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门大门道 雪清欢

第432章 因祸得福

    龙涎香王具有极强的致幻能力,被引爆后香气滞留在入口附近,从这里进入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华澜庭随身携带龙涎香王剩余精华形成的珠子,由于香气同源,原本可以让他们免受影响。

    问题是珠子在开启封印时消耗掉了其中的大半能量,余下的勉强可以护持他们保持神智清醒,但也正因为没有发现精神上有任何异常,所以连龙蜥等擅长幻术的灵物都没察觉到密闭飞行容器处在了幻阵之中。

    在未知的空间里,大家只靠目力观察四周,感知没有外放出去,因此意识虽然如常,可却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幻阵之力干扰了他们对出口坐标的定位。

    这种干扰极为微小,奈何空间广袤,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开始时的偏离可以忽略不计,一旦飞得足够远,最初一丝一毫的误差都会导致他们和目的地的距离越来越大。

    密闭飞行器在真空中受到的阻力很小,移动速度极快,等他们发现不对劲时,实际上已经迷航了。

    之所以察觉情况有异,一是大家接力激发真气催动飞行器都轮换了一遍了,却一直没能到达彼岸,他们这行人的修为明显比上次入侵过来的冥修为高,按理说不至于还抵达不了尽头。

    二是飞行器出现了问题。

    魔鬼大陆桥的地下内部空间近乎真空,但还是有非常稀薄的空气存在,这让飞行器在长时间飞行后摩擦生热,而环境温度又极低,稀有材料打造的容器渐渐也抵受不住了,外壁有了软化破损的情况。

    他们只好放慢速度,并最终停了下来判断形势。

    大陆桥内部自成空间,总还是附属于他们所在的位面,在林弦惊等人合力以天机术探测后,他们明白是迷失了方向。

    在出发之前,他们就对可能出现的意外进行过预估,也准备了不止一套应对方案,其中一种就是在迷路和飞行器失常时,靠华澜庭与岳光寒的大穿送术传送到终点。

    重新定位后,两人发动了大穿送术。

    尝试几次后,效果是有,大穿送术在这里有用,他们是在不断接近定位点。

    但大家的心却沉了下来,形势很不妙!

    大穿送术的原理和华澜庭的寸步千里相似,都是一种把空间折叠靠近的空间技能?只不过寸步千里缩地术是近距离的。

    简单形象地说?零维是一个点,没有大小?没有维度?是被想象出来作为标志的一个位置点,空间和时间统统不存在。

    一维空间就是两点之间的一条连线?只有长度,没有宽度和深度。

    升级到二维空间很容易?再来几条线穿过第一条线即可?比如画一个长方形,内部就是一个有长宽没深度的二维空间。

    二维空间里如果有生物的话,那它就是个“纸片人”,让其去看我们熟悉的三维空间的话?它只能看到非立体的一个截面。

    三维空间就是所在的世界?人们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有长宽高的立体界面内。

    在二维空间里,一个纸片人要从“纸面”上一侧的一个位置移动到另一个位置,必须一点点地走过这张“纸”。

    但要是我们把这张“纸”叠起来或卷起来呢?更新最快 手机端::

    起点和终点会变得靠近,最终重叠,此时纸片人一迈步?甚至不用动就到了“纸面”的另一端。

    是的,只要有本事把二维空间弯曲?就得到了三维空间,产生了新的维度。

    大穿送术和寸步千里就是这种空间弯折技能?从而实现两点之间的快速移动。

    不幸的是,这里的地下空间自成一体?尽管仍从属于这方世界?然而仍有所不同。

    不同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华澜庭他们可以实现空间的位移,但是在距离和方向上发生了错乱。

    好比把一张纸从中间折起,在从上缘的甲地向另一边上缘的乙地的移动中,他们在纸面上不是在移动过程中滑落到了丙地,就是斜着到了另一侧的丁地,总之就是到不了乙地。

    地下空间太大,一次传送的距离有限,只要能量充足,早晚还是能够通过持续的方位校正到达终点的。

    但即便他们带来的灵石充足,谁也不敢保证可以支持到那个时候,这是其一。

    更要命的是飞行器快支撑不住了。

    时间一长,存身的密闭容器碎裂的话,他们就要暴露在缺少空气的无声极寒环境内。

    预案里是有护身套装等一些手段来确保大家可以在准真空状态下存活一段时间的,可要是还不能很快抵达目的地,当真气和各种应急装备耗尽,那可真就要虾米死菜菜了。

    怎办?咋整?

    一时半会儿还无虞,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必须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听天由命那是最后的无奈选择,不想出师未捷就要未雨绸缪。

    姜是老的辣,醋是陈的酸,这时候显出来老家伙们的作用了。

    猫妖说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想得到多大的利,相应地就要冒多大的险。”

    “大穿送术和寸步千里缩地术都是前辈修道者探索发明出来的挪移技巧,在自身的体系范畴内是较为成熟了,但从完美空间折叠的角度上讲还只是半成品,起码做不到空间的彻底弯折。”

    “子鼠是天外空间来客,它无时不刻不在想着回到自己的世界,它的头脑里有我们还不掌握的关于宇宙空间及空间跃迁的零散记忆,而老夫此生精研异度空间的奥秘,我俩在万象门里经常探讨,取得了一些成果。”

    “丑话说在前头啊,这门技法只是在理论上可行,我们可没敢动真格的去实践过,除了不一定靠谱外,还至少要十方无极境的修为方可在瞬间产生足够的动力,从而让空间完全折叠,使甲乙两地可转瞬即至。”

    “听说华澜庭这小子全力爆发下,已经有了不逊于十方无极境的功力,或可一试。”

    “老夫的想法是我们先继续向着目标传送,等到飞行器散架的时候,由华澜庭按照此法施展,一举挪移到出口位置,并借着冲力破开壁障进入妙高圣地,然后你们配合岳光寒马上发动大穿送术,力争穿过出口外面的磁暴乱流降落到三圣山附近。”

    “成功了自然没话,如果失败了……左右咱们人多,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呸呸呸,别说丧气话。”易流年道,“我说弦惊啊,你们天机四子都在,趁着还有时间,赶快算一算猫鼠两位大人这个办法的成功率有多少。”

    天机四子默然不语。

    在易流年的催问下,邵枫不紧不慢道:“功力越深,越清楚天机秘术不可轻用,且宜只算大势,少算细节,算得越多越细,越伤身。”

    林弦惊也道:“说得对,你像我们可以去试着看看殊玄七劫的大致走向,而对于本次行动这样必须或不得不或者本心决意去做的事情,热衷于推算只会动摇决心、影响情绪,反倒容易出现偏差,不算也罢。”

    “可现在是火烧眉毛……那个,二加二到临头了啊?”易流年不解。

    霍徽晓说:“那就更不需要去算了啊。你还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吗?既然没有,既然要搏,算不算还不都是一样,自己无计可施的时候,就静观其变、坐享其成好了。”

    易流年挠挠头:“不能装装样子说点儿好听的吗?望梅止渴也好啊,让大家心里踏实些。”

    单天冲:“都是自家人,费那劲儿自己骗自己干嘛。要想踏实,不如养精蓄锐,留着精神等出去后把精力用在算计三圣山上。”

    易流年没话说了。

    他们在说着,猫妖和子鼠已经把技法教给了华澜庭,华澜庭闭目默默领会熟悉。

    他的雷属性金丹已成,以这门技法为底,再辅以子鼠独有的“玄机盗命”半仙术,确可以接近十方无极境的修为实现想要达到的类似空间跃迁的效果。

    耗到了飞行器禁受不了严苛环境的折磨行将解体之时,他们果然还是没能横渡到虚空尽头。

    华澜庭发动了空间折叠技。

    成功!

    一阵眩晕过后,众人进入了一处狂暴的乱流层之内。

    一鼓作气,华澜庭以“道光一击”开路,把壁障劈开了一条缝隙。

    与此同时,大家助岳光寒启动大穿送术,再次恍惚片刻后,他们落到了地面上。

    所处之地荒芜。

    林弦惊等人进行空间定位后,发现他们受极不稳定的出口外围磁暴区的影响,没有降落到预定地点,好在也没有直接出现在三圣山的眼皮子底下,否则暗中偷袭救人的想法立即就落空了。

    不等他们找到合适得地方先隐藏安定下来,远处传来惊人的异动。

    眺望之下,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隔得相当之远的长岛魔鬼大陆桥方向上,闷响不断,脚下都能感到晃动之意,半空中天色暗黄发红,有数之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旋涡状云团形成,然后被下方喷涌上来的强大气流绞散,接着海面和地面似乎都沸腾了,天上如煮沸的开水一般咕嘟着气浪,翻卷不停。

    发生了什么事?又是火山爆发了吗?

    他们不知道的是,西行分队在地下空间里虽然遭遇凶险,但一顿操作下来,也因此,因祸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