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学魔养成系统 给您添蘑菇啦

286 打最硬的仗,攻最高的山头

    一院主楼大会议室,第二次归零报告会已经结束。

    陈鸿兵和沈听澜却并未离去。

    如同上次一样,他们向兄弟院所通报事故分析与归零进展,提出下一步的工作步骤,各院所表态,并现场给出具体落实时间。

    通常,这种院所之间的工作协调会议,是犯不上这个级别的领导亲自参加的。

    但这次不一样,黄二太重要了。

    进一步,星辰大海。

    栽一跤,几年白干。

    其意义早已不局限于航天工业,而是升华到国家凝聚力的层面。

    那一层层领导的信任,也意味着一重重的压力。

    争分夺秒固然有些夸张,但一切计划以天为计,确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陈鸿兵也只能选择拉上各院所的相关领导,硬生生开会了。

    只是,他自己级别有限,虽然手上有大领导的令箭,但具体协调起来,仍然底气有限,这就搞得他有些狼狈了。

    当然还有更麻烦的事情。

    人。

    现在工程多项目急,哪里都缺人。

    这种时候,借人如抽血。

    即便陈鸿兵又是找领导,又是私下求,但借人的事仍然进展缓慢。

    倒不是说兄弟院所一毛不拔,只是他们报上来的借调名单……根本就是混吃等死天团,别说骨干,连一个稍微能干点儿活儿的人都见不到。

    啪!

    陈鸿兵一把拍下了借调人员名单,当场开骂:“这是借调?这他妈是送祖宗呢!全他妈是太爷爷姑奶奶,嫌我们餐厅饭多是不是?”

    “鸿兵,还是跟上级汇报困难吧。”沈听澜相对比较平静,“现在这个情况,你担不动了。”

    “不是还有你呢么。”陈鸿兵往椅背上一仰,两只手揉着额头叹道,“没你我真不知道怎么撑下去了。”

    “呦,陈总指挥也有挺不住的时候啊?”沈听澜掩面笑道,“那可得让同志们好好看看。”

    “得得得,别闹了,我也得有个人诉诉苦是不是。”陈鸿兵长舒了口气,重又挺直了身子,使劲眨了眨眼打起精神,“你先回吧,我找院长说去了……不行,光说还不够,得拉他们喝一顿……”

    “还喝……”沈听澜骂道,“嫂子都给你喝没了,还喝?”

    “诶,你不懂,有的时候不喝,这工作推进不下去……”

    正说着,一个满头油光的专业工程师小心地推开门,探进身来:“主任,方便么?”

    “说,有事快说。”陈鸿兵理了把头发,快速收拾起桌面。

    周成龙这便抱着电脑小跑过来:“还是那两个高中生面试的事情……”

    “什么面试?”

    “您怎么又忘了……李峥和林逾静,中午吃饭还跟您说过的。”

    “哦哦哦……”陈鸿兵拿起东西随口道,“这事儿你跟听澜说吧,我去找院长了。”

    “我不管……”沈听澜也立刻拿起本子,低着头猛往外走,“这事我怎么管啊……”

    “不是不是,二位领导留步。”周成龙赶忙追上去,“主任您不正四处要人呢么,这两位白给的神将您不瞅瞅?”

    “哈,哈。”陈鸿兵干笑两声,“神将?你这文书水平又退步了啊。”

    “您先坐,坐。”周成龙硬拉着陈鸿兵坐了回来,继而冲沈听澜道,“沈老师您也看看,您可能太忙于工作了,不太了解自己的女儿……”

    “???”沈听澜呆张着嘴说道,“你也比你了解吧……”

    “您先坐,坐。”周成龙连忙打开电脑,“面试过程我们按规矩录像了,我反正也描述不好,你们花几分钟看看就懂了。”

    在周成龙的强烈要求下,二人这才坐回桌前,凑在一起重温了刚刚的面试。

    看过之后,陈鸿兵沉吟良久。

    林逾静倒还好,李峥的回答却着实有些击中他了。

    与技术无关,李峥眼中的那种正气绝非伪装出来博好感的。

    甚至可以说,陈鸿兵已经十几二十年没见到过这样的人了。

    现在的人更讲究衡量得失,注重工资待遇。

    而像这种纯粹为了一个事业而奉献,并且一点也不难为情,大大方方地说出来的人,大多都是一腔热忱的狂热分子,其水平多半要打个问号。

    李峥却不同,双料冠军在手,依旧不问前程只谈奉献,这就十分难得了。

    陈鸿兵本来有些戏谑的神色,也逐渐严肃起来。

    “抛开个人关系,只谈水平,他们如何?”他朝沈听澜问道。

    “嗯……如果实习生标准是60分的话……”沈听澜也同样回归正色,“林逾静大概在70分,李峥在85分以上,具体多高,这些问题没有考察出来。”

    “这还不是关键……”周成龙瞪着眼说道,“他们是在亲眼目睹黄二发射后,才决心来实习的,准备时间满打满算只有三个星期,这些学习能力才是重点,通常实习生都要小半年才能熟悉工作,但他俩应该三个月就够了。”

    “从现在的表现来看……也许只需要一个月。”沈听澜有些纠结地点了点头,“抛开个人关系,我觉得可以收。”

    “那还等什么。”陈鸿兵兴奋起身,“倒霉这么久了,可算来好件事儿了。走,一起审姑爷去。”

    “主任!!!”

    “啥姑爷?……”周成龙刚说完就一拍脑门,瞪向沈听澜,“原来如此,李峥是咱一部的姑爷啊。”

    “周成龙!”沈听澜骂道,“治不了主任我还治不了你?你绩效没了!”

    “啊……”周成龙捂嘴道,“难道说……沈老师不满意李峥?”

    “啊啊啊!!!”沈听澜抱着本子跑了出去。

    当然,她最后还是被抓住了。

    姑爷的最后考核,她是必须在场的。

    ……

    会客室,李峥和林逾静,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等到了来人。

    当陈鸿兵见到李峥的那一刻。

    两个人都是虎躯一震。

    对李峥来说,陈鸿兵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技术型领导,而是更像一名军人。

    身材周正挺拔,自带霸道气场,最近斑白的两鬓更是平添了一抹深邃。

    其实李峥也并没有猜错,陈鸿兵的确是火箭军工程学院出身,打参加工作起,就是一位完美的技术型军官,调任一院后,他自身也如火箭一般一飞冲天,直至升任最年轻的部门主任,总指挥。

    当然,这一路也少不了他身边最年轻的总设计师搭档,沈听澜。

    毫无疑问,这对组合也正是做出航天突破的最佳人选。

    至于陈鸿兵,同样在李峥身上看到了周正挺拔,不怒自危,最近晒成小麦色的皮肤更是平添了一抹坚韧。

    只是,这种坚韧并非是军人身上那种略显刻板的表现,而是一种更自然,更与生俱来的从容。

    英雄惜少年。

    少年敬英雄。

    只是,二人心下的感叹各有不同。

    李峥:“这人牛逼啊!”

    陈鸿兵:“真咱姑爷也!”

    林逾静心里却并没有那么多戏,只是很正常地打了个招呼:“陈大大。”

    陈鸿兵这才抽离出与李峥的对视。

    “啊,静静啊。”他本能想上去抱一下,拍一拍,可手又很快缩了回来,比划着说道,“这几年没见……哎呀,了不得,了不得。”

    “主任……”沈听澜咳了一声,“严肃点,开始吧。”

    “嗯嗯。”陈鸿兵收手望向二人,“那,女士优先,逾静先来吧。”

    李峥这便点了点头,出门等候。

    大门关上,陈鸿兵、沈听澜、周成龙、梁钰坐成一排,展开了最后考核。

    虽然相熟,但陈鸿兵也没有丝毫马虎,一板一眼地提出了问题。

    “第一个,首要问题。”

    “林逾静,你是否有出国留学及移民打算。”

    “你知道,为了国防安全,我国核心技术人员出国是被限制的。”

    “这不仅是我们的事情,更是你的事情,牵扯到一生的事情,请务必谨慎。”

    面对这个问题,林逾静如同以往一样坚决。

    “我向您保证,不会留学,更不会移民。”

    “我的志向是天文学,只是自私地希望有朝一日,能通过我国的天文望远镜研究宇宙。”

    “嗯。”陈鸿兵也跟着点了点头,“那你也应该知道,黄二的成功是我国发射天文望远镜的必要条件,是下一步航天事业的必经之路。”

    “嗯!”

    “好的,我问完了。”陈鸿兵转头道,“你们问吧。”

    旁边三人都是一阵沉默。

    这也太宠咱闺女了。

    不过也对,火力还是要集中在姑爷身上的。

    正在大家以为沈听澜也要随便通过的时候,她却忽然严肃起来。

    “主任说的很清楚了,加入一院一部的话,会导致你很难出国,即便有正当理由也是如此。”沈听澜一字一句问道,“你很可能加入物竞国家队,出战IPHO,如果因为这个原因而必须放弃,你能否接受?”

    “唔……”林逾静眉色可见地紧了一下。

    片刻后,她低下头,咬着唇说道:“接受。”

    “IPHO的荣誉是终身的,你为此付出很多了,但你在这里,最多呆一两年。”沈听澜一刻不停地追问道,“你确定这值得么?”

    “嗯……IPHO再怎么样,也只是一次考试,而考试的目的,不就是证明自己,好去做想做的事情么?”林逾静说着,猛然抬起头,轻轻地笑了,“现在,我已经在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看着这个笑容,这个几个人都是为之一振。

    沈听澜则掩面侧头道:“好的,我……我问完了……”

    接下来,周成龙没有问题,轮到了最后的梁钰。

    梁钰也是头一次碰到高中生,只好硬着头皮问道:“我们初步打算签一年的实习合同,这跟你现在的身份有所冲突,请问学校那边能同意么?”

    “嗯……以我对校长的了解,他应该会敲锣打鼓庆祝的……”

    “那……实习工资标准在元……”

    “唔!好多!”

    “好吧……我也问完了。”梁钰转头冲陈鸿兵道,“陈主任,这种流程我们也没走过,您要是确认的话……还得麻烦您跟院里打个招呼……”

    “没问题。”陈鸿兵肃然起身,伸出右手,“林逾静同学,欢迎你加入中华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宇航系统工程研究所。”

    “!!!”林逾静惊喜起身,上前与几人一一握手,“谢谢,谢谢!”

    这还是林逾静第一次听到一院一部的全称。

    想不到,是在这种时刻。

    待林逾静出去了,他们却没有立刻叫李峥进来。

    陈鸿兵看得出来,沈听澜始终有些纠结。

    倒不是因为怕与女儿共事,而是别的原因。

    陈鸿兵趁着梁钰和周成龙填表的功夫,轻声问道:“怎么了听澜,干嘛那么用力的吓唬咱闺女?实习生而已,出国参赛,为国争光,特批一下又不是不可能。”

    “我……我就是……”沈听澜不住地摇头道,“我从小都没管过她学习……甚至根本不想让她学习这么好……谁知道……她还是走上这条路了……”

    陈鸿兵愣了一下,而后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叹道:“你的家庭,你和他的头脑……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

    “我就是怕这个。”沈听澜呆呆地看着桌子,“我怕她像我这样……”

    “怕个球,我不也离了么?”陈鸿兵大笑道,“工作忙嘛,不丢人。”

    “可你是喝离的啊!”

    “那不也是为了工作喝的。”

    “反正……我不希望静静像我们一样……我们现在虽然可以全情投入,但也总有老的时候……那时候火箭可不会陪着我们。”

    “所以啊。”陈鸿兵瞪眼道,“那不更得好好考察考察咱姑爷了?”

    “……”

    陈鸿兵借势一呼:“李峥,进来吧。”

    不知不觉,他莫名其妙地拿出了当年当兵的语气。

    更莫名其妙地是。

    “到!”

    李峥也用相同的语气回答了他,而后笔直落座,目光如炬。

    陈鸿兵极是满意。

    “第一个问题,出国么?”

    “不出!”

    “好!问完了。”

    “嗯!”

    像是军人传达指令一般,瞬间两句话就完事了。

    另外三个人也是瞬间呆了。

    主任刚刚还跟林逾静和声细语呢,怎么就突然转换成这种情景了?

    不是说要好好审审姑爷么,这就审完了?

    于是,重担再次落到了沈听澜身上。

    沈听澜也不太敢直视李峥,憋了半天才问道。

    “如果出国参加IPHO的话,需要总院特批,这个有可能批不下来,你能接受么?”

    “能!”李峥当即答了,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那我能往国外寄东西么?有个俄罗斯老哥的东西还在我这里……”

    “这个可以……寄的东西先送来审查一下就行了。”

    “嗯,那没问题了。”

    沈听澜这便合上了本子:“啊,那……我也问完了……”

    这就更尴尬了……

    明明刚才对女儿那么凶,怎么见到李峥就成小白兔了?

    你们一个个嘴上说审姑爷,最后怎么排着队白给啊!

    没办法了……

    周成龙,暗自提了口气。

    陈主任是领导,不好太难为人。

    沈老师是丈母娘,越看越喜欢那也是没办法。

    这狠角儿,只能让我周成龙当了。

    周成龙这便嗽了嗽嗓子道问道:“我们一院,实际上也有自己的研究生学院,名为长征学院,如果你实习期表现优异的话,愿不愿意留下来继续学习,将来进入一院工作?”

    面对这个问题,李峥犹豫了。

    片刻后,李峥直言开口:“应该不会。”

    “为什么?”这话是陈鸿兵问的。

    “在我的理解中,运载火箭技术,只是科学的应用末端,做的是精打细算的苦差事。”李峥一板一眼解释道,“我并不排斥苦差事,真正的科研同样也是苦差事。只是我个人认为,决定我国运载火箭水平的,并非航天研究院,而是整体科研技术储备,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在将来尽量从事更基础的研究,为各行各业创造更多的燃料。”

    周成龙可见地张大了嘴。

    第一次面试的时候,李峥就已经说了很恐怖的大话了。

    现在又上升了一个层级。

    瞧不起我们火箭院也不要说出来啊!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陈鸿兵与沈听澜却同时点头,肯定了李峥的看法。

    “李峥,你的认知没问题。”陈鸿兵正色道,“我国航天技术近些年的飞跃,正是因为有我们几个院,有这么一群人加班加点,搞这些精打细算的苦差事搞出来的,技术储备见底也不是这一两年的事了,这也正是黄二顶着90%的新技术,破格上马的目的。”

    沈听澜接着问道:“那航天之外,你更热衷于哪方面的研究?”

    “我还不太清楚。”李峥如实答道,“初步计划是进蓟大英培学院,各方面都接触一下,对了……我下周还要去一趟生物竞赛……”

    周成龙皱眉问道:“我知道你学习能力很强,但真的不怕分心么?”

    “我已经尽全力压缩生物学习时间了。”李峥点头道,“而且在实际学习中,我发现随着知识面的拓宽,学习新知识的效率是越来越高的,比如在掌握了化学后,很多生物难题都迎刃而解,物理中材料力学、粒子物理等领域,也与化学知识遥相呼应,跨学科学习并没有老师您想像的那么分心,反而经常能从另外的角度重新审视已有的知识,有新的启发。”

    “嗯……”周成龙尴尬挠了挠脸,“这个……毕竟是竞赛界的大神……我可能境界太低了吧……”

    陈鸿兵扭头问道:“以前有过物化双料冠军么?”

    “没。”沈听澜摇了摇头,“李峥虽然现在还只是高中生,但应该是我们遇到过的第一等人才了,通常这种级别的人轮不到我们……”

    “咳!”陈鸿兵咳了一声,瞪了沈听澜一眼。

    你说说你,你向着姑爷也不要灭自家威风啊!

    “小梁,你问吧。”陈鸿兵忙又冲梁钰点了点头,免得沈听澜再多捧李峥。

    梁钰这才问道:“啊,就是,预计签约一年,工资,提供食宿,这些都没问题吧?”

    李峥想了想商量道:“如果黄二在一年内发射成功,可不可以提前结束合同?”

    “嗯……这个……”梁钰有点委屈地望向陈鸿兵。

    陈主任你管管他!快管管他!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陈鸿兵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小同志,你想多了。

    虽然命令是300天,但谁都知道,光是归零怕就要耗上半年。

    至于再次发射,最快最快,一年半起步。

    想要一年之内全干完,至少再来1个沈听澜,15个周成龙,还得是不同专业领域的周成龙。

    李峥自然是没看透这个笑容,接着商量道:“还有就是……后面信息竞赛和数学竞赛,可能需要偶尔请假……每次半天应该够了。”

    “行,行,这都可以。”陈鸿兵紧跟着应了,“还有问题么?”

    “没了。”

    “好!”陈鸿兵直挺挺起身,伸出右手,“李峥同学,欢迎你加入航天一院一部,一院只打最硬的仗,一部只攻最高的山头,有没有信心!”

    “有!”李峥眼儿一瞪起身,冲上握手:“谢谢首长!”

    “主任,主任。”陈鸿兵紧握着李峥的手笑道。

    “对对对,谢谢主任……”

    李峥接着与沈听澜握手:“也谢谢沈老师!”

    “嗨。”陈鸿兵大笑道,“跟娘家客气啥呢,听我的,直接叫妈!”

    “啊?”

    “主任!!!”沈听澜再次捂耳窜逃。

    李峥这才发现,林逾静逃跑的姿势,竟然也是继承而来的。

    接着跟周成龙握手。

    “李峥啊,我知道你是竞赛圈的神,但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个区别对待的。”周成龙笑道,“我们可是一院一部,一切都是第一,丑话说前头,部里的弟兄们对林逾静肯定是要怜香惜玉的,对你,那可就不客气了啊。”

    李峥轻轻拍了拍周成龙的手背笑道:“好说,龙哥,我跟弟兄们也不会客气的。”

    “……”

    此时的周成龙,还并不知道,他在和谁对话。

    竞赛冠军?学霸?蓟大英培保送?

    不。

    这都只是表层的光环。

    这个男人的灵魂深处,依然是魔……

    当他们还在为996而疲惫的时候。

    魔,却只会怨24小时不够,恨7天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