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祸害 紫蓝色的猪

第二十四章 谁的血?(第三更,600月票加更。)

    藏在桌子下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肥胖中年男人。

    当桌布被掀开之后,这个身穿贵族服饰的肥胖男人直接吓尿。

    “不要杀我!!!我有钱,对,我有钱!!!只要不杀我,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们!!!”

    感受着来自莫德的冰冷目光,肥胖男人身体抖如筛糠。

    “滚出来。”

    莫德冷冷道。

    “好,我这就滚出来!”

    肥胖男人真的从桌底下滚出来,表现出了很强的求生欲。

    莫德打量了下这个大肚便便的中年男人,问道:“这房间是怎么回事?”

    “这、这……”

    肥胖男人迟疑着。

    咔啦。

    莫德用拇指顶开刀鞘。

    肥胖男人身体猛抖了一下,低头颤声道:“这房间、是、是我们平时消遣用的靶场……”

    “靶场?”

    莫德闻言看了眼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人,眉头不由一蹙。

    拉斐特来到旁边的一张桌子前,用食指轻轻碰了一下盘中的汤汁,尚余温热。

    看来,是他们打扰到了这些贵族的兴致。

    靶场?

    真是恶趣味。

    拉斐特嘴角扯出一丝不屑,从一张椅子上拿起一把体积跟短柄燧发枪无异的手弩。

    装填在弩弦上的箭矢细长而小巧,单凭这种规格的袖箭,要是不涂抹毒药,很难会对敌人产生致命性伤害。

    拉斐特将手弩递给莫德。

    莫德接过手弩看了一眼,旋即面无表情看向已经吓得半死的肥胖男人。

    他没有兴趣去进一步了解这个所谓的靶场。

    当即,将手弩一侧,瞄向肥胖男人的额头。

    肥胖男人看到莫德的动作,吓得胯下的尿骚味变得更重。

    他只以为莫德是对刚才的解释不满意,立马如同倒豆子般说出了跟靶场有关的任何事情。

    莫德听了几句就将手弩丢到一旁的地上,忽的伸出手掐住肥胖男人的下巴,将那三百多斤的身体举了起来。

    肥胖男人满脸恐惧,四肢无力挣扎着,发出吱吱呀呀的无意义声音。

    滴答。

    尿液从他的胯下淌出,落在地板上。

    莫德手臂一甩,将肥胖男人丢向房间中央。

    嘭。

    肥胖男人的身体重重砸在地板上,被摔得七荤八素,一时间没缓过来。

    牢房里,那些原本蜷缩在角落处瑟瑟发抖的奴隶们,此时已是站在铁杆后,用一种充满恨意的目光盯着那肥胖男人。

    莫德越过肥胖男人,来到十字架前,看着这些被贵族们视为“靶子”的奴隶。

    打靶,即是肥胖男人等王公贵族所制定的一项能够赢取赌注的得分制竞技游戏。

    想参与的人要先押下一百万贝利,而每一轮的打靶只限十二人参加。

    游戏开始后,每个人只有十发袖箭和一个相应的人靶。

    只要射中人靶身上各个不同的位置,就能拿到高低不一的分数。

    得分最高的位置是手指脚趾,之后是耳朵、掌心……

    简单来说,就是射中的部位离要害越远,所得到的分数就会越高。

    而一旦射中要害,就是当场淘汰。

    直到十箭射完,得分最高的人,则能拿到所有的押注。

    先前在这个房间里的贵族们,显然都是老玩家。

    所以,才会有那个身中六十多箭不死的女奴隶。

    因为,那些箭矢基本避开了要害,聚集在四肢等位置上。

    十字架上,其中一个身中五十多箭的男奴隶看着莫德,那干裂的嘴唇动了动。

    “求求你,帮我解脱吧……”

    “……”

    莫德拔出千鸟。

    那男奴隶见状,灰暗的眼中闪过一缕光亮。

    莫德却是挥刀斩断了死死捆绑住男奴隶身体的绳子。

    男奴隶软倒在地,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着莫德。

    “刚才那女人是活不成了,但你不同。”

    莫德说完,没有理会男奴隶的反应,挥刀斩断其余十字架上的绳子。

    帮这些被贵族们视为靶子的奴隶脱身后,莫德来到牢房前。

    牢房里的奴隶们一言不发,但看向莫德的眼神中充满了亮光。

    他们看到了希望。

    莫德无视这些目光,挥刀斩断门锁,旋即干脆转身,向着房门走去。

    “拉斐特,走了。”

    “嚯嚯。”

    两人离开房间。

    才走出十几步路,就听到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凄厉惨叫声。

    是那个肥胖男人的。

    拉斐特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平静道:“把船上的人全部清理掉会比较好一点。”

    “包括奴隶?”

    “是的。”

    “没必要,我可不想被桑妮讨厌。”

    “了解。”

    拉斐特没有坚持。

    他对弱者毫无兴趣,之所以提出扫荡掉船上所有人的建议,初衷是为了延缓世界政府查到这件事的效率。

    莫德和拉斐特来到下一个房间,从衣橱和床底下揪出两个身穿贵族服饰的男人。

    面对这两个男人的求饶,莫德无动于衷,让拉斐特出手杀掉。

    之后,两人从房间里搜出一些金银首饰,多是戒指和项链。

    就这样顺着一个个房间扫荡过去,揪出了许多躲藏起来的男性贵族,以及看到了一个个境遇凄惨的奴隶。

    但凡贵族,莫德一个不留。

    死仇已结下,他不介意闹得更大。

    “拉斐特,分头行动吧。”

    “好。”

    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莫德和拉斐特分头行动。

    这次的世界会议,卡内特王国的国王罗威尔决定乘坐王船出航。

    也因为这样,国内有不少王公贵族跟着上船。

    他们将这次航行视为一次长期性的社交活动,却不曾想到会在东海内遇到两个煞星。

    莫德一路扫荡过去,基本都是一些金饰珠宝,没有任何纸钞。

    在扫荡掉一个房间后,莫德去往下一个房间。

    推开房门,莫德走进房间里,一眼就看到一个被锁链捆在邢架上的魁梧男人。

    “又是奴隶吗…[ ]…”

    莫德扫了一眼房间内的摆设。

    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个邢架,以及一张摆满长鞭钳子刀锤等器具的桌子。

    莫德收回目光,转而再次看向邢架上的魁梧男人。

    男人低着头,看不清相貌,那肌肉盘曲交结的上半身布满了用各种器具所留下来的伤口。

    有刀伤、鞭伤、钝伤……

    这些伤少说也有上百道,而且非常严重。

    正常人要是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基本已经离死不远了。

    可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的气息还算平稳。

    似乎是察觉到莫德的目光,邢架上的男人慢慢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口前的莫德。

    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兴许就是因为这种刺人的目光,这个男人才会被特别优待,直接架在这里,被严刑拷打慢慢折磨。

    若无变故,迟早会被生生折磨死。

    莫德无视那目光,来到男人面前,问道:“奴隶?”

    男人神情木讷,没有说话,反而死死盯着莫德身上的血迹。

    “谁的血?”

    几秒后,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