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祸害 紫蓝色的猪

第五百四十七章 原来他是来投奔莫德的!

    天降宝箱。

    这种奇遇在海贼世界里并不少见。

    但随手钓了一只鱼上来,然后鱼腹内竟然藏着一个还没有腐蚀掉或者拉出去的宝箱……

    只能说运气好过头了。

    贝利盯着木质宝箱沉思了好一会时间。

    “骨头,你说……遇到这种好事,会让窝折寿吗?”

    “哟嚯嚯。”

    布鲁克的指骨摩挲着下巴,认真道:“这要看箱子里有什么东西吧,贝利先生。”

    “也是。”

    贝利缓缓点头,一脸郑重道:“那窝现在就把箱子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说着,他走到宝箱面前。

    宝箱的表面被海水腐蚀得不成样子,看上去有些年份。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箱体上有一道道被污渍遮掩过半的细长金色纹路,在锁口的正下方,还镶嵌着一排从上往下、由大到小的被污泥覆盖部分的红色玛瑙。

    贝利显然对宝箱的特征不感兴趣,他伸出手,尝试着打开宝箱。

    只是锁口完全锈死,且密封性和硬度出奇的坚韧。

    贝利稍微用上了力气,也没能扒开宝箱盖子。

    要不是顾虑到宝箱内的未知之物,贝利说不准就暴力拆卸了。

    “贝利先生,还是让我来开吧。”

    眼看着贝利有些束手无策的样子,布鲁克主动请缨,并且拔出了魂之丧剑。

    贝利愣了一下。

    他看了眼布鲁克手里的魂之丧剑,又看了眼被一剑干脆利落斩成两半的海鱼。

    “……”

    沉默之余,他慢慢挪动身体,想将宝箱护在身后。

    这架势显然是不同意让布鲁克来开箱。

    毕竟有了海鱼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想宝箱会步上后尘。

    可贝利刚挡在箱子前,就听到了刀刃归鞘声。

    “?”

    他循声看去,只看到布鲁克将魂之丧剑归鞘。

    布鲁克用一种认真的语气道:“已经打开了,贝利先生。”

    就在贝利挪动身体的时候,他已经用魂之丧剑斩开了宝箱的锁。

    “打开了?”

    贝利鼬脸上一片茫然,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布鲁克既然这么说了……

    他也就试着用肘子顶了一下宝箱盖子。

    然后。

    啪嗒一声。

    宝箱盖子向后掀开,竟有些许微尘从里面飘荡出来。

    由此可见,宝箱的封闭性极强,多年下来,却是没有渗进半点海水。

    贝利愣愣看着掀开盖子的宝箱,然后又看了眼被斩成两半的海鱼。

    他感觉自己被布鲁克耍了,但他没有证据。

    布鲁克仿佛没有体会到贝利的怨念,凑过来看向宝箱内。

    箱底铺着一层黑红色软布,一颗布满扭曲花纹的恶魔果实躺在软布之上。

    “哟嚯嚯,是一颗恶魔果实!”

    布鲁克颇为惊讶。

    从这个宝箱的外观来看,应该已经沉在海底很多年了。

    可箱子内的这颗恶魔果实,却新鲜得仿佛刚从树上掉下来一样。

    这也算是恶魔果实的特性之一了。

    “还好只是恶魔果实,那窝就不用折寿了!”

    贝利也凑了过来,在看到箱子里的恶魔果实之后,顿时松了口气。

    团队里最不缺的就是恶魔果实了。

    如此看来。

    随手钓起一只巨型海鱼。

    从海鱼的鱼腹内剖出一个宝箱。

    宝箱里是一颗恶魔果实。

    也就是普普通通的运气吧。

    贝利这般想着。

    “这是哪来的?”

    忽然,莫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贝利和布鲁克几乎同时转身看向莫德。

    莫德则是低头打量着宝箱内的恶魔果实。

    他觉得这颗恶魔果实有点眼熟,可能是之前在恶魔果实图鉴上看到过。

    “哟嚯嚯,这是贝利钓上来的,船长。”

    布鲁克从简解释了一下宝箱和恶魔果实的由来。

    莫德瞥了眼被斩成两半的海鱼,再结合布鲁克的解释,大概猜到了过程。

    在这个神奇的世界里,真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只是从海鱼身体里弄到一颗恶魔果实,倒也不算什么。

    “老大,给!”

    贝利麻利拿起恶魔果实,献殷勤似的递给莫德。

    “你运气不错,贝利。”

    莫德笑着接过恶魔果实。

    贝利憨憨一笑。

    可随后就听到莫德的下一句话:“就是有点废寿命。”

    贝利的笑容顿时凝固。

    “但没事,我们有纯金。”

    莫德微笑着摸了摸贝利的小脑袋,然后仔细打量起这颗拥有扭曲花纹的浅橘色恶魔果实。

    他努力回忆着恶魔果实图鉴上的图片和描述。

    很快。

    他就回想起了和眼前这颗恶魔果实相对应的信息。

    “超人系腐蚀果实吗……”

    莫德看着恶魔果实表皮上的纹路和颜色。

    记忆中能够匹配到的信息,也就是腐蚀果实了。

    以超人系的类别而言,称得上是一颗极具进攻性的恶魔果实。

    “不错。”

    莫德召出影波,将这颗恶魔果实收了进去。

    虽然他并不缺恶魔果实……

    但是恶魔果实这种东西,谁也不会嫌多。

    况且还是一颗能力不错的超人系恶魔果实……

    能这么轻松的获取到,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且在拿到这颗恶魔果实的时候,莫德就想到了要将这颗恶魔果实交给谁吃。

    从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来的那个点子,可以说是受到了汉库克被能力反噬的这件事的启发。

    “终于快到了。”

    莫德忽的抬头看向远方天空。

    隐约能看到天空之城的轮廓

    和之国。

    平坦而空阔的地面之上,躺着数千名昏迷不醒的海贼。

    一袭紫色和服的藤虎屹立其中,手里握着一把泛着紫色光泽的杖刀。

    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着,留有刀疤的脸庞之上,是难以掩饰的疲惫之色。

    以一己之力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击溃了包括乌尔基和霍金斯在内的近五千名新世界海贼,这般壮举消耗掉了藤虎不少体力和霸气。

    这种情况下。

    最需要注意的雨之希留还有可战之力。

    但更糟糕的是,实力方面并不逊色于希留的贾雅和青雉的到场。

    青雉的目光扫过一地的海贼。

    见闻色感知之下,每一个海贼都还有气息。

    这说明藤虎留手了。

    问题在于

    以他对藤虎的了解,可不会做这种主动来挑起事端的事情。

    “希留。”

    青雉挠着头发,看向气势勃发的希留,问道:“能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吗?”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希留冷冷一笑,握在手里的名刀缓缓散发着危险气息。

    交手之前不给藤虎解释的机会,一方面是为了满足战斗欲望,另一方面是他将海军大将出身的藤虎视为敌人。

    是敌人,就没什么好说的。

    现在青雉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他自然懒得解释。

    “啊啦啦……”

    见希留这般态度,青雉无奈放下手。

    他正想再追问一句的时候,却见希留豁然出手,冲向藤虎的同时,用能力去调动大量的粘稠毒液,环绕在身周。

    看那架势,完全是不将地上的这些海贼的安危考虑进去。

    青雉眉头微蹙,抬手之间释放出阵阵冷气。

    就目前情况来看,怎能继续让希留乱来。

    “轰隆隆”

    然而贾雅的动作更快。

    她直接动用了飘飘果实的能力。

    霎那间,地上地下的砂砾岩块飞快聚集成一团,旋即变形成一堵石墙横在了希留的面前。

    整座和之国岛屿都在她的控制范围内。

    只要她愿意,不仅能随意操控和之国的无机物,还能直接将和之国岛屿抬升到天空。

    此时仅一念之间,就调动一大团砂砾岩块阻止了希留的战斗欲望。

    希留抬头看了眼横在面前的高耸石墙,随后回头看向微睁着眼睛的贾雅。

    显然。

    不论是贾雅还是青雉,在弄清楚情况之前,都不打算让他乱来了。

    “真是遗憾。”

    认清了现况的希留,缓缓将雷雨归鞘。

    他还没尽兴……

    更可惜的是,他还没从藤虎身上压榨出更多的战斗经验。

    看到贾雅阻止了希留,青雉便是撤掉冷气,走向藤虎。

    贾雅看了眼自觉安分下来的希留。

    这个男人在对待敌人时,一向残暴无情不留半点余地。

    但在面向同伴的时候,好在会尽量收敛。

    青雉去和藤虎交涉,而贾雅在制止希留之后,则是前去查看乌尔基和霍金斯的情况。

    不同于场内那些昏迷不醒的海贼们。

    乌尔基和霍金斯的身体素质比较强,这会也醒过来了。

    “我没事。”

    霍金斯拒绝了贾雅的搀扶,自己强忍着疼痛起身。

    他的嘴巴和下巴沾染了不少鲜血,应当是受了内伤。

    相较于霍金斯的伤势,乌尔基伤得更重。

    他的胸膛被藤虎砍了一刀。

    不过。

    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并不致命。

    “小伤小伤。”

    乌尔基对着贾雅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随后,他一屁股坐在破戒棍上,抬头看向前方的藤虎,叹道:“大将果然都是怪物啊……就算和那么多人联手,也丝毫看不到胜算。”

    “这就是你连一刀都没抗住的理由吗?”

    霍金斯不咸不淡的刺了乌尔基一下。

    乌尔基却也不在意。

    他回想着之前的战斗,愈发觉得藤虎的实力真是强得没边。

    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整个团队里,恐怕除了自家船长之外,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压制藤虎。

    “霍金斯。”

    乌尔基凝视着正在和青雉交谈的藤虎,沉声道:

    “那一刀给我的伤害,不多不少,正好‘踩’在了不让我有机会用出‘因果报应’的临界点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

    霍金斯眉头皱起,沉默不语。

    乌尔基深吸一口气,哀叹道:

    “留手不杀我,同时不让我有机会使用因果报应,这种力道控制绝不是巧合,而是他用‘见闻色’把握住了分寸,这就是我们和怪物之间的差距啊,霍金斯。”

    “那又怎样?”

    霍金斯面容冷峻,掌心中翻弄着占卜牌,冷漠道:“不管那个怪物有多强……”

    这般反应,似乎拥有缩短这种差距的信心。

    乌尔基顿时满脸惊讶看着霍金斯。

    他没想到喜欢用占卜来提前决定结果的霍金斯竟然拥有如此心性。

    刚这么想的他,就听到了霍金斯后面的话。

    “也绝对赢不了船长,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

    乌尔基闻言,目光变得呆滞起来。

    片刻后,他无奈道:“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有问题?”

    霍金斯瞥了一眼乌尔基。

    乌尔基嘴角抽搐了几下。

    虽然会错意了,但他还是觉得霍金斯的话很有道理。

    如果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的话,又怎会心甘情愿去追随莫德?

    所以在面对毫无胜算的强敌时,也不用太担心什么。

    因为。

    他们的船长更加强大,也能带给他们充分的安全感。

    可是……

    哪怕这种实力上的差距令人绝望,乌尔基也绝不会放弃追赶。

    他不是霍金斯,更不会因为提前奠定的占卜结果而放弃任何一种可能性。

    “我要变得更强更强……”

    乌尔基攥紧拳头,眼眸中闪烁着明亮光泽。

    不远处。

    “啊啦啦……”

    青雉看着藤虎,认真道:“也就是说,藤虎,你不远千里而来,就只是单纯为了来找船长叙旧?”

    “是啊。”

    藤虎点了点头,顺便补充道:“如果能吃到一碗贾雅亲手煮的荞麦面,就更好了。”

    “……”

    青雉哑然,随即环视了一圈倒在地上的众多海贼们。

    那这都是什么事啊。

    他在心里轻叹一声。

    不过。

    幸好藤虎不是来找麻烦的,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他可不想看到藤虎折在这里。

    将来意解释清楚之后,藤虎收起了战斗姿态。

    藤虎和青雉交谈的时候,地上有一小撮海贼醒来,迷迷糊糊间听到了藤虎是来投奔(找)莫德的谈话内容。

    随后,被藤虎打晕的海贼们也陆续醒了过来。

    “怪物……”

    这群来自新世界的海贼们,在恢复意识之后,皆是满脸惊惧之色看着藤虎。

    他们又不是傻子。

    知道藤虎在孤军奋战的同时,还能做到特意留手饶他们一命。

    这等实力,真是恐怖无比。

    “但就是这样的怪物,却也想着来‘投奔’莫德!!!”

    他们在弄清楚藤虎的来意之后,心中的惊惧瞬间被震撼所取代。

    “难以置信……”

    “这世界上,也只有莫德才能折服像青雉和藤虎这种怪物了!”

    “海军本部要是知道这事,肯定要被气死吧,哈哈哈!”

    “反正老子就是拼命也要成为莫德海贼团的一员!!!”

    在场的众多海贼认为藤虎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加入莫德海贼团,顿时更加坚定加入莫德海贼团的念头!

    世界最强的男人,然后还统领着两个前海军大将战力

    这样的海贼团,简直就是史无前例的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