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祸害 紫蓝色的猪

第三百七十章 绝望的烬

    莫德和青雉并肩而立。

    面对这样的组合,烬的内心深处,久违的升腾起一股绝望之意。

    只不过。

    虽然他看不到任何机会,但不代表着他会坐以待毙。

    既然凯多大哥将守家的任务托付给他。

    那么,就算是死,他也要坚守到最后一刻。

    烬的眼眸中倏然间浮现出代表着见闻色的红光。

    此间形势,已然没有谈判的可能性。

    最终留给双方的选择,仅剩不死不休。

    这就是对敌关系。

    于是

    从始至终都没有对莫德说过一句话的烬,骤然间出手。

    没有丝毫胆怯,也不畏惧莫德的实力和名声。

    烬向前踏出一步,后背上的漆黑双翅倏然收拢,高大挺直的身躯,犹如利刃出鞘般直射莫德而去。

    被他紧握在手中的长度异于常态的武士刀刀身上,同他的双肩一样,也是燃起了熊熊火焰。

    并不算狭窄的廊道内,顿时映照出一阵火光。

    “炎烬,钩爪!”

    瞬身来到莫德面前的烬,将武装色和力量催发到极致,挥动包裹在火焰中的武士长刀,从上往下斩向莫德的要害。

    莫德凝视着径直斩来的炎刀,眼眸中倒映出一道锐利而危险的钩爪状斩击。

    攻击临近,直指莫德的要害。

    但莫德不为所动,只是平静看着炎刀斩来。

    然后

    一双漆黑大手从莫德身后窜出,两只手掌并用,生生将那劈斩下来的炎刀握住。

    挟裹着杀意的炎刀,就这样稳稳停在了莫德的面前。

    “嗯!?”

    看到炎烬.钩爪被这样挡住,烬的瞳孔一缩,下意识就要抽刀。

    然而

    无论烬如何发力,都无法将那深陷于漆黑大手中的炎刀抽回来。

    仿佛炎刀已经和那漆黑大手融为一体。

    由影子凝形而成的巨大手掌紧紧禁锢住燃烧着火焰的武士长刀,莫德抬眼看向翼龙人兽形态下的烬,平静道:

    “古代种翼龙形态,以及火焰的能力吗……挺有意思。”

    “……”

    烬一言不发,身体绷紧,在尝试抽回长刀之余,做好了随时能够攻击或者防守的准备。

    他的布防举动,被莫德看在眼里。

    “你的武装色不如我,你的火焰烧不穿我的影子。”

    莫德那随意搭在刀柄上的右手掌慢慢张开,旋即缓慢而有力的握住刀柄。

    “但你却非要装出对这把刀很执着的样子,真是拙劣的演技啊……”

    话音未落之际,烬眼神微凝,兽化形态的脚爪之上缠绕着凝实武装色,仿若闪电一般抽向莫德的胸膛。

    锵!

    这一脚,却是踹在了莫德拔出来的秋水刀身上。

    猛烈的冲击力通过刀身,直接传递到莫德的身上。

    然而莫德的身体不动如山,没有被撼动分毫。

    “我的力量和霸气不如他……”

    顷刻间,烬的脸色略显难看。

    这明暗两招落在莫德身上,犹如石沉大海一般,一点动静都没有。

    有一种连底裤都被看穿的既视感。

    牢房之外。

    大和惊讶看着被莫德扼制住攻势的烬,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刚才的自己。

    也是同这样向敌人全力进攻,结果招式就被敌人轻松挡了下来。

    “好强!”

    大和喃喃自语。

    虽然这两招交锋并不算激烈,但仅凭莫德稳若泰山般接下烬的两招攻击,就让大和深刻见识到了莫德的强大实力。

    相比于大和的惊讶,拉斐特他们一脸平静。

    在他们看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现象。

    “换个宽敞点的地方吧。”

    莫德并不想在这种地方结束战斗,却是突然释放出霸王色。

    食指粗的黑红色电弧沿着秋水刀身闪烁。

    随后像是火药一般炸裂,形成一股肉眼不可见的冲击力,隔空轰击在烬的身上,同时控制着影子触手松开了烬的武士长刀。

    嘭的一声闷响。

    烬身体一震,被这股冲击力震得蹬蹬后退了好一段距离。

    随后举目看向莫德时,却见莫德已然转身背对着他走出监狱。

    “刚才那是……”

    烬看着莫德的背影,眼眸颤动。

    他没有说出口的后一句话是:跟凯多大哥一样的霸王色缠绕能力!

    拉斐特、青雉、希留、罗四人倒是没有跟着莫德一起离开监狱。

    而是沉默站在监狱入口处的左右两侧,神情平静看着被莫德用霸王色隔空震退的烬。

    实打实的攻击,却没有对烬造成伤害。

    拉斐特他们自然是清楚莫德的用意。

    如果战斗结束得太快,未免无趣。

    不过。

    以烬的实力,想必是能满足莫德的。

    “……”

    烬沉默不语,目光一转,落在那看上去像是四尊门神似的拉斐特等人身上。

    他知道

    莫德刚才留手了。

    否则的话,以刚才那种情况,莫德完全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

    但莫德没有这样做。

    联想到莫德刚才所说的话,烬意识到……

    那个男人,打算在占尽优势的前提下,和他来一场光明正大的正面单挑。

    “如果是一对一的话……我有机会吗?”

    意识到莫德用意的烬,沉默看着监狱入口,在心中默默想着。

    不管有没有胜过莫德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得到一个和莫德单挑的机会,总比被莫德和青雉他们围殴致死来得好。

    也许有机会……!

    或者说,这是他仅剩的机会。

    “……”

    无声无息之间,烬的身体渐渐转变成人类形态,随后压抑着心中震动,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

    数秒后。

    烬深吸一口气,在拉斐特几人的平静注视下,迈步向前,离开监狱来到外头。

    百米之外的平地上。

    莫德站在那里,身姿挺拔,原本握在手里的秋水,却是重回刀鞘。

    烬眼神复杂看着莫德,监狱大门外驻足数秒,便是迈开脚步,朝着莫德一步又一步走去。

    行走之际,他眼角余光瞥向四周。

    莫德海贼团举团来袭,瞬息让整座鬼之岛沦为战场。

    烬注意到,声势浩荡的莫德海贼团,实际上只有五十人左右。

    反观己方人员

    抛开留守在岛上的蛮霸者们,以及佩吉万、屉木、福兹.弗三个凌空六子不谈。

    就是给赋者、愉悦者、等待者的人数规模,也有两万之巨。

    50vs20000!

    何等悬殊的人数差距。

    但是

    烬下意识放慢脚步,充盈着凝重之意的目光,不停瞥向四周被分割开来的十几个战圈。

    从这个位置,他甚至能清楚听到从鬼之岛城堡内传出来的持续不断的动静声。

    即使保皇在监狱的时候,已经向他汇报了形势堪忧的战况。

    但是得到一个单挑机会的他,在眼下这种境况中,仍是用出见闻色,亲自去确认了战况。

    而见闻色反馈回来的信息,也正如保皇所汇报的那样形势堪忧。

    己方的人数,明明是对方人数的400倍左右。

    但在对方的攻势下,占尽人数优势的己方阵营,却是被压制的一方。

    烬的心中一片沉重。

    在这短短数秒之内的观察,他“看”到了己方陷入劣势的原因。

    他“看”到了能力觉醒的泰佐洛,只是翘着二郎腿坐在黄金所制造而成的高背椅上,就让周围拥有人造动物系能力的给难以靠近。

    在那环绕着泰佐洛涌动不止的黄金浪潮前,哪怕们联手,也无法凿穿那黄金浪潮构筑而成的防线。

    反而在进攻的时候,只要被黄金浪潮席卷到。

    那液体般的黄金,就会第一时间钻入他们的眼耳口鼻中。

    然后,黄金液体会在瞬息之间变成固态,让受到攻击的在绝望中窒息而死。

    面对泰佐洛那充满压迫感的觉醒能力……

    武装色效果甚微。

    这让们深感无力。

    仿佛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坐在高背椅上的泰佐,而是一尊高高在上的黄金巨人。

    而他们只能在黄金巨人的轻蔑俯视下,想尽一切方法去进攻,期望着能将黄金巨人打倒。

    可最终的结果就是他们拼尽全力,也只能从黄金巨人的腿上磕下一块巴掌大的皮,而且还是那种转眼间就会立马恢复痊愈的伤口。

    给赋者们无能为力的一幕,被烬看在眼里。

    觉醒后的大规模能力,最是能够克制人海战术。

    而且偏偏还是黄金这种相当棘手的能力。

    除了泰佐洛之外

    烬还“看”到了近期才加入莫德海贼团的原七武海甚平。

    黄金帝泰佐洛不声不响加入莫德海贼团,这种事情,已经足够让烬震惊了。

    结果连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的原七武海甚平,居然也成为了莫德海贼团的一员。

    烬在被震撼到的同时,也终于明白莫德海贼团前来进攻他们地盘的底气。

    不单单是因为凯多大哥远行……

    聚集了青雉、贾雅、拉斐特、泰佐洛、甚平、希留这些强者的莫德海贼团,已经具备了和任何一个四皇海贼团全面开战的资本。

    烬的眼眸中,似是盘绕着一团阴霾。

    他沉默前行,一步又一步走向莫德。

    在这个过程中,他清清楚楚“看”到了正在大发神威的泰佐洛等人。

    没有任何机会……

    败局是必然的。

    烬的脑海中,闪过身在监狱中的那几道尚未出手的身影。

    那迈向莫德的步伐,渐渐变得沉重。

    正各自为战的莫德海贼团的主力们、被烬直接忽视掉的草帽一伙,以及正在拼命战斗的百兽海贼团成员们,几乎都是注意到了正在形成对峙之势的莫德和烬。

    不需要他人解释,他们就明白了

    敌我双方的主将,将要展开一次正面交战。

    “烬大人……能赢吗?”

    “蠢货,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烬大人肯定能赢!!!”

    “可对方是百加.D.莫德啊……就算是烬大人,也……”

    “啪!”

    “你他妈到底是哪边的?”

    百兽海贼团一方的人,强迫着自己去相信烬。

    可内心深处的动摇,是毋庸置疑的。

    反观莫德海贼团一方的心态,则是平静得很。

    在他们看来,这一场战斗,从双方登场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仅凭三灾中的烬,又怎么可能胜过他们眼中的已经君临于世界顶点的船长呢?

    凌空六子中的佩吉万,正在分割出来的一处战圈中和浑身镀金的布鲁克交手。

    然后他就看到了从监狱里走出来的莫德。

    在看到莫德的瞬间,他的心中骤然间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杀意。

    润媞的死,正是莫德造成的。

    而润媞,则是佩吉万的姐姐。

    此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滚开!”

    盛怒之下,佩吉万猛然变身成棘背龙形态,旋即一下甩尾,就将全身上下镀了一层黄金的布鲁克打飞。

    随后,佩吉万看也不看被打飞的布鲁克,转而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眸,看向远处的莫德。

    此时此刻,他眼中只有莫德一人,他心中只有杀掉莫德的念头。

    “杀了你!!!”

    被愤怒冲昏脑的佩吉万,踩着沉重的步伐,犹如高速行驶的卡车般径直冲向莫德。

    就在这时,甚平横插一脚,挡住了佩吉万的路。

    “虽然船长没有特意交待过……”

    甚平摆出了鱼人空手道起手式,平淡道:“但老夫的判断,就是不能让你打扰到船长。”

    “……”

    佩吉万充斥着凶光的眸子扫向甚平,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应了甚平。

    他张开满是尖利獠牙的大嘴,朝着甚平咬去。

    甚平一脸冷静,蹼掌中悄然渗出一捧液体。

    “枪波……嗯?”

    就在甚平即将出招,一道迅疾如雷的黑影突兀而至,从身侧将甚平狠狠扑飞。

    佩吉万见状愣了一下,飞快看向将甚平扑飞的黑影,眼眸中的凶光稍稍一敛。

    “谢了,福兹……”

    看清黑影是同为凌空六子的福兹后,佩吉万在心中默默道谢,旋即再次冲向远处的莫德。

    另一边。

    特意放慢脚步的烬,终于来到了莫德的面前。

    莫德知道烬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慢,但他并不在乎,右手攀附上刀柄,做好了战斗准备。

    “哦?来了个碍事的。”

    莫德的右手刚攀附上秋水刀柄,就注意到了棘背龙形态的佩吉万,正一边坦露着冰冷杀意,一边朝着他冲过来。

    “佩吉万!”

    烬也注意到了往这边冲过来的佩吉万。

    以眼下的形势,作为凌空六子的佩吉万,本应在战场上发挥他的战力价值。

    而不是愚蠢到在这种形势之下选择对莫德动手。

    “白痴!”

    烬不由在心中怒骂一声,紧接着,就有一股耀眼白光掠过他的眼前。

    是莫德出手了!

    烬心中一下咯噔,飞快循着耀眼白光望去。

    只见奔袭而来的佩吉万,瞬间就被那缠绕着黑红色电弧的白光吞噬掉。

    而携裹这恐怖威力的白光,穿过战场,在鬼之岛城堡上贯穿出一个巨大的洞口,随后余势不减的奔向远处的海面。

    待那散发着可怕气息的白光消失在远方。

    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鸿沟。

    而气息变得极其微弱的佩吉万就躺在鸿沟中,已然是翻着眼白失去了意识。

    “……”

    看着被莫德一招重创昏迷的佩吉万,烬瞳孔急剧一缩。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百兽海贼团成员们,皆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佩吉万大人……”

    “只是一招,就打倒了佩吉万大人!!!”

    “这就是百加.D.莫德的实力……”

    一起受到重创的,还有百兽海贼团的士气。

    相较之下,莫德淡然收刀,看向不经意间泄露出一丝绝望情绪的烬。

    “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