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剑符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商会的背景完善

    洛基现在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他觉得自己的思维被读取了。

    而且这个人说什么?

    萨诺斯还远不足以成为他的对手?

    “是吗?”洛基眯起一些眼睛,“可萨诺斯才是这个宇宙的霸主,他有着庞大的军队,在整个宇宙中横行霸道,所有的人都知晓他的名字,可你,你叫什么?”

    他的心里面其实已经有一些慌张。

    可是,他依然在找借口安慰自己。

    也许这个人是有点本事,所以欺骗了这些愚昧的地球人,当然也包括自己那个没什么脑子的哥哥。

    “孩子。”

    沈默缓缓的抬起了手掌,脸上的微笑依旧,只是双眸中的星河似乎开始不断的旋转。

    “不要把你的孤陋寡闻,视为勇气的来源,不然的话,你会吃亏的。”

    洛基的脸色终于变了。

    当沈默稍稍开始展露力量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那不可思议的神力。

    浩瀚、强大,玄奥。

    他在自己的父亲奥丁身上从未见过这样的力量,在灭霸的身上更没有见过。

    而现在,这力量势如破竹般的侵入了他的身躯。

    “等一下,啊!”他刚刚大喊道就惨叫起来。

    他的灵魂被粗暴的入侵,他在无法承受的痛苦之中看见了宇宙的诞生与破灭,看见了一个又一个生机盎然的世界,看见了无数带着徽章的强者,每一个都散发着远远超越灭霸的可怕气息,而他们,全部握着徽章,低声念诵着面前这位神祇的名字。

    然后就是战争。

    是厮杀。

    他的意志仿佛跟随着这份入侵进来的力量端坐于王座之上,看着无尽的强者们惨烈的战争,数之不尽的生灵在一瞬间毁灭,数兆亿亡魂的哀嚎,几乎要将他的灵魂整个挤爆。

    “停下来,求求您!”

    洛基瘫软在地上,眼泪和鼻涕一起涌出来的,每个人都看的出他正在承受着足以将人摧垮的痛苦。

    索尔脸色涨红,向前迈出了一步,但是另一步无论如何都无法迈出去。

    并不是因为胆小。

    而是因为父神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畔响起。

    “不要冲动,这力量并非在伤害洛基。”奥丁同样在借助海姆达尔的力量注视着这一切,“仅仅是在传递一些什么或许,该让洛基见见世面。”

    沈默自然也发觉了奥丁的意识。

    所以他有意多泄漏了一丝力量,却是传达到奥丁那里。

    洛基的痛苦终于在他快到极限的时候缓解。

    并非是结束。

    只是因为面对着庞大的战争,无尽的亡魂,超越了一切的存在中终于有人想要改变这一切。

    祂说道:“停下。”

    于是战争停下了,无数手持徽章的强者仰头看着祂们。

    又有人说:“我们需要秩序。”

    于是商会成立了,规则在无上至尊们的意志之下诞生。

    最后有人说:“我们要寻找。”

    于是那人走下了王座,踏上了旅行,将力量与希望化为一个个神奇的罐子,以一道道的分身走过了无尽的世界,培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强者,就像是一颗永不熄灭的恒星一样为所有被选中的人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直到这时。

    一切才彻底的结束了。

    洛基依然是瘫软在地上,他的灵魂在颤抖,他的意识在轰鸣,而且一切,不过是因为他无法承受那道意志的降临。

    视线模糊之中,似乎是看见了意志的主人。

    在他的面前微笑。

    “现在。”沈默看着他,“你们应该的知晓了我的名字吧。”

    沈默说的是你们。

    包括了奥丁。

    不如说,这一切其实是给奥丁看的。

    沈默把它称作故事背景完善。

    对于一般的会员,一般的弱者,看见了罐子,知晓了商会的存在就足以,但是对于奥丁,甚至对于比奥丁更强大的人来说,这些还不够。

    所以需要进一步的完善。

    沈默早在来到漫威之前,就进行了初步的完善。

    商会建立于战争之上,因此规则是在保护生命,而他的身份同样是商会的创始人之一,只不过自己走下王座,是资质最古老的旅行商人。

    洛基似乎是终于从那种难以承受的痛苦中缓过来,看着沈默的目光中已经带着不可避免的恐惧。

    祂说的一点也没错。

    灭霸在祂的面前就像是姗姗学步的稚子,哪怕眼前的只是一道分身,也不是灭霸有资格比拟的。

    而在恐惧之外。

    洛基也看见了希望。

    他的眼眸微亮,没有站起来,而是低下了头颅,单膝跪在了沈默的面前。

    “直到今日,我才见到世界的辽阔,知道了自己的过去是如此的孤陋寡闻,万分感谢您的仁慈,请允许我永远牢记您的名字。”

    这完全是一副臣服,甚至是有些卑躬屈膝的样子。

    索尔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他比任何人只明白洛基的傲慢,即便是对父亲的尊重都只是一种伪装,他渴望站在所有人面前被人敬仰,渴望鲜花和掌声。

    这位神祇究竟是给洛基看见了一些什么?

    洛基真的不是被控制住了吗?

    “好吧。”托尼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看来熊孩子果然还是怕管教”

    托尼的话只是说道一半就停住了,因为沈默转过头微微瞥了他一眼。

    很普通的一眼。

    没有蕴含任何的力量,但却让托尼缩了缩脖子。

    上帝,看见了洛基刚刚的惨状,他可不想也来一次,即便他根本没有搞清楚面前这个人究竟是谁,但光看弗瑞和索尔的态度,也明白这是一个地位极高,实力极强,而且某种程度上可以肆无忌惮的人。

    沈默也只是看了他一眼。

    又回过头,迈开脚步,缓慢的向着还在监牢里面的洛基走去,这本应该坚不可摧的牢笼在他的面前自动打开了大门,他就这样立在了门口,低头看着面前单膝下跪的洛基。

    “你的身上,有我看中的品质。”

    沈默的声音十分的平静,听不出什么语气,可是依然让洛基心中狂喜。

    果然是这样!

    这种存在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过来找他,甚至在他的身上浪费这些时间。

    可还未等到洛基开口想要表达谦逊与感激,沈默的声音进一步的传来:

    “所以,你现在想要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