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 惠鹏鹏

第三百四十八章 各有烦恼

    何邪进屋的时候,于和跟陆鸣俩人像是过电了一样“噌”地从门后窜了回去,前者装模作样四处查看,后者挠着头装着找东西。

    何邪看看二人,再次叹了口气。

    这三个人,怎么看着没一个靠谱的?

    “那什么,哥……”陆鸣挠着头,“女人是用来宠……”

    砰!

    何邪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毛长齐了没就教我怎么对女人?”何邪瞪眼,“赶紧滚蛋!”

    “是是是,我这就走。”陆鸣讪笑着揉着屁股,一瘸一拐背起包,向门外走去。

    何邪的目光落在于和身上。

    于和一个机灵,指着门外一脸严肃道:“不能惯着女人,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得打!狠狠打!我跟你嫂子以前,不听话我就揍她!不听话就揍,后来……我俩就离婚了。”

    “……”

    你到底想说啥?

    “咳咳!”于和干咳几声,“小何啊,时间宝贵,我们就开始吧,为了节省时间,我边做边给你讲,你有问题先记着,等我们闲下来你再问。”

    一番鸡毛蒜皮的折腾,两人总算进入了正轨。

    于和打开了他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又连接上一些稀奇古怪的探测仪器,开始了实验。

    何邪则在一边帮他打打下手,递个东西什么的。

    于和做起正事还是很认真的,一边做,一边给何邪讲解他在做什么。

    虽然很多专业术语何邪听不懂,但以何邪的见识,结合实际,并不难分析出个大概。

    很快,客厅被彻底清空,恒温真空箱被摆在了最中间。墙上钉满了写满算式的纸。

    这一忙,就忙到了中午。

    到上午十一点的时候,远洋大厦楼下,十余辆车集结,随着陆石屹一声令下,排成一排驶出地下停车场。

    陆石屹坐在最中间的一辆商务车上,面色阴霾,望着窗外。

    他通过一些渠道,查到了于和的行车路线,然后又想起他曾经住过的那个小二楼,确定了何邪跟于和的位置。

    他心里隐隐有种事态失控的不妙感觉,这感觉来源于那个叫何邪的,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记忆中的人。

    本来他可以更早出发的,但就是为了调查何邪的身份,才耽误到了现在。

    让陆石屹吃惊的是,任他查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查出何邪的来历,这个人就像是从石头缝里凭空蹦出来的一样,过往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任何在这世上生存过的痕迹。

    何邪,你到底是谁?

    陆石屹目光幽深,看着窗外同样阴霾的天空,下意识握紧了双拳。

    与此同时,1998年的时空,陆鸣正面临他职场生涯中的一次重大抉择。

    “赵经理,那笔投资,我不能接受。”陆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名有种轻松的感觉。

    就在昨天,他在卫生间里无意中听到了总经理赵俊以要用一纸合同挖空公司,让大老板破产的阴谋,结果当场被赵俊以发现。

    赵俊以为了收买他,让他闭嘴,当场承诺投资陆鸣筹备已久的一个住宅楼项目。

    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陆鸣太需要这笔投资了,如果他能做成这个项目,绝对能让他名利双收,彻底改变命运。

    可是现在,陆鸣已经下定决心,拒绝这笔投资。

    一来自然是他的良心有点过不去;第二个原因,却是因为何邪。

    陆鸣虽然性格比较忠厚,但脑子绝不笨,通过这两天的接触,他敢肯定,他的“哥”何邪绝对不是一般人。跟着何邪,绝对能改变他的命运!

    赵俊以听了陆鸣的话,头都没抬一下,淡淡道:“行吧,去办离职吧,业绩连续三个月垫底,按照规定,公司不能留你了。”

    若是放在以前,陆鸣此刻绝对会据理力争,可现在,他觉得根本无所谓。

    “好,我走。”他说,语气很轻松。

    这让赵俊以忍不住惊讶抬头看了他一眼。

    “走可以,图纸留下。”赵俊以道。

    陆鸣终于皱起了眉头:“凭什么?那是我自己设计的!”

    赵俊以冷笑:“回去翻翻合同吧,在公司期间的一切成果所有权,都属于公司!”

    陆鸣的脸色终于阴沉下来。

    他可以不在乎工作,不在乎钱,但那张设计图,是他的心血,是他一笔一画,亲手画出来的!

    那是他的理想!

    他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理想!

    “你就不怕我找老板揭发你吗?”陆鸣沉声道。

    赵俊以笑了:“证据呢?没证据,你觉得老板会相信我这个总经理,还是你这个公司有史以来业绩最差的小员工?”

    “你……”陆鸣怒目而视,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小陆啊,其实我不是个坏人。”赵俊以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我跟老板二十多年了,公司从无到有,我立下了多少功劳?最后我得到什么了?什么都没有!”

    “你这么做会让老板破产的!”陆鸣道。“你这是犯法,要坐牢的!”

    “我的事儿不用你管!”赵俊以不耐摆手,“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这么好的一笔投资你不要,你还想要什么?小陆啊,这个社会讲究物竞天择,要么往上爬出人头地,要么永远被人踩在脚底下,你呀,就是一滩烂泥!”

    陆鸣心中剧烈挣扎着,脸色阴晴不定,最终,他也没能下定决心。

    “我,我再想想吧。”他心乱如麻地道。

    赵俊以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道:“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出去吧。”

    “哎!”

    等陆鸣出去后,赵俊以揉了揉酸痛的脖子,脸色又阴沉下来。

    他拨通一个电话,沉声问道:“昨天抢我钱的人,找到了吗?”

    电话那头的回答显然没让赵俊以满意,他愤怒低吼道:“你脑子被驴踢啦?报警?那钱能见光吗?找!继续找!我不管你花多少钱,哪怕那二十来万我不要了,但这口气我咽不下,我必须出了!听明白了吗?”

    2017年的时空。

    谷小焦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的中年人,有种扭头就走的冲动。

    这个猥琐中年,从长相、衣着打扮、气质,浑身上下就没有一点能让谷小焦瞧上眼的。她根本不敢想象,跟这样一个人生活半辈子,将是一场怎样的噩梦。

    她其实挺瞧不起现在的自己的,为了一栋房子,要出卖自己的一生。

    真的值得吗?

    也许以前,她还能说服自己,值得!

    可现在,她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