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又见九叔 尸小小

随笔,《陈卓旋传》

    写在前言,本故事纯属瞎编。

    …

    …

    “我没死?”

    我睁开眼。

    记忆涌来,我望了望自身,这才发现自己魂穿到了一个名叫“陈卓旋”的女孩身上。

    这里是创造营2020。

    一个青你2粉diss的选秀舞台。

    记忆告诉我,第一次公演早已完成,即将进行第一次排名公布,可能是因为紧张,原主一人跑来上厕所,然后被我的灵魂占据。

    理了理思绪,我开始接受现实。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再活一世,争取活得精彩。

    此处是创造营,那么争取出道吧!

    我心中定下目标,刚想走出女厕,外头有声音传来

    “你消息灵通,透露一下,哪几个能最后成团?”

    有人说话。

    男的。

    大概是工作人员。

    他们在外头水池洗手,一人轻声问后,另一人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一月挣六亿奖金。”

    “什么意思?”

    “不可说”

    二人说着走远。

    我出走女厕,望着二人背影,微微沉思。

    一月挣六亿……

    我默念着。

    拥有着原主记忆,我认识所有参与创三的女孩,思维转动,瞬间明悟:

    希林娜衣高,赵悦,郑乃欣,刘些凝,徐亦洋,姜贞雨,王一斤“一”是衣,“月”是悦,“挣”是郑,“六”是刘,“亿”是亦,“奖”是姜,“金”是斤“一月挣六亿奖金”指的是这七个女孩!

    果然

    我心中长叹。

    童话里总是骗人的,努力在资本面前不堪一击。可怜原主居然还对此抱着莫大的期待,时常训练到深夜,真是个傻孩子。

    回到创造营,节目录制开始。

    录制内容是排位。

    一个个小姐姐名次公布,站到了排位台阶上,渐渐地,对面只剩最后几个位置还空着。

    剩下的位置都不错,第一、第二都空着。

    而剩下未公布排名的女孩,只剩六人。

    包括我在内。

    我这才反应到,我所魂穿的原主,居然参演过《陈情令》!

    虽然只是个小配角,但剧的热度,令我有极大的概率在排位中取得前三的好名次。

    “陈卓旋。”

    教练叫到我的名字。

    我拿着话筒。

    黄韬韬教练站了出来。

    “陈卓旋,我宣布你的成绩”黄教练举起话筒,拿着手卡,停顿了下,看着我道,“第九名,恭喜!”

    第九?

    我愣了愣。

    陈情令这么没牌面?

    可随后,黄教练的声音继续响起:“九减七等于多少?”

    九减七?

    ,我瞬间反应过来。

    黄教练又在玩那些只有他一个人喜欢的尴尬梗。

    “二。”

    我看向黄教练,假装萌萌软软地答。

    真情实意全在这个二上。

    黄教练是个傻黑甜,没有听出我的意思,见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笑着宣布我的最终排名:“恭喜你第二名!”

    “幼稚~”

    我大声嗔道,但语气中故意带着一丝娇憨。如果有可能,我希望B站的UP主能将我与韬韬的这一段剪成CP。

    第二。

    我得了第二。

    这个排名比我想象中要高一些。

    不过我心里清楚,这是《陈情令》带给我的热度。

    我没有被这些冲昏头脑,尽管“我”在剧中从活演到死,可终究只是一个小小配角。抛开热度,我还剩下什么?

    一如中插商务广告,别人都拍了,可我呢?

    节目组的意图再明显不过,我不过是节目组前期用来吸引热度的工具。

    到了后期,注定被淘汰。

    无声无息。

    带不走一片云彩。

    算了吧

    我心想。

    可是

    凭什么?

    一股子怨气忽然涌上我的心头。

    曾经的我还不如这具身体的原主,不争不抢,文静善良,以为付出就能有收获,可是拼得遍体鳞伤,除了父母心疼的欲言又止,又得到了什么?

    人潮里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想成功就得搞出意外,我不愿被命运锁住咽喉,我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的人生,应该由自己书写。

    我要做那个执笔的人!

    既然在这里注定不能出道,那我何不为自己撕出一条路。

    “有一件事,我一直特别想不明白。”

    站在属于第二的位置上,我拿着话筒,决定搞事。

    “我身边其实很多小伙伴都有去拍了中插商务广告,但是迄今为止,我一次都没有去拍过,”我目光坚定,直视前方,余光透过镜头刺向将来会看见这一幕的所有人“所以我想问问创造营的所有赞助商们,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我语气忽然锋芒毕露!

    哗~

    一言出,台下一片沸腾!

    “哇~哦!”

    惊呼声响起,我仿佛置身于好多个虞书欣小姐姐中。

    “太敢说了。”

    有人惊叹。

    节目组工作人员有好几个兴奋地看着我!

    热搜有了!

    天不绝我!

    节目导演亦将目光朝我投来,似乎想将我整个人看穿,看我到底是个心机,还是个憨憨。

    我静静站着。

    霸气侧漏。

    “陈卓旋,那除了你想拍中插商务广告,你还想知道她们五个里面谁的成绩呢?”这时,宋茜教练突然问道。

    我望向台前。

    台前站着五人nene、五字、张一凡、姜贞雨、徐亦洋。

    第一在我心目中应该是五字,虽然她长得没有其他小姐姐好看,但唱功实在太强。

    “我,很想知道希林娜衣高的成绩。”我提出了问题。

    宋教练闻言望向五字:“希林,你想知道自己的成绩吗?”

    我盯着五字。

    五字捂了捂脸,可能有点承受不住我火热的关注,语气都有些发虚:“不想”她被我看得有些尴尬地笑道。

    “现在不想?”宋教练望着五字,然后将目光望向我,“你再换一个人,人家不想知道。”

    不想。

    呵。

    我心中轻轻地笑起。

    笑五字大概从没把我当成对手,也笑宋教练的掩饰太过低级。这一环节本该问了就得答,五字不想说,宋教练便让她不说,实则明示了五字的排名。

    第一,五字是第一。

    也唯有这样,宋教练才会让我换一个人问,因为公布了五字的排位,第一就没有悬念了。

    我心思通透,笑而不说破:“不想知道”我微微地浅笑,不知是笑人还是笑己,目光望着五字,却没有焦点,“你怎么这样?”

    你怎么这样。

    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样的目中无人,无视我,也许还在笑话我吧一月挣六亿奖金,是啊,一就是希林娜衣,早就排在了第一。本就早已注定的事,我又何必再问。是我太过天真,还抱有一丝幻想吗?

    我站在台上,笑了起来。

    笑容扭曲

    录制很成功。

    剪辑。

    播出。

    因为一句“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本因第一次公演差点凉了的创三,第一次冲上热搜。我的话被人大量转发借用,一些毫无节操的网文作者,比如尸小小这类扑街写手天天大喊:“我的小说没人投票,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

    我的话变成了“旋言旋语”。

    节目组疯狂推动。

    我也随之被人称呼为“陈姐”或“旋皇”。

    中插商务广告也随之而来。

    一切如我所想。

    上帝是公平的,当我们获得一些东西的时候,也随之会失去一些东西。

    比如我们获得了大把的金钱,也会随之失去烦恼。

    而我,得到了大量关注,却失去了甜美人设;得到了将命运握在手中的权利,同时失去了曾一直坚持的东西。

    我已不再是我,亦不是陈卓旋,而是钮祜禄.卓旋!

    节目播出后,直播安排。

    我与节目组有了合作。

    双方心照不宣。

    直播时,我坐在桌子前,桌上摆满了蛋糕,我望着镜头,甜甜的笑,对直播弹幕中偶尔闪过的冷言冷语视而不见。

    我还是有粉丝的这个发现令我意外,所以粉丝问什么,我答什么。

    可直播终是有剧本的。

    至少有些东西一定要说。

    “前一天的时候,看见希林开开心心地拿着奶茶回来,我想她是干嘛了,为什么有奶茶喝呢?原来她去拍了中插一股子怨气,上了我的头。”我对着镜头说。

    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更明白此话一出,我便彻底成为反派。

    但那又如何?

    我想红,节目组要热度,观众想看瓜,大家一拍即合。

    尤其是节目组,前有青2,后有兴风作浪的姑奶奶们,想要话题都想疯了,以至于工作人员一个劲示意我吃东西,ue我念台词。

    “他们让我吃糕点,是让我站得高点,糕点,糕点,再高一点”我言听计从,吃着蛋糕,一边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杯早已准备好的奶茶,“今天我也拥有了奶茶。”我甜甜的笑。

    可心中,我却在呵呵。

    糕点

    这也叫点心!

    你们这群刁民是在怼我长点心吧!

    还有这杯奶茶你现在拿来,岂不是告诉大家我之前嫉妒希林的发言是早有剧本?你们四不四傻?

    直播结束,万幸没有翻车。

    “一股子怨气上了我的头”这句话成功出圈。

    坦白说,这句话针对的不是、或者说不只是五字,更多是指没人找我拍中插。可网上很多人开始心疼五字。

    我也懒得解释。

    我陈卓旋一生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时光如白驹过隙。我的名声变差、名气变大中,创造营迎来了秦璐璐姐姐做为临时教练。

    很快,到了第二次公演。

    公演前有彩排。

    彩排中,我发挥不错这与努力分不开,毕竟就算是决心走黑红路线,实力达标,也是好的。

    我参与的曲目为《那女孩对我说》,这首歌我练了很久,下台之后,我去了后台,恰巧五字上台。

    王不见王吗?

    我心笑。

    可我又算什么王呢?

    后台有个大屏幕,可以看见台前表演,五字一开口,我就一愣,“头可破血可流”这几字与我撞词了。

    五字性子骄傲,断不至于玩这些手段,那么

    呵。

    还以为节目组只为我准备了王冠,没想到还有这一手。

    这种不打招呼的方式令我心生反感,我心中冷笑,却按兵不动。

    终于,二公开始。

    根据出场的顺序,我坐在后台,看着大屏幕。

    二公的舞台显然比一公好很多,没那么炫丽,却突出了选手,舞飒人美,刘念小妹妹长得是真好看啊。

    我笑着看着。

    只见一曲舞罢,教练开始点评。

    点评环节向来无聊,我望着大屏幕,只见临时教练秦姐姐对演出小组一顿夸,然后望着台上这群可爱的女孩,语重心长地说:“真的,我个人觉得,站得多高不重要,看得够不够远才重要。”

    嗯?

    这话是在ue我吧?

    看着现场一片喝彩,我安静如僧。

    一句话,放在台下说,那是点拨,是好心;可放在台上嘛……

    我不清楚好心或恶意,也不清楚是不是节目组故意让她ue我,我只知道,如果不反击,那我的“站高论”,以及我这整个人,将彻底成为笑话。

    终于。

    轮到我上场

    “大家好,我是站得不可以不高,看得也不可以不远的陈卓旋!创造营的……请为我撑腰!”

    我笑着说,秦姐姐脸色僵了僵。

    同时皱眉的还有节目组的一些人。

    “为什么没说头可破血可流?”有人压着声音问。

    “彩排里明明说了……”有人答道。

    “算了,在剪辑上动一些手脚,把彩排的……不过一颗棋子罢了。”

    …

    …

    第二次公演结束,比一公精彩太多。

    可对于我而言,算不得完美。

    回怼秦姐和纠缠五字的事,我知道结果,被黑被骂我心无波澜;可是,二公演出,得了小组倒数第二的成绩,却使我略有些无法接受。

    这不是根据舞台表现客观投出的成绩。

    但我能理解。

    又心生好笑。

    因为我发现了一个有趣且值得讨论的现象即,大众可以接受我唱得不错却得了小组倒数第二这个成绩,又凭什么骂舞台表现差却占据高位的小妹妹呢?

    人心是一门哲学。

    节目播出。

    我又红了。

    与秦姐的互怼成功登上热搜,可惜,我在二公上另一番更“敢”的言论却没被节目组剪出来。

    回头想想,那些话也确实没哪个节目会播了,毕竟节目修音是普遍常见、又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说的事。

    而让我觉得有趣的是有人因此觉得我是皇族。

    这些人也不想想,鹅若真想保我,又怎会放出我与五字撞词一事。

    二公结束,我能明显感到我在创造营人缘变差,或许是我的玻璃渣论,戳痛了太多人的心,以至于我开始被孤立。

    但我不在意。

    我能感觉到,我留在创造营的时间已经不长除非逆天改命。

    节目组对我的态度已经发生改变,接下来有一个询问、吐槽环节,我身上争议这么多,肯定会被问到,而且问我的一定个个都是送命题。

    我得早做准备。

    必须答得漂亮。

    训练内的气氛有些压抑,可能是因为我在吧,我望着这些天真的小妹妹笑了笑,转身往屋外走去。

    “你好像变了。”

    有人跟我一同来到屋外,爬上创造营城堡一处可以观赏风景的阳台。

    却是曾雪谣。

    曾是与我同一经纪公司的艺人,曾经被我吊打,却不是善茬,她说着,朝我丢了一瓶矿泉水过来。

    我接过。

    喝了一口。

    “你就当我是浮夸吧,”我抬头望向天,太阳很刺眼,我伸出手遮住阳光,只见蓝天下一只鸟儿飞过,恰巧是一只白鸽,挥动着的翅膀却仿佛畏惧坠落而不甘地挣扎,“夸张只因为我很怕呀。”我心中道

    待续。

    PS: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花了几个小时写这个,我的天啊,疯了,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