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交易师 斯皮尔比格

第932章韩涛的算盘

    陈伟问完之后,随手打开了电脑。

    “还能咋样,跌停了呗。”周毅一副这还用问的口气。

    陈伟倒也不觉太惊讶。

    昨晚外盘都跌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负价来了,今天国内市场跌停,再正常不过了。

    也正是因为预料到国内市场今天肯定会大跌,所以陈伟才不慌不忙的先跟连莹莹干了一仗。

    打开电脑,登上软件,果然,五月份原油跌停了。

    几乎是一开盘就跌停,然后一上午都被死死的摁在了跌停价上。

    “都跌到二百了,楚昭云他们成本大概是二百五左右吧?这下可亏惨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进了多少手。”郑军鹏凑过来看了眼,笑呵呵的说了句。

    “我估计,他们的持仓大概在十万手左右。”覃飞说道。

    因为楚昭云动用了不少个人账户,而且这些账户的开户地点都很分散,也没办法去查他们到底进了多少手。

    覃飞也只能是根据这几天盘口的成交记录,大概估算一下。

    “就按十万手算,这一笔,楚昭云少说也得亏个五六十亿吧?”于嘉简单算了一下,惊呼道。

    上一次,天宇一笔亏了一亿美刀,都上了头版头条,这一次,一笔亏五六十亿,不用陈伟暗中推动,天宇也彻底出名了。

    更不用说,五六十亿的损失,哪怕是对楚家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五六十个亿?那是浮亏!这特么都跌停了,他想平仓止损都出不来,看这架势,明天还得继续跌,楚昭云还得继续亏,我看啊,他这笔弄不好得亏个百八十亿的。”周毅幸灾乐祸的说道。

    覃飞说道:“百八十亿到不至于,今天一波跌停,明天再跌一跌,空方力量释放的也就差不多了。关键是,外盘五月份合约已经交割了,油价差不多该反弹了,国内油价也不会跌的太狠。”

    陈伟点点头:“那咱们手里的空单,是不是也该出了?”

    周毅不解道:“不用这么着急吧?咱等楚昭云止损了再出也不晚啊?”

    楚昭云手里有十万手左右的多单,若是止损,对盘面的压力非常大,肯定又会砸下去一波。

    那样天润手里的空单也能多挣不少。

    覃飞说道:“万一楚昭云死抗到底,不止损呢?”

    “啊?不止损?不……不会吧?”周毅愣了一下。

    他是下意识的以交易员的习惯来思考了。

    正经交易员,就没有死抗到底这一说,都是第一时间止损。

    不过仔细一想,楚昭云也算不上是正儿八经的交易员,他还真有可能死抗到底。

    陈伟说道:“楚昭云在二百三四的时候没有止损,几乎就已经表明,他是不打算止损了。溪哥不是说,楚昭云这几天调集了一大笔资金吗?有这一笔资金在,油价就算是再往下跌五十点,他应该也能扛住,甚至,等到外盘企稳反弹,他顺势再推一波,那咱们就很被动了。毕竟咱们手里的空单也不少,还是先出来,然后伺机抄底。”

    覃飞说道:“我同意,咱没必要为了多赚那一二十个点位,把自己弄的很被动,甚至错失了抄底的机会,还是趁着下跌,先出来吧。至于楚昭云那边,他愿意扛也好,止损也好,其实跟咱们也没太大的关系了。”

    陈伟说道:“那就这么定了,等下午开盘,你们就通知交易员,将手里的空单尽可能的先出掉一半甚至三分之二,可以留一点等明天出。”

    陈伟和覃飞都这么决定了,周毅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几人又在这儿聊了会儿原油贝,直到快开盘了,周毅等人才各自回去。

    几人一走,陈伟赶紧进小房间里看看连莹莹怎么样了。

    就见连莹莹正坐在床沿上,夹紧双腿,两手捂着下腹部,弯着腰,面露痛苦状。

    把陈伟吓了一跳:“莹莹,你这是咋了?不舒服吗?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连莹莹幽怨的瞪了他一眼,强忍痛苦问了句:“他们走了?”

    陈伟忙点头:“刚走。”

    一听这话,连莹莹再也忍不住,蹭的一下就站起身来,双手捂着小肚子就往外跑。

    “哎,莹莹,你干啥去?”陈伟急了,便追便喊。

    “哎呀你别叫,我去趟洗手间。都怪你,聊起来没完。”连莹莹嗔怪了一句,推开门,强装镇定的出去了。

    还装作没事的跟安安打了个招呼。

    陈伟愣了半天,才跟了出去。

    心里暗自琢磨着,等产业园那边建的时候,一定在他办公室里再建一个独立卫生间。

    可不能再出现今天这种情况了。

    万一出点意外,比如尿裤子啥的,那连莹莹可就彻底的社死了。

    从卫生间出来,两人又一块下去吃了个饭。

    安安给他准备的早饭,估计是按照她自己的饭量准备的。

    总共就一杯豆浆一个茶蛋两个包子。

    跟周毅他们聊天的时候,陈伟就三口两口吃完了,压根儿不顶事。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陈伟手机又响个不停。

    先是韩涛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因为国华银行的原油贝事件,李向群担心云州的金融试点出现什么变故,让陈伟下午四点钟去一趟市府大院,李向群想跟他当面聊聊。

    陈伟自是无不应允,顺便又跟韩涛提了下杜秋平的事。

    陈伟也没瞒韩涛,简单把杜秋平的事一说,然后就说他想收拾一下那杜秋平,出出气。

    韩涛并没有因为陈伟请他帮忙而心生不快,相反,他还挺愿意帮陈伟这个忙的。

    因为这意味着两件事,一,陈伟没拿他当外人,二,陈伟欠他一个人情。

    况且,这事对他来说,几乎就是举手之劳,一个电话的事。

    韩涛很清楚银行那帮人的德性,基本上中层以上的那些,就没几个手脚干净的。

    不说一查一个准吧,差不多也是八九不离十。

    尤其是眼下,国华银行那边又出了原油贝这个事。

    背锅倒是轮不到他杜秋平,级别太低,锅太重,他杜秋平也背不了。

    但是,受原油贝事件的影响,国华银行内部必然会有一波整肃,甚至相关部门也会插手其中。

    借着机会,正好查一查杜秋平。

    即帮了陈伟,银行那帮人也不会记恨他韩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