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真不想当BOSS 彦是我女人

第二十七章猛虎下山,威震天下

    “你是一个弱女子,愿意做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你拥有力量之后,还愿意做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吗?”

    无天温和看着白牡丹,轻声询问。

    换作往常,对方没有掏钱,白牡丹是绝对不会说这么多话的,就算是一时感性,白牡丹这个时候,也应该不再搭理无天了。

    白牡丹的心里,也确实有这样的打算,但是,听到无天的询问之后,白牡丹却鬼使神差道:“我愿意。”

    “希望你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

    无天别有深意看着白牡丹,随后转身离开。

    “什么人嘛?”

    白牡丹看着无天离去的身影,一脸的莫名其妙,方才看无天的表现,她还以为自己遇到贵人了。

    结果这个贵人,居然就这么转身离开。

    无天回到丞相府之后,就吩咐手下:“你们去把花绵楼的花国状元白牡丹请过来。”

    “切记,不可以对她无礼,也不能让她跑掉。”

    王丞相在凡间的名声,已经到达了天怒人怨的地步,以白牡丹的性子,知道王丞相要请自己到府上,估计真能做出连夜跑路的事。

    手下听到无天的吩咐后,就急忙退下去办事。

    ……

    还想着与无天相见之事的白牡丹,一回到花绵楼,就听到了王丞相要召见自己的噩耗。

    她确实有了想逃跑的心思,只是,为了防止她逃跑,一支军队把花绵楼围了起来。

    这种情况下,白牡丹实在是逃跑无门。

    以白牡丹的身份,能够成为王丞相的小妾,进入相府,享受荣华富贵,其实是一条很好的出路。

    但是,王丞相不是单纯的好色,他还很残暴。

    被他养在身边的女人,虽然有荣华富贵,但是也有生命危险。

    白牡丹都不知道,自己进入相府之后,可以活几天,所以,她虽然贪财爱权,但是真的没有委身于王丞相的想法。

    像她这样的美貌,去了王丞相府上,不被王丞相看上,才不大可能。

    最终,白牡丹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登上了相府的大门。

    相府里,得知白牡丹求见时,无天正在后院看那幅由王丞相变成的猛虎图。

    王怜花站在一旁,面色平静,沉默不语,她这个时候,心里一阵纳闷。

    无天让人请一个花魁上门的事情,她自然也知道,她想不明白,无天要见花魁的时候,为什么把她这个女儿也叫过来。

    这时候,白牡丹被一位侍女引着走进来。

    白牡丹亭亭玉立,姿容绝色,王怜花一个女人,看到白牡丹的时候,都不禁把视线放到了她的身上。

    反倒是无天,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白牡丹,而是看向引白牡丹进来的侍女,冷声问道。

    “你进入后院的时候,为什么是先迈右脚?”

    侍女愣在原地,进入后院的时候,她先迈的右脚,还是左脚,她自己都没注意。

    不过,面对无天这种权倾天下的大奸臣,侍女也不敢解释,急忙跪下求饶:“相爷,奴婢知错了。”

    无天根本不理会,直接对着手下的侍卫吩咐道:“来人,拉下去砍了。”

    这是什么神经病?

    白牡丹和王怜花都是愕然看着无天,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否则的话,怎么会遇到这么荒唐的人。

    什么时候,先迈右脚都能成为杀人的理由了。

    白牡丹甚至有些不安的回忆,自己刚才进来的时候,是先迈的右脚,还是先迈的左脚。

    “父亲,仅因为这样的一个理由就要杀人,实在太荒唐了。”王怜花忍不住劝说无天。

    虽然是大奸臣的女儿,但是,王怜花的三观还是很正常的。

    听到王怜花的劝说,无天没理会,反而是看向白牡丹,问道:“牡丹,你也觉得荒唐吗?”

    白牡丹的心里紧张了一下,低眉顺眼道:“丞相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胸怀宽广,您要杀她,必然还有别的,小女子所不知道的理由。”

    当着残暴的王丞相的面,她不敢直接说荒唐,只敢委婉一点表明自己的态度。

    肯定是有别的理由才要杀这个侍女,说明白牡丹的心里,觉得无天现在给出的理由站不住脚。

    又捧了无天,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她是花绵楼的花魁,确实是有理由的。

    无天看着白牡丹,轻轻笑了笑,又问道。

    “牡丹,你要不要为这个侍女求求情?只要你想让我放过她,我就放过她。”

    白牡丹闻言,只感觉更加紧张,她很担心,自己求情,反而会触怒无天。

    到时候,侍女的性命或许保下了,但是,她自己自身难保。

    以前有春瑛保护她,现在对面是王丞相,春瑛还怎么保护她。

    只是,看了看侍女的可怜样子,白牡丹还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做出了决定,她对无天道:“相爷如果没有非要杀她的理由,就请放过她吧。”

    无天哈哈大笑,道:“牡丹,你说你会力所能及的帮助别人,果然没有食言。”

    白牡丹闻言,脸上当即露出一个困惑之色。

    白天的时候,无天是以通天教主的本相,会见的白牡丹,无天现在是王丞相的模样,所以,白牡丹方才根本没有把两人联系起来。

    无天并未给白牡丹解惑,又指向一旁的猛虎图,对着白牡丹问道:“牡丹,快看看我这幅画怎么样?”

    白牡丹一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这幅猛虎图了,上面的虎煞之气,再加上无天方才表现出的残暴,可是把她吓了一跳。

    现在无天问起,她压下心头的疑惑,奉承道:“猛虎下山,威震天下。”

    “相爷就如同这只猛虎一样,傲啸山河。”

    “从这幅画中,牡丹仿佛看到了相爷的宏图大志。”

    无天听到白牡丹的话,略有些失笑:“你倒是会捧我。”

    “不过,这只猛虎,不是我,是你。”

    白牡丹困惑。

    王怜花也疑惑看着无天。

    她很奇怪,自己的这个父亲是吃错什么药了,居然会说一个女人是猛虎。

    “你说的不错,猛虎下山,确实是威震天下。”

    “江南道大旱,饥民无数,朝庭虽然拔下救灾粮食,但是那些大小官员,都要上下其手。”

    “如果没有一只猛虎去震慑他们,到最后不知道要饿死多少无辜百姓。”

    “牡丹,去江南道走一趟吧。”

    白牡丹被无天的话,搞的头脑发昏,她算是知道无天的意思了,无天居然要她一个花魁,去江南道对付那些贪官,保证救灾粮食,可以顺利到灾民手上。

    先不说无天就是一个最大的贪官,就说她一个青楼女子,怕是连给那些贪官塞牙缝都不够。

    像她这种女人,如果不是有春瑛保护,她就是贪官贿赂上司的工具。

    白牡丹马上道:“牡丹只是一个弱女子,无官无职,还出身青楼,恐怕帮不了相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