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木叶寒风 归咎.

第六百八十二章 佐鸣互动(求订阅)

    “鸣人,这道题不是这样解的!”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题你都不会做!”

    “明明雏田和香燐都会!”

    鸣人的卧室中不时传出玖辛奈那偶尔暴躁、偶尔严厉、偶尔无奈的声音,半饷后,她捂着头满是无语的走了出来。

    自家儿子的文化课真是让人绝望啊!

    下到客厅,玖辛奈看到波风水门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忍不住抱怨道:“老公,我知道村子的事重要,但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差不多也给我关心一下鸣人的成绩啊!”

    “嗨嗨。”波风水门心不在焉的应着,但视线却一直不离文件。

    “你……”玖辛奈正要爆发小宇宙,此时玄关外却忽的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波风水门掀起眼帘:“是暗部!”

    “我去开门。”玖辛奈压下小性子去开了门。

    “玖辛奈。”屋外站着一名戴着雄鹰面具的忍者,正是暗部队长,鹰。

    “鹰队长?”玖辛奈颇为诧异。

    这么晚了,暗部队长鹰竟然亲自前来,肯定是出了大事!

    “快请进。”

    玖辛奈虽然被波风水门父子气得内分泌失调,但这会却表现得落落大方,将鹰迎进来后,她就自觉的上二楼去鸣人卧室打鸣人了。

    “火影大人,寒风回来了。”

    鹰进来后当即开门见山,轻声道,“他带回了三尾人柱力。”

    “真的吗?”

    波风水门大喜,“他们在哪?”

    鹰道:“人柱力已经被关押到密室,寒风是派影分身送来的人柱力,他从水之国赶回来好像挺累,应该已经睡了。”

    “明天让他来火影楼。”波风水门道。

    “是。”

    鹰停顿了下,又道,“火影大人,还有另外一件……比较可疑的事。”

    “什么?”波风水门笑盈盈的看着他。

    “木叶医院今天接受到大量拥有一致症状的奇怪病人。”

    鹰说道,“这些病人全部昏迷不醒、气息微弱,就像是被透支了生命力,木叶医院的医生包括医疗忍者都无法确诊这些病人的病因。”

    “让暗部医疗队出手。”

    波风水门表情郑重,旋即不解的问道,“你刚才说可疑?”

    鹰点点头,继续道:“根据初步调查,这些病人都是在雾隐村使者团进入村子后才忽然涌现的!”

    波风水门神色一紧:“和雾隐村有关?”

    “还无法确定。”鹰道。

    “立即让人调查雾隐村使者团!”波风水门道。

    “是!”

    ……

    夜色浓郁。

    宇智波一族圣地南贺神社。

    宇智波富岳一身宽松和服,沐浴着月光与带着暖意的夜风,缓缓拾级而上。

    “富岳族长。”

    附近的阴影中,团藏老同志拄着一根拐杖人五人六的走了出来,阴沉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悦,“你来迟了。”

    宇智波富岳抬头看着南贺神社的鸟居,自顾问道:“找我什么事。”

    “哼。”

    团藏闷哼一声,道,“计划开始了,富岳族长,随时准备配合我的行动!”

    宇智波富岳眯起双眸,试探道:“你的计划是什么?我该怎么配合?”

    “时机成熟,我会通知你的。”团藏淡淡留下一句,随后悄身后退,隐入黑暗。

    自经历了大蛇丸的‘背叛’后,团藏可不敢再轻易相信别人,即便是被村子百般压迫的宇智波一族,他也要提防,免得马失前蹄。

    等团藏离去,宇智波富岳又散了会步,这才转身回家。

    宇智波美琴已经睡下,小儿子佐助也呼呼大睡,口水流了一枕头。

    至于大儿子宇智波鼬,一个多月前跟着卡卡西出村任务后到现在都没回来。

    宇智波富岳踱步来到书房,默默的沉思着团藏的计划。

    团藏的野心无非是火影之位,那么他想要上位的最大绊脚石就是四代火影。

    那么他的计划无非是两个结果,要么直接杀死四代,要么就是设计让如日中天的四代犯错,给村子造成巨大损失,以此逼迫他引咎辞职?

    不管是哪一种,团藏既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必然有两个原因。

    一是他当初说过的某项研究已经成功。

    二就是村子里一定发生了某些事,让团藏认为时机成熟。

    “难道是……雾隐村使者团?”

    雾隐村使团到访对普通村民来说是件遥远的事,但对警务部队队长宇智波富岳来说却是今天的头条新闻,极为关注!

    难道团藏和雾隐村勾结到一起了?

    想到此,宇智波富岳当即洋洋洒洒写了一封信,然后仔细封好,甚至还下了封印术。

    翌日。

    宇智波佐助早早起床吃饭,快结束时,宇智波富岳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封信。

    “爸爸!”佐助喊道。

    “佐助。”

    宇智波富岳将信递给儿子,道,“把这封信交给四代的儿子。”

    “给鸣人的?”佐助有些好奇的接过,下意识就想打开,可惜信上好像有奇怪的东西,任他如何努力都拆不开来。

    “这是给四代火影的信,不要让别人看到。”宇智波富岳也不阻止,一脸沉稳的吩咐道。

    “我知道了,爸爸。”

    佐助拆了会见实在拆不开,便将信塞进了书包,然后背着书包去忍者学校了。

    等他走后,宇智波美琴不乐意了:“老公,这种事交给我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让佐助参与进来?”

    “你不懂。”

    宇智波富岳淡淡回了句,转身就走。

    如今团藏的计划已经开始,若是宇智波美琴再和玖辛奈接触,极有可能挑动团藏的敏感神经,反倒是佐助和和鸣人,两人一天到晚的在学校相聚,最不惹人怀疑。

    佐助奔跑到学校后,就一直想找机会把信交给鸣人,但课堂里人来人往,实在不合适。

    临近中午的课间休息,佐助忽然发现鸣人捂着肚子跑出了教室,他大喜,忙摆脱小樱、井野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的殷勤,屁颠颠的跟着鸣人来到厕所。

    进入厕所,佐助进入鸣人旁边的‘套间’,然后爬到挡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正蹲在马桶上‘嗯嗯嗯’的鸣人。

    “鸣人。”佐助轻声喊道。

    “诶?”

    鸣人下意识抬头,见到佐助,脸色顿时大变,赶紧双手捂裆,“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嘘嘘~”

    佐助环顾左右,这会厕所没人,正是交信的好时机,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份信,小声道,“这是给四代火影的信,很重要,千万不能被人发现。”

    信?

    鸣人微微松了口气,接过信后下意识去拆,可惜他也拆不开。

    “信上有我爸爸下的封印术,只有火影才能解开。”佐助极为傲娇的说道。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鸣人小眼珠子一转,当即拍着小肌霸信誓旦旦的应下,然后义薄云天的将信塞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