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门大门道 雪清欢

第413章 元神离体

    三人很快发现,这一关,着实是不好过。

    对方人多势众也便罢了。

    三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年纪轻轻就进入了脱胎境界,放到哪里都是骄子般的人物,华澜庭甚至已经初窥玄珠境的门径,功底扎实,秘法和手段众多,战力与经验俱足。

    其他两人虽逊于他,罗洗砚有一身攻守平衡、兼顾远近、功效多样的强悍法宝,薛稼依的来历神秘,灵觉敏锐,在先前的战斗中展露出了术法多变、身法灵活、出手干净利落的特点,两人都不是善茬。

    三人初时各自为战,也确实在一开始斩杀了不少低阶鬼修,但鬼修应该是受人控制,对同伴的死亡并不在乎,仍旧毫无惧意地奋勇向前。

    这群鬼修的修为远胜之前的炮灰鬼魂也还好说。

    当后来三人转为掎角之势时,不必再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围攻,而且道门术法天然克制鬼修,按说稳住局面,通过持续击杀鬼修来逐步削弱对方是做得到的。

    但阵法逐渐露出了狰狞面目,对他们的制约作用增强了。

    一是鬼修们得到了阵法的加持,显现出了比实际修为要高的水准,这在低阶鬼修身上体现的还不明显,但对相当于还丹和温养境鬼修的增幅不可无视,意味着需要耗费比平常更多的真气元力才能达到同样的打击效果。

    二是对三人的限制更加显著了。

    华澜庭在刚才和鬼魂车轮战时就体会到了这一点。

    比如他们的飞行能力受到影响,可以升空但高度受限,只能在低空盘旋滞留,且消耗加大,还要应付鬼魂中跳跃能力出众和飞行类鬼魂的袭扰,无法靠此脱身。

    比如华澜庭独自启动空间传送的能力失常,无力也无暇带着罗薛两人直接遁走。

    更糟糕的是,三人的修为在这一仗里遭受了阵法更强的压制,真气运转出现滞涩,以致华澜庭现在想放出空天青烟玉里的龙蜥和阵灵都做不到了。

    如此一来,令三人的战力大打折扣。

    虽说从单打独斗变为合作抗敌后消灭了一多半的鬼修,但三人的元力也业已耗损过半,各有轻伤在身,并且鬼修十分狡猾,剩下的多是其中修为较高的,联手逼得三人迫不得已向山崖地带退却。

    这盘硬菜的确不软,很是硌牙。

    为首鬼修颇有大将之风,在后坐镇指挥围攻。

    他们惧怕华澜庭的五雷鸣光掌,对华澜庭多是围而不打,只在他想支援同伴时派强手上来缠战,一旦华澜庭有发掌的意思就后退散开,或者让鬼魂前来送死,对他进行消耗。

    对罗洗砚则是多番引诱,试图引他出击,从而进行切割,破坏三人的联合之势。

    主要攻击力放在了薛稼依这边,不计代价对她狂攻猛打,为的是尽快突破一点,旨在打开三人三角阵形的缺口。

    华澜庭三人不是刚出道的雏儿,对对方的意图心知肚明,并没有上当,一方面隐藏各自的后手大招不出,留着对付一直不露面的布阵之人,另一方面通过移动不断收缩和调整,保持阵型不乱。

    罗洗砚以远程攻击法宝帮助薛稼依分担压力,华澜庭长可及远的金丝铁线也时不时偷袭追打薛稼依的鬼修,有时依仗速度硬冲过去迫开对方围攻的主力。

    三人尽管对耗死磨光鬼修有信心,但为了延缓己方元力储备的下降势头,在一轮对战过后,他们开始主动向悬崖一侧移动,沿着蜿蜒的山势边打边退。

    这样做的好处是右侧悬崖一边没有了敌人,能够减轻四面受敌的压力,呼应起来更加轻松。

    最后,三人寻找到一处高坡,索性不再后退,停下来据险而守。

    这座小山峰的坡度较陡,坡上有两个相隔一定距离错落分布的隆起山包,山包后面是一面高高翘起的山崖,如鹰嘴般探向深渊。

    山坡陡峭,此地易守难攻,华澜庭和罗洗砚各据一个山包后,向下的攻击可以覆盖左中右三面,而薛稼依则在最上方的山崖上坐守。

    山包上有居高临下的优势,火力强大的华澜庭和罗洗砚更容易消灭上攻的鬼修,而且两人只需着重顾及正面和一侧的敌人,山包之间的通道亦可勉强交叉覆盖,即便有不少漏过去的鬼修,薛稼依一人也足以应付。

    这种形势下,就算万一防守不住,由华澜庭以五雷鸣光掌开路,三人也能从容继续后撤。

    占了地利后果然不一样,在缺少遮挡的坡地上仰攻的鬼修的伤亡加大,鬼修们暂时停止了进攻,华澜庭三人没有出击,抓紧时间打坐回气。

    过了半晌,鬼修重新集结蠢蠢欲动,缓慢上行。

    就在三人准备迎战时,异变陡生!

    情况并非发生在坡下,而是在华澜庭和罗洗砚的身后。

    毫无征兆地,薛稼依所在的向外凸出的巨大山崖猝然间整块碎裂坍塌,她惊呼一声,也随之跌落。

    换作平时,飞起来就是,不会有危险,但现在被阵法之力压制,薛稼依只在空中停顿了几息,一口真气提不上来,眼看要直落下去。

    下面的沟谷深有百丈,脱胎境强者笔直掉下也难免受伤。

    这几息给了华澜庭和罗洗砚反应的时间。

    罗洗砚飞扑过去,而华澜庭迅速甩出金丝铁线,柔软的丝线延展,像长了眼睛一样找到了薛稼依的腰身缠了几缠,止住了下坠之势。

    寻常鬼魂修为低弱,只能靠着数量多来消耗三人,但凡鬼皆有所长,群鬼之中,有地青土公鬼名元、地赤土公鬼名赤赫元、地黄土公鬼名克元、地白土公鬼名述本、地黑土公鬼名士民。

    这五类鬼魂善钻土挖地。

    这群鬼修之首是一名千年白骨鬼,名为远世,经验老到,他在歇战期间命令千名这五类地鬼土魂潜入山崖进行破坏,暗中松动岩石,最终形成了这般效果。

    罗洗砚扑到断崖边,伸手去拉被金丝铁线拽上来的薛稼依。

    白骨鬼远世早有计划,千名鬼魂马上破土而出,不顾前面被罗洗砚护体真气震散的残魂,接二连三贴上,把罗洗砚包裹的粽子一般,在他的身上撕扯啃咬。

    罗洗砚法宝繁多,他左手取出一道强力驱鬼符,此符上书天皇正形,符于黄罗之上,长五寸,阔五寸,以朱砂书就,随后指尖现一簇灵火,将符纸烧作飞灰,仰头吞下。

    符灰入腹,他的精气神为之一变,众鬼魂如同凡人见了鬼一样,离得近的扭曲消融,其他的不再敢附身,纷纷惊恐地转身逃离。

    他正要提起薛稼依,鬼修的第二波攻击到了。

    白骨鬼远世亲率人手围住华澜庭,他的两名副手五百年白骨鬼音世和忠骛带着剩余的鬼修杀到了罗洗砚近前。

    此二鬼有温养境中期的修为,其余十几名鬼修也不弱。

    罗洗砚虽修为受到阵法压制,元力损耗颇大,本来倒也不惧,不料脚下岩土再次塌陷,他踏空落下。

    华澜庭在激斗中瞥见,瞬即发动了寸步千里,强行从围攻鬼修的缝隙中间闪出,连续几记五雷鸣光掌轰了出来,十几名鬼修被击中消散,音世和忠骛逃得快,也被雷光扫中,身影变得黯淡虚幻。

    华澜庭一收金丝铁线,却拉了个空。

    空中,罗洗砚揽着薛稼依冉冉升起,脚下是被华澜庭在比武中打飞了扇面只余扇骨的芭蕉扇,原来这还是一件飞行法器。

    华澜庭刚松一口气,罗洗砚也悬空微笑扮酷,不想乐极生悲,阵法压制之力突然之间又再增强,芭蕉扇失控,罗洗砚一栽歪,这次大头朝下就要坠落,慌得华澜庭连忙用金丝铁线卷住两人放到了崖边。

    立足未稳之时,远世领众鬼追了过来。

    三人接连遇险,心里有气,又见阵法在变强,顾不得保存实力,各出重手,将鬼修尽数歼灭。

    群鬼被屠戮殆尽,但三人在连番苦斗激战之后已经疲惫不堪,体内元力不及全盛时的三成。

    没等三人觅地调息,四下里忽然传出声音:

    “倒是叫老夫吃惊,居然耗光了本座千辛万苦收集豢养的鬼差,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开胃小菜和硌牙硬菜之后,迎接最后的饕餮盛宴吧,只是,享用者不是你们!”

    随着话音,华澜庭三人只觉四周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不断向内收缩挤压。

    除了肉身上的压迫感之外,更多是精神上的痛感,特别是丹田与脑域两处犹如万针攒刺,让人眼冒金星、痛不欲生。

    三人不由坐倒,拼尽余力运功抗衡这股威压。

    华澜庭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一边召唤龙蜥与阵灵,一面强自以胸口空天青烟玉内的储存力保雷丹缓慢运转和脑域不失清明。

    下一刻,他模糊的意识感觉身边的薛稼依和罗洗砚先后一头栽倒,俯卧在地,心头失神微微一沉的时候,那股极强的挤压之力猛然间倒转,换作骤然向外的拉扯之力。

    猝不及防,一压一吸之际,华澜庭头疼欲裂,下一瞬痛感全部消失,进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等回过神儿来,四周似乎天旋地转,自己不知所终,冥冥中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似近实远的地方垂首倒伏。

    拼命想睁开沉重的眼皮,凭着残存的灵觉,他产生了一种感觉,自己,这是,元神离了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