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万界武侠大冒险 江海横流

第九百零一章 商议

    杨行舟占卜之术冠绝群雄,此时问天打卦,夜观星象,已经看出天象不对,代表龙长图的星辰竟染了一抹血色,黯淡无光,最后缓缓消失,光辉不再。

    只是帝王驾崩之像。

    可是以龙长图的修为,此人便是再活上一二百年都没有问题,现在竟然就这么死了,当真古怪。

    尤其是帝星染血的情形,一看就是死于凶杀,非寿终正寝之状,这更是有点令杨行舟感到好奇。

    “堂堂大离王朝的一国之主竟然被人给杀了!”

    杨行舟站在山顶,脸上神情变幻,啧啧称奇:“上京城有白石书院坐镇,谁还能做出弑君的事情来?难道是书院的人干的?不过书院自诩为儒家正统,一向讲究的是为帝王师,而不是为帝王,他们根本就没有杀死龙长图的必要,杀了龙长图对书院没有半点好处。”

    “但又不可能是外来势力入京刺王杀驾,上京城中高手无数,我当初在京城闹了那么一场,其实是书院的人有意放水,才让我逃出了京城,若是正常情况下,书院的几个先生合力出击,天下当无人能够在上京城内猖狂。”

    对于皇宫内的诸般事情,杨行舟是积年老手,他本人当皇帝当了几百年,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曾经历过,现在感应到龙长图身死,通过自己的经验结合刚才的卦象显示,几乎能将整个事情推导出来。

    “死于女人之手,之后妇人干政,嘿嘿,原来这龙长图是被一个女人杀死了!啧啧,这个女人还是龙家自己的人,这么想来,下手之人的身份那是呼之欲出啊,绣缘公主,了不起!心狠手辣,不得不服!”

    经过简单的推演之后,杨行舟已经得出了结论:龙长图是绣缘长公主杀死的,而且长公主还要取而代之,临朝听政,掌控大离!

    “这特么就有意思了!”

    在得到这个推演结果之后? 杨行舟又惊又喜:“正好让大离乱上一段时间,老子好浑水摸鱼。”

    他在上京城内早就布置下自己的情报站,到了次日便有飞鸟传信? 告知了皇帝龙长图驾崩,长公主绣缘踏上书山恳求书院帮忙的事情? 最后长公主得到了书院的首肯,暂时代理死去的皇兄? 处理政务? 举办丧礼,文武百官暂时听命于她。

    “龙长图真的死了?他妈的? 此人心机阴沉? 引而不发? 一直对外示弱,本来是所图者大,结果还没有展露雄姿,就被老子搞了一通? 跟刘清源干了一场。结果受了重伤,被长公主趁火打劫? 来个烛光斧影,烛影摇红!”

    接到传书之后,杨行舟在大殿内将凤鸣山文武百官喊到大殿,一同商议此事。

    黄黑虎闻言道:“大帅? 趁他病,要他命!皇帝身死,女子掌权,定然根基不稳,正好是入关好时机,咱们不如召集兄弟,兵发寒石关,打入中原,杀入上京城,兄弟们一起拥你做皇帝,岂不是好?”

    万黑蟒道:“不可!中原高手无数,咱们贸然入关,怕是进去容易,出来难。不如先从都护府探查一下口风,真要是大离王朝内乱,不如咱们在塞外自立门户,建立朝廷,不服中原管辖,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其实也不错!”

    黄黑虎一脸不屑:“老黑,你修为越来越高,这胆子反倒是越来越小了!自己建一个小国有个屁用!那如杀入中原,掌握万里江山好?”

    万黑蟒涨红了脸,睁大了眼睛:“什么叫胆小?稳妥之见,也算胆小么?军国大事,提出自己的想法,也算胆小?谋划方面的事情,能算胆小么?”

    接下来便是“我万黑蟒铁骨铮铮,何曾怕过谁?要不是如今修心养性,早就与你比个高低。”

    大殿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这万黑蟒一向胆小,虽然修为极高深,却从不喜欢以武力示人,最喜的就是与人讲道理,能不动手就不动手,这次能主动说出自立门户成立国家的想法,已经算是他最大胆的设想了。

    不过黄黑虎却看不惯万黑蟒这娘们唧唧的样子,几乎每次开会,都会借机嘲讽他一两句。

    不过开会归开会,两人私下倒是交情匪浅,依旧是好朋友。

    他们两人开口之后,大厅里众人相继说出自己的看法,有主张出兵关内,有主张按兵不动,也有主张先试探性打上几仗,看看大离的反应。

    杨行舟对于他们的意见只是倾听,却一直不表态。

    直到最后才有曲太柏开口说话:“绣缘公主在京中名声不好,纵然党羽众多,即便是有书院在背后支持,各路藩王也不会真的就承认她的身份。大离少不了要经历一场动荡,内战势不可免。我等能做的就是坐山观虎斗,先让他们内斗消耗,若是元气大伤,便考虑入关之事,若是对方能迅速平定内乱,那么还是慢慢积蓄力量为好,不可操之过急!”

    杨行舟哈哈大笑:“就按曲老说的做。不过光是这样还不够,须得找一批人暗中推波助澜,散布虚假消息,祸乱民心,裹挟朝廷意志,使用离间之计,让他们内斗不止,最好斗上十来年,不用我等出手,自己估计也会崩溃。”

    曲太柏看了杨行舟一眼,捋了捋胡须,点头道:“行舟,你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还是没变啊。你可知道,你这般作为,可是要死伤多少无辜百姓?就为了一己之私,坑害这么多性命,你就心中没有半点负担么?”

    杨行舟晒然道:“受我管辖,才是我的百姓!不受我管辖,那便是他国的生灵,他们死的再多,又关外屁事?”

    曲太柏叹了口气:“当初把你放在土匪窝里,实在是一步臭棋啊!”

    杨行舟一愣:“什么?”

    他深深的看了曲太柏一眼:“把我放在土匪窝?谁放的?你个老东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这一眼看去,已经运用了轮回神通,等闲之人被看上一眼,十世轮回都能被他一眼得知,但是此时蕴含巨大精神力的目光接触到曲太柏双目之时,却如同遇到了一层极坚韧又极柔软的无形屏障,精神力竟然被挡在了外面。

    非但不能进入去曲太柏的心灵深处翻阅他的经历,便是连突破曲太柏的眼眸都难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