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隋国师 一语破春风

第四百五十七章 排场(最后一天,求订阅)

    厅中安静了一下,见杨坚、李渊面色一愣,紧紧盯着桌上的灯盏。

    “陛下。”

    陆良生将那盏云纹灯柱拿过,揭去上面的纸皮罩,露出离间的灯芯和油盘,让皇帝看的真切。

    其实他也不知是何物,从圣火明尊那里弄来这座紫山观,里面许多东西,都不是清楚,毕竟对方不可能还给写上一份清单让他接收吧。

    “陛下时常熬夜处理国事,此灯陛下用正好不过。”

    端走瓷碗的道人撇了撇嘴,坐去一边小声嘀咕:“穷大方。”

    这话除了陆良生听到嘴角微微抽了下,那边捧着灯盏爱不释手的杨坚兴奋将其收起来,交给身后的李渊,抬头扫过穹顶缕空雕纹延伸去梁柱,云雾山水东流的屏风,点头赞叹。

    “国师这道观好雅致,不过,朕觉得少了人气儿,国师何等身份,岂能没有使唤的下人。”

    不等陆良生开口,袍袖一挥,向后面捧着灯盏的李渊叮嘱。

    “回去后,给国师送一批侍女过来,宫中禁卫也抽调两百人,随时听国师差遣。”

    “是!”

    那边,开口说‘穷大方’的道人,刚走去丹房几步,顿时停下来,眼睛一亮,兴奋的脚步都加快了些许。

    ‘终于有女人了’

    余光里看着道人走去丹房,陆良生推脱几句,挨不过杨坚执意要送,用他的话讲,县令都有几个衙役跟随,堂堂一国师出行岂能没有排场?

    呃

    不知为何,陆良生想到当年那位出行就是一拨僧女高举仪仗,咏唱焚音的护国法丈普渡慈航。

    排场是有了,就怕有点吓人。

    想到这里,陆良生心里不由失笑,招呼老人坐下,添了茶水,就在大厅里说一些闲话,也提起南下天治的事。

    “灞河那边大船已准备妥当,两日后,便可起程,只是水道不畅,陆路又遥远,所以朕想啊,将来这水道要是四通八达,上可通冀州,往南可至余杭,此去,朕也遣了人沿途测量,将来这事啊,还是要靠朕的儿子完成,国师觉得此事如何?”

    陆良生微微蹙起眉头,手指下意识的在桌面画了一个长长的线,随着老人的话,蜿蜒向北向南延伸。

    “陛下,通江河方便漕运,是利国利民之举,只是,工程太过好大,在下从未实地看过,不好妄下决断,不过若是缓缓开凿,不伤民力,倒是可行,只是耗时会很长。”

    杨坚笑起来,抚须望去门外天光:“所以,才交给朕的儿子,下一个隋朝皇帝去完成了。”

    大抵说了一阵,时间也快至晌午,杨坚这才准备离开,陆良生送到山门外,看着他乘坐车撵离去,想到即将远行,要回到天治,他将这事跟其他人说了,陆盼八人从未出过远门,自然是想念家的,肯定要带上,可盘算了一下,留在这里的,便只有李随安。

    “你大师兄还有小师弟住在宇文府上,为师没有通晓他们,也叮嘱暂时不要见面,担心带着一身修为入朝,会引起天道注意,祸及他俩,眼下你留下来,也可叫上他们来这里走动走动。”

    李随安外日游历几年,也走累了,休息一段时日觉得挺好,便是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日,皇帝送来的侍女,还有宫中禁卫也俱都过来,这下把孙迎仙给乐坏了,当即想要留下来,结果被陆良生一眼瞪的不敢说话,悻悻的回房换了一身背绘七星的漆黑道袍,戴着含珠道冠,手握拂尘出来,倒是有了高人模样。

    大厅里,众人聚集,左正阳背负两柄长刀,腰悬细刀,身上那件陈旧的皮甲,也换成了暗沉的两档铠,满覆鱼鳞状的小甲片,背后压在两柄长刀下的披风,遮掩间,能见上面挂着许多飞刀。

    而一旁吵闹收拾行李的陆盼等人,也是一身甲胄,被那身肌肉衬的紧实,看上去着实高大。

    不久,蛤蟆道人走出书架,整了整一身金边黑底的大袍,负着双蹼走来。

    “良生,走吧。”

    初夏阳光温热,拂过熙熙攘攘的长街,过往的百姓擦着额头汗渍,与摊贩讨价还价,挑担的货郎吆喝着走出巷口,来到一片繁华的大街,茶肆、酒楼人声喧哗,托着木盘的伙计高声报着菜名,远来的客人抖着衣裳的胸口,站在街边朝里望了望,见没有座位,失望的走下街沿。

    随后,被赶来的差役用水火棍叉着退回到檐下。

    “国师出行,良人靠侧”

    走动的人群纷纷退去街沿,远远的,马蹄声传来,一队骑兵提着长兵,中间一匹黑色大马上,背负双刀的独臂男子促马在走,踩响青砖过来这边,目光威凛的扫过街边两侧。

    后方,百余名步卒挎着兵器呈两列护卫着一台法轿,旁边还有骑马的道士手握拂尘跟随,沿着长街径直向东门而出,天光下,好似人眼花般,几息不到已在城墙士卒视野间去往官道尽头。

    摇晃的帘子稍揭开一角,看到城外林野青葱,陆良生吐出一口气,将帘子重新放下。

    “陛下这弄的排场真叫人尴尬。”

    轿中宽敞,对面的矮几上,蛤蟆道人撑着脑袋侧卧,一蹼掂着一颗葡萄抛去来,张开嘴,长舌一卷,拉进口里,惬意的咀嚼,吐出葡萄皮。

    “为师倒是觉得还不错你呀,就是独来独往惯了,当了国师,将来少不得要讲排场的,比如为师当年,那是人山人海”

    “师父喜欢便好。”

    陆良生笑了笑,赶紧将他话劫住,撩开轿帘,明媚的阳光落在脸上,他还是觉得外面的山水看起来更舒服一些

    天光延伸,长长的队列去往的方向,一条长河犹如玉带拦在延绵的青山之间,水波起伏映出一片波光粼粼。

    摇荡的芦苇,水鸟跳下芦苇杆,张开翅膀拂去水面,溅起一串水珠时,捉着一条小鱼飞去天空。

    鸟眸俯瞰的下方河道,码头人来人往,喊着号子搬运货物,持兵器的士卒巡逻而过,河岸边,那是数艘大船停泊,随流动的水面,安静的轻轻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