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老祖宗在天有灵 台式电脑

第324章 半空里举火把,高明(3700字章节)

    主峰迎客殿,是厮杀最激烈的地方。

    黑夜中,飞羽星的高手们发动了突袭,各种强大的术法攻击倾泻而下,五颜六色,在轰鸣中爆炸。

    他们要为老祖们夺取那座神塔争取时间,所以出手又狠又辣,全是杀招。

    轰轰轰!

    术法攻击淹没了大殿,大殿化为了废墟,但瞬间有阵法闪过,一切又再次复原。

    飞羽星的高手们见状,也不由心头震撼,这座神山,太非凡了。

    而柳家这边,有人不幸,当场就被打成了碎肉,鲜血漫天飞溅。

    正在为争夺十二侧峰所有权而比武的支脉代表团们,大惊失色,急忙起身对敌。

    “杀啊!”

    月亮岛支脉的族长柳大元第一个冲杀了上去,他是枷锁境的修为,应战一个同样是枷锁境的飞羽星高手。

    那飞羽星高手轻蔑一笑,一掌拍落,手心有一团蓝光,灵力波动,赫然运转了一门强大的灵术。

    柳大元举拳轰了上去,在那飞羽星高手不敢置信的眼神中,一拳打碎了手掌,继而粉碎了对方的整条手臂,拳头余势不消,轰爆了飞羽星高手的脑袋。

    与此同时,四周也有其他惨叫声响起。

    飞羽星高手依仗灵术近身战斗,却被支脉的这群高手杀得人仰马翻,一个个惨死当场。

    灵修的弱点,暴露无遗。

    “他们是体修,不要近身肉搏,大家用术法远程攻击。”

    一个飞羽星的高手喊道,其他人飞羽星的人醒悟,立刻后退几十米外,火球术,毒烟术,风刃斩,冰封术……各种术法一股脑儿的落了下来。

    霎时间,体修的短处也清晰可见。

    漫天的灵术攻击落下,支脉代表团中的数人被轰飞了出去,也有人被火球术击中,全身冒火,凄惨大叫,还有人被风刃术切割,身体断为两截。

    月亮岛支脉的族长柳大元被冰封术冻成了冰雕,但他气血雄厚,粉碎了冰雕,再次怒吼着冲杀了上去,可对面五颜六色的灵术淹没了他。

    正当他绝望之时,眼前一闪,柳五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大袖一挥,所有的灵术全被粉碎。

    那轻松地姿态,强大的气势,让柳大元一阵心颤。

    同时,柳涛、柳大海、柳二海三人也出手了,他们和柳五海并肩而立,仿佛四座大山,立于众人前面,挡住了所有的灵术攻击。

    火球术爆炸,毒烟术呼啸,风刃术切割……他们岿然不动,任凭灵术劈落,粉碎了他们的衣服,却不能伤害他们丝毫。

    那古铜色的大肌肉,这一刻看起来格外迷人。

    他们顶着五颜六色的灵术攻击大踏步向前,杀入了飞羽星高手之中。

    瞬间,惨叫声不断,人头滚滚。

    “火龙术,绞杀!”飞羽星领头的一个高手,从背后出招,施展了一个大招,手掌心飞出了两道缠绕的火龙,长几十米,带着恐怖的杀意,袭击而来。

    远处,重伤的柳大元,还有支脉的其他人都惊呼道:“小心!”

    柳大海猛然回头,看着从空中袭来的火龙,他张嘴猛然一吸。

    霎时间,气流倒漩,两道缠绕的火龙被他一口吸入了嘴里,打了个嗝,消失不见。

    施展火龙术的飞羽星高手瞪大了眼睛,满脸震撼,无法相信。

    他是火灵体,也是烈火宗的掌门,自认为自己是玩火的老祖宗,但此刻,他傻眼了,不敢相信自己的杀招竟然被人一口吞了。

    柳大海看着他,冷冷一笑,“玩火,你还嫩了点!”

    说着,一掌劈出,掌心火光一闪,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凤,身长几十米,目光威严,惟妙惟肖,仿佛太古神兽复活,带着滔天大火,扑杀了下去。

    这是他传承于老祖宗的控火神通,随着实力的提升,这门神通的也被他用的更加得心应手,可变化出各种攻击。

    烈火宗的掌门惊恐逃窜去,却被火凤一冲而过,霎时间变成了一堆黑灰。

    火凤继续在虚空飞行,冲杀到了飞羽星的众多高手中,所过之处,敌人全部变成了黑灰,那可怕的一幕,让柳大元等一群支脉族长和高手全部脸色发白,身体发颤。

    “撤!”

    有人惊呼一声,想要逃离。

    柳五海冷笑一声:“哪里逃,全部留下来!”

    他心念一动,瞬间闪现在了敌人的面前,在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仿佛拔萝卜一样,粗暴的揪掉了脑袋,凌空扔出。

    “噗噗噗!”

    他接连闪现,每次消失,都有一个人头被揪掉,十几次后,所有剩下的敌人都变成了无头尸体,躺了一地。

    而他们的脑袋,却全部落在了柳大元等人的面前,一个个仿佛血球一样,死不瞑目,那凄惨的样子,格外吓人。

    这是柳五海故意的,他要用铁血手段和最狠辣的招式,震慑支脉这群人,竖立主脉无上威严。

    柳涛和柳大海对视了一眼,都一阵赞赏。

    五海果然还是那个五海,杀起人来,比三海都狠。

    柳二海一掌将一个敌人的脑袋拍到了胸腔里,故意将尸体丢在了柳大元等支脉的面前,然后潇洒的转身,对柳五海竖了个大拇指。

    “五海,今天你凶性大发啊!”

    柳五海扭扭脖子一笑,道:“不知为何,最近总是头晕,杀了几个人,感觉好多了!”

    柳二海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柳大元等支脉众人却一个个脸色发白,主脉这群长老,还有那个族长,一个个太可怕了。

    柳涛和柳大海对视一眼,心中叹息,种种迹象表面,五海的寿元正在断崖式下跌,也许真的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估计很快就要去那边陪老祖宗了。

    “以后,我们尽量多陪陪五海吧!”

    柳涛对柳大海说道。

    而后,他们开始关心躺在地上的支脉族长等人,询问他们伤势如何。

    支脉族长见识了柳涛主脉的实力,一个个说话变得拘谨又小心,甚至开始带上了丝丝讨好,面对面说话的时候,还要微微弓着身子,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昂首挺胸了。

    柳涛见此,眯眼笑了。

    而后,他遥望山顶祖宗塔,面色担忧,不知道三海、六海、天河和二泉他们,是否将那边的敌人给解决了。

    这是他们提前定下的计划,兵分两路,同时对敌。

    ……

    广场上,九座道场下,李家老祖和海天阁的阁主叶天,还有十来个其他家族和宗门的老祖,一起沿着白玉天梯,往最顶层的第九座道场而去。

    “我们的目标是那座石塔,其他的,都不要管!”海天阁的阁主说道,目光火热。

    其他人点头,在经过一个又一个道场的时候,道音入耳,让他们沉醉,心中震撼,如果可以在这些道场上修炼,绝对可以突飞猛进。

    但他们都认为,最贵重的宝物就在九层石塔中。

    所以,他们咬着牙继续前进。

    此刻,在石塔的祠堂里,柳三海、柳六海、柳二泉和柳天河四人,左右埋伏,手中持有老祖宗神发变化成的武器,眼中闪烁着狠厉的光芒。

    “这群人胆敢谋划我们的老祖宗,今天,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柳天河咬牙切齿的传音道,他素来不爱杀戮,但老祖宗就是他的逆鳞。

    柳三海等人没有说话,但眼中的杀意更加浓郁了。

    台阶上,传来了脚步声。

    敌人来了。

    而且人数不少。

    门外,李家老祖宗目光一凛,对众人传音道:“有埋伏!”

    门内,柳三海眼睛一眯,对柳六海三人传音道:“敌人发现我们了!”

    他们眼中闪烁狠厉的光芒,都打算先下手为强。

    青铜古棺中。

    柳凡睁眼,轻轻地扫了一眼祠堂外,而后,又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继续躺尸。

    祠堂外。

    李家老祖和海天阁阁主叶天等一群高手,运转灵术,正要蓄力一击,但就在这时,他们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发痒,低头一看,不由大惊。

    他们的身上竟然长出了细密的红毛。

    这红毛长得很快,瞬间已有几寸长,手臂上,胳膊上,身上,脸上,全是红毛,夜风吹来,红毛迎风招展。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他们运转灵力镇压,甚至用烈火焚烧,发现竟无法祛除。

    “不好,这红毛在吞噬我的灵力!”李家老总骇然,“快撤,我们肯定是被敌人暗算了。”

    当即,他急速撤退,其他人也慌了神,迅速跟上,脚步错乱。

    祠堂里,埋伏的柳三海等人冲了出来,就发现一群浑身长满红毛的人疯狂逃遁,不由面面相觑。

    柳天河皱眉道:“那种诅咒和不祥,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身上?!”

    柳六海一惊,脸色微变,“不好,快看看老祖宗有没有长红毛。”

    几人急忙冲进祠堂,打开棺材一看,发现老祖宗完好如初,身上没有任何红毛,不由纷纷长吁一口气。

    “老祖宗啊,您可吓死子孙们了,我们还以为您老人家又长红毛了。”

    柳六海感叹了一句,看到老祖宗的头发乱了,于是从怀里取出了一把梳子,熟练的帮老祖宗梳了一个偏分。

    柳天河看到老祖宗又帅气了几分,不由微微一笑。而后沉吟道:“老祖宗没事,反而那些敌人被诅咒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柳六海听到了,咧嘴笑道:“还能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老祖宗显灵了!”

    “这些贼子胆大包天,竟敢打老祖宗的注意,后半辈子,肯定要在恐惧中度过,其他人看到了,也会引以为戒,不敢再侵犯我们柳氏神山。”

    “这可比我们杀了敌人要强出无数倍!”

    说到这里,柳六海脸上浮现敬佩之色,向老祖宗竖起一根大拇指,大声赞道:“老祖宗,您老人家可真是半空里举火把,高明啊!!”

    柳三海和柳二泉闻言,都不由一阵佩服,齐齐向老祖宗竖了个大拇指。

    柳天河满脸疑惑,如果真是这样,那老祖宗也太灵了吧,简直就像没死一样。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改天找个机会,带三寸过来再看看老祖宗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三寸经过这段时间的沉睡,实力又有所增长,也许可以看出点什么。

    “走吧,族长他们应该的着急了。”柳天河说道。

    柳六海点点头,帮老祖宗理了理衣领,合上了棺材盖,然后上了一炷香,这才离去。

    他们回到大殿的时候,族人们正在搬运尸体,清洗地面的血迹,四周火把通明。

    杨守安带着暗影军,在四处搜捕有无可疑人员潜伏,几只敌敌狗都被放了出来,满山遍野的跑,嗅来嗅去。

    柳三海看到了这一幕,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悄无声息的退走了。

    “我是柳家阴暗的一面,是永远的九幽冥祖,不宜在支脉族人面前露面,告辞!”柳三海说罢,乘着夜色悄然离去。

    柳六海、柳二泉和柳天河三人闻言叹息,目送柳三海离去。

    的确,在横扫云洲十三岛的大战中,许多钉子户,还有坚持独立不归附的支脉高层,都是被柳三海暗杀处理的。

    如果没有柳三海,支脉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认祖归宗。

    千年的自由,谁也不想自己的头顶忽然多了个主人,宁为鸡头不做凤尾,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