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万界武侠大冒险 江海横流

第五百八十六章 鹰刀

    “我的坐骑来了!”

    此时的杨行舟正在去鬼王府的路上,忽然听到独角青麟兽的吼声,忍不住一声长笑:“乾兄和长征他们今天也来到了金陵城,这城内越来越有意思了!不过我的马夫简正明竟然是天命教的人,这更是有意思!”

    他之前在湖心亭回想前尘往事,对于覆雨翻云的小说世界已经完全回想了起来,以前忘记的一些情节,也都全部记起,这才发现,原来被自己收为马夫的游子伞简正明,竟然也是天命教的人,而之前他却毫无半点印象。

    毕竟这简正明在原著中连大号的np都算不上,只能是充当背景墙的路人甲的角色,对于此人的结局和所属阵营,一般的读者根本就很难记得住,便是杨行舟也忽略了此人,只从别人嘴里,知道了这简正明是西宁派的人,却一时间想不起来他和天命教有什么瓜葛。

    直到今日梳理生平,往事历历在目,方才知道了简正明的底细,没想到这家伙身在西宁派,却加入了楞严的厂卫,又偷偷的加入了天命教,之后又被自己强行收为马夫,这已经不是三姓家奴了,而是四姓家奴。

    “现在就不知他对老子有几分忠心,若是主动对我说出天命教的事情,一切好说,若是隐瞒不报,过段时间弄死他便是!”

    杨行舟略一思忖便不把这简正明当成一回事,只要这小子胆敢对自己不利,直接干掉便是,普天下除了庞斑和浪翻云,还有一个鹰缘,其余的人,谁惹他,他就灭谁!

    他又不像庞斑和浪翻云,背后还有这诸多牵挂,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根本就没有后顾之忧,自然行事潇洒不羁。

    杨行舟展开身法,以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在金陵城内移动着,这一刻他可能还傲立檐顶,下一刻已负手悠闲踱步街心,但转瞬后他早转出长街,穿巷远去,普通人根本察觉不到他有奔行的动作,只使人感到玄异莫名。

    就在他如同缩地般的奔行之际,陡然心中一动,脑海中映现出了庞斑的面容。

    “好家伙,浪翻云刚走,庞斑便已经来了,啧啧,看来老子这一次要承担起与庞斑抗衡的艰巨任务了,算里赤媚他们命大!”

    他现在实力大进,已经达到与庞斑浪翻云相持平的境界,精神外放,千里锁魂,只要想要杀人,等闲人绝逃不脱他手。

    本想去鬼王府之后,便抽空干掉里赤媚和红日法王,顺便把方夜羽等人给全歼了,也算是报了被算计之仇,不过现在庞斑来了,杨行舟已经失去了机会,除非庞斑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才有机会干掉这些人。

    “不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有的是时间,便是耗时间,也能把庞斑耗没了,到时候收集百家武学,顺便远去塞外,干掉方夜羽这么一批人,再拿下魔师宫,老子也过一把魔师的瘾头!”

    前方鬼王府在望,片刻间穿山而上,来到府门前,杨行舟心中一动,看向鬼王府内,感应到一个奇怪的事物正与自己的心神交感,发出古怪的气息。

    “这位公子,请问尊姓大名,好让小人为您通禀。”

    门前一名护卫见杨行舟锦衣华服,气派非凡,不敢怠慢,急忙上前行礼:“若是有名帖,让小人转达也行。”

    杨行舟笑道:“告诉虚若无,杨行舟来访。”

    这名护卫悚然动容,道:“杨大帅且来门房稍坐,小人这便通禀!”

    这鬼王府的大门门洞处有可供歇息的耳房,当下护卫为杨行舟倒上茶水悉心伺候,另一人飞奔入内,禀报鬼王。

    时间不大,虚若无的笑声便即从院内响起:“杨兄,前日畅谈,未能尽兴,我正想找你促膝长谈,只是苦无你的住处,今日你来我府内,今日必要在府内小住几日,也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杨行舟走出耳房,便看到虚若无带着虚夜月、荆城冷、铁青衣等人前来迎接,在他身边还有一名白衣女子随行,这女子双十年华,体态婀娜,长的是天香国色,娇艳无双,虽然比不上虚夜月的惊人美态,但走路的姿势特别好看,配上她那极适度的身材,形成一种迥异凡俗的风姿媚态,别有一番风情。

    虚若无见杨行舟目视白衣女子,笑道:“前日我这义女不在府内,因此不曾与杨兄见礼,这是老夫义女白芳华,暂时寄居我府,日后当将其嫁与朱家弟子,少不了一场富贵。”

    他说到这里,哈哈笑道:“我是俗人一个,家中孩儿能富贵一生,无灾无难,我便无忧了。杨兄,请进!”

    杨行舟笑道:“原来是芳华小姐,我也是久仰大名,今日得见,果然盛名无虚!”

    旁边虚夜月闻言嘴巴微微撅了起来。

    杨行舟扭头看向虚夜月:“一日不见,夜月小娘子又美了三分!”

    虚夜月大喜,对杨行舟行礼道:“杨大哥,有人说你假扮薛明玉,杀死京师名捕宋鲲,打死了不老神仙,还向白道八派弟子下毒。”

    她说到这里,咯咯笑了起来:“逼得那些白道弟子一个个喝马尿解毒,好多弟子边哭边喝,笑死人了!杨大哥,这些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杨行舟正色道:“开玩笑,杨某岂是那种恶趣味之人?那是薛明玉做的事情,与我杨大侠有何关系?”

    虚夜月道:“可是前日那人就自称便是杨行舟啊。”

    杨行舟:“天下哪有自承真实身份的淫贼?可见那人定然是污蔑本大侠,我这等正人君子,天下表率,怎么可能与白道高手为敌?京师风雨飘摇,如此一来,岂不是令亲者痛,仇者快?”

    虚夜月笑嘻嘻道:“不信!肯定就是你!他们说了,天下间除了你,没人这么损!”

    杨行舟笑骂道:“胡说八道,我是这种人么?”

    众人边走边说,来到大厅坐下之后,自有丫鬟奉上茶水,虚夜月与白芳华在旁边陪了一会儿,便即退出,大厅里只虚若无与杨行舟两人,虚若无脸色一正,道:“杨兄,今日来我府中,可有要事?”

    杨行舟笑道:“事情确实有点大。”

    当下将天命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虚若无听,虚若无脸色变幻不定,越来越难看,最后听到单玉如被浪翻云从皇宫重伤逃遁之后,叹道:“怪不得天雁今日告诉我今日皇宫戒严,大肆排查宫女太监,一日之间,杖毙太监宫女上百人,原来昨日大闹皇宫的人是你和浪翻云!”

    他说到这里,吐气道:“单玉如竟然如此了得,潜入皇宫,谋划了这么多年,着实可惊可怖。京师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家被她安排了耳目,怕是我鬼王府都未能幸免。媚术最厉害的心法便是‘弄虚作假’,如果功力高者,没有人能不被她们骗倒。所以能“化身千万”,潜伏各处,完全不会被人识破,即便是我精通相人之术,也难以分清天命教的弟子的身份。”

    杨行舟此时得鹰缘传法,心灵通透,天命教即便是媚功惊人,但却瞒不过他的眼睛,闻言笑道:“若无兄,你府内现在便有一名天命教的高手,你猜一猜,到底是谁?”

    虚若无一呆:“还真有?”

    他凝神沉思,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摇头苦笑:“果然是灯下黑,原来芳华竟然是天命教的人!”

    杨行舟抚掌道:“只是听我一言提醒,虚兄便即能猜出将白芳华圈定,鬼王智慧,果然名不虚传!”

    虚若无苦笑道:“或许你会说我是马后炮。其实连单玉如都会瞒我不过,可是我对芳华却全无怀疑,只是基于一个原因,使我愿意欺骗自己。”

    顿了顿续道:“杨兄有所不知,芳华乃瑶族女子,而月儿的生母亦属瑶族,兼且她们的神态都有着某种微妙的酷肖和韵味,所以我才愿意接受她,让她作伴。到今天始知道这是单玉如针对虚某的弱点而作出的摆布。嘿嘿,这单玉如洞悉人性,长远布局,手段当真了得!可惜她已经成了浪翻云必杀之人,否则的话,老夫还真想与她斗上一斗。”

    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单玉如布局这么久,朝中之人,天知道有多少人投奔了她,堪称是防不胜防,这次朱元璋有难了!”

    杨行舟笑道:“朱元璋的死活,咱们以后再说,虚兄是不是先把府内刚得到的宝贝给我看上几眼?”

    虚若无一愣,旋即大笑:“还是瞒不过杨兄的感应,不错,我昨夜府内才收到了杨奉送来的鹰刀,可惜他命薄,将鹰刀送到府内,便即身死。没想到我刚将鹰刀放好,杨兄便找上门来。”

    说话间,起身道:“杨兄随我来!”

    杨行舟随他进入室内,只见两丈见方的地方一尘不染,除了一张石床外,连坐的椅子都没有。

    他看了室内的摆设之后,眼光投往挂在空荡荡的墙上唯一的一把刀上。

    那是一把造型古朴的厚背刀,在杨行舟目光落在刀身上时,整把刀忽然震动起来,发出响亮之极的颤鸣之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