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学魔养成系统 给您添蘑菇啦

388 数域之外的超时间

    做正事的风神。

    是笑着的。

    他在李峥和林逾静的痴呆膜拜中,偶尔灵性一笑,随即投入下一步思考。

    他几次回头想分享什么喜悦,但见二人的神色,却又收了回去,无奈地继续自己的演算。

    这个过程,像极了想跟刘新分享解题妙处的李峥。

    李峥见识过很多爆炸的学力,也干过一些不可一世的天才。

    但在这一刻,他还是怂了。

    他驰骋多年,圈内朋友赏脸,称一句峥神。

    物理朋友这么叫他,他可以接。

    化学朋友这么叫他,也可以接。

    哪怕生物、计算机他都硬接了。

    唯独数学,只要归见风横在这里,他怕是永远都接不住了。

    现在归见风所面对的题面,实为“魔角之解”。

    是李峥费尽心力,由物理论文转化而来的数学题目。

    题目中,他用一种几乎与计算机对话的方式,将二维石墨烯的电学性质、电子、叠在一起的物理展现等等翻译成一系列复杂的函数和矩阵,只为清晰地展现在归见风面前,让他心无旁骛。

    至于李峥自己,如果面对相同的题目,或许可以用很长的时间得出论文中的那5个解,但进一步扩展到8个?这不是有没有思路的问题,而是根本连产生思路的思路都不会诞生。

    就这么膜拜十来分钟后,归见风竟又拉来了一沓空纸,笑着摇了摇头。

    “不不,不是虚数,虚数也只能给出常规解……”

    “直觉……错了?”李峥弱弱问道。

    “直觉没错,工具错了,你这些矩阵已经是等同于虚数的东西了……还需要做更大的理论扩展……”归见风回过头,满脸亢奋地抬手道,“四元数!你竟然把我逼到这个地步了,我喜欢这道题。”

    “!!”李峥也是眼儿一瞪,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个东西,“四元数……我记得是对虚部的再扩展?”

    “嗯,更复杂却又更纯粹的数学形式,计算量也积上去了,争取天黑前解决吧。”归见风回身扭了扭脖子,喘着粗气道,“如果这都不行,就要用八元数了……积了又积,就算是我也要搞一周的时间……这么一说,还挺兴奋……”

    “等等,你可以休息一下的……”

    然而这会儿,归见风已经听不到李峥说话了。

    此刻他只与数学对话。

    “唔……”林逾静也是这会儿才敢唔唔,拉了拉李峥道,“虚数我懂,差不多就是复数么,四元数是什么鬼东西?”

    “嗯……大约是一种很早提出,却在近些年才有应用空间的数学概念。”李峥一笑,“你也有今天!”

    “我大脑只记录用得上的知识,不像你什么渣渣知识都记。”

    “这你就不懂了,知识才是灵感的源泉。”李峥握拳道,“只要我掌握的知识足够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把两个完全无关的知识点组合在一起。”

    李峥就此展开了他的讲解。

    虚数是复数的子集,因此谈及这部分内容更多的时候会用“复数”这个概念。

    所谓复数,其实也只是中学内容罢了,只不过大多数人在学过那个章节后会瞬间失忆,并且这辈子也绝不会再碰到这个词。

    但对数学家而言,它却是一个屡试不爽的工具,虽然数学家说话正常人听不懂,但总也说过一两句能让人似懂非懂的话,比如

    【在实数域中,连接两个真理的最短的路径是通过复数域。】

    所谓似懂非懂,就是说“连接”、“最短”、“路径”这些词都是懂的。

    可一旦加上“实数域”和“复数域”这两坨东西,那就不可能懂了。

    这种时候,李峥为刘新提供的补课小讲堂就又派上了用场,其实这句话距离让刘新理解,只差一个形象的比喻

    【在气球表面任意两个点,连接它们最短的路径,是要从气球内部穿过去的。】

    好吧,其实就算这么说了,刘新依然不一定会懂。

    好在人类群体中他那样的样本并不多。

    如果说实数是直觉可以感受,像1、2、3那样确切存在的数,那么复数就是直觉无法感受,像根号下-1,根号下-2这样的数,毕竟在客观直接中,永远无法找到哪个数字的平方等于-2。

    在这里,实属域就像是那个看得见的气球的表面,无论如何卷曲膨胀,仍然是一个二维的平面,而气球的内部,数字直觉之外,但理论可以存在的部分,就是复数域了。

    可以说,虚数为数学增加了一个维度,又可称为二元数。

    那么归见风所说的四元数呢?

    那是对虚数的再一次升维……

    到这个层数,已经很难举出让刘新可以理解的例子了。

    至于在这之上的八元数,至今人类都还没找到合适的应用空间,也许已经是这个宇宙之外的知识了。

    房间中,林逾静搞清四元数后,也是唔唔称奇:“已经这么深了么……怪不得姥爷都不抓咱们逃课了……天天给风风找论文啃……”

    “哼。”李峥不屑道,“见异思迁,姥爷老渣男了。”

    林逾静笑骂道:“你还真是有机会就黑一下姥爷啊。”

    “姥爷就不黑我么?”

    “嗯……还,还好吧……”

    “妈的,指定没少黑我。”

    “不说姥爷了,还是看风风吧。”林逾静看着归见风不时嗤笑的背影,神色也逐渐深邃起来,“虽然四元数来得有点突然,但直觉上,总感觉真的是这个方向没错。”

    李峥跟着频频点头。

    归见风对数学维度的扩充,让他想到了系统提示中的“二维量子隧穿”。

    进而展开了将魔角模型扩展到三维,开启真·超导理论的野望。

    一旦牵扯到这些,仅从物理上的观测和实验将不可能给出理论结果,相反,能给出的只有谜团,更多的谜团。

    想像一下,假如载人航天先于相对论而产生。

    那么在空间站里,发现时钟变慢的宇航员,其疑惑与震惊的程度,将不会亚于双缝干涉实验中,发现“波变成了粒”的那位观察者。

    那时,关于时间、空间与能量本质的探讨,其混乱与迷幻的程度,恐怕也不会亚于量子力学的现状。

    当然,即便是如此的乱局,进行更多的,哪怕是盲目的实验也是好事。

    谜团越多,提供给理论的研究素材也就越多。

    但这只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一切积累也都只通向一个结果

    用数学的武器,从物理气球内部穿过去。

    想到此,李峥眼儿一瞪。

    “妙啊!我终于知道中学生物理竞赛,为什么要办成中学生微积分竞赛了,物理学会的眼光太长远了。”

    “既然这样,我们也稍微补一下四元数的内容吧。”林逾静揉了揉脸道,“虽然跟不上风风,但至少想看到他做出来的内容,闲着也是闲着,渣猹快去找讲义!”

    “闲着也是闲着?”李峥皱眉道,“我们不该借用这难得的闲暇,处一处感情么?”

    “你又来……”

    “好吧,学习就是我们的双人运动……”

    这一天,风爸爸回了三次家。

    第一次是中午,本来以为他们该出去吃饭了……

    但见三个人在屋里一言不发,各自做题……

    就很慌。

    儿子的周末社交都要用数学来表达吗?

    第二次是下午两点。

    还在做题,桌上的午餐钱根本碰都没碰。

    第三次是晚上六点,风爸爸照样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暗中观察。

    这次稍微好一些,虽然见风和那个男生还在做,但那个女生终于趴睡过去了。

    大概是饿的吧……

    等等……趴睡可以……但你就这么肆无忌惮地趴在那个男生的腿上……还在流口水……

    算了……见风……也该长大了。

    这时,李峥终究也饿得有些恍惚,发现了风爸的归来。

    “啊,叔叔好……”李峥打了个招呼,下意识望向窗外。

    眼见已经夜幕降临,他唯有一声叹息。

    总是这样,学习相对论无时不在

    【学习相对论】

    【一旦开始学习,时间流速就会变快】

    【学习中的时间=现实的时间*根号下(1-(当前学习速度??/C??))】

    其中,C是刘新学习速度的300000倍,是个恒定的宇宙常数。

    如此深邃的理论,风爸自然是无法从李峥的眼神中看出的,只苦笑着努了努嘴:“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啊……这个……”李峥不好意思地望向归见风,“你大概还要多久?不行我们改天?”

    归见风依然没有回答。

    想来也对。

    他的学习速度,也许已经超过C了。

    如果那样的话,学习相对论也会随之潜入复数域,他的时间流速也便成为了一个虚数,将会独立于这个宇宙,成为一种仅在理论上存在的概念。

    想到这里。

    “啊……”李峥揉起脑门。

    不行,今天想这些想太多了,恐怕要走火入魔了。

    头一次,他想终止一天的学习,好好休息休息。

    头疼的功夫,风爸已经拿来了两盒牛奶,递了他一盒,另一盒放在了趴睡的林逾静脑袋边上,也就是李峥的腿上。

    “数学计算很伤神的,营养跟不上了当然头疼。”风爸随即向后退了退,保持一个礼貌的距离笑道,“其实咱们以前见过一次。”

    “哦?抱歉……”李峥仔细端量一番,确实是没有什么印象。

    “数学国赛的时候。”风爸自己也拿了盒牛奶,一边插吸管一边笑道,“当时风风突然打来电话,说他快不行了,我马上放下手上的事乘高铁赶过去,但等我进到你们房间的时候……”

    风爸说着,微笑着抬起手来:“景象跟今天一模一样。”

    “!!”李峥这才反应过来,“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们学了一整天,等您走了才看到您留的字条,很没有礼貌。”

    “这个,这其实是我今天第三次回来。”

    “???”

    “哈哈,没事,这样挺好的,我还要谢谢你们。”风爸爸吸着牛奶笑道,“自从数竞国赛后,他到现在都没有‘不行’的情况,好像是找到新方法了,也好像是变坚强了。我以为他撑不过IMO,但还是撑下去了,谢谢你们。”

    “我其实什么都没做。”李峥揉着林逾静的脑袋,看着归见风笑道,“非说的话,我从他那里得到的,比我给他的多得多。”

    “你谦虚了,我查过了,你的经历和成绩都比见风强太多了。”风爸说着又冲熟睡的林逾静努嘴一笑,“成果也是。”

    “哈,哈。”李峥干笑挠头,“我也只是贪多罢了,在最核心的数学方面,我甘愿给归见风当草稿纸。”

    “你这句话该是谦虚,但我也理解……”风爸摇头一叹,“你们学得太深了,我连背影都看不到……我知道我很自私,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其实……宁可他是一个健健康康的普通人……哪怕笨一些……”

    风爸说着侧身掩面:“对不起……嗯,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李峥难免心头一酸。

    他毫不怀疑,于学术,甚至于人类而言,归见风必然是一个充满价值的宝藏。

    但于父亲,于家庭而言,这个宝藏在健康面前,却又不值一提。

    “您辛苦了。”李峥话罢,抬手把林逾静扔到一边,起身拍了下归见风,“别算了,就这一次,给你爹做一次饭。”

    “???”归见风一滞,滞了好久才呆声骂道,“又占我便宜!我才不给你做饭!”

    这个情况就有些失控了。

    李峥赶紧抬手,先稳住风爸:“熟悉的男生之间,互当爹是一种合情合理的玩笑。”

    然后望向揉着眼睛呜呜醒来忽然发现李峥当爹的林逾静:“你继续睡你的。”

    最后抓住了归见风:“你是计算爽了,你爸为了不打扰咱们,在外面溜达了一天不敢回来。别哔哔了,趁我樱湖小当家在,孝敬你爸做顿饭吧。”

    “啊……”归见风又是恍惚良久,瞅了眼外面的天色,而后习惯性地望向右边的小桌子。

    这个习惯已经很久了,一旦他饿到或者累到学不下去的时候,那张桌子上都会毫无意外地摆满做好的饭菜,以至于这一切好像是天经地义,像是物理规律一样存在着。

    “没事。”风爸连忙擦了把眼睛,“我去做,你们继续……”

    归见风还未回话便迎来了李峥的怒瞪。

    “啊……这次还是……”归见风不得不揉着后脑勺起身,侧着脸道,“今天我们做吧……李峥厨艺很好的。”

    风爸还要再拒,李峥已经推了过去:“您外面看电视去,看我今天不把咱儿……把咱们风风给训出来的。”

    盛情难却,外加李峥就是霸道,风爸也只好真的去看电视了。

    接着就是挽着风风,拖着半睡半醒的林逾静进了厨房,问明各自喜欢的菜品后,发配林逾静去采购食材,李峥列出烹饪步骤,归见风进行统筹计划安排,最后会师开搞。

    李峥本以为归见风会怨他多事,却见归见风竟比他做的还要认真,还总是努力地回忆着父亲做菜喜欢的口味,不断提醒李峥对作料的把控。

    赶在八点之前,热烘烘的鱼、肉、菜、汤上桌。

    风爸本是赞不绝口,赞着赞着却又眼睛一红,不说话了。

    归见风也是同样。

    最后就变成李峥和林逾静硬聊。

    “你给人留口鱼。”

    “唔唔唔……吓得我被刺扎到啦。”

    “活该。”

    “真的……唔唔……卡喉咙里了。”

    “哦?那我帮你吸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

    “怎么还夹鱼?给人留口鱼!”

    在这样的吃鱼循环中,气氛终又缓了起来,归见风也硬是从林逾静手底下抢了块鱼夹到了父亲的碗里,而后侧着头,用极低的声音挤出字来。

    “爸……辛苦了。”

    “嗨,整这个干嘛。”风爸一口就着米饭吃了鱼,满脸笑容,“做的是真好吃啊,原来你有这个天赋。”

    “不是我……主要是李峥……我比他差好多……”归见风低着头道。

    “哪儿的话?”李峥眼儿一瞪,用筷子指着鱼上一大坨奇怪形状的“姜丝”道,“这姜丝就是见风切的,很有想像力。”

    风爸也是飘了,伸手就夹来姜丝嚼进嘴里,不住点着头道:“好,好,都好,这姜丝最好吃,驱寒的。”

    这就有点拼了。

    为了缓解尴尬,李峥赶紧给林逾静也夹了一坨:“来来,吃姜,驱寒。”

    “我不……唔……”

    看着林逾静被塞姜,父子二人也都是笑了,笑个不停。

    最终,趁着父子二人一起看晚间体育新闻的功夫,李峥留下【明日再议】的字条后,便拉着林逾静悄悄离去。

    坏消息是,今天没有出任何成果。

    好消息是,今天过的很幸福。

    不过林逾静并没有。

    她一直在想,趴睡得好好的……

    怎么就掉到地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