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门大门道 雪清欢

第387章 回马一枪

    “等我赶过去,已经是迟了。”

    “他们,很不巧的,遭遇了厚土大陆入侵的第一批修士大军。”

    “恶虎还敌不过群狼,更不用说他们七人了。可怜,最后连尸骨都找不完全。”

    “老夫恨意难平,虽然连续伏击了多次落单人少的厚土大陆修士,仍难解心中滔天恨意。一念之差,我老夫害了他们啊。”

    易流年见木风隐悲恸不已,于心不忍,走过去扶起他:“前辈,人死如灯灭,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

    木风隐脸现茫然之色,喃喃:“修仙渺茫,永生无望,做人就没有来生吗?若不是大仇未全报,好想随他们而去,以便早日投胎再聚首啊。”

    “阿弥陀佛”,诸葛昀开解道,“前辈,人生有生、老、病、死,心念有生、住、异、灭,世间有春、夏、秋、冬,世界有成、住、坏、空,宇宙万物是循环往复的。”

    “生不是开始,死也不是结束,日出日落,去了会再来,人有来生,才有希望。因果循环,如果有缘,定会相见。”

    “人有隔阴之谜,因为对未来无法亲眼看到,所以多不相信有来世。”

    “其实呢,空气人是看不到的,音波人也是看不到的,善心、爱心同样无形无色,但你能说它们没有,不存在吗?”

    华澜庭也不知怎么安慰老来修为精进却成为孤家寡人的木风隐,想想星锁长空宗的八人都喜好诗文,遂道:

    “前辈,昨天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衣裳,还请振作。岂不闻

    人生在世一蜉蝣,转眼乌头换白头。

    百岁光阴能有几?一场扯淡没来由。

    当年楚汉今何在?昔日萧曹尽已休。

    遇饮酒时须饮酒,青山偏会笑人愁。”

    木风隐苦笑:“好吧,一场扯淡没来由……不错,老夫还有正事没做完。”

    林弦惊认为让一个人尽快摆脱痛苦,需要转移他的注意力到其他的事情上头,于是问道:

    “前辈,您进来以后有什么发现吗?”

    “此乃灭门之恨,老夫岂能善罢甘休,亦自知双拳难敌四手,杀再多的敌人也无济于事,于是以师门秘法不惜耗损修为潜入中央天井内部,和你们一样,希望找到有用的信息提供给四擘联盟,这样也许能从根上解决问题报仇雪恨。”

    “事情总算有些端倪,正好和你们分享一下。”

    “莫不是那座玉皇庙有问题?”林弦惊问。

    “对。”

    木风隐道:“我星锁长空宗昔年也曾经辉煌一时,最为得意的两门功夫就是在观星法和布阵法上有独得之秘。”

    “可惜,这两门功夫要想达到极致,都至少需要瑶池境的修为,后因宗门人才凋零,鲜有人做到,功法虽未失传,能用出来的却没有了。”

    “老夫有幸,一是对观星与阵法原理机理的领悟超越了前几代,二是最近得以进阶,勉强可以尝试使用了。”

    “以我的识见,天一派和太和教之所以可以利用中央天井,关键就在这玉皇庙里的二十八宿神殿上。”

    “您是说,二十八宿神殿通过吸取星空之力,就能以阵法打通二块大陆之间的壁障,让厚土大陆得以挥师直入?“华澜庭问。

    木风隐摇头:“真实情况我也没有把握。但显而易见的是,一座二十八宿大阵,且先这么称呼吧,是根本不够的。以我的探察和推断,在中央天井里应该有二十八座同样的玉皇庙,如此阵仗,方能有此威能。”

    四人倒吸一口凉气,二十八座!天一派和太和教可谓是图谋已久啊。

    易流年兴奋了:“前辈,既然找到症结所在,您说,以我们的力量,也不说摧毁玉皇庙了,破坏一下总有可能吧?以我所知,不管什么样的阵法,一旦出现缺损就难以为继了。”

    木风隐再次摇头:“小伙子,你想的太简单了。且听老夫细细道来。”

    “第一点。汲取星辰之力不算多难。但这二十八宿神殿里的群像很是神妙,能够分解出来其中的阴冷孤寒之气。”

    “要知道,这些星辰不知在宇宙中存在多少亿万年了,哪怕只是遥远摄取到的力量,积累起来也是极其可怕的,这些阴冷孤寒的星力尤其难缠,很难化解。”

    “第二点,玉皇庙阵法在借助二十八宿神殿吸收的星力对修士的加持方面另有玄妙之处。”

    “换句话说,二十八宿神殿里的二十八个塑像都是天一派和太和教的高阶修士,或者是他们网罗的忠心党羽。这些人多只有玄珠和脱胎境界,但在阵法加持之下,却都能提升到瑶池境不同阶段的水准。”

    “你们想想,二十八人,二十八座玉皇庙,光是驻守其中保持阵法运行的瑶池境大能就有七百八十四位之多……”

    听到这里,四人已经不是倒吸一口凉气了,就算这些人不能脱离阵法,这个阵容,惊世骇俗啊,这种阵法,闻所未闻。

    木风隐继续说道:“凡事没有完美无缺、无懈可击的。老夫为了试探,曾数次或硬闯或潜入,发现了一些瑕疵,当然也因此受了伤。”

    “比如说,每座玉皇庙的二十八宿神殿里,只有一位修为最高活力最强,并且只有某一个方向的七座塑像能够行动自如,其他的都处在休眠状态,以维持阵法的运转。”

    “再比如说,这些人的瑶池修为要依靠阵法,所以是临时提升到这个层级的,实力与真正的瑶池境还有不小的差距,消耗多了,就会跌落回原本的修为。”

    “还有,他们不能离开玉皇庙太远,否则维持不了,这也是我藏身此地的原因,他们轻易不会深入到这个距离追杀搜寻。”

    “最后,我估计,他们依托的这种邪恶的星力应该对身体是有伤害的,一旦阵法整体失效,这些人恐怕难得善终。”

    “第三点,老夫来回答下这位小兄弟刚才的问题。”

    “以老夫的阵法所学所知,二十八座玉皇庙,二十八座群像神殿,乃至二十八地的同种星宿之间,肯定是存在相互联系的。这,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地方。”

    “具体地说,一个塑像损毁,一个神宿死亡,哪怕是几个,对阵法而言影响很小,就算是一座玉皇庙停止运转,剩下的二十七座阵法仍能有足够的完整性,从而发挥出足够的功效。”

    “而且,由于相互之间的联系紧密繁复,受损处很快就能得到修复。”

    “就没有破解之法吗?”易流年追问。

    木风隐第三次摇头:“或许有,我能想到的就有几种。但是,难度太大了。”

    “第一种,召集足够的人手同时进攻所有的,至少是大部分玉皇庙,并且能够将之摧毁。”

    “显而易见,仙洲修士进入中央天井有多难你们是知道的,怎么可能把数量如此之大的修士消无声息地弄进来呢?”

    “此外,二十八座玉皇庙的位置是很隐秘的,而且还在不断移动之中,有了人,也未必找得到所有玉皇庙的地点。”

    “再有,对方是二十八位位于阵法之内的瑶池大能,没有数量更多的高阶强者,又如何能攻破呢?”

    四人听后面面相觑,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二种,同时消灭二十八座神殿里同一方位的某个星宿。换言之,要是所有井木犴都在相近的时间内陨落,那么二十八宿大阵才会因不完整而整体被削弱,部分杀死都效果不显。”

    “第三种,同时切断二十八座玉皇庙阵法之间的联系。”

    四人撇嘴呲牙,第二第三种方法的难度,比起第一种来也小不了多少。

    大家拧起眉头,聚在一起小议。

    如果木风隐所说属实,情况是明朗了,但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

    华澜庭和林弦惊决定先把消息传送回去,然后在中央天井内滞留三天,进一步确认和争取探听到更多情况后再撤出。

    林弦惊问木风隐:“前辈,如果我们想找出二十八座玉皇庙的具体位置,您老有什么建议吗?”

    “这也是老夫留着没走的原因,这片区域里的已经摸清了,再远的实在是力有不逮。”

    “取巧的法子也有,一是以天机术测算,老夫不会,估计这种大范围又厉害的阵法防御力极高,也不是你们能做到的。”

    “另外的方法嘛,既然每一个二十八宿神殿都是相连的,从里面有可能顺藤摸瓜找到线索,要是能弄清阵法移动的规律就更好了,但老夫尝试几次都被对方发现,他们人多,又打不过。”

    林弦惊说:“您一个人形单影只、孤掌难鸣,不如我们配合行动,先调虎离山,把值日方向的七个神宿吸引到庙外,其他星宿是休眠的,可另行派人去殿里侦测。”

    木风隐看看他们:“四个小子是实力不俗,可七宿就是七名瑶池境,哪怕是打肿脸充的胖子,老夫可不想看着你们枉送性命。”

    “这个您老放心,我们心里有数,又不是拼命,纠缠一时还是可以的。我所虑的是,已经惊动了对手,他们会不会增派人员防范和搜剿我们?”

    “以我的经验是不会。”

    “一来厚土大陆也面临很大的压力,在人力上捉襟见肘;二来是他们对阵法极其自信,认为几只咸鱼不可能形成严重的威胁,这座巨阵也不怕局部的破坏。”

    “那就好,我们就计划一下,返身杀个,回马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