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渡了999次天劫 蓝白的天

第11章 阿努比斯

    经过和沙漠原住民们一番热情交流之后,河图可算是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这里是古代埃及!

    而且很可能是远古时候,法老王通知下的埃及王朝。

    至于是哪一任法老王,河图就不知道了。

    古埃及信仰的是多神,但凡是有点牛皮的东西,都被他们当做神明。

    像什么蝎子,蛇,野猪等等这些动物,全都神话,情况有点类似现在日本的,八百万神明差不多。

    诸神众多的情况下,沙漠民众们,但凡看到些无法解释的事情,就会联想到神明那方面。

    河图验证了自己的猜测,自己这一路上的行程,是在进行地理大发现啊!

    先是突破华夏与印度的结界,现在有进入沙漠埃及,在往西边走,怕就是北非了,往上走的话,不知道会不会遇到早期的罗马帝国呢?

    当然也就是这么想一想,河图打算告别这些沙漠人民,继续他的旅程,只不过他才刚刚起飞,就听到下面的沙漠人民兴奋的大喊:

    “天神啊,您的名字叫什么?”

    河图一笑:

    “我叫甄河图。”

    说完这句话之后,河图带着清明潇洒的离开了。

    只剩下下面的沙漠人民们,在一大堆土匪强盗的尸体中,喃喃自语:

    “天哪,是甄主!”

    边上有人奇怪的问了句:

    “甄主是什么?”

    那人回头答到:

    “是唯一的至高神。”

    “醒醒,我们是多神教。”

    “不,现在是亚伯拉罕甄主一神系啦!乌拉!”

    ………………

    身后那群沙漠人民们会发生什么事情,河图并不是很关系,也从未去设想过,出现什么不曾设想的道路。

    他带着清明继续高空飞行,一路朝着眼前最近的一处沙漠绿洲而去。

    只是他还没有飞到地方呢,就见到在下面的沙丘之中,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自己。

    在沙丘下面隆起一片,河图是什么性格?以前谨慎不已,唯唯诺诺,那现在吸收了天下灵气之后,那是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动辄重拳出击。

    不用说的,不管下面跟着自己的是什么,自己都要去会一会他!

    河图对着清明招呼了一声,随后自己一个人御空飞行而下,朝着下面的沙堆飞了过去。

    那沙堆之中,那隆起的部分见到河图飞了过来,果然就停了下来,紧跟着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从沙丘下面钻出来了一个“怪物”。

    人身胡狼头,浑身漆黑黑的家伙,河图认识,这是阿努比斯,是古埃及神话中的死神,是另外两个神明的儿子。

    至于是哪两个神明,神话中没说,河图也不在意。

    河图悬在半空之中,看着阿努比斯,奇怪的问道:

    “你跟着我做什么?”

    当然,这一句询问,是直接发进阿努比斯脑海里的短信。

    阿努比斯显然也被这一手给震惊住了,来自遥远东方的神秘技术,哪里是沙漠民族能够比得上的。

    阿努比斯对着河图单手行礼,随后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进入我的身体的,但我跟着你们,并非出于恶意。我是希望保护埃及的子民。”

    保护埃及子民?

    河图有些奇怪,埃及神系里面,没听说过什么神灵专门保护谁的啊,这些神灵都是疯狂收取子民的供奉,然后保证不杀死他们吗?

    与其说是神灵,倒更像是收保护费的。

    总之,外国人就算是神话里面都是一直水深火热啊。

    “进你身体?不不不,我没这个爱好,我只是给你发了短信而已,算了,别纠结这个问题了,我们也没有恶意,就是出来旅行的,当然你们埃及如果愿意成为我华夏文明的朝贡国的话,我倒也不是建议。对了,朝贡是结盟的高级形式。”

    河图刚刚说完,阿努比斯一脸懵逼的模样,一句话没蹦出来,河图看着对方的模样,也不打算跟他多说什么了,挥了挥手,打算告辞离开了。

    只是阿努比斯突然喊道:

    “等等,你们难道要去前面的沙漠城吗?”

    河图一愣,点点头说道: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阿努比斯紧跟着说道:

    “那里正在进行祭祀活动,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你们不要靠近。”

    “祭祀活动?”

    “没错,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动,为了祈祷来年能够风调雨顺,安抚尼罗河的河怪。”

    河图表情有点尴尬,说道:

    “我看你的样子,你也有神性吧?你既然是保护埃及的神灵,怎么还用祈祷来安抚什么河怪呢?你乱拳锤死不就完事了吗?”

    阿努比斯叹了一口气说道:

    “打不过啊,我们也不是没有试过,好几个兄弟都死在河怪的手里了,那个河怪抢走了洛书,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跟他抗衡。”

    “等会的,你刚才说,抢走了什么玩意?”

    “那不是玩意,是我们沙漠至宝,洛书!伟大的父神,就是依靠洛书,才稳固了自己的神格和神位,但洛书落入了尼罗河中,被可恶的河怪给抢走了,现在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了!”

    那个阿努比斯感慨的说完,还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河图有些奇怪的问道:

    “等等,那你们的父神呢?按理说,父神拿着洛书巩固了神格,那应该很强吧?不会连个河怪都打不过吧?”

    “啊,你要了解我们的父神吗?”

    阿努比斯露出了一脸兴奋的神情来,河图摆了摆手:

    “不用了,告辞再见。”

    阿努比斯的忠告和建议,河图当然不打算违背,毕竟他只是打算去地理大发现,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目前来说的话,差别还并不算是很大。

    至于说埃及人民们所遭遇的尼罗河河怪,河图不打算去多管闲事了,毕竟不关自己的事情,他也没有那么博爱的圣母心,凡事都要去插一脚。

    河图带着清明继续前进。

    只是同一时间,在尼罗河所在的地方,水下翻腾不息,岸边的沙漠人民们,穿的一个比一个少,正在祈求河怪不要愤怒,平息怒火。

    只是他们的祈求,似乎没有太多的作用。