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李青的奇妙冒险 河流之汪

第252章 伊鲁索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

    镜子里的男人如此神情淡然地说道。

    他穿着一件看着布料厚实却完全遮不住腹肌的奇特马甲外套,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被精心地扎成了六、七股短马尾,然后随意地披散在了肩膀上。

    五官坚毅方正,棕色的瞳孔里很有一股咄咄逼人的威慑力。

    他在镜子里直勾勾地盯着波鲁那雷夫,目光冷得就像是狼在看自己的猎物:

    “初次见面,我叫伊鲁索。”

    “银发的大叔,可以把你手里的冰块扔掉了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伊鲁索”

    波鲁那雷夫细细地咀嚼着这个无比陌生的名字。

    同样是在镜子中出现,同样是在镜子里跟自己说话。

    不可避免地,波鲁那雷夫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和友人一同经历的,那场刻骨铭心的复仇之战。

    当年的那个敌人,不,那个仇人的名字叫J·盖尔。

    其替身“倒吊男”可以在不同镜面间反射移动,并且直接在镜子里对目标的倒影攻击,同时将伤害反馈给目标本人。

    J·盖尔自然是早就下了地狱,关于那场战斗的记忆也连同着波鲁那雷夫终得释放的仇恨,在时间的流逝间渐渐地埋于心底。

    而波鲁那雷夫万万没想到,这段记忆竟然有朝一日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涌起。

    “怎么可能?”

    “那个混蛋明明已经死了十几年了!”

    “这绝不可能是J·盖尔对‘倒吊男’,难道说”

    波鲁那雷夫的脑海里不由蹦出了一句其挚友承太郎的名言:

    “是同类型的替身吗?”

    因为有白金之星的例子在先,所以同类型替身的存在早早地得到了印证。

    而这一刻,波鲁那雷夫还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位挚友,花京院典明的科普分析:

    “现实里可没有什么「镜中世界」”

    “所谓的镜子不过是光的反射。”

    两位挚友的名言放在一起,让波鲁那雷夫很快认清楚了对方的能力:

    “没错这多半是和J·盖尔相似的能力!”

    “因为镜中世界是不存在的,镜子的本质是确定的。对方的实体既然能存在于镜面上,这就已经在本质上和‘倒吊男’没有太大区别了。”

    想到这里,波鲁那雷夫便瞬间定下神来。

    虽然他会不可避免地为过往的回忆感慨,毕竟那不仅是他最激情燃烧的岁月,而且还关系着他逝去的亲人和伙伴。

    但是,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波鲁那雷夫知道自己现在没时间感慨。

    过去的终究已成往事,此刻他还有新的使命在身:

    “银色战车!”

    波鲁那雷夫轻声一喝。

    那个浑身泛着银色金属光泽的铠甲剑士,就这样轻轻地将手中的细剑一扬。

    这一剑迅疾如雷,凌厉如电,转瞬间便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流光,在汽车后视镜的根部斩开一片光滑如镜的断面。

    那面汽车后视镜就这样整个从车身脱落,又在剑势的余威之下飞出去了好几米远。

    “哦?”

    镜子里的伊鲁索微微一愣:

    一是惊叹银色战车的速度之快,其出剑之凌厉优雅,绝对能让所有初见者为之惊叹。

    二是,他能看出来波鲁那雷夫是在故意将后视镜打飞落地,从而减少附近镜子可以照到的角度。

    镜子能照到的地方少了,对方能安全藏身、活动的地方自然也就多了。

    但是这应该是了解其能力的人才会第一时间想到的事情才对。

    如果是对此一无所知的人,见到镜中之人的出现恐怕都会茫然失措,不知该如何应付。

    而伊鲁索本人还没有做出任何会暴露自己能力的举动,对方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正确地判断出,只要自己被镜子照到便会存在危险?

    难道,「镜中人」的替身情报已经泄露了不成?

    伊鲁索不禁有些惊讶。

    而就在那后视镜被银色战车斩落的那一刹那,波鲁那雷夫便又果断地俯下身子往下一蹲。

    他把自己的身体放到了最低,几乎是趴伏着跪在了地上。

    这样一来,位于高处的汽车车窗便照不到他的身影。

    而在后视镜被斩落地面之后,车身侧面的地面也就很自然地成了一片镜子照不到的安全区域。

    波鲁那雷夫的身影,就这样从所有的镜面中消失了。

    “暂时安全了对方恐怕也没料到我会见过同类型的替身,所以让我抓住机会第一时间摆脱了镜面的照射。”

    “那么,接下来只要保证自己尽量不让镜子照到,对方也就拿我没办法了。”

    他细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桥面上就停着这么一辆伊鲁索开过来的汽车,暂时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充作镜面的物体。

    这辆汽车上倒是前后左右都有可以用来充当镜面的车窗玻璃,不管从哪个方向离开都会被“镜子”照到,的确是有些麻烦。

    “不过还是有机会的。”

    波鲁那雷夫仔细地观察了一下:

    车头,车头的方向仅仅存在一面镜子,汽车的前挡风玻璃。

    只要把这块玻璃给挡住,车头朝向的那个方向就会完全成为镜子照耀不到的盲区。

    想到这里,波鲁那雷夫马上就小心地避着车窗玻璃深深趴伏在地,坚定而不失速度地向着车头匍匐爬去。

    他把身体伏得很低,完全趴在镜子照耀不到的盲区。

    很快,波鲁那雷夫安然无恙地抵达了车头前方。

    “银色战车!”

    他信念一动,那银色的剑士便随之挥动剑刃。

    这一剑倒是与之前的斩击不同,它轻盈灵活,柔和如水。

    不过是轻轻一挑,那辆汽车的前引擎盖便在一声清脆的响动中骤然弹开。

    就这样,银色战车将引擎盖高高向上支起,那一大块前挡风玻璃也就被这支起的引擎盖给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后面。

    “很好。”

    “这样一来,车头的方向上就完全没有镜子了。”

    “而且这个方向还正好对着桥那端火车站所在的方向,我完全可以就这么直接带着冰块离开。”

    波鲁那雷夫长长地松了口气。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银光却是不经意地印在了他的眼角:

    那是镶嵌在车头前部的银色金属亮条,学名应该叫中网镀铬装饰,算是一种用来给车身外观增加格调的装饰物。

    这金属条被打磨得光滑如镜,里面能隐隐约约地映出人影,严格来说也算是可以被敌人利用的镜子。

    也就是说,这个方向上的镜面并没有被完全清除。

    但波鲁那雷夫却只是下意识地紧张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没关系,这根金属条虽然也能算是镜子,但它们却被镶嵌在车头。”

    “而刚刚那个叫伊鲁索的家伙出现在侧面车窗的玻璃里,那个位置的镜子,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光’反射到这里的。”

    因为镜中世界是不存在的。

    而镜子的本质是光的反射敌人能进入镜子,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把自己变成了光。

    所以敌人要在镜子和镜子间移动,就必须像光一样在镜面之间来回反射。

    这些都是波鲁那雷夫当年和花京院并肩作战时悟出的道理。

    根据这个理论,光沿直线传播,如果因为位置关系镜面和镜面之间不能连成一条直线,敌人就不能从一个镜面转移到另一个镜面。

    总而言之,对方不可能从车窗玻璃转移到车头的金属条里。

    “我现在还是安全的。”

    波鲁那雷夫如此笃定地想着。

    然后伊鲁索的声音突然从耳畔响起:

    “喂喂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一开始那么果断地逃出了我的视线,现在却又这么淡定地站在‘镜子’前面。”

    “我可都有些看不懂了啊,大叔。”

    在波鲁那雷夫那震惊的目光中,伊鲁索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了车头镶嵌着的,那根窄窄的银色金属条里。

    他刚一出现,便猝不及防地伸手抓住了波鲁那雷夫是镜子里对“波鲁那雷夫”,抓住的只是镜子里的倒影。

    然而,只见镜子里的伊鲁索开始向后拖拽波鲁那雷夫的倒影。

    紧接着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在镜中倒影被向后拖拽的同时,现实中波鲁那雷夫的身体也开始一点一点“消失”。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被切切实实地向某个地方拖拽着,只是那个地方他看不见,也理解不了。

    “怎么可能”

    “你是怎么从车窗跑到车头的?”

    “这两块‘镜子’的位置明明就不可能发生反射啊!”

    波鲁那雷夫仍旧沉浸于理论失效的震撼之中。

    “啊?”

    听到这样奇怪的问题,伊鲁索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古怪。

    他都有些无法理解这个银发大叔的脑回路:

    “怎么过来的这还用问吗?”

    “当然是”

    伊鲁索用力往后一拽。

    波鲁那雷夫马上就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用「镜世界」啊!”

    PS:替身面板

    替身名「镜中人」

    本体伊鲁索

    破坏力:C

    速度:C

    射程距离:B(镜世界内可达数百米)

    持续力:D

    动作精密性:C

    成长性:E

    能将敌人拉入镜子中,从而把敌人和替身分开,如果只拉入一半则可以使敌人无法动弹。被拉入镜子中的人无法对镜中世界的事物做出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