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从道果开始 妖僧花无缺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吾道...【求月票!】

    《碧海潮生曲》乍一听,颇具意境。

    闭上眼。

    阵阵笛声入耳,仿佛见到大海浩淼,万里无波。远处潮水缓缓推近,渐近渐快,其后洪涛汹涌,白浪连山。潮水中鱼跃鲸浮,海面上风啸鸥飞,再加上水妖海怪,群魔弄潮,忽而冰山飘至,忽而海如沸,极尽变幻之能事。潮退后水平如镜,海底却又是暗流湍急,于无声处隐伏凶险。

    但再一细听。

    碧海化为蓝天,蓝天化为宇宙,宇宙化作诸天。

    一重重意境由浅入深,不断推进。借助海潮般的现象,这一曲将天地大道剖析开来,展现出来。

    “宇宙。”

    “天地。”

    “大道。”

    陈季川沉浸其中。

    早在两尊‘五星古神’炼成前,他就已经是真仙第四境修为,已经达到真仙巅峰,道行极深。

    真仙划分为四境。

    他已经站在巅峰。

    真仙自第一境‘感应’而始,掌握第一道真意,初步接触天地大道,感应天地本真。

    如陈季川。

    修的就是‘五行真意’。

    而后至第二境‘法相’,九重仙光渲染通灵,化为法相。

    昔日一元祖师修的是掌天控地的‘帝王法相’。

    陈季川至第二境时,修的则是‘五方五帝五灵五行法相’。

    俱有合道之能。

    而第三境‘参合’,借助法相与天地进一步沟通,将一重真意衍生,掌握更多真意。

    陈季川主修‘五行真意’,在这一境界中,衍生出诸如‘水行真意’、‘火行真意’、‘水火真意’、‘风雷真意’、‘风火真意’等等二层真意。

    将‘五行真意’掰开揉碎去揣摩,又从其他方面去进一步认知跟阐述。

    直到认知周全,阐述周全,‘五行真意’圆满,法相融于肉身,于是晋升第四境。

    而这第四境‘雷劫’。

    这又是一个崭新的境界,是成就古仙前的最后一道门槛。

    在这时。

    又要跟‘参合境’时反过来,要将‘水行真意’、‘火行真意’、‘水火真意’、‘风雷真意’、‘风火真意’等等衍生、旁证真意,再一次融于‘五行真意’中,收纳整合,使得‘五行真意’进一步攀升,在一次次雷劫、在经年累月感悟下,对天地宇宙有更深一层的认知。

    最终量变形成质变,一朝‘真意’蜕变,触及天地规则,触碰天地权柄,言出法随,这就是古仙人的境界。

    一元祖师、太素祖师等人,包括白烛帝君、清虚大仙等绝巅真仙,苦苦追寻的也正是这一境界。

    包括陈季川在内。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道无止尽,始终在追逐,翻过一山,又见一山。以为到了尽头,古仙触手可及,实则山后还有山,道路尽头还在远方。

    在第四境时,更会重复第三境‘参合境’时的过程,对天地有新的认知,对‘真意’有新的认识,得到更多新的阐述,于是又会不由自主的感悟出更多真意,进而又需要融合跟吸收更多的真意,使得‘真意’更加自恰更加圆满。

    没有止境。

    不见尽头。

    因此在第四境时,众多绝巅真仙都感到绝望。他们渴盼感知更多感悟更多,但又惧怕悟出更多真意,将古仙道路又阻半程。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一次次以为古仙在望,一次次又发现自身认知浅薄,又悟出更多真意。

    这样循环往复。

    最终真仙坐蜡。

    陈季川此时也正是处在冲击古仙之境的阶段。

    原先在参悟两具仙尸,在炼化两具仙尸的过程中,他自以为已经悟尽五行,能够撬动规则。

    但直到他开始聆听这《碧海潮生曲》后,洗涤心灵,大道在心,才发现自己还有太多不足。

    在原本已经悟出已经融合的一百一十四道衍生真意外,这一刻居然又有更多真意衍生出来。

    水浪真意。

    波动真意。

    星辰真意。

    阴影真意。

    ……

    陈季川不断感悟,不断掌握,不断融合,自觉道行正在攀升,认知面正在拓宽。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一重又一重真意。

    让陈季川沉浸其中,他一开始有些欢喜,随后生出不耐烦。

    情绪一变。

    乐曲就变。

    于是再无声声悦耳,只剩下心烦意乱。

    陈季川修持‘素心咒’,修‘宝塔心持’,心境极为不俗。但在这《碧海潮生曲》下,却不值一提。

    他有心强行往下听。

    但终究心中存有一丝清明,心中一叹,主动闭了六感。

    曲终人散。

    大道未成。

    ……

    “一步登天,果然不现实。”

    乐曲消散。

    陈季川摇头一叹,有些遗憾。

    这是他第一次冲击古仙,一开始把握不小。但等到他真正开始发起冲击,才发现差距。

    望山跑死马。

    想成就古仙人,的确没那么容易。

    “好在两尊‘五星古神’也够用了。”

    陈季川平复心境。

    他对于没能成就古仙确实很遗憾,但毕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倒也没有太多挫败感。

    他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这一世六百万岁出头,按着真仙寿数来算,差不多还有三千万年可活。”

    他能活三千万年,机会的确很多。

    来日方长。

    但这是自身修行方面,仅限于自身修行。

    可人活于世,却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

    陈季川还有其他牵挂。

    “三千万年。”

    “小彦未必能活那么久。”

    “还有现实中,少河的修行怕也要被耽搁。”

    陈季川考虑的很多。

    他这一世时间的确充裕,即使过去六百多万年,以他的神通道行,在真仙第四境中,依旧能扛过近万轮灾劫,依旧可以活将近三千万年。

    可谓岁月漫长。

    但真仙修行不易。

    陈季川现在凭借‘心灯’,人在宇宙之中,尚还感应不到王彦的具体位置,甚至连模糊的大体方位都感应不到。

    只勉强能感应到生死。

    能感应到,王彦现在还活着。

    现在距离上一世,距离王彦在重明世界飞升上界,已经过去六百多万年,她既然现在还活着,显然已经晋升真仙。

    而且还不止第一境。

    但具体是三境真仙、二境真仙。

    陈季川不知道。

    但一般二境真仙的大限在八百万年左右,三境真仙则在一千六百万年左右。

    王彦即使是三境真仙,也活不到三千万年。

    唯有四境真仙,才有一线希望。

    可四境难成,不说这一方宇宙,单单一个一元道门,近十万的道门真仙中,算上陈季川,总的也不过才五位四境而已。在这六百万年间晋升的,更只有伏丹子、正元祖师、盘天宫主这三位。

    王彦能成吗?

    陈季川不敢想,因为越往后,希望越渺茫。

    甚至不说第四境。

    王彦能成第二境,能活到如今,陈季川都有些惊讶有些庆幸。

    可他跟王彦未必能一直幸运下去。

    “二境真仙能活命的极限在八百万年左右。”

    “小彦如果不能突破到第三境,留给我的时间就不多了。”

    “而我如今既然已经祭炼出‘五星古神’,是时候该去试一试,找一找。”

    陈季川心想着。

    早在他晋升真仙的时候他,就曾尝试过,想要派遣分身,前往宇宙之外去寻找王彦踪迹。

    但失败了。

    并非宇宙外有多么凶险,只因天地壁垒厚重,陈季川根本撕不开出不去。

    第一境。

    第二境。

    第三境。

    陈季川每每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声名鹊起后,他又跟绝巅真仙有来往,询问过,才确定,这一方宇宙,哪怕是绝巅真仙,也撕不开天地壁垒,出不去这一方宇宙。

    唯有古仙人。

    他们超然世外,坐看宇宙兴衰,也只有他们,才有出入宇宙、遨游诸天的大能。

    于是陈季川一门心思冲击古仙人。

    两百万年前。

    他得到两具仙尸后,欣喜若狂,就定下主意,哪怕没有外因,在参悟三百万年后,不管后续如何,也定会将这两具仙尸炼成‘五星古神’,借之遁出宇宙,去寻王彦踪迹。

    因为到那时,哪怕王彦依旧停留在第二境,陈季川也有近百万年时间去寻找。

    不过现在因为悬河仙人的变故,将陈季川炼化仙尸的时间往前提前了百万年。

    他现在有二百万年时间去找。

    “时间更充裕,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陈季川心中暗道。

    寻找王彦这是目前紧要的事情。

    而即使找到或者找不到王彦,现实中,但凡‘悬镜海’稍有变故,陈季川就不得不发动。

    再有陈少河的修行。

    他跟随陈季川一同,修的是《五五大衍真经》,能活九万六千岁。

    但修行要快。

    陈少河不比陈季川,以他的资质悟性,自然是越早证道真仙越好,将来真仙修行的时间就越宽裕,冲击古仙的时间也更多些。

    有时候,兴许就是前后一两万年乃至一二百年的耽搁,就足以造成极大影响。

    比如‘沈默’。

    他当时如果能多活千百年,陈季川晋升真仙,他必定也能够跟孟青、雪谷等人一样,证一个真仙,将来未必没有冲击古仙的希望。

    但就差那点时间,沈默坐化,人死皆消,再无希望可言。

    有此前车之鉴。

    在这之外,陈季川这一世还见过太多类似‘沈默’这样的修士。

    因此他格外在意。

    “须尽早。”

    “现在‘五星古神’已成,去跟悬河仙人会一会,就去宇宙外去找小彦。”

    “然后现实中哪怕没有变故,最多再等两万年,那时候少河寿数尚未过半,而我准备的应该也差不多了,就可以发动。”

    陈季川不想因为太过谨慎,而造成难以弥补的遗憾。

    说到底。

    现实中,‘悬镜’跟‘迷神图卷’算计跟奴役的都只是新晋真仙,背后大概率只是一个老牌真仙而已。

    以陈季川在这一世的见识,他甚至猜测这背后很可能只是一位二境三境乃至是不成气候的一境真仙。

    毕竟四境真仙可看不上那些个新晋真仙。

    更别说绝巅真仙。

    更别说古仙人。

    陈季川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两件宝物背后的真仙背后,有一个大势力,又或是有一位古仙人。

    第一重不可怕。

    第二重才可怕。

    陈季川担心的更多,因此准备的也更多,愿意准备的更充分。

    可即使再担心,再准备。

    “现实中两万年。”

    “道果世界中八百万年,也足够了。”

    陈季川心中定计,定下期限。

    他这一世能活三千万岁,却不能真等到那时候。

    时间很多。

    却又很少。

    “先出去。”

    陈季川站起身来,在他跟前,两尊‘五星古神’看不出半点炼尸的模样,一男一女,论气场论仪态论气质论风度,跟陈季川先前见过的悬河仙人、青荷仙人、洞渊仙人等古仙人也没什么两样。

    活脱脱两位神仙眷侣。

    陈季川知道这两尊五星古神原先古仙人身份时的名号跟来历,但那些都只是前程过往,再加上从尊重前辈仙人的角度出发,陈季川决定不提及他们过往的名号,给他们重新命名。

    “你为‘金乌道人’。”

    “你为‘月桂仙子’。”

    陈季川给二人命名。

    话音落。

    那一位仙风道骨的‘金乌道人’身上法袍变道袍,上绣大日金乌。

    另一位缥缈出尘的‘月桂仙子’则着一套素雅宫装,袖口绣有一株月桂。

    “谢父神赐名!”

    二仙神智神态与寻常修士寻常仙人无异,冲陈季川行礼。

    单凭这份灵动,就高出悬河仙人那两位‘毛仙’几百个档次。

    不可相提并论。

    “不过是骡子是马,总要拉出去溜溜才知道。”

    “孰高孰低,比一比才清楚。”

    陈季川将身一纵,化为灵光落入‘金乌道人’袖中。

    而后二仙纵身而起,就直奔‘仙陨战场’外而去。

    ‘仙陨战场’在衰弱周期外,绝巅真仙万难进出。

    但古仙人则不同。

    他们虽然寻常时候也不愿在这种时候进入‘仙陨战场’,以免阴沟里翻了船。但单纯的进出‘仙陨战场’却问题不大。

    金乌道人与月桂仙子俱为五星古神,堪比六阶古仙,现在勉强也能出入‘仙陨战场’,倒是不用在这里枯等六百万年。

    仙人指路。

    古神开道。

    任凭风吹雨打,电闪雷鸣。

    二仙径直破开。

    不多时。

    陈季川就随两尊五星古神,出得‘仙陨战场’,重见天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