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 黄杉公子

第836章 太无情了吧

    旅长办公室里,苏七月正在和人通着电话。

    电话是师师长朱海鹏打过来。

    这位打这通电话过来,当然不是为了给苏七月道贺,而是说其他事儿来了。

    “七月老弟,听说你们旅二十天后,又要和范英明他们对上了?”

    旅和t旅的二番战,在整个军区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苏七月自然也没必要对这位隐瞒什么。

    面对朱海鹏的询问,他就微微一笑道:“是啊,朱师长,您消息挺灵通的。”

    朱海鹏唔了一声,继续道:“要说你和老范对上的话,我肯定是看好你多一点。可你这刚刚回旅还不到一个月,就要面对这样一场‘大考’,老哥我可是为你捏了把汗啊。”

    朱海鹏这话当然不是危言耸听。

    t旅作为全军区第一支数字化合成旅,其数字化建设的程度,怕是还在旅之上。

    虽然旅在师改旅之后,变成了军区直属,在装备上又一定的倾斜。

    可r集团军那边的资源,也同样在向t旅倾斜。

    这装备、资源一项方面,两边基本上是持平的。

    然而数字化作战的经验方面,旅比人家t旅可要少了一大截。

    在旅组建之前,范英明和他的t旅就几次参加过军区级别的演习对抗。

    甚至在跨军区的演习中,都不止一次露脸。

    而旅毕竟刚刚组建才一年多。

    大规模的演习,只参过一两次。

    唯一可能占点优势的,就是那次对敏登集团的追捕了。

    可那次对抗,旅这边真正发挥作用的,只有一个战狼中队。

    其他几个常规部队,包括两个正在建设中的合成营,都没能有任何建树。

    说他们拥有了实战经验,实在是有些太过勉强。

    朱海鹏因为对苏七月能力有着清楚的认识,对旅的情况一直就比较关注。

    旅相比t旅的这些弱势,他这个“旁观者”是清楚看在眼里的。

    这要是苏七月就任“代旅长”之后,能有个三五个月的缓冲时间,朱海鹏觉得他一定能够将带出另一个样子来。

    至少面对范英明的t旅,肯定是不落下风。

    可现在,苏七月毕竟离开旅已经有三四个月。

    虽然回来之后,这个年轻人很快就升任“代旅长”。

    可时间上,毕竟短了点。

    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就要面对这场压力山大的演习。

    这在朱海鹏看来,多少有些勉强。

    因此他此刻的担忧,也就在情理之中。

    对这位朱师长的关心,苏七月还是很感激的。

    事实上,范英明和t旅的实力,他也十分清楚。

    对上这样强劲的对手,苏七月是丝毫不会轻忽的。

    没有朱海鹏提醒,他也一定会倍加重视。

    当下苏七月就开声道:“和范旅长、t旅对抗,任何时候都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所以,朱师长放心吧,我会做好准备的。”

    苏七月这么一说,电话那端的朱海鹏顿时松了口气。

    他对苏七月十分了解,知道这个年轻人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对方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有一定的把握。

    说起来,旅的硬实力和t旅,以及自己的师都在一个水平线上。

    随便拉两支部队出来对抗的话,胜负都是五五之数。

    自己之所以这么担心苏七月,更多是因为之前旅输过了一次。

    而且,还是惨败。

    当然了,朱海鹏也知道,上次旅的失利,更多是因为老旅长石青松的轻敌。

    和旅本身的实力,没多大关系。

    但是刚刚输了一场,旅的士气肯定是比较低落的。

    这么短的时间,又要面对同一个对手,难保下面的人不会有心理阴影。

    不过细想一下,苏七月本身对心理学的造诣就很深。

    他会不知道可能出现的状况?

    放下了担心,朱海鹏的语气就轻松了许多。

    电话那端的他,乐呵呵地向苏七月发出了邀请,让他得空来家里吃个饭。

    苏七月本来想要婉拒的,毕竟自己这段时间工作肯定忙得很。

    不过,想到自己未来一段时间对全旅一项训练加强的规划,苏七月又改变了主意。

    “没问题,朱师长。不过,到时候我可能要多带一个人过去,向嫂子请教几个问题,您看方不方便?”

    朱海鹏闻言,顿时莞尔道:“当然没问题!”

    “你嫂子一直念叨呢,说在战场微波监控系统系统的完善方面,遇到了一些难题,想向你咨询一二呢。”

    “正好你过来给她解解惑,也算是帮老哥我一个忙了。”

    朱师长都这么说了,苏七月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最终二人约好了三天之后的周末,晚上去朱海鹏家里吃个便饭。

    朱海鹏现在住r集团的大院里,离得倒也不远。

    和这位朱师长又寒暄了几句,苏七月这才挂断了电话。

    将身子靠在椅子上琢磨了一会儿,苏七月就拿起话机拨通了龙小云的电话。

    “小云吗,我苏七月。”

    “旅长!”

    电话那端,龙小云的声音很快响起。

    苏七月接着开声道:“之前让你将战狼中队那边的夜视器材、热成像技术设备做个统计、汇总,你那边有结果了吧?”

    龙小云很快给出了回答:“报告旅长,统计结果已经出来,需要我现在给您发过去吗?”

    “嗯,你发给我来看看。”

    苏七月指示道。

    “好,我现在就给您发过去。”

    龙小云一丝不苟地说道。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一个文件传送图标亮起,苏七月很快按下了“确定”的按键。

    不大一会儿,他就打开了一个办公文件。

    很快将文件浏览完,苏七月就又开声了。

    “唔,战狼中队目前的夜视器材、热成像技术设备,看着还是很先进的啊!”

    龙小云嗯了一声,回答道:“是啊,旅长。我们特战部队很多时候要在黑暗中作战,如果不给特战人员们配备最好的夜视装置,就很难发挥他们的战斗力。”

    “执行任务的流畅性,也会因此大打折扣。”

    听着龙小云的叙述,苏七月就释然道:“说的没错。现代战争,对全天候作战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单单是特战部队,就是常规部队,也必须具备这样的能力才行……”

    停顿了一下,苏七月接着说道:“小云你做的这个统计先放我这边,回头你也多想想,看看能不能将战狼中队夜间作战的这些装备,往旅里其他几个营推广推广。”

    电话那端,龙小云很快将旅长布置答应下来。

    结束通话的时候,苏七月就和龙小云说起了去朱海鹏家吃饭的事儿。

    他微笑着说道:“小云,周末的时候陪我去r集团军朱师长家里吃个饭。正好就全天候作战的技术问题,我们向江工请教一下。”

    苏七月说的江工,自然是朱海鹏的妻子军区网络工程师江月蓉了。

    这位江工可不简单。

    当初师三胜a师,就是靠了她一手缔造出来的战场微波监控系统。

    在战场侦查、战场监控等方面,这位绝对是专家级别的人物。

    苏七月在信息安全等方面的技术,已经几乎站在了最高点。

    但是具体到战场监控、侦查方面的一些技术,他就不如江月蓉了解得透彻了。

    同样的,龙小云的能力,也更多表现在信息作战方面。

    如果能得到这位江工的帮助,无疑对旅的数字化建设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对旅长的邀请,龙小云没怎么想就答应了下来。

    说起来,她对江月蓉也是早有耳闻,只是一直缘悭一面。

    加上自己的性子又比较冷,总不可能因为一点小问题,就跑到军区信息中心,去向人家求教。

    正好旅长的这个邀请,可以让自己见一见江工,龙小云当然愿意咯。

    ……

    “喂,疯子、枪王、完毕,你们三个也太无情了吧?”

    战狼战队训练场上,叶寸心正叉着腰指摘冷锋、成才、许三多呢。

    护航任务顺利完成之后,护航特战小队的队员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原部队。

    邵兵、吴哲、陆少鸿他们自不用说,自然是各自回自己的部队。

    然而谭晓琳和叶寸心二人归队的时候,却赫然发现自家部队已经人去楼空了。

    就连雷神、老狐狸他们雷电突击队,也已经杳无踪迹。

    二人去到基地贾政委那儿报道之后才知道,原来火凤凰突击队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训练,正式成立了。

    其队员们,暂时被编入了军区旅战狼特战中队。

    谭晓琳、叶寸心,要去军区报道才行。

    至于雷电突击队,已经随着老虎团,去参加为期两个月的山地训练了。

    和谭晓琳、叶寸心谈话的时候,贾政委对这两个刚刚荣归故里的火凤凰很是勉励了几句。

    贾政委叮嘱她们,去到军区之后,也一定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从贾政委那儿出来的时候,谭晓琳、叶寸心都是一脸懵圈。

    火凤凰突击队都已经整个过去了,她们俩竟然一点都不知情,这也太悲催了。

    辗转了两天,二人总算来到军区这边报了道。

    和火凤凰突击队的其他六名姐妹,也终于团聚了。

    这本来算是高兴的事儿,然而在参加了战狼中队几天训练之后,叶寸心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原因很简单,她们火凤凰虽然被编入了战狼中队,但是却还没有得到中队其他特战人员的承认。

    连续十天,她们的训练,都是单独进行的。

    邵兵那边,还安排了冷锋、成才等人轮流看管她们。

    看那意思,压根儿没把自己这8个人当成战友,而是当成了菜鸟。

    这样的憋屈,叶寸心怎么可能受得下去。

    这不刚刚自己这边训练的时候,冷锋、成才、许三多又过来“监视”了,叶寸心的爆发也就在情理之中。

    “敌杀死妹妹,你这话可有歧义。”

    冷锋擦了擦鼻子,调侃地说道,“我们三个和你可都没什么关系,别搞得咱们好像始乱终弃一样。”

    听了这话,叶寸心的脸就是一沉:“你这家伙胡说什么呢。”

    冷锋看了看左边的成才,又看了看右边许三多,耸了耸肩:“是你先说我们无情的啊,我只是在纠正你这话的错误。”

    叶寸心哼哼着道:“咱们好歹也是战友了吧?你们这样成天盯着我们训练,更不和我们合练,这不是无情是什么?”

    冷锋撇了撇嘴,刚想回应什么,旁边的成才就先开声了。

    “敌杀死,这是上面的指示,兄弟们只是听令办事,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至于战友情,回头休息日的时候,我们在中队食堂小聚一下,一人一件、不醉不归。”

    成才这话一说,总算将叶寸心的怒气给消散了一些。

    要说这个有些土里土气的“枪王”,说话倒是比冷锋中听多了。

    至于那个傻小子完毕,叶寸心实在提不起什么说话的兴趣。

    看看叶寸心爆发得差不多了,谭晓琳就微笑着过来打圆场。

    “三位,邵队没什么特别指示的话,我们就继续训练了啊。”

    对谭晓琳这位火凤凰少校教导员,冷锋他们还是不敢怠慢。

    三人应了一声,稍微拉开了和火凤凰们的距离,远远站定。

    谭晓琳转头看向叶寸心,对她一努嘴,示意她归队。

    回到队列之后,沈兰妮就忍不住向叶寸心发问:“敌杀死,你和教导员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真和这三人组的队啊?”

    护航行动已经结束,谭晓琳、叶寸心参与其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沈兰妮这话问出来之后,叶寸心就哼哼着表示道:“是在一个小队待过,可你看他们三个那不近人情的样子,眼里哪有我们这些队友啊。”

    旁边的田果听了这话,就叹息着安慰道:“敌杀死你也别太难过了。像你这样的相貌人品,不需要愁的。”

    “这三个不搭理,总有其他选择嘛。”

    田果这话一说,叶寸心顿时急了。

    “开心果,你这家伙胡说八道什么呢?疯子、枪王他们那样的,我会看得上?”

    田果哦了一声,目光就落在了傻傻站着的许三多身上:“明白了,你真正看上的是完毕。”

    “唔,他虽然个子矮了点儿,但是老实巴交的没那么多弯弯绕。居家过日子,绝对合适。”

    叶寸心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成心的,气得身子直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