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苍青之剑 幽祝

第六十八章 魔潮

    所罗门城,主教天文台。

    教廷首席天文项目主教,格雷戈尔.孟德尔正在迅速指挥众人,密切监测月球的数据。

    “月球进入椭圆近地轨道了!”当屏幕上突然开始报警时,格雷戈尔立刻接通了和圣座的通讯,“随着行星外磁场增强,月磁场受到了相应扰动,轨道开始发生变化!”

    “轨道建模出来了吗?”英诺森教皇问道。

    “出来了,这次的近地点……比历史上记载的数据都要近,预计将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魔潮。”

    “对月球保持密切监视。”英诺森教皇回复说道,“全城大部分电力已经停止供应,你的项目的能源需求会优先满足,直到魔潮开始上升之时。”

    “陛下,那个……信息备份,做好了吗?”

    “数据维护中心的主教已经向我汇报,加百列数据库内,大部分数据已经通过机械纵列进行刻制,探针读写器也已经调试完毕。”英诺森缓缓说道,“你不用担心天文台的历史数据会毁于一旦。”

    “那真是太好了,我昨晚还做了通宵打印,将重要数据都抄录下来了。”格雷戈尔主教明显松了口气,“愿天主保佑人类,保佑科技文明。”

    “天主保佑。”英诺森回复说道。

    所罗门城里,五光十色的灯火也已经全部熄灭,游人们不安地望着天空,似乎是第一次发现所罗门城也会遇上停电的情况。

    神圣所罗门帝国境内,一则来自奥托皇帝的指示通讯,被下发到了各大贵族领主的手里。

    神罗这边的数控化程度更低,因此受魔潮影响并不如教廷那般严重。有些贵族领主选择了相信皇帝,将地下的电缆管道挖出来等候更换,更多领主却是选择了无视。

    嗯,反正是真是假,几个小时后就会知晓了。

    奥林山的底部,十字军炮手正在重新装填炮弹,观察手忽然说道:

    “今天的月亮是不是比以往的大?”

    “没有吧。”炮手随口说了一句,目光停留在月亮上,“嗯,好像是有点大。”

    “像胸脯。”观察手说道。

    “再大点就像屁股了。”炮手接上了这个荤梗,两个穷汉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起来。

    奥林树的顶层,某个法师学徒拿着敞口的箱子,来到了苍青之剑佣兵团的众人面前。

    “请将所有电子制品丢进去。”他说,“魔潮在上升的时候,电子制品会发生自燃现象。”

    在阿斯克的带头下,姑娘们不舍地拿出手机,丢进了那个箱子里。

    “那个手表?”法师学徒的视线,落在了诺菈白皙的左手手腕上。

    “这个是纯机械的,发条驱动。”诺菈连忙回答说道。

    “哦。”法师学徒好奇地点了点头,完全没意识到这种手表值多少钱。

    大约半个小时后,装满了电子制品的箱子,就被法师学徒放在了空地上。

    几个消防队员在旁边严阵以待,灭火器和水枪都已经准备好了。

    一旦箱子内起火燃起,就意味着魔潮正式来临。

    众人盯着箱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却仍旧未发生什么现象。

    诺菈的灵性突然有所察觉,开启了灵体视野。

    便看见四个透明的灵体从空气中浮现出来,围绕着箱子缓缓落下。

    开始唱起某种玄妙的,未知的,用人类听不懂的,但是不知为何诺菈却能理解的歌谣。

    血月将落,魔潮将起。

    兵戈相向,厮杀不休。

    “那是灵界语。”不知何时,阿庇里俄斯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沉声说道,“直接作用于灵体的语言。”

    “你是……城主?”出于同序列的灵性直觉,诺菈发觉眼前这家伙正是“灵体”序列的高阶能力者,高到某种她无法理解的程度。

    “看到了吧?那些灵体。”阿庇里俄斯说道,“在第一纪人类殖民者到来之前,希瑞斯半岛曾是高精灵的王国,而这棵伊甸树则是他们的圣树。”

    “每次魔潮即将上升的时候,他们的祭祀便会爬上树顶,用灵界语祈求自己的部族,能够在魔潮上升后的乱世中存活下来。”

    “也就是说……”诺菈连忙看向装着手机的箱子,只见箱子里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消防队员正在拿高压水枪和灭火泡沫对其进行喷射。

    “这次的魔潮,比以往历史记载的每次魔潮,都要更加浩瀚恐怖啊……”阿庇里乌斯低低叹息着,望向远处夜空下的云层。

    “要来了。”

    魔潮上升完毕!

    阿斯克忽然感到身上有种桎梏松动的感觉。

    在这一刻,主位面对超凡等级上限限制,已经提升到了Lv.10。

    那么,那些原本因魔潮压制,被迫沉睡的Lv.5-10的超凡生物们,如今也应该苏醒活跃起来了。

    阿斯克望向远处的天空,便看见夜色下似乎多了无数的光点。

    “那是……”

    “荆棘鸟!”阿庇里俄斯立刻转身下令,“打开生命囚笼!”

    早有准备的联合会法师们,迅速启动了连同奥林树的法阵,巨大的半透明球形墙壁立刻浮现出来,几乎将整座奥林山都笼罩其中。

    所有人的心思都是一沉:虽然是城主大人的命令,然而生命囚笼可是最后的底牌之一啊,就这样在开局的时候轻轻松松打出去了?

    出于对超凡力量的渴望,这些光点迅速一分为二:一半向着下方的十字军营地俯冲而去,另一部分则是直直撞上了生命囚笼之墙。

    这时,众人才看清每一个光点,都是一只浑身针刺的鸟。它们的羽毛是亮黄的,细密且长成松针般的形状,光是目视便给人种锐利的感觉。

    “荆棘鸟,‘复仇’、‘雷霆’序列的灵性材料来源。”阿庇里俄斯淡淡地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苍青之剑的众人科普。

    “它们的攻击手段以啄击和利爪撕扯为主,附带有少许的电流,传导到人体身上会导致麻痹。”

    “而复仇序列的能力,是在受到伤害的同时,按照一定百分比,将伤害通过因果联系施加给伤害者。”

    打它会被反伤,不打会被麻痹?那还怎么打?

    姑娘们的心里纷纷涌现出如此棘手的念头来。

    “不死幻剑。”阿斯克说。

    “不错。”阿庇里俄斯露出赞许的表情,“不死幻剑。”

    生命囚笼之外,荆棘鸟群贪婪地注视着里面的大量超凡者而不得入内,顿时疯狂地撞击起囚笼墙壁来。

    每次集体撞击,都会有电流在囚笼之墙上窜动,不少荆棘鸟甚至撞得头破血流,沿着墙壁直直地滑落下去。

    而这样的伤害也顺着因果联系,大量累积传导给了伤害者。

    众人发觉脚下的伊甸树干开始颤抖起来,仿佛正在承受某种越发增强的压力般,渐渐开始不堪重负了。

    “生命囚笼要维持不住了。”阿庇里俄斯按住佩姬的肩膀,淡漠说道,“发动不死幻剑,尽可能分出最多的幻影。”

    “不用担心消耗问题,我来提供所有的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