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 惠鹏鹏

第一百二十四章 啊得好(8/10求首订)

    做操,升旗,早自习。

    高三的生活永远是那么枯燥,日子就像是粘贴复制,一天抄袭一天。

    对于夏·穿越者·洛来说,这种日子自然配不上他。于是第二节课课间的时候,他再次整出了幺蛾子。

    而在他整幺蛾子的前一分钟,秋雅正鼓起勇气走到了何邪的跟前,指着一道数学题道:“袁华,能帮我讲一下这道题怎么做吗?”

    “不能。”何邪看着手里的化学书,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秋雅委屈地抿了抿嘴唇,有些羞恼。

    我都这么放低姿态了,你还要怎样嘛!

    “袁华,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有。”何邪依然不抬眼皮。

    秋雅的胸膛开始起伏,忍着眼泪道:“好,你说,我怎么得罪你了?”

    “打扰我学习。”何邪依旧言简意赅,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

    “袁华你太过分了!”秋雅终于忍不住哭了,把手里的本子一把扔向何邪,何邪侧身轻松躲过,秋雅却哭着跑了出去。

    教室里的同学们都惊呆了。

    良久,孟特捡起了秋雅的本子,坐在了何邪身边,含情脉脉:“华华,女孩子都是很麻烦的,其实你应该找一个有女孩子的特征,却没有女孩子那么麻烦的人。”

    何邪眉头紧皱,缓缓转过头来,认真地对孟特道:“滚!”

    孟特哭着跑开,趴在自己的座位上嘤嘤嘤哭了起来。

    “班长吃枪药啦?”一个女生问张扬。

    张扬若有所思:“我听说,有些男孩儿也是要过生理期的,你说他是不是来大姨夫了?”

    这话立刻传了开来。

    “喂喂,秋雅在吗?秋雅在吗?”

    就在这时,学校的大喇叭里突然传出夏洛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何邪也忍不住抬起了头。

    坐在楼道里哭的秋雅抬起头来,露出梨花带雨精致的脸颊,眼神错愕。

    办公室里,王老师头痛地一拍额头,咬牙挤出两个字:“夏洛!”

    实验楼二楼,正到处寻找夏洛踪迹的马冬梅猛地眼神一亮:“好你个夏洛,居然跑广播室里去了!”说罢,她撒腿向楼下跑去!

    广播里,夏洛的声音在继续:“大家好,我是高三二班的夏洛,秋雅同学,我专门为你写了一首歌,想趁着课间休息的时间唱给你听,希望你能喜欢。”

    伴随着一段简单轻快的吉他弹奏旋律,夏洛的歌声响起:“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间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

    这首歌能流传二十年而经久不衰,自然是经典中的经典,夏洛一出手就是四个二带俩王,谁能不被他炸得五雷轰顶?

    于是,原本打算找夏洛麻烦的王老师收回了脚步,头微微扬起,眼神有些湿润。

    他想起了自己的青春,他,teaher王,何尝不想当一名伟大的武术宗师呢?

    可惜,一回头,青春都喂了狗。

    于是,原本满心愤懑夏洛又来骚扰的秋雅也怔住了,不知不觉,眼泪止住了,嘴角也渐渐勾起,笑中带泪,分外明媚。

    于是,孟特从哭泣中抬起头来,眼神渐渐亮了,他握了握拳头,使劲挥了挥,告诉自己,孟特不哭,总有人欣赏你的美,是他袁华没福气……

    于是,整个校园的嘈杂,都安静了下来。

    何邪摇摇头,重新低下了头。他打算明天就让代理人罗力拿着这首歌的注册版权,来找夏洛的麻烦,让他从此都不敢再唱这歌。

    不过毕竟没什么深仇大恨,左右不过是为了任务,给他留点面子,在校外说这事儿吧。

    当学校里所有人都沉浸在歌声中的时候,马冬梅没有。

    此时的马冬梅,满腔怒火几乎遏制不住地要喷涌而出!

    夏洛居然为秋雅写歌了!

    还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唱!

    凭什么!

    夏洛,不把你屎打出来,姑奶奶就不信马!

    她气冲冲冲向广播室,怒火越来越盛,所过之处,学生们纷纷避让,根本不敢阻拦。

    马冬梅又想起袁华曾给她说过的那段话:

    “你要打他,羞辱他,狠狠蹂躏他,他干什么都跟他作对,他要追秋雅,你偏不让他追,他要出风头,你偏不让他出,如果这样他都能忍,都舍不得打你,那说明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其实是你,只不过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而已。”

    马冬梅觉得,袁华说得很有道理,这几天,她也充分印证了这段话的正确性,无论她怎么欺负夏洛,夏洛最多只是嘴上骂骂咧咧,却从来都舍不得跟她动手。

    这不是爱,是什么?

    所以她要打醒夏洛,让他意识到他最爱的人,其实是自己。

    夏洛终于唱到了副歌部分,副歌部分没有歌词的吟唱,就像是无法言喻的青春,这是他最喜欢这首歌的原因。

    他气沉丹田,右手五指狠狠在六根弦上一扫而下,胸腔共鸣。

    砰!

    就在这时,马冬梅破门而入,冲上前来一把掐住夏洛的脖子就把他顶在了墙上。

    夏洛酝酿了半天的副歌高潮,顿时变成了气急败坏的“嗷嗷嗷嗷”,像极了他无法言喻的青春。

    “马冬梅!我跟你没完!啊……”

    最后那一声“啊”抑扬顿挫,荡气回肠,体现了夏洛对黑暗现实满腔血泪的控诉,也表达了他对理想屡求不得的抑郁和悲愤之情。

    啊得好。

    虽然事情以闹剧结束,但夏洛这半首《曾经的你》,还是震撼了整个学校,给全校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夏洛从原先一个籍籍无名的狗尾巴草,成为了学校中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

    他火了!

    就连王老师这次也破天荒对夏洛网开一面,只是不痛不痒训斥了几句就算完事。并告知夏洛,要他代表一中参加下周的西虹市中小学生歌手比赛。

    夏洛回来时,趾高气扬得就像是个得胜的将军,同学们呼啦一下就围了上去。

    马冬梅落寞地走到何邪跟前,羞愧地道:“袁华,我没能阻止他出风头,更没能阻止他对秋雅表白,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期望。”

    何邪的目光从课本上移开,笑着道:“但你再一次证明了,无论你怎么对他他都甘之若饴。”

    马冬梅眼露迷茫:“咋还成姨了?涨辈儿啦?”

    “……”何邪笑容不减,“就是你再次证明了,不管你怎么对他,他都不会把你怎么样,这说明什么?”

    马冬梅眼睛亮了:“说明,他其实最在乎的还是我!”

    何邪赞许看着她:“你看,你也这么想吧?”

    马冬梅眉笑眼开:“袁华,跟你聊天儿,就是舒坦!谢谢哈!”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同学们的起哄声,马冬梅回头一看,原来是秋雅回到了教室,夏洛正带着坏坏的笑容走向秋雅。

    马冬梅顿时又想证明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