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骑砍风云录 鲜花和辣椒

第四百一十六章 加冕典礼

    凌晨时分,稀疏的星星挂在天际,空气还十分凉爽。

    车轮碾着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飞速转动,沿街边路灯指引驶向王宫。

    当最终驭马停下脚步时,太阳还没出来。

    但一片天光黯淡中,已经隐约能看到周围停着不少做工极尽精美的华贵马车,沿着牙石一字排开。

    上过不知多少遍清漆的木板亮得能映出人影,连车夫也衣冠整齐带着白手套一丝不苟,透着一股矜持的劲头。如果对纹章学稍有研究,不难发现几乎全是庞贝有名有姓的大贵族。

    领主大人很骄傲地发现,即便在这片无形较量的斗富现场,他的座驾也堪称首屈一指。主要是鎏金用料太过于扎实,以至于在路灯照耀下烨烨生辉几乎能闪瞎人眼。

    “亲爱的伊丽莎白小姐。”他装模作样地伸出一条胳膊给爱哭包挽着,倒真有那么几分器宇轩昂。

    “等下我。”夜玉迈着小碎步从后面追上来。

    按照既定流程,贝德里克得先接见国内大贵族,然后在各国宾客的见证下完成加冕,最后乘马车巡游接受拂里士平民、商人以及小贵族的欢呼。

    这一天将会以一场盛大的晚宴宣告终结,成为十年后还会被人偶尔念叨起来的社交盛会。

    与此同时,整个拂里士城乃至整个庞贝,都会为新王举行盛大的庆祝仪式。

    李察在侍者指引下走进贵族们临时休息的偏厅,刚准备打招呼,迎面就是一片层次丰富、力度饱满的倒抽冷气声,硬生生把他话全都给憋了回去。

    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基本上都是有名有姓的高级贵族和他们带来的女伴,按理说也都是见多识广的主,想在他们脸上看到太震惊乃至失态的表情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当亲眼看到伊丽莎白那完美到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的容颜,他们还是不由得深深为之震惊。这纯粹是欣赏美的本能在作祟,任何智慧生命都没法免俗!

    此其一。

    还没等他们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夜玉又紧跟着登场。

    很多人就算没亲眼见过传说中的太古龙夜玉,也仍旧能从额上犄角和一头黑发辨认出她的身份。这份震惊源自对顶级强者的敬仰,毕竟绝对武力就近乎等于绝对真理,同样很难免俗。

    此其二。

    最最关键之处在于,李察一手挽着伊丽莎白,而脑袋后面一圈脉轮的光芒又太耀眼以至于完全无法忽视!

    这些大贵族见识可比一般人丰富太多太多,即便非常生僻的知识也往往有所涉猎。一眼就认出这是契阔同心说光脉,再加上额角上的生命符印,几乎可以等同看做和太古龙有婚约在身。

    这家伙挽着个旷古烁今的绝色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光明正大当着夜玉的面。当着夜玉的面也就罢了,居然还能活蹦乱跳没缺胳膊少腿。

    只能说明人不是一般狂、胆不是一般肥、命不是一般硬、本领不是一般彪炳、性情不是一般贪婪!

    甚至还需要极为丰富的想象力因为对于一般凡夫俗子来说,眼前这一幕属于做梦都不敢想的范畴。

    纵然个个地位不俗,众人也还是不禁肃然起敬,看向高山堡领主的目光里羡滟和嫉妒并存。偶尔响起几声吃痛,那是他们夫人实在看不下去掐了自己丈夫一把。

    “索伦!”领主大人在一屋子生面孔里扫了一圈难得找到个熟人,很兴奋地打了个招呼。

    他当初刚到东北行省准备开拓事业的时候,这位贵族苑苑长可没少给他行方便。

    “李察。”索伦走过来,上下扫了他一眼,“待会记得把空间戒指摘了。”

    “怎么?”领主大人正戴着的这个戒指,到手之后又让工匠用纯银稍作过伪装,不那么容易看出是前斯图亚特王室珍藏。

    不过那鸽子蛋般硕大纯净的空间秘水晶,只要有眼睛都能看出来珍贵异常。

    “今天一整天,王宫里都会开启元素扰乱法阵。空间装备对元素稳定性要求特别高,戴着也不能用。”索伦说道,“所以大家都会干脆摘下来,算是种不成文的规矩。”

    “嗯。”李察点点头。

    就算平常时候,进王宫也至少要摘除刀剑武器。

    现在紧要关头,管控更严苛一点很正常,毕竟谁知道空间戒指里会装着什么危险物品。

    内廷仆役提供了非常丰盛的冷餐,李察正好起得晚没来得及吃早饭,拿起两份鱼肉跟伊丽莎白一人一份。

    “诸位,请保持安静。”宫廷管家戴着滑稽的假发套走进来,贝德里克紧随其后。

    和国内贵族们的晨会非常简短,而后就是枯燥的等待。

    各国使节得到接近中午才会进宫,领主大人闲得无聊,拉着夜玉跟伊丽莎白偷偷摸摸玩了半天扑克。

    时而跟爱哭包联横,把新手太古龙坑得头昏脑涨。时而又与夜玉合纵,让伊丽莎白输得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捱到点,终于等来使节们进宫。

    “那是附属国,那是法师联邦……怎么没见精灵王国的草台班子。”李察一边看热闹一边给伊丽莎白科普常识,幸灾乐祸地说道,“尖耳朵们不会连观礼邀请都没收到吧。”

    “那些穿红衣服的人是从哪里来的?”

    “圣荷西的人,只有他们会穿那么艳的礼服。”李察说完顺嘴发了句牢骚,“我觉得他们那国王是个糊涂蛋。”

    “你是指尼奥?为什么这么说?”伊丽莎白没吭声,反倒是夜玉好奇发问,“在我印象中,尼奥聪慧非凡又心胸广阔,是极少数未曾掌握力量却偏偏让我不敢轻视的人物。”

    “知道吗,亡灵是全体生者的敌人。可面对即将到来的亡灵之灾,这位陛下颇有点关起门来成一统的架势。”领主大人摇摇头,冷笑一声,“光凭这一点,说他是糊涂蛋一点不过分。”

    “或许喜好内斗是你们人类刻进骨子里的天性,论起在内斗,可比其他种族都厉害多了。”

    夜玉这句话让李察不由一愣,沉默良久。

    他想反驳,又无从开口。毕竟在其他智慧种族看来,人类对内斗的喜好就像秃子头顶的虱虫一样明显,这种看法显然没法完全归结于空穴来风。

    “别发呆了,加冕典礼要开始了。”

    在庞贝,无论冰雪女神教会时代亦或是圣光教会时代,压根从来没有什么神权高于王权的说法。

    所以为贝德里克戴上黄金王冠的人不是宗教领袖,而是他的血亲叔叔、庞贝最重要的文官之一、施密特亲王。

    宫殿设计十分巧妙,顶上用大片透明玻璃铺就,让阳光可以毫无阻碍洒下,汇聚在贝德里克头顶正上方。

    半空中的每一粒飞尘都在折射着光辉,星星点点仿佛流金,恍若传承数千年的王权在凝聚、升华。

    他的五官隐匿在阴影中看不清楚,显得分外庄严、肃穆、神秘,颇有种天命所归的气度。

    当然,跟脑袋后面自带大光圈的高山堡领主相比,还是没法媲美。

    戴上王冠的新王接下来应该巡游全城,接受拂里士人民的欢呼。临登上马车时,贝德里克却众目睽睽下朝李察说道,“我的朋友,请跟我一起迎接鲜花和掌声。”

    领主大人本来正忙着跟夜玉小声掰扯八卦。

    这妞虽然有一副纯洁甜美的皮相,但人不可貌相,见闻着实广阔。连西北总督买了个狐人美女这种事都清楚,小道消息讲得绘声绘色真假难辨,听得李察脸颊通红好一阵心潮澎湃。

    “哈?”感觉周围忽然陷入安静,他一脸莫名所以指着自己鼻子问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