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从道果开始 妖僧花无缺

第二百二十三章 巫神教?【第一更!】

    玉面判官’又杀人了!”

    “这次是谁?”

    “我在考功殿外听了一嘴,好像是雁南岛‘金鳞老祖’!”

    “金鳞老祖?!”

    “嘶!”

    “这位厉害的紧,据说一遇风云便化龙,有呼风唤雨的本事,居然也不是‘玉面判官’对手?”

    “嘿!金鳞老祖虽说厉害,但这位戴榜首一手‘大罗天袖’出神入化,就连门中许多真人都自愧不如。任由这老怪何等法宝,只管一袖收走。没了法宝,金鳞老祖实力锐减,如何能敌?”

    “啧啧啧!”

    “短短一年,这已经是折在戴宗手底下第四位二阶老魔了吧?”

    “是啊。”

    “越阶正面击杀,当真凶猛!”

    ……

    山门外。

    程北玄、朱冉听着补天宗弟子三三两两议论声,神色变化,不敢置信。

    “玉面判官?”

    “金鳞老祖?”

    “一阶杀二阶?”

    “一年内连杀四位二阶老魔?”

    不说朱冉。

    就连程北玄听闻,也觉得太过夸张。

    他直到晋升二阶,才知道二阶厉害。回头再看一阶,简直云泥之别。

    但陈季川区区炼气竟连斩四个二阶,如何不让人震惊?

    “百年磨一剑。”

    “苦修‘大罗天袖’九十余载,一出手,石破天惊!”

    程北玄听着补天宗门人惊叹,心中惊讶却稍稍淡去些:“也是。小师弟当初进入补天宗仅四十年,修行不足百年,就已经炼气无敌,曾杀过凤池岛‘丧门神’。如今又过去将近百年,再有‘大罗天袖’傍身,逆杀二阶似乎也不算什么。”

    心下想着。

    程北玄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位小师弟。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将朱冉先安排了,再去将此行另一件要事禀与补天宗高层,耽搁不得。

    于是不在山门处多逗留,带着朱冉就往太姥山中走去。

    ……

    踏辰峰。

    传法殿,藏经阁。

    陈季川第三次进来。

    这是补天宗重地,内藏补天宗五大神功九门绝学,按五方,分九层,有高人看守。

    “到底是赶上了。”

    “也算不白忙活。”

    进入藏经阁,陈季川松了口气。

    近两年。

    他先是四处筹钱、借钱,将‘大罗天袖’足足点化十五次,达到第三重‘融身’境。

    又马不停蹄转战多处,连杀四尊二阶老魔。

    终于赶在二百岁到来前,攒够了一万二千大功,可以从补天宗中兑换出第三门绝学。

    “我能杀二阶,一则靠的是仙、命同修,法力、肉身全都不是短板。”

    “二则靠的是‘大罗天袖’。”

    “煞环海修士多倚重法宝,而‘大罗天袖’正好克制。我挑选的二阶老魔又都是较弱的,手上仅有二阶法宝。法宝一收,实力锐减,我趁机祭出法宝去打,此消彼长自是轻松。”

    陈季川回想四场大战。

    心中倒是没太多得意。

    他身怀超阶术法,又修行至第三重,而且还是专门克制煞大部分环海修士的‘大罗天袖’,杀的又都是二阶中垫底的存在,没什么好吹嘘的。

    将这些念头压下。

    陈季川直奔藏经阁第六层。

    ……

    补天宗有九大绝学,皆为超阶术法。

    其中‘大罗天袖’、‘补天印’已经到手,余下还有七门绝学可供陈季川挑选。

    在来之前。

    他就已经确定目标

    “大罗天火!”

    九大绝学中,有速度身法,有逃命遁法,有护身印法,有镇魔炼魔之法

    但这些术法,陈季川身上都可以找出相近的高阶术法,不那么急迫。

    因此。

    思前想后,陈季川最终选了‘大罗天火’。

    “我欲要‘点化’,财力不可或缺。炼就‘大罗天火’,有助于我炼丹、炼器,亦可用来杀敌炼魔。”

    “一举两得。”

    “可以助我缓解赚钱的压力。”

    “此外。我身上术法不少,但却没有一门能拿得出手的火法,‘大罗天火’正好填补空缺,使我多出一门手段,日后少一分被针对的凶险。”

    陈季川思考妥当,再不迟疑。

    当下迈入第六层。

    ……

    陈季川入藏经阁修习‘大罗天火’时。

    太姥山主峰。

    殿中。

    补天宗宗主、两位太上长老、六位殿主汇聚一堂。

    这九人单独一位拎出去,都是名震中洲、威压煞环海的顶尖大佬。寻常各有事务,即使在补天宗内部,也鲜少聚集。

    今日却难得聚在一处。

    “戴宗进了藏经阁?”

    孙九章看向考功殿殿主陈璞,出声问道。

    “嗯。”

    “进去了。”

    “那小子终于肯回归正途了,选的是‘大罗天火’。”

    陈璞笑着回道。

    早在陈季川第一次兑换绝学时,陈璞就劝陈季川修习‘大罗天火’,好在炼丹、炼器上深耕精进。

    可陈季川最终却选了‘大罗天袖’。

    待到第二次又劝,依旧不从,选的是‘补天印’。

    再到这次。

    陈璞知道陈季川有自己的主意,不再去劝,没想到陈季川反而就选了‘大罗天火’。

    让陈璞有些惊喜。

    “哈哈!”

    “这小子倒是有个性。若是你我当初不劝他选‘大罗天火’,说不定他第一次就选了。”

    孙九章笑着,嘴上调笑,却不住点头,脸上满是欣慰。

    补天宗不缺高端战力,与之相比,他这位宗主自然更希望能多出一位顶尖炼丹师、炼器师。

    原先对陈季川寄予厚望。

    而后又破灭。

    如今见着陈季川选择‘大罗天火’,心中又不禁期盼起来。

    二人谈论着。

    一旁五方殿殿主‘沈重’摇摇头道:“戴宗喜动不喜静,在炼丹、炼器上面确实有天赋,但等到能够炼制二阶丹药、法宝后就不曾在这方面多花心思。这次选择修习‘大罗天火’,依我看,怕是为了日后更好降魔。他这性子、战力,合该来我五方殿才是,定教五方妖魔胆寒!”

    陈季川雄踞长生榜首一百三十余年,门中一众高层对他自然不陌生。

    沈重便对其极为器重,一心想着将其拉入五方殿,成为斩妖除魔的一口利剑。

    “且看且瞧吧。”

    “丹道奥妙无穷,待他晋升二阶,知晓修行难处,不用人多加劝说,自己就会对炼丹上心。”

    丹艺殿殿主陈远宁美目流转,笑吟吟的似胜算在握。

    在场众人围绕着陈季川议论了半晌。

    不是他们闲得慌。

    而是因为真传弟子代表着一个宗门的未来,如陈季川这样的,长期占据榜首,又能在一阶时打杀二阶妖魔的,更是不可多得,值得他们重点关注。

    特别是近一年来,陈季川展露极高的术法造诣,将‘大罗天袖’练到高深境界,参悟极深。

    陈璞曾亲自见识过,言称‘出神入化’,盛赞之极,更是自叹弗如,称其在这门绝学上的造诣,远不如陈季川。

    如此人物,如此天才。

    将来很可能执掌补天宗,成为一宗宗主或是一殿殿主,多些目光再正常不过。

    ……

    说完陈季川。

    在场众人才开始讨论正事。

    “十多天前,坤玉门遣人来报,说是在外海第四百二十七域发现邪神出没,是近十年来第二十四起邪神事件。今日九炼仙府来人,外海第三百四十域也发现邪神踪迹,为第二十五起。”

    孙九章环视众人,脸上笑容收起,脸色有些凝重:“此前几起我们没有上心,那几个邪神本事稀烂,上不得台面。但短短十年接连出现二十五起,而且这还仅是我补天宗发现的。在此之外,煞环海内外不知有多少未发现的。”

    补天宗作为中洲七大仙门之一,向来是正道领袖,肩担重任,监察天下,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如坤玉门。

    如九炼仙府。

    这些都是从补天宗分出去,由补天宗真人开辟的下门、别府、下院,跟补天宗关系密切,可以获得补天宗的资源,同时也作为补天宗的耳目,为其监视煞环海内外,防备妖魔起势。

    这一次的‘邪神事件’来的突然,发展又极为迅速,而且形式极为相似,疑似是一场有组织有规划的行动。

    如今看来好似还不是大患。

    但对孙九章等人来说,防患于未然才是紧要。否则等到势头大了再四处扑火,补天宗早晚要被拖垮。

    “有关‘邪神’的资料都在诸位手中。”

    “因为此前没有重视,所以资料并不全面。不过五方殿五位副殿主已经带人前去探查,估摸着这几日就会回来,到时就会有更详尽的消息。”

    孙九章说着话。

    在场其他人或是在思索,或是捏着玉简,正在快速浏览此事始末。

    “邪神。”

    “祖灵。”

    “信仰。”

    “地窟。”

    “牧师。”

    ……

    传法殿殿主牧尘竹看着这些信息,眉头微皱,沉吟着道:“邪神擅蛊惑之事,以香火源力为食,能掌控五行,或风或火,或雷或电,这跟万年前‘巫神教’倒是有些相似,难道是巫神教复苏,意图卷土重来?”

    万余年前。

    煞环海中,有一妖魔崛起,自号‘巫神’,神通不小,创下巫神教,意图执掌天地,坐享万灵香火。

    曾一度与七大仙门争锋。

    但终究道消魔长,巫神教独木难支,在以七大仙门为首的正道修士围剿下,最终崩灭,巫神也被打杀,从此巫神教支离破碎,再不成气候。

    一万多年下来。

    有些人甚至都忘记煞环海曾有‘巫神教’这么个堪比七大仙门的顶尖魔门。

    但在场众位补天宗高层却记得,一经提起,脸色顿时一凝

    “巫神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