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骑砍风云录 鲜花和辣椒

第四百一十五章 防备

    目的不明的太古龙实在让人忌惮,有那么一瞬间,领主大人真有种冲动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夜玉轰走再说。

    而且他完全知道,自己在高山堡就是一言九鼎的代名词,只要继续坚持任何人都没办法跟他对抗,当然也包括半精灵小妞。

    但安妮平时替他出主意虽然不少,越俎代庖直接做决定却几乎从没有过,分寸很得当。今天尚属头一回出格,反常意味很浓。

    搭档这么久,总有一份默契和信任在。所以李察相信安妮一定有自己的考量,把满肚子疑惑暂时憋进肚子里,没有当场发作。等到其他人都离开,才悄悄蜇摸回去找半精灵。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犯糊涂把这个麻烦精留下了。”领主大人带上门,迫不及待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女人比较容易心软,但关键时候可犯不得呀。”

    “你说清楚到底是谁在犯糊涂。”心情大起大落,半精灵小妞现在还没彻底平复下来,说起话来语气略硬,“你该不会以为,我之所以答应夜玉小姐就是因为心软吧?”

    “那你倒是说说。”领主大人伸手把安妮一头秀发揉乱,“你为什么答应她?”

    “我当然知道夜玉小姐肯定有自己的目的。”半精灵不耐烦地打开他的手,“但你想过没有,那可是太古龙啊,如果隐藏在暗处难道我们有什么好办法能防备吗?”

    李察一怔,脑子里稍微一转立刻恍然。

    明眼人都能看出夜玉十有八九别有图谋。

    但真正麻烦之处在于,凭太古龙那能大也能小、能法术也能肉搏、能翱翔于九天之上也能潜伏于九幽深土的执行力,真有什么好办法提防吗?

    高山堡在领主大人的带领下,击败过巨龙、斩杀过泰坦、挫败过剑圣,战绩无比彪炳、作风无比强硬,暗中隐藏的实力能让整个大陆为之侧目!

    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对夜玉这样身份尊贵的太古龙直接动手。

    而面对暗中窥伺,很抱歉,真没什么好办法应对。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就算捉对正面硬拼夜玉十有八九不是李察的对手,但高山堡那么大,怎么可能人人都有李察的水平。

    在更古早一点的年代,太古龙这种级别的强者甚至能通过暗中运作摧毁一个国家,高山堡更扛不住。

    “所以我们还不如把她留在身边,天长日久总会露马脚。”安妮白了领主大人一眼,“观察观察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才好应对。”

    “你说的有道理。”李察点点头,“不过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尽量不要逼迫太紧,毕竟她也不一定有恶意。”

    领主大人从任何角度来讲都明明很正常的顾虑,却只引来一声冷笑。

    “呵。”半精灵脸上的表情仿佛在看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巴。

    “怎么。”李察颇有点摸不着头脑。

    “人家可是给了你生命符印呢,那可是太古龙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神恩。好了不起的东西,你现在寿命不比精灵短了吧?”安妮抱着胳膊怪声怪气,空气里忽然泛起一股酸不溜丢的柠檬味。

    “夜玉小姐又长得那么漂亮,你还不感动得要死要活?恐怕就算我不让她留下,你也舍不得赶人家走了,狠不下心为难挺正常。”

    面对这种无端指控,领主大人的应对仿佛教科书般经典。

    他也抱着胳膊,拽得二万八五仿佛要上天,“哼!就她那前平后平的搓衣板,白送我当侍女我都看不上!”

    “切!”安妮板着脸冷了半天,到底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谁信你啊。”

    …………

    纵使日防夜防,日子该过也还得过。

    自从知道有位太古龙加入,高山堡在拂里士这几百号人明面上不说什么,暗地里各种小道消息传得满天乱飞。

    不过夜玉本人似乎并没有作为焦点的觉悟,每天就像个普通女孩一样喝喝茶聊聊天,意外的平易近人,半点也没表现出身位顶级强者的架子。

    她后来甚至对高山堡的土特产贸易生出了浓厚兴趣,兴致勃勃地向附庸民追问这些货物成本几何、售价多少、销量怎样,弄得小个头们受宠若惊。不过她越是这样,李察越是放心不下,总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虽说众所周知,对金钱的兴趣与生俱来流淌在巨龙的血管里,几乎不可动摇。但以夜玉的身份,那点小钱也未免太跌份。

    李察就此旁敲侧击地问过她,具体做法是先装模作样胡侃一通大山,就泛大陆局势发表意见,然后再强烈谴责各国面对亡灵不能团结一致,最终拐弯抹角转回来装作不经意发问,自以为应该很不着痕迹。

    结果夜玉一听就知道他到底想问什么,直接给出回应“小钱也是钱,总比没有强,巨龙从来不嫌钱少。”

    心怀鬼胎中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万众瞩目的加冕仪式终于到来。

    参与正式场合,李察需要一个女伴。在安妮表示不想和精灵王国那些人照面,薇拉表示神职人员不适合作为女伴出场后,领主大人只能矮人里拔将军,勉为其难拉了伊丽莎白的壮丁。

    天刚蒙蒙亮还泛着青灰,他们两个坐上马车正准备出门。

    “等一下。”夜玉提着裙角一路碎步小跑过来。

    “你干嘛?”李察今天头发抹得溜光水滑,一身出自精灵裁缝之手的呢料对襟礼服挺括扎实,端得潇洒利落。再加上脑袋后面还有一圈光轮衬托,更加不似凡人。

    只要别张嘴暴露土鳖本质,往那一杵堪称英气逼人的代表。

    “我也是接到邀请的客人,顺路带我一程你应该不介意吧。”

    领主大人总算想起这个黏上高山堡的二皮脸,本质上可是跟庞贝王室早有交情的贵宾,收到邀请再正常不过。

    眼看着夜玉已经低头钻进马车,他也只好故作大方地耸耸肩,敲敲壁板朝车夫吩咐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