尽可能的隐藏自己。

    只剩下的贞德站在原处,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总之”

    她从身上拿出了这几天打工的钱,算了一下,加上客人的小费,也算是一笔不少的数额。

    够买好多好多食物。

    就拿这些先去献祭。

    贞德看了看四周,捡起一块小石头,就地开始绘画徽章。

    但还只是画到一半的时候,昏暗的巷口中,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贞德连忙停了下来。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体恤的青年,长相帅气,没有感受到从者或者魔术师的气息。

    普通人吗?

    贞德注意到对方看过来的目光,将小石头缩在身后,心里面哀叹了一声,穿着这样的衣服躲在这种地方画着奇怪的图案,不要吓到别人就好。

    “你不用画下去了。”青年忽然开口。

    “什么?”贞德一愣。

    “画完了你也不会得到恩赐的。”青年自然是沈默,他的视线放在了贞德手中的那几张纸钱上,摇摇头,“而且这点钱也根本不够。”

    一级罐子最低的价格也要差不多五万日元。

    区区几天打工赚的钱,怎么可能够。

    贞德反应过来,抓着钱的手掌往后缩了缩。

    “你是异世界的人吗?”她无论怎么看,面前的都只是个气质独特些的普通人。

    “可以这样认为吧。”沈默笑道,“不过,我说的是真的,即便你画完了也不会得到回应,你的钱也的确不够。”

    “这样可是,为什么?”贞德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我不会得到回应?只是因为钱不够吗?”

    她还是听出了沈默话语中的意思。

    似乎并不完全是钱的原因。

    “能够得到回应的,只有拥有强烈心愿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其它的御主和英灵有这个资格。”沈默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漆黑的眼眸凝视着她,“你的内心并没有必须要实现的心愿吧,贞德。”

    不知道为什么,贞德看着那双眼眸中自己的倒影,有种对方非常熟悉自己的感觉。

    是错觉吗?

    “心愿什么的希望世界和平算不算?”贞德故意用上了一点轻松的语调。

    她感觉到有一些沉闷。

    也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对方似乎很了解她,而她对这个人却一无所知。

    “当然算,拥有这个希望的人可不算少数。”沈默轻笑了起来,“不过,你这只是单纯的祈祷,而并不打算为这个心愿做些什么,不是吗?在你的观念中,已经属于过去,而没有未来的英灵,不应该干涉现世的发展吧。”

    “”

    贞德已经可以确定了,那种感觉不是错觉。

    “没有心愿的人,我一般不怎么在意,不过,你个特殊。”沈默微微点头,笑道,“陪我走走怎么样,你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吧,作为回报,我会告诉你怎么找到aster,如何?”

    “你知道aster在哪里吗?”贞德的眼睛微微睁大。

    但沈默只是笑而不语。

    思考了一会儿后,她也同意下来了。

    “可是可以,不过,我还是要先试一试。”

    “请便。”

    于是贞德继续画完剩下的图案,而正如沈默所说的这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确定自己没有画错之后,她有些沮丧。

    自己真的得不到回应。

    果然是因为自己没有想要实现的心愿?

    “抱歉,久等了。”贞德走到沈默的身边,打量着他,也注意到了一些地方。

    太悠闲了。

    平静中带着微笑的表情,肩膀上还趴着一只似乎是在睡觉的白色猫咪,完全看不出一点在战争中的氛围。

    对自己自信,还是说性格本就是如此?

    她一边打量,一边等待,但是,沈默却一直没有开口,就这样一直走到路灯之下,走到寂寥无人的街道。

    “请问”贞德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您刚刚说知道aster的信息,是真的吗?”

    “当然。”沈默随意的回答道,倒不像是他找贞德,而像是贞德找他一样。

    实际上,说是让贞德陪他走走,但沈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也只是恰好走到了这里,恰好想要走一走而已。

    “要怎么样才能够找到aster呢?”贞德向前走了两步,转过身,挡在了沈默面前,恳求道,“继续耽误下去的话,说不定又会有儿童遇害,如果你知道怎么找到他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会给予合理的回报。”

    “即便找到了,现在的你,也不会是对方的对手。”沈默看着她,“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aster不仅仅是在虐杀孩童,还在掠夺财物,他已经见证过了恩赐的力量。”

    “请不要小瞧ruler,阁下。”

    贞德那紫水晶般的眼眸没有丝毫的动摇。

    这是她的职责,无论打得过打不过,总是要做个了断的。

    “此时倒是有一些心愿了,不过,还不够。”沈默似乎起了些好奇心,问道,“你觉得自己是没有未来的英灵,是已经过去的存在,但你其实很喜欢现世的人类,对吧?能够在圣杯战争中短暂的与人相处、交谈,你还是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