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学魔养成系统 给您添蘑菇啦

247 对不起

    傍晚,篮球场。

    因为是高三最后一天上课的关系,打球的人明显比往日多了一些。

    即便现在的中学生早已成熟,即便每个人都克制着自己不要矫揉造作。

    但真到了这个时点,却依旧有种不舍的感觉。

    想再多抓一会儿,几分钟也好,半小时也好,再多抓一会儿。

    男生们故作坚强地沉浸着,嘴里喊着开玩笑的脏话。

    女生们则在场边,与她们曾偷偷心仪过的男生,默默告别。

    校长室,刘晓东与老大爷讨论完未来的教师调动安排后,不约而同地站在窗前,看着一群群拖着不走的高三生。

    “又是一学年啊……”刘晓东喝了口茶叹道,“这还没毕业典礼呢,怎么就这样了。”

    “典礼已经不重要了,他们都知道自己不会再回来上课了。”老大爷抬手拢扩着校园说道,“学校是一条纽带,把大家联系在一起,没了这条纽带,又能联系多久呢?”

    “嗨,人总要前进么。”刘晓东笑道,“后面还有新的环境的,还有大学,还有单位。”

    “是啊,总要前进么。”老大爷扶着窗台道,“这些环境的变迁,就像是一次次洗牌,把更近似的人凑在一起,让不太一样的人离开。今后,他们大部分人只会越走越远了。”

    “话是没错,韦校长,但整个社会就是要这么运转的,术有高下,人有分工。”刘晓东瞄向了操场边寻找场地的李峥,“不然,一辈子都困在一个村子里,一辈子都是这些人,这又有什么意思。”

    “是啊,你说得对。”老大爷拍了拍刘晓东,回身朝外走去,“哎……你说我一个快退休的人了,怎么又莫名其妙想起自己中学毕业那会儿了……”

    刘晓东忙回身相送。

    老校长明年就要正式退休了,偶尔感怀一下倒也算不上矫情。

    刘晓东便也顺着话说道:“正常,正常,我偶尔也想的。”

    “晓东啊。”老大爷拍着刘晓东的胳膊说道,“真挚的,一辈子忘不了的东西,可都在18岁以前啊,中间这几十年的事情,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但中学的事情,好像还在昨天,尤其是那些遗憾的事情……你知道……我们工作的时候,会犯下一些错,做出一些错误的选择……但我现在已经全忘了……只有中学时候的事啊……遗憾啊……到现在,都会突然懊恼地敲脑袋。”

    “感同身受,感同身受。”刘晓东煞有介事点头,附和着说道。

    “好了,你这么配合我也挺辛苦的。”老大爷出了门,便摆了摆手,“你忙吧,别送了。”

    “没事没事,我确实也有相同的感受……当年……”

    “行了。”老大爷回头道,“帮我个忙,你把孙秀斌叫过来,跟她谈一个小时工作。”

    “啊?下午我们刚开完会。”

    “那就再开一次。”

    “嗯……好……但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只想让小花园自由一天。”

    “……成!”

    于是,孙秀斌摩拳擦掌,在这关键的日子,准备去小花园大展拳脚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刘晓东的电话,没有什么道理,就是突然想聊天。

    ……

    场边,李峥一行人拍着篮球发呆了很久。

    人太多了,莫得场地。

    “要不,算了吧。”徐梦溪见到这么多人就头大,“等我们考完试再来呗?”

    “不行不行,我都腾出空间给你们照相了。”张小可挥了挥手机,冲江青华道,“你组织的,你想办法,你不是公关先生吗。”

    江青华也是愁的挠头:“今天场地确实太满了……连接波的空间都没有。”

    “算啦,算啦。”徐梦溪连连摆手,“真的没事,还有机会的。”

    正说着,突然一个场地有一个人朝着这边挥手吼道:“峥哥!这儿这儿这儿,这儿有空场!”

    李峥蹙眉一望。

    此人头发半长,有些痞帅。

    “我认识他?”李峥揪了揪江青华。

    “这不凌世杰么……”江青华比划道,“二班的那个,小痞子。”

    “哦哦,想起来了。”

    正说着,凌世杰已经跑了过来,眼见这个情况,当即回身指着场子道:“正好,我们该走了,你们来吧。”

    刘新一喜:“那么多人,全走?”

    “对对,全走。”凌世杰这便拉着刘新江青华往那边走去,“赶紧的,再磨蹭该被别人占了。”

    李峥也被乔碧霞推着走了过去。

    凌世杰奔回场地,一句请客吃串儿,一群人便真的说走就走。

    临走的时候,凌世杰意味深长地冲李峥点了点头。

    刘新傻哈哈地拍着篮球就上去了:“哈!今儿运气不错啊。”

    “走运个球球啊,明明是师父的面子大好不好?”摄影师张小可站在场边指挥起来,“动起来动起来,我随时抓拍。”

    简单热身过后,几人便也进了场地,随手投篮瞎玩,可以说是毫无激情了。

    这可急坏了张小可,把着手机骂道:“最后一次啦!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我这个是要做成纪念册的,青华赶紧给我带动气氛。”

    江青华也是很苦,早知道这样就不组织了嘛……

    权衡片刻后,他把几人召在一起,漫无目的地拍着球,脸上泛出了他特有的忧郁。

    “要不,我们还按第一次打球的时候来吧。”

    “男生一队,女生一队,都好好打。”

    “用开始,来结束。”

    这个提议虽然有些伤感的味道,但大家还是同意了。

    不过气氛也愈发抑郁起来,激情比刚刚还要少了一些。

    张小可忍无可忍,强行涉入:“你们到底会不会玩嘛,这么赌起来谁会认真呐。”

    “你又来!”李峥骂道,“老老实实照相去。”

    “那不赌,惩罚好吧,输的有惩罚。”张小可挠着下巴快速思索起来,“惩罚就是,把自己高中最羞耻的事情说出来,如果不愿意说,或者大家都认为不够羞耻,就去跑1000米好了。”

    “我看行。”刘新立刻就来劲了,“可姐就是会玩。”

    江青华也点了点头:“女生同意的话,我无所谓。”

    “呵,我会怕?”乔碧霞左右一拥,“大不了跑个1000米么,搞起。”

    林逾静和徐梦溪却慌得要死。

    “唔……”

    “这……”

    张小可并不打算给她们反转的机会,这便跑到场边吆喝起来:“好好好,脸耻之战,开始!”

    在张小可强行挑逗下,这一场比赛真就硬生生开始了。

    猜拳过后,由女生发球。

    与料想的一样,球很快传到林逾静手中,由她组织进攻。

    江青华很快冲李峥打了个眼色:“上啊,李峥。”

    “我记得第一次打球,是你盯的林逾静。”李峥反倒推了推他,“我盯梦溪吧。”

    “……嗯。”江青华的神色顿时复杂起来,“我说峥啊……有些执拗,是会死人的。”

    “赶紧的啊!!!”刘新在内线怼着乔碧霞喊道,“老子不想丢人,也不想跑圈啊。”

    江青华只好硬着头皮上去盯人,也只是象征性封锁前进路线罢了,防守距离刻意拉得比较远。

    李峥则慢悠悠溜达到了徐梦溪身旁。

    他之所以慢,是因为徐梦溪也很慢。

    两个人就像散步一样。

    一时之间,恍如隔世。

    散着散着,林逾静中投得分了。

    “唔!”

    挥拳庆祝。

    “棒!”徐梦溪老远叫了个好。

    刘新则是直接开骂了:“青华你这儿干吗呢,遛弯呢?隔两米你盯个屁啊!”

    “闭嘴!”江青华憋红着脸骂道,“你知道我承受着多少东西么?”

    刘新顶着乔碧霞骂道:“呵!那你知道我承受着多少牛顿的推力么?”

    “别说了,好好打。”江青华不作多言,跑到中线。

    输家发球,他直接把球扔给了李峥。

    李峥接球,本能便要突破。

    但见徐梦溪也只是象征性地站在那里,尴尬一笑。

    算了……

    他又把球传给了江青华。

    江青华拿球,林逾静立刻气势汹汹扑了上去。

    太难了……

    他只好把球扔给内线的刘新。

    然而乔碧霞也不是好惹的,即便刘新顶着她玩儿命往里拱,依旧难进分毫。

    无奈之下,他又抱球抬头,准备传出去。

    但见江青华和李峥,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毫无跑位,继而根本没有传球路线。

    “啊……”刘新一呆,也便明白了。

    这两个逼,根本就没想赢!

    刘新接着又一琢磨。

    恍然大悟!

    仔细想想,这不就是真心话大冒险么?

    大冒险就是扯,真心话才是最刺激的。

    中招的人,光明正大地把往日羞耻的秘密表达出来。

    就有一种独特的爽感。

    “艹……两个变态……”刘新一骂,便也不传球了,强跳硬投。

    球当然是没进,还被乔碧霞抢到篮板传给了林逾静。

    于是,又复刻了刚刚的场面。

    李峥和徐梦溪好像与比赛无关一样,遛弯溜得飞起。

    “果然,对抗、竞技什么的,还是不适合我啊。”徐梦溪边走边笑,“别让着我们了,好好打吧。”

    “不合适。”李峥傻笑道,“如果是林逾静,我还忍心盖她一下子,看着你真的下不去手……”

    徐梦溪脸上出现了一个微妙的变化,稍纵即逝。

    “那……你去盯静静吧……”

    “她今天有点恐怖,我想躲远点。”

    “哪有……”

    “有,你看她现在,就不时看我一眼,好像要拔刀一样……”

    “这么一说……还真是诶……等等,我怎么觉得是在看我?”

    “反正她看谁都这样,连小可都遭殃了。”

    比赛继续,节奏依然。

    张小可在场边拍照,体验就更诡异了。

    在他的镜头里,刘新和乔碧霞挥洒热血,激烈对抗。

    江青华心不在焉,林逾静求胜心切。

    李峥和徐梦溪,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在一起。

    这一场球赛,影视拍出了三段效果,张小可也是服了自己。

    二十分来分钟后,比赛结束,女队10:4取胜。

    “哎呀输了啊”江青华拉着长音走到场边,脸上荡出了些许期待,“只能说羞耻的事情了”

    “你妈的,你就是个变态!”刘新浑身大汗,破口大骂,“干嘛要拉上老子?”

    “你可以跑1000米啊。”

    “干!”

    “哈哈。”江青华走到张小可身旁,“拍的怎么样?”

    “嗯……”张小可划拉着手机看着素材,认真地说道,“还是不要公开了……”

    很快,大家又凑回场边。

    江青华选择羞耻事,李峥和刘新都选择了一千米。

    “唔……太无聊了……”林逾静瞬间也没得动力了。

    “要不去猫咖玩会儿?”乔碧霞问道。

    “好!”林逾静扭头道,“梦溪?”

    “嗯……偶尔放松一下吧。”徐梦溪也点了点头。

    “我就不去了,消费不起。”刘新委屈地看着跑道,“当然……谁要是请客的话……”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

    “那我也不添乱了。”江青华红着脸说道,“内个,羞耻的事情有具体的类别范围么?”

    “去换衣服了……”林逾静毫无情绪地背起书包,回身朝教学楼走去。

    “我陪你。”乔碧霞也提起书包,挑眉拥过了林逾静,接着回身说道。

    “这种事怎么能落下我!”张小可藏好手机追了上去。

    “既然这样我也去吧……”徐梦溪也去了。

    “我俩也跑步去了。”李峥则推着刘新开始了一千米。

    瞬间,只剩下江青华一个人站在这里了。

    乱风吹散了他的发丝。

    “真就……没人想听我羞耻的事情么……”

    李峥跑的太快,3分出头便跑完了1000米,口渴的劲儿也泛了上来,拿起水壶又小跑到了饮水室。

    正巧,徐梦溪也正拿着三个人的水壶在这里打水。

    “一个人打这么多啊。”李峥笑着凑了过去。

    “她们非要偷看静静换衣服,我就来帮忙打水吧。”徐梦溪让了让说道,“你先吧。”

    “没事,你打。”

    “……”

    二人相视无言,也没有去看对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很快,徐梦溪打完了水,抱着三个水壶让了一步:“你来吧。”

    “嗯。”李峥上前。

    此时,外面传来了乔碧霞的呼喊声:“哪个变态偷我水壶!”

    “哈哈……”徐梦溪尴尬一笑,指了指外面,“那我……走了……”

    “嗯。”李峥点头道,“你们直接去猫咖吧,别等了。”

    “嗯……”徐梦溪抱着水壶,回身朝外走去,走得很慢。

    想不到最后的分别,比想像中最平淡的平淡,还要平淡。

    可她怀里的水壶,还是越抱越紧,步子也越走越慢。

    她仔细地听着身后哗哗的流水声,害怕这个声音停下。

    她在等,等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信号。

    为了那个信号,她想把这最后一米不到的距离,拖到一生那么长。

    打水的声音戛然而止。

    徐梦溪也在此时陷入了窒息。

    接着。

    咕咚咕咚……

    一阵喝水的声音后,再次响起了哗哗的打水声。

    徐梦溪的心里,幽然一叹。

    就这样吧……走吧……

    不然,还能怎样呢?

    正当她怀着决心踏出下一步的时候。

    噹!

    李峥的水壶突然掉在了地上。

    徐梦溪的眼睛也随即缓缓瞪大。

    这声音像是一把锥子,砸在了她压抑已久的心头。

    即便只是一个无意义的,小小的刺激,却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好像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样,徐梦溪猛地转身,全身的血液都涌向大脑。

    “李峥!”

    正在俯身捡水壶的李峥,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梦溪老师。

    “我很普通,再努力也只有你1%那么普通,不,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那么普通。”徐梦溪全身的每一根血管都绷了起来,这一刻,她有了对抗整个世界的勇气,“唯一不普通的一件事是,我喜欢你!”

    “第一次打球的时候就喜欢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

    “我只是自私地想告诉你罢了。”

    “你一直叫我老师,认定了我帮助过你。”

    “但其实,你对我的帮助,比我为你做的要多的多的多!”

    “最后的最后,能不能答应我一件小到不得了的事情。”

    “高考6月9号结束,物理决赛6月13号开始。”

    “中间这三天,可以让我帮助你,照顾你一次么?”

    “我知道,学习上我们已经差的太多了,你根本不需要帮助。”

    “哪怕只是做饭,收拾屋子,叠衣服,也是可以的吧?”

    “你就当是老师的报恩了,好不好?”

    “三天过后,我再也不会烦你,让你为难了。”

    “对不起,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