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学魔养成系统 给您添蘑菇啦

317 我真不是在装……

    晨,九点三十分。

    当杜松涛喝着咖啡,看着国际新闻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李峥和一个寸头很长的家伙正趴在他的桌上。

    熬夜加班?!

    怎么能做这种事?

    杜松涛第一时间走到林逾静工位前。

    发现林逾静竟然也在趴睡!

    不会吧不会吧,她也加班了?

    应该不至于,只是常规趴睡罢了。

    “咳……”杜松涛不轻不重地咳了一声。

    并没有人理他。

    杜松涛只好走到办公桌前,刚要叫醒李峥,就看到了桌子上一份打印出来的报告。

    他暂且放下咖啡杯,翻开报告粗扫起来。

    跟着就是眼儿一瞪。

    然后越翻越快,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接着,陷入漫长的凝滞。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么现在应该……

    他下意识回身,想要冲进朱明跃的办公室。

    但步子很快又慢了下来。

    学氓归学氓,抢功这种事他还是干不出来的。

    他快速回到桌前,挥着报告敲醒了李峥和刘睿。

    不待二人说话,朱明跃就指着报告道。

    “算法我不懂,直接告诉我你有多大把握。”

    李峥短暂的起床呆过后,晃了晃头,理了把头发。

    “95%以上,而且可以立刻验证。”

    “我们没能力验证,必须让六院的团队来,要耗费不少精力。”杜松涛挥着报告道,“我现在立刻找朱明跃开全体会议,如果被否定,我们几个可就成大笑话了。”

    “不会的杜总工。”刘睿此时也戴上眼睛起身道,“就算我们的结论有误,这件事也一点都不可笑。”

    “了解了。”杜松涛分别拍了拍二人,正色道,“等我消息。”

    话罢,他便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五分钟后,YF-87全体组员便收到了紧急会议通知。

    杜松涛回来的时候,李峥和刘睿正在为报告PPT收尾,林逾静依然在趴睡。

    “怎么样?”杜松涛急匆匆走到办公桌前,“你们汇报有问题么?”

    “李峥汇报就好了,我脑子已经空了。”刘睿茫然地比划道,“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曲线,连李峥在说什么都听不懂了。”

    “主要工作都是你做的,你来吧。”李峥存好了PPT扭头道,“而且这方面是十七所的领域,我不想太冒头,一堆老师听我讲,会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可是我真的……现在连说句整话都难……”刘睿挤着眼睛揉起额头,“这辈子大脑头一次超载成这样……”

    “好了,这事儿我来定。”杜松涛点着电脑道,“李峥负责汇报,PPT里刘睿的名字写在前面,OK?”

    二人对视一番,这才勉强点头。

    “好。”杜松涛拍了拍手,硬把二人拉了起来,“现在,你们两个都去洗把脸,抽自己几个嘴巴清醒一下,我去给你们倒咖啡,如果能像你们结论所说的那样验证出来,那么我相信”

    “今天开始,黄二要反击了。”

    ……

    9点39分,最后一位组员紧赶慢赶地赶到了会议室。

    通知中只提到了紧急会议,并没有太多细节,事前也没有任何消息,这让大多数人充满了一种神秘感。

    长桌前,朱明跃与杜松涛紧张地讨论着,李峥和刘睿则在靠投屏的一方,神情呆滞地调试投影。

    40分整,朱明跃和杜松涛互相点了点头,暂时搁置了讨论。

    朱明跃省去了那些开场白,放下杜松涛后便直接开口。

    “杜总工组内在数据分析中挖掘出了突破性成果。”

    “牵扯的内容较多,我也没来得及细看。”

    “下面我们直接听李峥的汇报,当场讨论其准确性,并安排后续工作。”

    会场内的人闻言,都难以掩饰地露出了失望之情。

    这段时间以来,杜松涛的确在例会上提出过一些想法,但要么是早被论证为否,要么就是根本没条件论证。

    他虽然是卫星方面的专家,但在发动机这条线上还是太欠缺经验了,颇有些纸上谈兵之嫌。

    说得夸张些,就好像两个人用嘴炮打LOL,我怎么走位我用Q你之类的,按照他的自我逻辑勉强成立,但实操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从朱明跃的话里也不难听出,他自己明确撇清了责任,纯粹是被杜松涛硬拉着开会的。

    空降外行就是会这样,浪费所有人的时间。

    待看清汇报者是李峥后,多数人无疑更加失望。

    虽然身处末路,可真的要做这么滑稽的事情么?听一个高中生在这里方案?

    李峥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简单理了理头发,便站起了身。

    为了打起精神,他连头发都给打湿了,现在属于一种油腻的帅,有些加班老程序员的样子了。

    “我首先明确一点,这个工作不完全是我们组内做的。”

    “是刘睿及各组成员完成了99%,我仅仅是完成最后的1%。”

    “下面由我简述过程和结论。”

    李峥说着按下操控器,屏幕上随即亮出了一张曲线图。

    “这是一条可疑的频率曲线。”

    “这类可疑的曲线在每次试车中都存在数千段。”

    “我一直致力于寻找其特征值,用某种算法排除干扰项,寻找出最可疑的那部分,深入研究。”

    “但牵扯到工程计算,我个人能力有限,始终没有找到可靠的方法。”

    “这个时候,刘睿送来了这些……这些,还有这些……”

    李峥说着连续点了几下操控器,一条条可疑的曲线平铺在屏幕上。

    “这些曲线我们都分析研究过的。”一位组长抬手道,“刘睿的工作非常辛苦,但顺着这些线索我们并没有找到什么可靠结论,它们大概率只是发动机运行过程中的正常震动噪音。”

    李峥点了点头。

    “是的,单拿出其中一条分析就会这样,只是周期性出现,不轻不重,不深不浅。”

    “如果孤立分析,就好像只根据一行算式,去解一个12元方程,必然不会有任何结果。”

    “所以,我们需要至少列12条算式,并将其联立。”

    李峥再次点击遥控。

    那些平铺的曲线叠在了一起。

    全场随之侧目,很多失望的人跟着精神了起来。

    在场的都算是这个领域专家,虽然只是一堆曲线的叠影,但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周期性和相关性。

    李峥随之再次敲击,沿着12条曲线的叠影,一条清晰标红的曲线出现了,下方同时出现了相关的矩阵与其密密麻麻的数学表达。

    “这就是解。”李峥在屏幕上圈出了半页多的数学符号,“老师们可以简单看一下,没有明确质疑我们再翻页。”

    到这一步,在场能看懂的人已经不多了。

    其中之一,一位年轻的工程师抬起了手。

    “类似的工作我们也尝试过,但你要知道,从刘睿找出的那些可疑数据中,随便抽出任何12个进行相关性分析,都会有一些结论,这样的分析方法并不一定证明什么,考虑到他总结出的曲线将近200条,这甚至不太可能证明什么。”

    “这12条不是我随便揪的,是用优化过的故障模型的算法提炼出来的。”李峥悉心解释道。

    “根据我在系统中输入的参数,它可以提取1条、2条,甚至是100条,12只是我方便在此表达随便列出的一个数字。”

    “实际分析中我最终选择的参数是67,大概相当于解67元方程吧。”

    “当然,我现在的表达依然很粗浅,这里面牵扯到机器学习和数据分析专业内容,如果老师感兴趣可以去看十一所之前发表的三篇论文。”

    工程师摇了摇头:“我知道这里你没法仔细掰开说,但问题是,这一步论证十分重要,如果这里不让所有人信服,大家很难接受你后面的结论。”

    李峥自信点头:“没关系,我的结论可以实测验证。”

    工程师则哭笑不得:“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基于你的结论再造一台发动机拉去试车么?我不想冒犯你,但我们真的没有时间和资源这么耍……”

    “不用再造,不用试车,今天就可以验证,最多有半天就够了。”李峥无奈摊手道,“其实我也没指望用这么简单的报告让大家接受我的结论。这个报告,只是给大家一个考察我结论的理由。”

    “……”工程师摇了摇头,抬手道,“你先继续吧,我们暂且假设你的故障曲线成立。”

    “谢谢老师的包容。”李峥就此说道,“确切的说,这个结论不是故障曲线,而是描述故障曲线的曲线,描述方程的方程,相当于将故障分析降低了一个维度,化解为纯数学问题,基于此,我们再进一步计算,挖掘出了这个”

    屏幕一转,一张更恐怖的在场绝没有人能看懂的超级矩阵图出现了。

    “这就是最终故障的数学描述。”李峥点头道,“我并不是在炫耀数学水平要把大家搞迷糊,只是想展现更可靠的论据,加深大家论证我结论的理由。”

    “那么接下来,我们将这个描述微一下子……”

    “就变成了这样……”

    “虽然难以理解,但这其实就是轴系故障点二维投影的数学表达之一……”

    “那么现在……我们要根据轴系的结构参数,将这个投影复原到轴系上……”

    “简而言之,就是再升维……”

    “大家可以将这个过程理解为计算机运算过程,先将我们输入的字符转换成二进制序列,运算后,再输出为我们看得懂的字符……”

    “大家不要露出这种表情,我真的不是在装……”

    “最后的这个数学表达很简单,相信大家一定能看懂……”

    随着李峥又一点,几行精简到让人感动的算式出现了。

    “概率分布?”一个人已经喊了出来,“确切的说是类圆柱体内的点状概率分布。”

    李峥也很感动,终于有人能看懂了。

    他再一点,终于出现了一个小学生都能看到的图形。

    那是一张YF-87涡轮轴系的模型图,表面及内部被标注了无数个小红点。

    “这张图上共有一千个红点。”

    “它们以概率分布方式打在了轴系上。”

    “红点越密集的地方越有可能出问题,越稀疏则越不可能。”

    “才能所限,我能做的工作只能到这里了。”

    众人审视着这台像是被无数量子打过的发动机,一时之间陷入了激烈的讨论。

    包括朱明跃,也探向了杜松涛。

    未待朱明跃发言,杜松涛已然抬头。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问我,中间那些我也没时间看懂呢。”杜松涛反客为主问道,“假设李峥是对的,那这个结论对发动机改进有帮助么?”

    “假设是对的……”朱明跃看着这张图不住抿嘴,“那病根就已经送到我们眼前了。”

    讨论中,一人抬手道:“如果是这种概率分布,结论就很明显了……问题是,我们怎么相信这个结论是可靠的?你刚刚说今天就可以验证?”

    “是的。”李峥点头道,“这套模型不仅对眼前三次试车成立,对以前的每一次试车都成立。”

    “在曾经长达三万秒试车中,我相信问题早已暴露,只是它太微小了,根本没有达到我们的警觉阈值。

    “但我可以肯定,它的暴露概率与环境难度参数正相关。”

    “虽然我对发动机的了解远不如在场各位老师。”

    “但我有信心,在这里提出一个假设”

    “之前的每一次试车,每一台发动机,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断裂。”

    “也许那只是一个细小到肉眼不可见的裂纹。”

    “但它一定存在,且就在我们的眼前。”

    “此时此刻,我们仍有4台完整的发动机在工厂,它们经历过不同程度的试车,结论都是‘稳定运行’。”

    “现在,去工厂,把它们拆开。”

    “一定有裂纹存在。”

    “如果找不到,我保证立刻从这里消失,不再占用大家任何时间和资源。”

    说道最后,李峥深深鞠躬。

    “才疏学浅,占用大家时间了,抱歉。”

    场面一片沉默。

    所有眼睛都望向了朱明跃。

    朱明跃短暂思索过后,望向维护组组长:“我记得之前试车后也有检查吧?”

    组长犹豫道:“有的,每次试车后都会全面检查,并没有发现过裂纹。”

    “是什么程度的检查?”李峥问道,“拆机么?精细到什么程度?”

    “拆过一台,没有发现过裂纹,其余几台也都进行了充分的电气和监控检查。”组长望向李峥,“全拆的结果应该也是一样……”

    “不试试怎么知道?”李峥请求道,“如果眼睛看不到就用放大镜,放大镜看不到就用显微镜,一定有的,山穷水尽就只能下傻功夫了,这招是刘睿教给我的,他说这是十七所老一辈留下的精神。”

    “……”组长暗哑无言,转望朱明跃。

    朱明跃几乎没有思索,当即拍案。

    “查证成本很低,值得一试。”

    多数人随之信服点头。

    如果李峥的结论需要再造一台发动机来验证,那当然不可能满足他。

    但如果只是检查现有发动机,几个小时就够了。

    说句玩笑话,大不了人手一副放大镜。

    看到众人的反应,朱明跃也有了些许信心,振振点头道:

    “安排工作前我先说一下李峥的事情。”

    “他说,如果找不到裂纹他就走人。”

    “这件事,我不批准。”

    “在这里,我不管你什么学历多少岁,你就是数据分析的顶尖专家,你的所有工作都摆在这里,没人质疑你的态度与能力,就算你指错了方向也不要怕,我错了几十次了不照样坐在这里?”

    “一见面我就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不要搞得很对立一样。”

    “所以李峥。”朱明跃凝视着李峥点头道,“能不能收回你那句话?错就错了,爬起来继续干,能不能?”

    维护组组长跟着抬手:“就是啊……你刚才那个劲儿都把我吓到了……都是弟兄,没必要……”

    “李峥,我们每个人都想证明你是对的。”测试组组长也点了点头,“什么耽误不耽误时间的,都是一家人,哪里有路我们就往哪里冲,别说那种话了。”

    “如果每个人犯了错就要走人,那航天系统怕是就一个人都留不下了。”

    在大家友善的安慰下,李峥也是抹了把眼睛。

    “抱歉抱歉……刚刚激动失言了,昨晚没睡……”李峥傻笑着挠头道,“收回收回,以后不说了。”

    “别说你,你看刘睿两眼发直了都。”朱明跃指着旁边呆滞的刘睿道,“赶紧歇会儿,结果一出,有你忙活的。”

    然而刘睿依然两眼发直,貌似连这句话都没听到,直到众人一阵哄笑才反应过来。

    很快,朱明跃将近一半人都安排了出去。

    其中多数都紧急奔赴西郊试验场,目标是两台经历过上千秒试车,且“平稳完好”的发动机。

    少部分被派往冀北原厂,检查已经返厂维护的其余两台。

    其实这个工作完全可以交给车间工程师来做,只是朱明跃做好了拿起“放大镜”长时间检查,精细检查的准备,这里的放大镜当然不是真的放大镜,而是一系列测控仪器。

    好消息是,一台冀北原厂的发动机正在开盖维护,原厂机械师第一时间便承接了拆机精细检查的任务,幸运的话,结论来的也许比想象中还要快。

    待一系列安排结束,李峥又回答了一些同事的疑问,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此时的李峥,好像打了一场硬仗一样,绷了一夜的心神终于松了。

    气一泄,他便无力地瘫在了椅子上。

    此时,朱明跃也完全理解了赵振华的下注。

    虽然输赢难料,但确实值得一押。

    朱明跃亲自起身,走到李峥身旁。

    “李峥,你也去休息一下,我们已经倒下很多人了,现在必须保存实力。”

    “是……”李峥起身道,“可……现在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也对,那就趁着余热发挥一下吧。”朱明跃点头道,“无论结果如何,你的这套分析方式都有它的价值,接下来的工作,我给你安排了,把你的这套方法系统化的总结出来,有时间的时候组织搞数据的人学习,以文档方式归库,以供后续工作参考。”

    “这个可以。”李峥笑道,“没想到在这里就开始憋论文了。”

    “不不不,这个太核心了,没法当论文发表。”朱明跃扶着李峥的双肩道,“但其价值一定高于绝大多数论文,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想办法给予你不亚于发表核心论文的回馈。”

    “这个真的不用……”李峥打着哈哈说道,“能跟哈工大快点连上线就够了。”

    “嗯?”朱明跃问道,“如果这个结论是正确的,还需要他们?”

    “依然需要,且更需要。”李峥振振点头,“我最多只是找到了路,要继续走下去,必然还需要顶尖的工程计算支持。”

    “明白了,你放心,文件已经送到一院了,赵书记会亲自批。”

    正说着,打了半天酱油的杜松涛溜达过来了。

    “老朱啊,你这是在抢我的人吗?”

    “唉,都是一家人,什么你的我的。”

    “少来这套!”杜松涛也跟着嬉笑摇头,“想不到啊,我一代宗师费了半天话没说动他们,反而是你小子列了一堆算式让他们服了……”

    “巧合,巧合。”李峥拍了拍旁边持续发呆的刘睿,“真的,99%的工作都是他做的,我也不过是发挥了一个普通数据分析人员的水准。而且他的内容,碰巧跟我这段时间的工作高度重合,我们俩对上,一点就着。”

    “哪这么多碰巧。”杜松涛叹道,“你小子还是坐得住,一个方向往死了钻,你得先钻到足够的深度,才有可能对刘睿的数据产生感觉,才有可能一晚上整出这些。我得承认,在这件事上,我的工作思路可能错了……”

    正说着,朱明跃的电话响了。

    刚已接通,朱明跃就喊了出来。

    “你确定?!”

    “好的,发图片过来。”

    “尽快检查第二台。”

    朱明跃放下电话便冲出会议室吼道。

    “不用去了,都回来!”

    “验证结束!”

    “开始第二次归零!”

    “两个半月,我们还有最后两个半月!”

    办公区短暂的沉默过后。

    响彻三层楼的欢呼接踵而至。

    “那几台机器真的有裂纹?”

    “明明是故障,我为什么这么高兴!”

    “我以为是魔法,原来真的是数学。”

    此时此刻。

    办公室内趴睡的林逾静突然就直起了身子。

    “唔……几点了……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